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396章 上蒼的補償

第1396章 上蒼的補償

  “你們是什么人?!”終于有人忍不住了,大聲喝問,對那幾個神秘男女很不滿,竟在這種關頭摘桃子,要截取別人的造化,最關鍵的是,本無仇怨,卻要活祭別人,手段殘酷,有些過分。

  開口的人正是玄黃族的銀發青年,一直以來都冷冷的,酷酷的,讓楚風都多次吃癟,可這種時刻,卻也是他第一個看著五人不順眼。

  不少進化者聞言都有同感,心中皆對五人不滿,因為太霸道與張揚了,自從幾人來到這里后一副睥睨天下,小覷各族的姿態,著實張狂的過分。

  那地窟畔,也就是太上不朽石爐前,五人都止住身形,原本要入爐了,聞言皆詫異,回首后露出淡淡的殺機。

  “也敢呵斥我等?哦,原來有些來歷,人王血脈啊,確實有些門道,不過我們卻不在乎,先斬掉爾等!”

  五位神秘強者中的一人開口,著實的強勢,聽到質問聲后就要去殺人,而且是要滅伴生爐內玄黃人王族的所有人。

  這讓石爐附近的人都心中震動,他們到底有什么來歷,竟敢這樣俯視陽間人王中的一個分支?

  不過,這時,五人中的另一人開口了,阻止了那人。

  “算了,人王血統倒也不凡,尋根求源的話,有些老不死的可能還沒有坐化呢,就不要節外生枝了,留他們一命吧。”

  這是非同小可的信息,人王一脈古代盡頭的老祖可能還活在世間?這可是讓人心驚肉跳的秘聞!

  玄黃人王族的銀發青年哼了一聲,道:“真是囂張的可以,這里是陽間禁地,而不是你們的后花園!”

  此時,來自海外天仙島的盛玉仙也輕語,道:“幾位道兄若是煉不滅身,盡可以進行,但何必張口要擊殺別人,成全自身呢,這實在過于慘烈了。”

  現在,太上爐中,楚風根本聽不到他們的對話,若是知曉有人要這樣針對他,早已怒血沸騰。

  這五人半路摘桃子也就罷了,還將他視為祭品,要進爐中屠掉他,以他的骨鋪就自己的涅槃道路。

  “呵呵,我知道你們很好奇,想知道我們的來歷,也罷,告訴你等也無妨,我們是從這條進化路盡頭走來的人,家在陽間邊緣地。”

  五人中的一個青年開口,而這時候他們都轉過身來,露出了真容。

  一時間氣息暴漲,凌厲無匹,讓周圍的空間都扭曲了,模糊了下去,五人仿佛要壓塌六合八荒。

  他們自道身份,這是一種震懾,怕引發眾怒而發生不測,現在以自身來頭進行警告。

  這五人周圍都是爐火,也伴著迷霧,煙霞騰騰,襯托的他們如同遠古的仙魔,踏足禁土中,強勢無匹。

  他們都身穿黑色的甲胄,冷酷的面孔,皆如同刀削的一般,三男兩女,有人金色發絲燦爛,而面孔白皙如玉石,有人則銀色發絲披肩,神色冷淡,帶著冷冽的氣韻。

  這五人身上的甲胄皆帶著無邊的歲月氣息,而自身竟這般的年輕,那多半是傳世戰甲,是祖先賜予的瑰寶。

  “仙血熬煉過的甲胄?”

  這個時候,便是玄黃人王族的準天尊都吃驚了,露出驚疑之色,盯著五人身上的黑色甲胄,感覺很震驚。

  他自然知道一些傳聞,因為活的足夠久遠,而自身家族也來頭過大。

  相傳,陽間可能是斷開的一條進化支路,曾與仙開戰,說是陽間戰勝了,可是有可能卻是自斷通道,從而形成密閉的空間。

  現在看到這幾人,怎能不讓人多想?

  當年,楚風進入陽間沒幾年時,就同九幽祇老古進入過一片灰色地帶,屬于地下暗勢力的交易地,就曾聽到過這種傳聞。

  不過,現在他在石爐中,對地面上發生的事不知曉。

  “大神王,五人都是大神王?!”這時,太上禁地中一座黑色的不死山上采摘藥草的道族強者臉上滿是驚色。

  “什么,都是大神王,怎么可能,就是那最為輝煌的時代,一族也很難走出五位大神王!”

  許多人都震撼,感覺這太荒謬了。

  “我們可不是來自一族,我們所在的邊緣地帶,你們永遠不懂,可通上蒼!”五人中一位銀發男子淡淡地開口。

  “不要多想,我們的祖上只是生活在這條支路前沿,可不是站在你們這一方的人,嘿!”這時,五人中的又一人開口。

  “你們是界外生靈,你們難道是墮落仙族?”同海外天仙島的人站在一起的姜洛神吃驚,這樣失聲開口。

  無論是佛族,還是道族,都嚴肅起來,由遠而近,向這邊而來,若是如此的話,問題就太嚴重了。

  “你們多慮了,我們屬于中立的古世家,不偏向于任何一方,只是生活在陽間盡頭而已,不并不負責鎮守這條進化支路。”

  顯然,那五人也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并不想成為公敵,只為震懾眾人,其中一人難得的進行了解釋。

  而此刻五人中有一人站出,是一位年輕的女子,金色的長發光滑柔順,面孔如同羊脂玉石雕刻而成,黑色的瞳孔很深邃,道:“唔,獻祭開始,沒有時間可耽擱,該進入八卦爐了,不然將錯過最佳時機。”

  現場寂靜,各族都想到了很多,一時間竟有些出神,皆呆呆發愣,沒有人阻止他們。

  五人倏地消失,趁機進入爐中!

