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403章 帝落時代

第1403章 帝落時代

  裂長空,穿萬古時間之海,橫貫一個又一個紀元,諸世沉浮,它一路在見證什么?!

  石罐,沐浴帝血,銘記諸帝,路上皆為帝尸,這是一段不可名狀的可怖舊事,有無以倫比的可怕過去。

  根本無法想象!任何一位終極者,原本都無法揣度,陽間漫長光陰古史中都不可見!

  可是石罐,它卻見證了一個又一個時代,一個又一個紀元,那些時期都有這樣的生靈,這實在驚駭古今未來,但凡接觸與了解者,莫不心膽皆顫。

  血淋淋的過去,被石罐銘記,而它究竟是怎樣的一個載體?

  它存在的意義是什么?

  那些曾經發生的可怕事端,它都在現場親歷嗎,都曾目睹過嗎?!

  即便時光湖海蒸騰遠去,千世萬紀早已流轉,一切都成為過去,可是,此刻的楚風依舊還是感覺后背上冷颼颼,額頭冒汗,心底騰寒氣,身體陣陣悸動,無比的毛骨悚然。

  真相到底是什么?

  他想看清楚,那些最強大的生靈,一個紀元中至高無上的存在,怎么都突然暴斃?莫名的慘死,實在驚悚世間。

  可惜,石罐上的山川都模糊了,異霧蒸騰,淹沒一切,唯有血光偶爾綻放,那意味著一個無上時代的結束,有人在殞落!

  楚風現在的雙目可以說是超級火眼金睛,經石爐熬煉后遠勝過去,比之以前更驚人,瞳孔化作最繁奧的金色符號,光焰滔天,自目中澎湃而出,簡直要成為汪洋,成為湖海,淹沒天地。

  這種景象極其驚人,他整個人都無比的璀璨,發絲與毛孔被鑲嵌上金邊,無比的神圣,宛若一位少年終極者,要開天辟地般!

  這一刻,他有一種氣吞山河、俯瞰整片蒼茫大地的氣概,瞳孔外符文焚燒的虛空塌陷,他要看清石罐上的真相。

  石罐不足拳頭高,但是在石爐中沉浮,卻似成為宇宙洪荒之中央,每次震動都讓乾坤顫抖。

  “我看到了一縷縷血光如赤霞在流淌,我看到了大地在沉陷,我看到了一個時代的在葬滅……”

  楚風自語,他真的看到了某一片山川的景象。

  可惜,這是大破敗后的景象,是一位終極者殞落后的殘局,而不是關鍵點。

  楚風的雙瞳如大空之火,似古宙之焰,如刀劍共振與齊鳴,兩道目光激射而出,鏗鏘作響,火星四濺,落在石罐上。

  楚風再次凝視,非要看個真切。

  此時,他的雙目已經流淌出血淚,即便是超級火眼金睛也承受不住,不過他還在堅持。

  終于,這一次有所獲了,他看到了事件可怕的一角!

  一片恢宏的地勢中,一個男子昂首而立,注視蒼穹,像是有了某種決斷,似要登天,離開故土遠行。

  可是在這個時候驚變發生。

  在他的腳下,那片晶瑩圣潔的山脈中,土質暗淡無光,突然裂開,一只腐爛的手猛地探出,一把抓住了那位帝者的腳踝,向著地下而去。

  那種力道不可想象,像是足以有破滅宇宙洪荒,一瞬間而已,讓域外的星海都暗淡了,而后熄滅。

  轉瞬間,無邊的黑暗覆蓋蒼茫大地,寒冷驟臨,植物萬靈都枯死,其他生靈衰敗,整片天地大界都像是走向末日終點。

  最為可怕的是,那種速度,腐爛的手掌快到不可思議,探出時,時光長河若隱若現,接著被截斷,一把就抓住了帝者的腳踝,不曾避開。

  要知道,那目標可是一位終極進化者,不可想象,無上強大,可還是被突兀的一把抓住了。

  帝者長存,永恒不敗,可是那一日卻遭遇意外,自被抓住的剎那,他就一聲怒吼,奮力震動雙腳。

  可是,卻是伴著血雨飛揚,他在下沉,那塊山地都在崩裂,號稱“千劫百難地”的名山在四分五裂,在下沉!

  千劫百難地,是無比邪性之地,血染之地,恐怖無邊,與太上八卦爐地勢、仙主斷頭峰地勢等并列。

  這是怎么了?!

  那片世間,生靈莫名死去無數,只有少部分強者還活著,以及星空深處極其遙遠之地的生靈才能幸免于難。

  喀嚓!

  那是讓人感覺牙酸的聲音,自那片地勢中傳出來,地下的腐爛之手抓住帝者腳踝后還若隱若現出半張被灰霧遮住的面孔,張開嘴撕咬下去,血淋淋,這實在可怖,到了那個級數,卻如最殘暴的如同野獸進食般,茹毛飲血。

  帝者悶哼,拳印如蒼穹墜落,向下轟去,并且雙腳震動,大道規則如汪洋,在那里激蕩,鎮殺地下的莫名生靈。

  此外,帝者護體光幕自動流轉,絞殺一切危機。

  可惜,無論是護體光幕,亦或是拳印,以及那大道符文海,都沒有能改變血淋淋的瞬間。

  “喀嚓!”

