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416章 老朋友久違了

第1416章 老朋友久違了

  是誰在矗立時光長河之上,淡漠地俯視著下方,牽出宿命,擺弄命運,導演這生生世世?

  楚風身體有些發寒,這一生的道路背后竟有一只無形的手,只手遮天,揚起紅塵,拼組人道魔方,實在太可怕。

  并且,不止于此!

  在楚風之前,多少世了,為了實驗,為了再現那兩人或者一人兩世的威能,類似的大環境在不斷重復。

  這么多年過去,地球曾不止一次重演,到底走出了多少人杰,又有多少失敗品?

  而他在當中又算什么?

  是眼前這個女子的故人在重演,還是她那個級數的無上大敵感興趣在實驗?

  無形的手躲在魂河盡頭的黑暗中,還是藏身于帝落時代前就存在的古輪回前身可怖路徑中?

  亦或是那種生物只是來自諸天世界極端彼岸,一時的興起,短暫的駐足,就是千百世,隨手演繹了這一切?

  這是楚風剎那的想法,竟有各種念頭呈現,他覺得,應該一切當在此列猜想中,無論怎么深思都極度可怕。

  沒有人愿意被人擺弄人生,也沒有人愿意成為兩個人或某個人兩世身的倒影,有誰不愿自己是唯一?

  只是,任他眸光幻滅,心神百轉,進化能力超絕,亦無任何更迭過去的可能,所有這一切都早已發生。

  電光石火間,他想到了陽間第一山的九號等人!

  從最早聽聞大黑手黎龘的師傅為四號,到持續接觸下來,了解到竟然可以從一號排序到九號,他就早有疑問了。

  那是一個序列系的生物嗎?

  直到今日,發生眼前諸事,他便多了某種揣度,會否與他類似?

  也是有人在試驗,追憶與塑造過什么,最后留下一到九號?

  不過,從九號的一些話語中來看,又有些不太像,他對那位一劍斬斷萬古的生靈太崇拜了,疑似有緣追隨過?

  楚風搖了搖頭,不再去想,他的心緒有點亂。

  他怔怔地看著那白衣女子,想從她的大道神音中得到更多,更希望與之交談!

  可是,她卻沒有表示了,在那里散發潔白而圣潔的仙霧,此外不時有粒子流逸散出來,向著遠方擴張開去。

  “老朋友久違了!”

  在多次呼喚,不斷嘗試溝通無果后,楚風膽大包天,居然這么稱呼,雙目神光湛湛,十分坦然,在那里凝視白衣女子。

  當然,石罐橫在身前,幫他抵住了太多的無形威壓,不然整個人都無法生存于這里。

  整個天空都在動蕩,整片世界都要瓦解了,這白衣女子復蘇后像是貫穿了億兆空間,諸天盡顫栗。

  至于外面,火族人戰戰兢兢,若非那石門發光,阻擋住了飄散的粒子流,此地絕對要成為死地了。

  最為關鍵的是,太上禁地中的人形山嶺在隆隆而動,那個“太上”在搖動,滿身裂痕,發出妖異光輝,鎖住了山河。

  不然的話,或許有天傾地崩之禍!

  她沒有任何反應,白衣女子朦朦朧朧,美眸開闔間,像是貫穿亙古亙今,導致永恒不復,不朽成塵埃。

  然后,她的精氣神忽然化成一股白氣,從其后輩沖出,最后嗡的一聲虛空顫,一片刺目的符號閃耀,極速遠去。

  白氣如蒼天塌陷,若混沌炸開,演繹無上符文,最終又成粒子流,席卷這片小世界,超越時光,擊穿一切阻擋,竟這樣離開!

  什么狀況?楚風臉上滿是不解,寫滿驚容,那女子的精氣神竟消失,突然走了!

  不過,那肉身為何還在,她不要了嗎?

  至于小空間外面,火精一族簡直是欲生欲死,心情在九重天上與大淵間起伏,情緒波動太劇烈。

  在楚風喊老朋友久違了時,火精全族的臉都綠了,這個小子忒作死!

  不過,那女子沒有發難,并未出手也是讓他們慶幸,竟有劫后余生之感,離開就離開吧,在場的人活著就好!

  楚風立身在石門后的這片空間當中,有些發愣,白衣女子一句話不說就走了,讓他有太多的疑問。

  “我這是一言驚走大黑狗口中的白衣女帝了嗎?”

  楚風自語,面色如常態。

  當!

  一瞬間,地面上殘鐘轟鳴,震的石罐瞬間發光,形成光幕,將他包裹在當中。

  不然的話,估計整個人都會有大難,要出問題,這是在警告他嗎?!

  楚風一陣無語,只是隨口說說而已,竟引發這種莫大的反應?

