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411章 三世銅棺滅之

第1411章 三世銅棺滅之

  太上禁地內,火精族的強者目瞪口呆!

  這是真的嗎,他們看到了什么?那個要少年要瘋了,竟然在燒烤上蒼生靈!

  這簡直在顛覆他們的認知,有些石化,身體都僵在了那里。

  那可是上蒼,今天居然就這么出現了,到現在還不清楚是怎么開啟的道路,令他們心神都在顫。

  而現在,那少年竟跟上蒼的生物叫板,揚言烤熟了吃,這實在令人不知道說什么好,即便是神經粗大的人也受不了。

  自古至今,上蒼路開啟過幾次?但凡現世便宛若天塌地陷,誰不畏懼,哪個不膽寒?可是現在一切都變了,有人要吃上蒼生靈,實在……太離譜!

  “小友……你要三思啊!”

  “不要亂來!”

  火精族的幾位強者顫顫巍巍,心驚肉跳,覺得呼吸都困難了,這個被他們視作能帶來機緣與造化的人族少年太嚇人了,令他們驚悚,覺得其實是個災星,會惹出大禍。

  “啊……”

  月亮形的石門后的空間內,凄厲叫聲在持續,那面孔精致的銀發女子的慘呼聲響徹這里,她血灑長空。

  她簡直無法相信,更是難以承受,被她視作惡心的異域土著生靈竟這么干凈利落的重創了她,一只手崩裂,墜落在地,神血長流。

  劇痛!

  這讓她修長的身體都在痙攣,當然最為不能容忍的是她心靈上的憋屈與怒火,她早先輕蔑,嫌惡下方的世界,鄙夷那里的生靈,結果這么快就被人砸碎手掌。

  堂堂上蒼中的強族,家族中的精英子弟,怎能如此不堪?她不僅厭惡下方那個生物,連帶著也恨自己太不慎重,竟有如此遭遇,她認為這是奇恥大辱。

  “我要殺你一族!”銀發女子痛恨無比,在那通道的盡頭尖叫,原本美麗而燦爛的白皙面孔都有些扭曲了,略顯猙獰,盡是殺機。

  “亂叫什么,鬼喊什么,難聽死了!”楚風站在神秘的土地上,仰望著天穹,相當的淡定,直接對那女子呵斥。

  因為,他有底氣了,上蒼生物又如何?那只黑色的大手就是例子,被人擊斷在此!

  而現在,白衣女帝就在不遠處,眼皮簌簌而動,都要復蘇過來了,真有不是善茬兒的“上蒼大個的”出現,相信白衣女子能給予他們顏色。

  當然,這是楚風的自我安慰,不然能怎樣?反正都下死手了,已經惹了那幾只生物,難道現在還去服軟,還要退縮說好聽的嗎?不可能!那絕對不符合他的性格,既是如此,那就一條道走到黑吧,狠狠的拾掇這幾個生物!

  赤紅的火光跳躍,蘊含著濃郁的能量,將那墜落下來的一截銀色翅膀包裹住,相當的炫目,時間不長就散發出了陣陣香氣。

  楚風說到做到,正在認真而鄭重的燒烤那截……異禽翅,能量火焰足以將強大的上蒼生物的血肉烤熟。

  楚風現在是恒王,一身道行極強,即便是針對未明的異種,屬于上蒼的可怕血脈食材,也不成問題。

  人王血氣綻放,光束滔滔,雷霆轟鳴,閃電繚繞著他,一道又一道,極其刺眼,能量異常的驚人。

  他以電火將銀翅禁錮,羽毛迅速燒干凈了,接著撕裂下一層皮質物,隨后熄火,施展秘術從空間中拘禁出來清水,沖洗肉質。

  清洗、涂抹調料、再燒烤……動作一氣呵成,嫻熟而老練,所有這一切都在一系列非常連貫的動作中完成了!

  上蒼,那通道出口處,幾位年輕而來歷驚人的生靈全都呆住了!

  縱然是銀發女子自己也不再尖叫,不再怒斥,而是如同泥塑木雕般,整個人徹底的傻眼了。

  “我看到了什么,原始白雀族的血肉被人烤熟了,淪為食物?這是真的嗎,我怎么覺得如此的不真實,我看錯了嗎?”

