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395章 不朽地論生死

第1395章 不朽地論生死

  又有人來了,或有變故。

  那五人身在迷霧中,分立在不同方位,圍堵在八卦爐外圍,要進行狩獵!

  “呵呵,真是奇妙,看來三十三重天外真有什么東西啊,不朽的八卦爐竟墜于此,落地成絕土。”

  他們都很神秘,帶給所有人以龐大的壓力,每一個人都在大霧中穿著黑色甲胄,看不到真容,像是從那遠古而來的五位魔神,積淀著漫長的歲月氣息。

  “這是什么人?”各族震動。

  周正德縱身一躍沒入主爐中,已經足夠震撼,而現在又來了五人,竟也要入爐,怎不讓人心驚。

  “唔,真不錯,開始吧,里面有現成的祭品,但還不夠稀珍啊。”

  有人開口,他們都帶著乾坤袋,里面顯然有所謂的稀珍物祭品!

  在離火中,在煙霧間,地下不朽八卦爐噴薄的能量,此地猶若地獄,火漿涌動,鬼哭神嚎,四野飛沙走石,遠古死在此地的無盡生靈仿佛都在掙扎,要逃脫出來。

  而有時八卦爐又似仙境,瑞霞艷艷,火漿汩汩,流光四濺,有仙子裊裊而行,有道祖盤坐祭壇上誦經。

  可以說,這里一片斑駁,光怪陸離,非常的驚人,異象紛呈不斷。

  此時,楚風進入爐中,簡直在地獄與天堂間徘徊,在生與死間行走,一步間凈土環繞,一步間厲鬼纏身。

  他每一次邁步,所見到的都不同。

  地窟不大,可是進來后,卻仿佛置身天地洪爐中,被一方古老的世界煉化。

  這一刻,迷霧翻涌,火霞跳躍,外界根本看不清內部的景象了。

  楚風深吸一口氣,抓了一把輪回土,覆蓋在身體上用以防御,此外,他打開了石罐,隨時準備進去。

  因為,太危險了,來到這里后,他覺得生死會在一息間發生。

  他睜開了火眼金睛,在這煉獄般的世界中觀看,轟的一聲,一片刺目的金光從巖壁上激蕩而來,讓他忍不住一聲悶哼,發出痛苦之音。

  在這一刻,他的雙目在淌血,受到了嚴重炙烤,瞳孔都受傷了。

  這是什么火?

  爐壁都是巖石,剛才激射過來的金光是某種古焰,相當的霸道,連火眼金睛都吃不消。

  楚風雙目淌血,踉蹌倒退了幾步,不過他也漸漸地適應,慢慢感應到了此地的真相。

  看似一方爐中世界,身在當中猶若螻蟻,此地仿佛無限大,可是沉靜下來后,卻能夠感知到,其實此石爐內部直徑不過數丈。

  真實的爐壁完全石質化,刻滿自然紋絡,可是仔細看卻又像是無上的道則,闡述世間亙古不變的大道。

  有些石質紋絡流淌火光,但凡稍微用能量去觸及,哪怕是金睛觀察都會遭到反擊,這也是楚風雙目淌血的原因。

  “得融入此地,跟石爐脈動一致,不然的話它如此排斥我,必死無疑。”

  楚風深吸一口氣,這里都是特殊的能量,某一片爐壁上紫氣蒸騰,猶若東來,隨著楚風呼吸而環繞過來。

  然而,他卻又是一聲悶哼,半邊身子連帶著口鼻都被紫霞淹埋了,血肉焚燒,幾乎要毀掉肉身。

  “這……”他一陣驚悚,想要融入此地果然難度很大,他還沒怎么動作呢,就幾乎被一種火光燒壞真身。

  輪回土起伏,顆顆晶瑩,環繞他的身體而行,隔絕了火光,讓楚風短暫歸于平靜。

  不過,這種保護沒有持續多長時間,整座石爐內各種變化便相繼出現,一片石壁上有赤霞激射,那是紅色的秘火,轟的一聲涌動而來。

  來帶著整座石爐都在震動,火光滔天。

  接著,石爐底部五色光沖霄,將楚風掀翻,烈焰覆蓋,各種火道精粹瘋狂擴張,洶涌開來。

  整座石爐激活,煉化楚風!