  他深知那殘鐘碎片來頭亦甚大,曾得見大黑狗守護伏尸殘鐘上的男子,應與那白衣女子是同一個時代的人。

  楚風的雙目經過太上絕地中的火光熔煉,早已是超級火眼金睛,此時看出一絲端倪。

  “咦,竟不是殘鐘自鳴,另有他物。”

  在那殘鐘下,有尺許長的黑色尾巴,毛都掉了大半,這是一小段……狗尾?都快禿了!

  它被埋于沙塵下,若非剛才震動殘鐘,也不至于露出來。

  竟與那只黑色巨獸有關,他真想斜著眼睛鄙視此生靈,可惜,終究只是一段尾巴,而非正主在此。

  “狗拿……啊呸,多管閑事!”楚風自語。

  這一刻,楚風眼中無他,而是徑自繞行,去觀察不遠處的白衣女子,她留下肉身,精神體離開,這是作甚?

  而這片空間深處還有什么,那女子的精氣神是否還在此地最深處?

  至于地上的殘鐘與黑狗尾巴,他不想去動,因為上面染著特殊的血液,黑的幽邃,也很詭異,藏著莫名的危險,楚風確信,那里有莫大的禍患,隱約蘊不祥,如同當年面對灰色物質般讓人發瘆。

  “怎會如此?!”楚風驚異。

  那白衣女子留下的是遺蛻,不是真正的肉身!

  他即便到了近前,也無法徹底看清女子的清晰面容,只能朦朧得見,能夠感受到她的風華絕代,卻不可再進一步的近觀。

  不過,他得知了真相,在女子的背后肌膚上,有一道裂痕,從里面散發白霧,圣潔無匹,宛若一方仙家大世界在涌動靈粹,流轉無盡的生之力。

  只是一張人皮?!

  楚風怎能不驚?

  這不是剛才脫落的,而是無窮光陰前遺留下來的,白衣女子于此脫胎換骨而去,留下一副遺蛻!

  這是什么功法?動輒就蛻出新的神胎與仙胎嗎?

  即便是一張皮,也晶瑩剔透,栩栩如生,宛若活人一樣,尤其是想到不久前她睜開眸子的神采,那當真是舉世無雙。

  可是她的真身去了哪里?

  想到黑色巨獸的話語,她是越過天地葬坑、跨過那獨木橋前往一處不可描述之所在了嗎?

  據悉,天帝都會死,都會倒在半途中!

  “上蒼之上還有……天,上蒼之上……還有界,上蒼之上還有……仙魔,上蒼之上還有輪回……”

  楚風聲音低沉,他在自語,在重復那女子早先說過的但卻沒有說完的話,在他看來,如今他成就恒王位,這才是開始!

  “她的遺蛻中有些許殘念留下,就有如此威勢,接受了泛黃紙張中的信息,這是帶走,要去找她原身嗎?”

  楚風在這里搜索,認真尋找著什么,可惜,再無線索。

  這里有些東西他沒辦法觸及,比如那通向上蒼而斷在此地的巨大的染著黑色污血的手臂,還有那殘鐘斷尾等。

  他也只是早先撿起了一個長條形青銅塊,留在身邊,疑似是從青銅棺上脫落。

  “小友!”

  外界,火精族的人在呼喚。

  “諸位道友,各位前輩,稍等,我再前行去探一探!”楚風開始考慮后路了,要怎么離開。

  同時,他也想得知,這片空間的盡頭連著那里。

  在這片區域,不止一株大宇級花蕾,早先的那株藍瑩瑩,恐怖無邊,花蕾綻放,猶若開了一界,花粉揚起,紅塵億萬景象浮現。

  他早已躲開,再也不敢踏足與嘗試,那真是讓人欲生欲死,不得掌控。

  而在前路上,還有一株紫幽幽,扎根處是一處黑洞,黑色液體汩汩而涌,實在過于可怕。

  此外,在另一邊還有一個泉池,灰霧濃郁,隱約間也有一株灰色花蕾搖曳,神光劃開時,如同仙雷爆發,太驚人。

  “大宇級花蕾,這里有三株啊!”

  楚風感嘆,這是難得的天藏,雖然吸收花粉后可能預示著不祥與死亡,徹底的不可名狀,但也是進化者夢寐以求的機會,萬一成功了呢?那就是終極一躍前的夯實根基的關鍵條件!

  一路上,盡是滄桑,無盡的巨石都風化了,輕輕一碰便成齏粉,還有大海干枯的殘痕。

  滄海桑田,一切都早已改變,根本不知道億萬年前這里如何,眼下荒蕪與凄涼不足以形容此地之滄桑空曠與悠遠。

  路到盡頭,居然是一條蟲洞,很安靜,也很幽冷,殘留著絲絲縷縷圣潔粒子流的氣息,那白衣女子竟是從這里離開的。

  楚風略微猶豫,仔細探查后,沒有發現什么危險,將石罐抵在前方,一步邁入進去。

  然后,瞬息間,他驚愕的發現,外界是略微眼熟的山河,或者說是相似的特質,專屬于大陽間!

