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393章 掃群雄
  沅族的準天尊的心都在滴血,家族中的幾個后起之秀,正處在黃金歲月,是最年輕朝氣蓬勃的神王,就這么被碾殺了?

  沒錯,那是碾壓,是抹殺!

  一枚通體雪白渾圓的金剛琢橫空,便將那幾人都收了,熔化成幾灘灰燼,下場極度凄慘!

  那是沅族的精英,是這一代中的翹楚,可是,在那個周正德手下卻連一招都沒有撐住,被金剛琢強勢鎮殺。

  沅族的準天尊眼前發黑,他輩分很高,背后偷襲那個神王級的場域天才,本身就已經很下作,結果卻是自身家族反被殺。

  這是典型的偷雞不成蝕把米!

  所有人都瞠目結舌,而后身體發冷,再一次重新評估場中那個年輕人的實力。

  沅族準天尊低吼,催動那磁髓法鐘,轟殺了過去,他眼睛猩紅,徹底豁出去了,今天如果不能將那周正德擊殺,他就會成為一個笑話。

  因為,早先時,他曾不止一次恫嚇,說要擊殺周正德,后來玄黃族一再庇護那年輕人,他才能沒有得手。

  而現在看來,那年輕人早先的沉默,沒有跟他們死磕,不是害怕,而是不屑,如同蟄伏的真龍,并不張揚,直到現在才強勢殺敵。

  沅族準天尊喝道:“莫兄,出手啊,他這么年輕,還容他以后血氣越發旺盛如海時去找你麻煩嗎?你我血氣再過一些年就要枯竭了。”

  他聯合莫家的準天尊,一同殺楚風,這是徹底不要臉了,兩個摸進天尊領域中的老古董,活了漫長歲月的名宿,要合在一起,共同出擊殺一位神王。

  事實上不用他多說,莫家的準天尊催動磁髓山,已經轟殺了過來,烏光流轉,這片天穹都化成了黑色,如同暴風驟雨襲來,烏云遮天。

  楚風冷哼,他不怎么在意,身為大神王,且經過種種熬煉,如今他還真不怕準天尊!

  轟!

  一瞬間,他周身晶瑩,璀璨如同神佛,在霞光綻放中,他周身像是黃金鑄成般燦爛,人王血氣暴涌,鋪天蓋地。

  這一刻,他舉手投足都如同仙佛,又如同戰魔,像是無可匹敵,帶動起漫天的元氣,跟著一起共鳴。

  此時,黃金血氣沖天,撕裂了烏光與黑暗,讓天地間的秩序跟著他共振,黃金神鏈交織在他的四周,如同鳳凰翎羽,撕裂虛空。

  當!

  鐘聲震耳,沅族準天尊的磁髓法鐘暴漲,如同遠古時代的神山復蘇,黑色的鐘體太龐大了,擠壓滿天地。

  現在鐘聲轟鳴,傳遍了整片禁地,也撼動了壯闊的山河,讓虛空中的規則排列出來,大道符號浮現。

  場域瑰寶——磁髓法鐘,它全面激活后,在調動山河之勢,要借助禁地中蘊藏著的場域符文,去擊殺楚風。

  轟!

  楚風沒有任何猶豫,張口噴吐出一片符文,如同九重仙焰焚燒,那是他一股精氣,催動那金剛琢,直接硬撼!

  天空中,各種秩序符文壓落,像是諸天星斗傾瀉,密密麻麻,覆蓋向金剛琢。

  可是,這一刻的金剛琢極盡超凡,雪白手環上日月浮現,星空點綴,黑洞旋轉,還有血色紋絡蔓延。

  它是由天血母金、星空母金以及楚風從地球昆侖帶來的可糅合天下所有母金的原始母金熔煉而成。

  現在,它具有所能融合的各種母金的特性,如同自那三十三重天外打來,宏大無邊的道音震耳欲聾,響徹禁地中。

  轟隆!

  各種場域符號,居然都被它擊散了,剖開阻擋,咚的一聲,撞向那磁髓法鐘。

  當當當……

  伴著懾人心魄的鐘鳴聲,那口烏光綻放大鐘在迅速暗淡,它所噴薄出的無盡符文都在被瓦解,都在被金剛琢撕開。

  沅族的準天尊倒吸寒氣,這太驚人了,他手中的磁髓法鐘是瑰寶中的瑰寶,天下難尋。

  可是現在,磁髓法鐘暗淡,各種大道符文竟被生生剖開?這若是被那金剛琢砸中本體,多半要碎掉!

  轟!

  關鍵時刻,莫家的老者救援,他祭出的烏黑的磁髓山轟砸過來,如同天地第一山從開天時代倒落下來,要壓塌世間一切物質。

  嗡!

  金剛琢轟鳴,劇烈旋轉,猛然撞向那磁髓山。

  在砰砰聲中,磁髓山在暗淡,各種場域符文都在被撕開,也要被撞擊了。

  “這……”無論是沅族,還是人王莫家,雙方都震撼,對方的手環也太逆天了,居然連克兩件磁髓瑰寶!

