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412章 躍入上蒼

第1412章 躍入上蒼

  上蒼的生靈真的被震驚了,那是什么青銅器?被那個人形生物持在手中揮動之下,居然便打穿上來,擊破他們的大殺器。

  在上蒼出口這里的大殺器,通體漆黑,形如劍體,但其實是一把二十四節的金屬鞭,繚繞黑色的雷霆,伴著混沌氣。

  這本是五十一區的秘密武器,可鎮壓各種危機與敵手。

  可它現在卻出現裂痕,差點就折斷,完全是被下方那個生物轟擊所致!

  驚呼過后,這里一下子安靜了,無論是原始白雀族的銀發女子還是周身金光炫目的青年男子等全都臉色略白,盯著下方。

  楚風自己也吃驚,雖然一副飛揚自信的風采,在那里一手持青銅器,一手背負在后,睥睨上蒼,可他著實有些心中無底。

  這到底什么級別的兵器?

  從那模糊的烙印畫面中,他看到自青銅棺槨上斷落,掩埋于土沙間無盡光陰,結果被他拎在手中后,一擊就將上蒼興師動眾、想鎮壓下來的黑色大殺器給擊裂了?

  “吾九滅重生,就是爾等祖先見到此真身,也要叩首,稱一聲前輩,無知小兒還不速來見禮!”

  不管怎樣說,楚風心中縱有疑惑,且不是有多底,可表面上的氣勢也不能弱,在那里喝斥上蒼的一群年輕生靈。

  他一條道走到黑,哪怕是裝也要裝到底了。

  至于上面的生靈,究竟什么觀感,他壓根就不稀罕去考慮,只為心中惡氣稍出,一副高手自負的姿態。

  后方,火精一族的人臉色都不怎么好看,總覺得今天惹了大禍,這樣得罪上蒼能有好下場嗎?!

  同時,他們也有點不甘心,極其無奈與遺憾,他們這一族的人也曾冒險踏足月亮門內的特殊空間,可是當時卻并沒有能夠接近那些器物。

  尤其是那斷落在地上的青銅塊,竟有這么大的威力?

  他們哪里知道,楚風能夠接臨近,并抵住殘鐘、帝血之威,除了精研場域之外,還與那石罐有莫大的關聯!

  否則的話,多半早已先被大宇級花粉給弄死了,血肉形態等會徹底詭變,不知道會進化成什么東西!

  短暫沉寂后,“汪”的一聲犬吠打破寧靜,是那只被喂了原始白雀翅的火精族的兇狗,吞下能量濃郁的肉食后血液正在沸騰,忍不住低鳴。

  這一聲獸吼頓時讓死寂的上蒼出口那里傳來急促的呼吸聲,原始白雀的女子青筋浮現在臉上,眼神怨毒,面孔扭曲,她覺得這是今生最大的侮辱,連累了她的家族。可以與最強一列先天生物比肩的種族,其血肉怎么能喂狗?自古至今,這是原始白雀族從來沒有過之恥!

  “誰能幫我殺了他?!”她在低吼,實在無法忍受了,青春靚麗的面孔鐵青而猙獰,整個人殺氣激蕩,滿頭發絲亂舞。

  她知道,憑她自己傷不了下方那個人。

  “別急,不要出手了,五十一區的負責人等馬上就會趕到,讓他們解決!”周身都是璀璨金色神光的青年男子說道。

  他是黃金家族的一位嫡子,而在上蒼被尊為黃金家族的勢力,可想而知,其底蘊得有多么的恐怖。

  這是一個不知道何時起源,不知道終點的強大家族,在他們看來,任紀元更迭,而他們永遠都不會衰落,黃金光芒會籠罩億萬載,震懾各個大時代。

  早先的兩名看守者中早有一人去稟報了。

  只是這地方平日太安靜,雖然鎮壓著各種隱秘,但尋常的日子死氣沉沉,沒有任何的波瀾,故此這里的看守者都有些懈怠,負責人等遲遲趕至。

  “怎么會這樣!”

  不遠處,一片赤云浮現,氣息磅礴,發出低語聲,極速俯沖到近前,帶著懾人靈魂的強大能量。

  “都退后!”來人喝道,這是一個周身鮮紅、連面部都長有部分赤色鱗片的中年男子,霸道而強橫,血色眸子中盡顯野性。

  五十一區很大,他僅是這塊區域的負責人,在其身后還有他的副手也被驚動了,從閉關狀態中復蘇,跟著急速趕至。

  “竟然是……2579,怎么會是它?!快,調出更詳盡的資料!”

  這塊區域的負責人眼神變了,周身的赤色鱗片都在散發妖異之光,宛若血淋淋,他比普通的看守者等權限大很多。

  所以,他被允許查閱的資料更為詳盡,幾乎是了解的瞬間,他的臉色就徹底的變了,身體都在輕顫。

  “這是誰打開的?簡直是亂來,太危險!”他喝道,臉上的鱗甲都鮮紅到要滴血。

  原始白雀族的女子面對這塊區域的負責人也不敢頤指氣使,早已收斂怒火,并告知剛才發生了什么。

  旁邊的看守者也解釋,說這是自行開啟的通道,而非上蒼的人打通。

  “下方有毀滅級污染源,立刻封堵這里!”負責人開口,要求所有人都馬上撤離。

  很快,他又皺眉道:“這是……很特殊的一片古地,平日打不開,那么現在似乎也封堵不了,只能等所有裂縫自行閉合,還好,通道在收斂,不久就會主動消失。”

  他心悸后,輕輕吐了一口氣。

  這個時候原始白雀族的年輕女子怎么可能會甘心,她覺得被侮辱了,今天遭受了有生以來的奇恥大辱,必須得洗刷掉,當場提出要求。

  滿身赤色鱗甲的負責人立刻斥道:“胡鬧,盡管你們來歷不凡,族中有傳說中的強者坐鎮,但是也不能在這里亂來,知道那是什么,祖級污染源,一個弄不好就惹出大亂子!”