  像是咀嚼的聲響自那地下傳來,伴著血液濺起,從霧靄中冒出。

  即便早已過去了萬古歲月,那只是昔日舊景的浮現,楚風也似感同身受,覺得渾身發冷,腳踝骨劇痛。

  這讓人發***者被人伏擊,腳踝被直接撕咬?!

  下沉,再下沉!

  帝者消失,地下發生了驚天動地的絕世大戰,有帝血飛出,染紅了整片“千劫百難地”!

  楚風眼角都要瞪裂了,盯著那一幕,這是他費勁心力終于捕捉到的一段舊事,終于看到發生了什么。

  他不想錯過,雙目中光束如火山噴發。

  很古怪,連星空都暗淡了,熄滅了,那片地勢卻也只是在四分五裂,并未徹底回去,何等的堅固。

  終于,楚風再次看到真相。

  在地下,有縱橫交織的通道,古老而幽邃,模糊的兩個生物墜落進去后,是在那通道中戰斗,所以山地不曾全毀。

  “輪回路?!”

  楚風震撼了,透過那裂開的地表,他看到了幽邃的古路,散發著衰敗與死亡的氣息,有些腐爛的尸體橫陳。

  太像了,真的很像是他走過的輪回路,可是,現在見到的那條古路更為壯闊,更為古老,有一種蒼涼而又死氣沉沉的氣息,那像是不知道多少個紀元前的產物,應該不是楚風所走過的路。

  如果對比的話,楚風從小陰間到陽間的路,只能算是一段蜿蜒崎嶇的小路,同這條黑暗而又枯寂的路比起來,猶若小溪對比江海!

  差距就是這么大!

  楚風看著它,一度懷疑,自身所走過的輪回路只是后世被人為開鑿出來的一條衍生的小路、荒蕪的一小段支路。

  石罐山川下,那條黑色的路太壯闊了,滄桑古意帶著滅度的氣息,帶著冷寂無數個紀元的塵封歲月感。

  那兩個生靈在激戰,失去先手后,帝者太被動,那黑色的輪回通道中一切是那么的可怕,血液四濺。

  “斷路?!”

  匆匆一瞥,楚風看到,地下的路有些地帶是斷的,像是曾被毀過,早已破損不堪,如今也是殘缺的。

  不知道它通向何方,不知起點,不知終點!

  楚風倒吸冷氣,早已破敗荒蕪的一條路,莫名出現一個生靈,腐爛的手將帝者抓下去了,實在驚人。

  景象模糊了,霧中一股帝血沖起,然后地面一切都不可見了。

  唯有蒼穹上,不斷的龜裂,伴著金色血液,伴著藍色血液,從某些區域滴落,而后天地復歸死寂。

  “帝……殞落了!”

  片刻后,有人大呼,聲音悲愴。

  接著,活著的生靈全都哀呼,舉世震動。

  無數的呼喚聲,從宇宙星空的盡頭傳來,自還有活著的生靈區域中傳出,舉世皆慟。

  “帝落時代……”有人大吼大哭。

  楚風發愣,一位終極進化者就這樣死去?!那樣的暴斃,讓人毛骨悚然!

  恍惚間,他還能夠聽到咀嚼聲,骨裂聲,血濺聲,不自禁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他怔怔出神,整個人都如泥塑木雕般,那廣袤的大地下,竟有更古輪回路,在帝落時代前就荒涼了。

  那天空中,竟莫名滴落下斑斕血液。

  楚風激靈靈打了個冷顫,而后再次皺眉,去聆聽,去觀看其他山川,若隱若無間,也聽到類似的帝落哀呼。

  在某一個紀元前,帝落不止發生一次!

  帝者會死,會暴斃,卻從未見古史記載,被抹去了所有的痕跡!

  唯有石罐,它銘記了那些可怕的舊事。

  一瞬間,楚風想到了九號說過的一些話,帝落時代前就存在地府,被荒廢了,那個一劍斬斷萬古的強者有所覺察,發現輪回路有古怪,但終究是因為某種未明的變故匆匆上路,離開這片天地,未去探查。

  很快,楚風清醒,而此時石罐上山川間的迷霧也散開了,那成片的山川圖都寧靜了,什么都看不到了。

  “帝落前,不是一個人的時代,而是一個又一個紀元,每個時代都有終極者發生意外,殞落而去。”

  楚風輕語,可怕的帝落時代。

  哪怕后世人知道一鱗半爪,也與真相相去甚遠!

  楚風呆呆發愣,他雖然只看到一角真相,可還是渾身發寒,這是從內心深處傳透出來的寒意。

  地下輪回古路斷了,但卻蟄伏有什么東西,極盡危險,而那蒼穹上更是伴著莫名異象,血液滴落。

  而這一切應該都還只是表象,它……透著幾許詭異。

  深層次的東西,僅憑一角真相根本挖掘不出。

  轟隆!

  突然,石罐劇震,大空之火與古宙之焰劇烈撞擊罐壁,空間與時光糾纏,化成磨盤,化成劍刃,沖擊罐體。

  這是進來了嗎,要入罐中?!

  一時間,罐體被焚燒的都快發紅了,而后通體燦燦,有很多文字一起浮現,竟然進一步發生異變!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