  其中一個年輕的男子輕語,一臉活見鬼的樣子,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什么是原始白雀族?那是與先天族類并列的可怕種族,傳言有可能與天地同生,血統高高在上,超越諸天許多負有盛名的強大種族。

  不是一般的門庭!

  先天族有開天之力,讓上蒼諸多道統都敬畏,不敢臨近其棲居地。

  結果,與之其名的原始白雀族的年輕子弟竟遭遇了這種經歷,說出去有幾人相信?

  尤其是,那只是名為2579的異域,剛才在他們口中還很不堪呢,他們輕慢,說聞一口下方的空氣都覺得惡心,想要嘔吐。

  誰能想到,轉眼間,他們中的銀發女子就吃了這樣一個暴虧!

  在通道出口那里,銀色女子簡直氣炸了,高聳的胸部起伏劇烈,呼吸急促,滿頭光滑的銀色發絲都在飄舞,無風亂動。

  她的聲音冰寒,道:“你這種姿態純屬無知而自大,惡心而可恨,已經成功激怒我,我現在改變主意,不會再滅你一族,而是血洗相關的九族!”

  她忍無可忍,斷落的手掌化成銀翅,竟被人涂抹上蜂蜜等烤熟了,淪為食物。

  她身邊的幾人都是相當的震撼又無語,下方那個年少的進化者太作死了,居然敢這么針對原始白雀族,認為的確沒有誰能救得了他了。

  火精一族的強者一個個如同雕像,很久都沒有動彈,這個結果讓他們實在無法評價,竟惹出這等禍事。

  同時,他們也覺得蹊蹺,這人族少年是不是經常做這種事?居然連蜂蜜與醬料都帶著,動作麻利而熟練,這簡直是……慣犯,一定沒少做這種事!

  “真香啊!”楚風聞了一口,對自己的手藝很滿意。

  在他的身前,一塊翅膀肉質晶瑩,芬芳撲鼻,早已烤的金黃油亮,令人食指大動,無論怎么看都是罕有的珍肴。

  尤其是這是源自上蒼的食材,就更加令人覺得彌足珍貴了。

  不要說是旁人,就是火精族的幾位年老的強者都不自禁的咽了一口口水,自從化成血肉生靈后,他們也有這種口腹之欲。

  “骯臟的世界,污濁的空氣,聞一口就想吐,你這惡心的生物,當真是該死,竟敢這樣褻瀆我!”銀發女子尖叫,美麗而白皙的瓜子臉上寫滿了惱怒,面孔扭曲,恨不得立刻殺下界去,活剮了那個人。

  “滾,一邊叫去!”楚風一點也不慣著她,占盡優勢后,還是嚴厲斥責,讓她哪涼快哪清醒去。

  上蒼入口那里,一群人都早已傻眼,不知道說什么好,想安慰銀發女子都怕刺激到她。或許,唯有幫她出手,迅速虐殺下面那個少年才能幫她解脫,出掉胸中的惡氣與郁火。

  這時,楚風開口,轉身望向禁地中,道:“幾位前輩,你們這里有狗嗎?火精族進化成的也行。”

  “你想做什么?”火精族的幾位強者實在對他有點頭疼,怎么都沒有想到招惹到這樣一個另類的奇葩,竟是個“非典型禍害”。

  “有用,借我一條!”楚風開口,見幾人猶豫,很是遲疑,他立刻道:“我為你們出生入死,現在這點請求都不能滿足嗎?放心,我只是為了自保,救自己而已。如果你們不給我準備一條,我立刻將上蒼捅個窟窿,殺過去,與他們玉石俱焚算了,到時候如果惹出什么問題,你們自己撐著!”