  他指著下方,遙指那斷裂的黑色大手以及殘鐘、帝血等,說不可觸及,不能讓那些氣息沖到上蒼來。

  “那是污染源,沾之不祥,而背后更是有大因果,隱藏著天大的禍亂!”

  這種話語一出,別說幾位年輕人,就是下方的楚風都吃驚,這是什么情況?

  那個滿身都是紅色鱗片的中年男子是在說那只黑色大手,還是在說整片陽間是最嚴重的污染源?!

  那黑色的斷手在滴落黑血,在楚風看來,格外不祥,應該是污染源。可是,那只斷手分明是從上蒼探下來的,截斷于通道那里。

  年輕的銀發女子開口,道:“赤叔,我也不求其他,不愿亂來,只想弄死下方那個惡心的人形生靈,不然的話每當想到我的手掌曾被那種骯臟地域的生靈褻瀆,我就無法忍受,魂光都欲炸裂,這是對我們一族的侮辱,我以原始白雀族的名義懇請赤叔出手,格殺那個惡心的生物,凈化那片骯臟污濁的地域!”

  這塊區域的負責人眸光冷冽,低頭俯視下方,盯著楚風,他在皺眉,原本不愿有任何的異動,不與那片異域有任何的牽連。可是銀發女子說的也有道理,這涉及到整個原始白雀族的名聲,那樣可怕的家族是不能蒙羞而無所動的,要有個說法!

  “好吧,抹殺他,2579的一個小蟲子而已,料想磨滅他后還不至于引動污染源沸騰,算不得什么。”

  滿身都赤色鱗甲的中年男子開口,準備行動。

  不過他也很謹慎,動用權限,激活上蒼這片區域,不僅那只黑色的金屬鞭復蘇,而且還出現一盞土黃色的燈也浮現,黃色燈光幽幽,像是可以凈化一切!

  轟!

  喀嚓!

  黑色閃電比山岳都要粗大,血雨傾盆,一剎那間,陰風怒號,天地大動亂,各種可怖的景象浮現出。

  像是來到磨滅諸天、斬盡不可說的紀元時代,有諸多神秘的身影飄過,臉上或帶著淚,或帶著詭笑,橫空灑落不可想象的至強天魂。

  天地間,一曲凄歌在模糊的響起,沿著那盞黃色的燈散發出詭異的光華,蔓延而下。

  雷霆炸響,混沌氣浮現,血雨滂沱,諸圣諸祖像是在不斷墜落!

  楚風一直在抬頭盯著,現在一陣頭皮發麻。

  不過,他也沒有太害怕,一聲大喊:“老子接著就是了!”

  “孽畜,給誰當老子?!”上方,滿身赤霞焚燒的中年男子陰沉著臉,激活土黃色燈盞,令道祖物質彌漫,開始鎮殺,異象驚天!

  “給你們的祖宗當老子!”楚風大喝。

  他手中有石罐,這東西太神秘了,他直接對準上蒼,想看一看石罐能否接得下那些異象,真要有抵不住的跡象,那沒什么可說的,轉身便跑路。

  而且反正不遠處就是凌空的白衣女子,有她兜底,料想應該不會發生不測吧?

  同一時間,楚風也揮動手中的長條形青銅,讓這件從棺槨上脫落的銅塊再次發威,要鞭打上蒼。

  “嗯?”

  下一刻,他直接就是眉頭一挑,因為感覺長條形青銅塊威能減弱了不少,比不上早先。

  “這東西蘊含著某種積淀的能量,剛才被我揮霍出去大半,所以現在變弱了?!”

  這令他心中升起不好的感覺,尤其是隨著那天威降落,鋪天蓋地而下時,石罐到現在還沒有反應!

  楚風沒有一絲笑容了,難道非要毀滅臨頭時石罐才會有反應,今天這是一次大膽的嘗試,可是,他卻有種命運不在自己手中把握的感覺!

  不能這樣賭,他不想去拼運氣,一切都應該自己掌握才對!

  他就要抽身,但突然間,一股莫名的波動散發,白霧蒸騰,不遠處那個女子被上蒼的能量刺激后有了變化。

  染血的白衣下是貼身而殘缺的甲胄,激烈發光,整個人刺目而絢爛,璀璨而圣潔到極致,她這是徹底復蘇了嗎?

  有光束極速騰起,沖向上蒼通道那里!

  “什么,你是誰?!”

  這一刻,那個滿身紅色鱗片的負責人都忍不住驚悚大叫,靈魂都在顫抖,他與那些年輕人一樣,都是剛剛發現白霧中有這樣一個女子。

  直到現在白霧蒸騰,他們才徹底看清楚。

  “上來了?她上來了!”

  有人大叫,全身發寒,而后感覺身體都動彈不得了,尤其是那盞古燈,像是風中殘燭,不僅將熄滅,而且在咔咔作響,全是裂痕。

  所有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石火間,上蒼的生靈都驚悚了,感覺一道白光沖霄,那女子帶著蓋世之威騰空,竟躍了上來!

  這一變故太突然了,強如這里的負責人等,以及各種至強血脈都瑟瑟發抖,不控制住,身體背叛意志,全都跪伏下去,皆叩首!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