  一道又一道如同激光般的物質,從那石壁中激射而出,全都集中向楚風的身體。

  這讓他心頭一沉,這可不僅是八卦爐的特性,還有某種戾氣,某種不甘與憤怒的執念摻雜在當中,要毀掉他。

  “以血祭爐還不夠!”楚風嘆氣,第一時間以石罐護體,身體宛若縮小了,他盤坐罐口上,頭頂上方的蓋子沉浮,并未封上。

  他知道那是什么,昔日,此地來過太多的強者,都是歷史長河中的強大進化者,都是各族的精英,是一個時代的翹楚,可是都死了,被爐體煉化,他們的執念,他們的英靈多少留下一些痕跡,積淀在爐壁上,此時作亂。

  這就是他研究過地后要以血祭爐的原因,可是現在看來明顯還不夠。

  獻祭多少才夠呢?沒人能說的清,因為自古以來死在此地的各時代的天驕實在太多了。

  甚至,有些比入主在太上絕地的主人——火精一族還要久遠。

  在爐底有一些骨頭印記,至今都沒有徹底的消失干凈,留下了灰燼痕跡,甚至有留下人形骷髏痕跡的。

  當然,沒有真正的骨塊,只是他們熔煉后的烙印。

  即便如此,也足以驚天,這可是太上八卦爐,焚燒萬物,一般情況下來說這里沒有什么東西能夠存在。

  “我得硬抗,化解這些古代英靈留下的痕跡,瓦解執念,不然會很麻煩,不過這也算煅燒自我的真魂了,能熬下來就有好處!”

  最為重要的是,磨滅這里歷代天驕留下的痕跡后,他要激活此地的生機,不然八卦爐焚體,誰也扛不住。

  真正的八卦爐煉體,是要引動生之火!

  楚風在這里出手了,一邊暫時用輪回土護體,爭取融入此地,一邊牽引場域,想激活此爐養人的古老紋絡。

  可以說,在這石爐內,隨著時光流淌,這是一條萬死的道路,唯一的生機就是引出生之火,化作“養生地”。

  轟!

  突然,烈焰沸騰,閃電交織,一張巨大的面孔浮現,向著楚風撲去。

  這讓他倒吸一口冷氣,那是昔日的天驕,其惡意執念顯形,這個人當年得多么強大,多么的不甘?一個人的意識殘留物,就能如此,獨自存在,保留下這么久!

  嗡!

  神光震動,楚風手中出現金剛琢,如今算是三十三重天粗坯器,這極其有講究,被他用來化魔。

  “化魔,化鬼,化仙,化神,度化萬靈!”

  楚風輕叱,自從煉成此琢后,他曾認真查閱過一些古籍,關于三十三天器物自古以來太罕見了,曾有記載,這種粗胚極其神秘,有無邊的恐怖之處,可度化各族,更可度化魑魅魍魎,效果驚人。

  現在他想試一試,雖然還是粗胎,還有待成長,但威能不凡。

  “啊……”

  一聲慘叫,那張巨大面孔扭曲了,被金剛琢擊中后模糊下去,而后金剛琢發光,仿佛可以照耀諸天,像是未來的景象提前出現。

  那面孔消失,被三十三重天金剛琢度化,成為虛無,煙霞散去。

  轟隆!

  金剛琢轉動,周圍的一些執念,一些妖魔鬼怪全都驚叫,在灰飛煙滅。

  連楚風自身都倒吸冷氣,這金剛琢居然有如此妙用,實在太超凡了,他曾試探過,如果靠自身去度,可能要大費周章,甚至付出血的代價都不見得能竟全功,可是現在居然依靠一枚手環度化了許多英靈。

  所謂的三十三重天重器不是說說而已,傳言果然非虛。

  轟!

  在這個時候其中一面石壁紫氣浩蕩,如長江洶涌,似大河滔滔,若汪洋決堤,沖擊了過來。

  金剛琢被淹沒,被紫氣所環繞,要被煉化,要被禁錮,這八卦爐的火光自主反擊了。

  “嗯!?”最終,金剛琢沉浮,兩者共鳴,它沒有被熔化,越發的晶瑩剔透了,像是被某種物質所滋養,所熬煉,越發的道韻天成。

  “養兵之火?”楚風詫異,看來三十三重天粗胎兵器無論在哪里都得天眷,居然被這樣祭煉了。

  而他自身呢,還只能盤坐石罐口的上方,即便有輪回土環繞,也危機重重。

  “養人之火呢,應該激發出來!”楚風再次牽引場域,他要煉自身。

  隆隆!