  這蟲洞出來后,就是太上禁地外界了?

  那女子去了哪里,他并不知道,而現在則到了路的盡頭,似有一層界膜,輕輕一推似乎便能直接洞穿,而外面便是陽間山河。

  若是從這里離去,那肯定輕易避開火精族的盤問甚至是后面的問罪,畢竟他在身后的空間中惹的“動靜”過大。

  楚風想了想沒有立刻離去,而是沿著原路返回,將身上的火族“天賜甲胄”脫下,將一些被臨時借給他的山河磁髓圖等取出,努力向著小空間入口那里打去。

  他要還給火族,畢竟對方早先時對他不薄,便是離開也無必要黑下這些器物,盡管很珍貴,但是他有石罐護身足矣。

  “啊……火族各位前輩,我命休矣,就此隨風而去,重歸天地自然,有負重托,請收好重寶!”

  楚風小空間深處大叫,像是一副遇劫的狀況,宛若命不久矣。

  他想就此離開前斬斷根腳由來,若是有朝一日以楚風真身與之再相逢也不至于尷尬,如今化名他人——周正德,在此惹了禍,又是燒烤上蒼生靈,又是亂天動地的折騰,都多半引起火族的不快與憤懣了,與其如此,不如空空歸去。

  “什么情況,周正德死去了?”

  “他在里面遇險了,果然是兇土不可探,如我輩先人般,不是遭受重創就是遇到死難。”

  火族人輕嘆,無比遺憾。

  同時,他們也心有異樣,情緒起伏,覺得這周正德著實的厚道,便是在臨終前還將火精一族重寶都費盡心血打回來,所托果然是忠信良善之輩。

  “小道友,一路走好!”

  火族祭奠。

  楚風……跑路了!

  他手持石罐,一路縱橫,向著那蟲洞而去。

  外界人根本進不來,白衣女帝留下的遺蛻太恐怖了,誰都承受不了那種威壓,唯有持石罐這種不可揣度來歷的東西才能庇護。

  嗖!

  一層界膜,輕輕一觸就開了,楚風重新來到外界!

  看著下方巍峨的大山,青翠的山林,以及滔滔大河奔騰而去,他心胸為之舒暢,徹底擺脫了早先的緊張情緒。

  可惜的是,終究是不知道那白衣女子的精氣神到了何方何地,有些遺憾。

  “這是哪里?”

  楚風身為恒王,如今手段通天,實力足以比肩天尊,成為陽間真正的高手,再也不需東躲西藏。

  他稍微駐足,瞬間就從山河中拘禁來一只通體雪白的三尾銀狐,轉瞬間就洞徹了自己想知道的信息。

  “居然遠離太上禁地不知多少億里!”

  如今早已脫離那片火族禁區無盡遙遠,甚至跨越了幾個大州!

  他回頭再去找那蟲洞,發現竟然消失,出來后就找不到了通向那片空間的道路!

  “算了,反正已經出來了,那里現階段也沒有什么值得我再去留戀的了,若有朝一日需要去采摘大宇級花蕾,再從禁地正門進入,再與火精一族重新……認識。”

  轟!

  楚風立身在半空中,雙手用力一握,便是電閃雷鳴,滿頭發絲都宛若白金般璀璨起來,極其耀眼。

  一股強大的能量氣息震懾這片天地!

  “我為恒王,有些事該解決了!”他眼神懾人,宛若太陽化成的光束激射,他要殺太武,要為父母等親故朋友報仇。

  無時無刻,他都記得這個人,進陽間為什么?就是為了想再見到一些人,想誅殺太武天尊!

  盡管在陽間,他見到了大黑牛、東北虎,可是其他人呢?有些人可能永遠再也見不到了,被太武擊殺后,進入輪回時沒有足夠的符紙庇護,恐怕也只有少數幾人能再現世間。

  至今還不見父母痕跡,不見小黃牛蹤影,許多人可能這一生都再也見不到了。

  “嗖!”

  楚風從此地消失,很快就到了一座巨城中,輕易便踏進一座超級傳送場域,他要去億萬里之外的青州!

  因為,太武天尊的山門就在青州!

  身為武瘋子的徒孫,這么漫長歲月以來,除卻一名同樣來頭甚大的對頭外,還沒有人敢惹太武。

  因為,武瘋子一脈過于可怕,敢對這一脈的人下手,絕對會惹來滅門大禍!

  然而,今天楚風來了!

  一步踏出傳送場域,楚風進入青州核心區域。

  下一刻,他以恒王之姿縱天而起,如同一道流光沒入某一片山脈深處,而后直接向著太武天尊的山門而去。

  “太武!‘老朋友’久違了!”

  楚風聲音森寒,他撕開了虛空,若一道光電,不久后就來到了太武的山門外,一切都很順利。

  今天,他要做一件大事,屠太武天尊,滅武瘋子一脈的傳人!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