  這是非典型的威脅嗎?火精族的幾個老者額頭上筋脈直跳。

  他們還真怕這個年少的人族王者繼續作死,將他們徹底連累,略微遲疑后從山中召喚出一條體形碩大的兇犬。

  它渾身都是火光,但早已化成血肉之軀,在那里嘶吼,聲音沉悶如雷,如同一座小山似的,利爪與獠牙雪白,寒光閃閃,滿身一尺多長的赤色長毛,看起來非常的兇猛,帶著無邊的戾氣。

  楚風手持锃亮的刀叉,盯著金色的烤翅,一副準備開動的樣子,要大快朵頤。

  上蒼,銀發女子忍無可忍,同時無比的焦躁與急切,她真怕楚風立刻大開吃戒,那樣的話她將成為原始白雀族的恥辱,光想一想就渾身發寒,那是不可接受的恐怖結果。

  她大聲恫嚇:“我警告你,若是退后,一切還好說。若是敢食我血肉,你會后悔來到這個世上,九族俱滅,形神化灰,再也沒有來世,永遠從世間除名!”

  楚風睥睨,看向天穹,對這女子極其反感。她一直以臟臟污濁來形容這片世界,高高在上的姿態,惡心下方世界的種族,楚風怎么會有好印象?

  所以,現在他做了一個動作,直接將那烤熟的翅膀扔向了那條威猛如同小山的赤色大狗,道:“接著,賞給你吃了。”

  那只戾氣滔天的大狗站在月亮門前,本能的張開了血盆大口,直接將那噴香的烤翅吞了下去,嘎嘣脆,連骨頭一起跟著咀嚼,滿嘴口水四濺,金色肉質翻騰,而眼中的兇光竟減弱了,半瞇起眼睛,一副享受的樣子。

  “瑪……德!”

  火精族的幾位強者頓時感覺眼前發黑,早先雖有懷疑,但不曾想他居然要這么做,實在膽大包天,要坑死人了。

  再想阻止已經晚了,恒王的投擲,實在太迅疾與精準,楚風是完成行動后再開口的。

  “這個禍害!”一位老者痛心疾首,恨不得捶死他。

  至于上方,通道口那里,銀發女子眼前發黑,差點一頭栽落下來,這種羞辱太劇烈了,比她想象的還要過分。

  居然不是那個人族少年吃她的羽翅,而是一條大狗,這簡直是蔑視到極致,踐踏她的尊嚴,抽打她的靈魂與人格。

  “你……”銀發女子接連咳血,被氣到發瘋。

  楚風不慌不忙,道:“辱人者人恒辱之,你辱我們這一界,嫌惡眾生,不將我們放在眼中,輕賤我等,那么我有什么理由尊重你呢?”

  “一起動用秘寶迅速將之鎮殺,封鎖消息,今天誰都不許將這里發生的事情說出去!”

  那個滿身都是璀璨金光的青年男子開口,號召幾位年輕的男女一起動手解決掉下方那個人族少年,為銀發女子出氣。

  早先,他們都有些忌憚,畢竟銀發女子很強,結果才一個照面就被下方那個生物震碎手掌,他們都沒有敢輕舉妄動。

  可是現在,那個生靈竟做出這種挑釁的事,不僅羞辱了原始白雀族,身為同伴,更是在折辱他們的人格,冒犯了他們的底線。

  現在,必須要果斷動用最強手段,迅速結束這一切。

  哧!

  刺目的神光蔓延,有一條鎖鏈沖擊而下,那是一件非常強的秘寶,向著楚風覆蓋過去,要將他鎖住!

  “我有仙心固身固神,更可洗練天河,爾等能耐我何?”

  楚風輕叱,周身發光,一掛山河圖浮現,正是火精族送給他防身的瑰寶,品階極高,現在被他用來對付上蒼的秘寶。

  頓時間道音隆隆,場域符文沖霄,浮現出一片壯麗的山河,伴著星光,纏繞著日月天河,神圖遮天,迎向那道強大的鎖鏈,將它給抵在了半空中。

  火精族的人都面皮抽動,一陣牙疼、肝疼外加心疼,給你山河圖不是用來挑釁上蒼的,而是進去取寶用,結果你卻……這么折騰!

  現在說什么都晚了,他們也只能干瞪眼!

  “崩!”

  長空傳來崩裂的聲響,一道粗大的劍氣像是星河倒懸,兇猛的沖擊下來,要將楚風滅殺!