  道火無邊,全都是秩序,全都是規則,各種光激射而出,一面又一面爐壁都激活了,各種光焰沸騰,并且出現了混沌閃電,在爐中劈擊。

  楚風毛骨悚然,將金剛琢召喚了過來,紫氣澎湃,抵住許多閃電,閃電交擊中,那晶瑩的手環散發秩序,越發的富有道之神韻。

  然而,下一刻,巨大的危機來了,爐底出現神秘紋絡,而后無盡的火光噴薄,各種光彩都有。

  轟的一聲,楚風被震落在地,石罐都翻騰了出去,他被震落出來。

  他一聲慘叫,這種痛太劇烈了,簡直要燒穿了魂光,最起碼他的肉身第一時間焚燒起來,形體干枯,連部分骨頭都斷裂了。

  這是何等火光?

  石爐震動,底部出現神秘符號,閃耀著,要毀掉一切生機。

  “死門大開,生機應該不遠了。生門相伴,斗轉星移,一瞬萬古,開啟!”楚風喝道。

  他拼盡力量,演繹場域,按照他的推演,這是最危險的時刻,同時機會也可能來了,那生之火就在不遠處。

  哧!

  混沌電弧劈過,楚風半邊身子都焦黑了,這還是從身邊擦過而已,沒有擊中他,若是沾身,他形神皆滅。

  此時實在太危險了!

  喀嚓!

  又是一道混沌電弧劈過,依舊沒有擦中,可是楚風半邊身子已經干枯,血肉幾乎不復存在,骨頭不成樣子。

  這是……要演化絕滅之地?他心中震動。

  不過,在他竭盡所能的推動下,讓地勢共振的過程中,另外半邊身子如沐春風,被一股生機包裹。

  這簡直是半邊天堂,半邊地獄,人在生死分割線上,實在太可怕了。

  他沒有再動,稍有差池,生之火消失的話,自身就死無葬身之地,這生之火是暫時勾動出來的。

  石罐在不遠處,輪回土也落地了,金剛琢則被紫霧淹沒,現在他只能依靠自己。

  “呵呵,聽到慘叫聲了嗎?那人多半死了,沒想到,竟是上好的祭品。”

  八卦爐上方,有人開口。

  那五名神秘的強者與其他人一樣,都看不到爐內的真實情況。

  因為,迷霧重重,火漿涌動,遮蔽了所有的真相,此時石爐復蘇,沒有人能看透天機真相。

  他們也只是聽到了楚風最后的慘叫聲。

  “可能還活著,這樣最好,活祭,這種極品祭品可不多,竟天生引動了道祖物質。”

  五人中一人開口,他們看到滿天的道祖物質浮現,向著爐中沒去。

  “該我們了,繼續獻祭。”

  一人微笑,解開乾坤袋,向爐中投放,有特別的金色骨塊,有某種絕世兇禽的翎羽,有奇異的銀色血液。

  那些都是不可想象的祭品,竟發出規則符文光束。

  “我怎么感覺他還活著!”有一人蹙眉。

  “哈哈,這不更好嗎,我們半路摘桃子,讓他以身祭爐,等里面的生之火出現了,我們再從容進去,將他擊殺。”

  “也對,便是世上最強的場域奇才,想要引動那些生之火,自己也要去掉大半條命,我們入爐,截取其成果,將之斬掉,這實在太太美妙了,我最喜歡這種收割他人勝利果實的收獲感,哈哈!”

  五人在密謀,暗中商量。

  不過,他們也同時在獻祭。

  “唔,幫你一把,不然你死在半途中怎么辦,爭取為我們鋪好路,我們馬上就來!”

  他們中有一人在微笑,那人若是死了也就罷了,若是活著,他們則會半路摘桃子,坐享造化果實。

  “差不多了,該進爐了,感謝此人啊,無論他是死還是活,都盡職盡責了。唔,我希望他活著,讓我們當面感謝一番,順便送他上路,嘿!”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