  他們不想錯過最佳進爐時機。

  一時間,烈焰如汪洋,火光滔天,大霧洶涌,整座石爐都模糊起來,五人越發的神秘莫測,如同踏著遠古的通道,一步一步走來,立身在不朽的太上八卦爐中。

  他們身上的甲胄太奇異了,居然擋住了火光,自身沒有受損,鎮定而平和,消失在石爐的迷霧中。

  直到眾人看不到,五人才神色嚴肅,鄭重起來,不像剛才那么霸道與強勢。

  其中一人道:“我等家族先輩常年鎮守在這條進化支路的盡頭,關注墮落仙族的動向,也在看守陽間的異常,身在苦寒之地,居于亂界,這是上蒼對于我們的補償,熬到現在,功勞,苦勞,何其大!”

  “這是我們應該得到的,五個大神王涅槃的機緣,這只是微不足道的賜予,還遠遠不夠,希望族中的長輩得到的更多,各世家老祖皆有突破!”

  這是他們的對話,以魂光交流,外人聽不到,不然的話的會引發星瀑卷天的波瀾,會在陽間會形成一八零八級颶風般的風暴。

  諸天之上,有上蒼。

  他們這樣的一些古老世家,棲居在陽間盡頭,與上蒼有關。

  若是外人了解,那也就不用震驚五人皆為大神王了!

  這其中竟涉及到上蒼對他們這些家族的補償!

  他們的黑色甲胄,非常古老,那是祖先所穿戴過的,浸染著秘血,有仙血,也有佛血等,更有神禽異獸的古血,相當的不凡。

  一時間,在烈焰中,他們猶若不死鳥涅槃,要獲得永生,一個個被黑暗甲胄覆蓋,連面上也開始浮現黑金防護罩,只露出瞳孔,顯得極其可怕與超然。

  “這一次,我們要實現一次絕世蛻變,煉成不朽不滅身,哪怕是有朝一日進入上蒼,也有與其他族較量的底氣。”

  一人開口,語氣無比堅定。

  “嗯,我等準備這么久,有族中這么多年的積淀,還有那個地方給予的補償,這次的祭品足夠了。”

  這個時候,他們又小心翼翼的取出了五個特殊的金色乾坤瓶,當中有不可想象的祭祀之物。

  五個金色的乾坤瓶,剛剛開啟,就流淌出不可想象的秘力,竟有陣陣的道則流淌而出,而且伴著經文聲。

  “我們可不是為了祭英靈,而是真正的祭爐,奉獻多少,就能得到多少,都說圣者回首,熬煉到金身后,才能踏足終極路。可是,準天尊回頭也不晚,我們大神王這個境界,再熬煉己身,依舊可超脫。先熬回神境,甚至映照級,再借用這么多的先天之物,重反大神王級,到時候誰與相抗?!”

  這種話語很驚人!

  一般來說,來到這里進行涅槃就可以了,那是罕有的大造化。

  而六耳獼猴一族,則是為了讓族中子弟從圣級熬煉到金身,實現史上傳言中的最強壓制再蛻變的過程,如同煉制九轉金丹般。

  楚風早先來此,也是為了陽間身,將自己的陽間圣級體魄熬煉到金身層次,此后便可以海闊憑魚躍了,直接開始接觸各類花粉,實現迅猛的超級進化。

  而現在,有人要在大神王境實現這種熬煉,那就顯得震撼了。

  其實,楚風也一直想試一試,在這個地方讓自己的陰間身——大神王之體,進行一次地獄般的磨礪,百般熬煉,看是否可以成功。

  只是,他一直沒有把握,從未聽到有人能進行過這種九死一生的嘗試。

  大神王熬煉到神境,甚至映照級,實在過于荒謬,從道理上講,不太可能。

  不過,他也相信,一定有人走過這樣的道路,前段時間他來這里時,查閱了大量的古籍,看到過一些模糊的暗示,隱晦的記載。

  雖然沒有直接證據,但是,他相信或許有故人走過那樣的路。

  天尊有悔,轉身或可有一線再塑之機!

  “這么多的先天之物,足夠我們五人用了,轉身重回神級,甚至映照級,熬煉出真我不滅身,在此地積淀,而后再回歸原本的大神王體,以此作為進入上蒼的資本與底蘊,與那些最變態的生靈爭雄,也就無懼了。”

  五人在低語,在交談,一個個信心激增,在做準備。

  “開始吧,有那個祭品在,為我們開辟出前路,引出部分生之火了,現在該是我等截取機緣、化龍騰入三十三重天上的光耀時刻了!”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