  楚風不慌,口中吟道:“吾乃多寶帝祖,九滅重生,連身上的一根汗毛都是先天之物,區區幾件破落兵器也敢在我面前爭輝,去,鎮之!”

  他故作拔汗毛的姿態,抖手就扔出去一根異磁髓煉制的寶杵,橫壓天宇,迎向粗大的劍氣。

  咚的一聲,那恐怖劍氣被震散,那一道通天古劍被砸的倒翻出去。

  火精族的幾位老者嘴角都要歪了,輕微的抽搐,很想說奪寶帝祖你大爺,那是我們的寶杵!

  “殺!”

  “殺!”

  ……

  天空中接連傳來喝吼聲,那幾人動怒,全都全力以赴,以莫大的殺意出擊,要將他碾碎。

  “來,天賜甲胄離體,橫空出擊!”楚風淡定開口,周身發光,再次祭出神物,而且不止一件,跟天穹上的各種瑰寶對抗。

  反正都不是他的兵器,皆來自火精族,非常的強大,并蘊含著火精族幾位老者注入的無以倫比的能量。

  “本座打個盹就是萬古流轉,紀元崩塌,如今九滅重生歸來,誰與爭鋒,上蒼的一群蟲子而已,也敢對我嗡嗡嗡,都滾去轉世重修吧!”

  楚風大言不慚,在那里祭出別人的瑰寶,擋住上蒼生物的各種兵器,一副小覷天下的高人姿態。

  “這家伙境界不是多驚人,怎么會有這么多層出不窮的寶物?”天宇上的幾個年輕人還真是很吃驚,同時惱恨,這個人族少年太囂張了,言語輕狂,一而再的刺激與奚落他們。

  “這里是五十一區,動用這里的大殺器,干掉他!”滿頭金色發絲飛舞的青年男子開口,這樣建議。

  事實上,那兩名看守者也早已看不下去了,一人負責去稟報,一人在調動五十一區的大殺器。

  一陣顫動,天宇都被濃郁的黑色能量覆蓋了,恐怖無邊。

  楚風頓時一聲怪叫,感覺大事不妙,立刻召喚回天賜甲胄穿戴在身上,并且以石罐和金剛琢護體。

  “我怕什么,白衣女帝在此,你們有大殺器,我也有!”

  想到這里,他不進反退,用石罐保護周身,接近前方染著帝血的殘鐘,想要喚醒它,轟殺向蒼穹。

  然而,讓他無奈而又驚悚的是,不可臨近,那邊極度危險,刺骨的能量滌蕩而來,隱約間有鐘波漾出,要滅度世間,讓他受不了。

  “這……”楚風有些傻眼,他靠近不了,心驚肉跳。

  “嗯,那是什么?”忽然,他發現不遠處的土層中半埋著一塊金屬。

  “一件青銅兵器?”他直接召喚,隔空攝取,竟然輕易就到手了,并未受到任何的阻礙與干擾等。

  它像是從什么東西上斷落下來的,帶著神秘的花紋,呈長條形,宛若一根不規則的短棍,能有劍器那么長。

  不知道為何,楚風覺得這東西可能了不得,所以毫不遲疑的抓緊。

  一瞬間,他有些神情恍惚,竟然在第一時間就洞徹了這是什么東西,因為有朦朧的畫面浮現在眼前。

  它是……從一具銅棺上脫落下來的,當年發生過極其慘烈與可怕的大戰,那是一具名叫三世銅棺的器物,斷落下這么一條殘塊。

  然后,楚風就下意識的揮動,直接以青銅器打向蒼穹,伴著神秘的花紋,蕩漾出一道道漣漪,接著“轟”的一聲,天穹上壓落下來的無邊的黑色能量被擊穿了。

  甚至,他聽到了喀嚓一聲,在那通道口端的所謂大殺器竟出現一道裂紋!

  “那是什么東西?!”上方的人驚叫,臉色發白,簡直不敢相信,震驚無比。

  楚風氣度沉穩,負手而立,道:“本座煉制的祖兵器,此乃三生棍,上打爾等前生,中打汝等今世,下打你等未來,無論逃向哪里都躲不開,古今都難留住你等殘魂,注定皆滅,想活的話還不快叩首領罪?不然全部滅之!”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