  須知,在平日,磁髓兵器專克金屬武器,動輒就能收走,磁光一轉,直接將五行中的金屬秘寶化成廢銅爛鐵。

  然而今日,對方的金剛琢太可怕了,要反過來克廢磁髓瑰寶。

  “殺!”

  兩位準天尊大喝,相當的不要臉,不在乎眾人的觀感,聯手出擊,各施展出最強的手段,轟殺前方的年輕人。

  他們怕磁髓瑰寶毀掉,急切的施展陰毒手段,祭出了魂血劍胎,只要沾到對手的血與魂,就能化掉對方的精神,成為行尸走肉。

  同時,他們又各自祭出黑色的大網,人皮畫卷等,都是注入海量靈魂澆鑄而成,極其的歹毒。

  這些都是禁術,被人所不齒,因為這些兵器在祭煉的過程中可謂傷天害理,極其的殘忍,需要扼殺動輒就是百萬以上的生靈,熬煉特殊的血與魂,這才能練成。

  這些都是靈魂武器,斬殺的是魂光!

  楚風眼中閃現寒光,而后綻放出刺目的黃金閃電,他雙臂劃動間,那種軌跡極其可怕,帶著玄奧的道之痕跡,像是在挾天地而行,能量太強盛了,讓虛空都在爆鳴,似乎要炸開了。

  轟!

  大爆炸響起,他施展出佛族大日如來拳,真的宛若一尊不朽的大佛降生,在世間降服魑魅魍魎,鎮壓一切的妖魔鬼怪。

  他徒手將那血色劍胎打的崩開了,直接震成數十塊血色碎片。

  沅族與莫家的準天尊臉色驟變,迅速躲避,就是他們自己也怕魂血劍胎碎片擊中,觸之的話,他們的魂光也同樣會被化掉。

  “祭萬邪,誅殺!”

  他們同時大喝。

  黑色的大網兜天,覆蓋了這片蒼宇,將楚風籠罩在下,還有一張人皮畫卷浮現,像是承載著億萬的靈魂,嗚嗚呼嘯著,向前撲殺。

  楚風周身的黃金血氣都被壓制的收縮,他的大日如來拳都暗淡了,像是一尊神圣大佛被黑暗與妖魔鬼怪包圍,要被吞噬了。

  畢竟是兩位準天尊,任何一人都能橫殺一片的神王。

  縱為大神王,面對施展出禁術與惡毒秘器的兩大準天尊也可能會吃大虧。

  然而,楚風的強勢超乎現象,在佛光暗淡時,他一聲低吼,口鼻間白霧彌漫,體內黃金血再次沸騰。

  他施展出自身的盜引呼吸法,并且催動真正的七寶妙術!

  如今的七寶妙術早已完整,而且楚風吸收了天地中最厲害的四種奇珍物質,如同輪回土、母金液池……

  土屬性、金屬性、水屬性、陰屬性的能量,共四種天地奇珍與七寶妙術融合,其威能暴漲到神鬼莫測之境。

  現在楚風祭出后,如同四柄劍胎共振,要誅真仙,要弒大佛,無堅不摧,四柄璀璨的光束沖起后,無物不破。

  那所謂的黑色大網,縱然是以無盡魂光澆鑄,集合了數百萬甚至上千萬進化者的怨氣與魂力等,可是現在也被斬破了。

  四柄劍胎橫空,斬殺一切,黑色大網被切開,導致那里魂光四濺,怨魂哀嚎,而后在哧哧聲中焚燒,化灰化劫塵。

  “啊……”

  沅族的老者心痛的手捂胸口,那是他的禁器,是他收集無數進化者的血魂熬煉成的寶貝,就這么被人徒手給斬破了?

  啵!

  另一邊,人皮畫卷也發出輕響,被七寶妙術化成的四柄劍胎刺穿,猛力一絞,人皮四分五裂,魂光潰散,哀嚎聲響徹四野,像是億萬元魂被釋放出來,接著又塵歸塵土歸土,在燦爛的七寶妙術下熔化,就此解脫。

  “啊……”

  莫家的老者慘叫,這是他的心頭肉,自身的歹毒秘寶竟被人徒手毀掉。

  “是七寶妙術,是亞仙族的鎮族篇章,古往今來十大妙術中排行第十,他居然掌握,而且,強到這等地步,不符合常理!”

  有人在驚嘆,聲音都發抖了。

  就是亞仙族恐怕也施展不出這種程度的七寶妙術,那種威能太過可怕。

  許多人都意識到,周正德一定收集道到了無法想象的天地奇珍物質,同七寶妙術對應的七種屬性完美契合,如此才能神威壓世。

  更遠處,天仙族的人也都呆住了,亞仙族與他們有密切關系,血緣極近,他們自然知道七寶妙術。

  “這種程度的妙術,如果再練下去,收集到另外三種天地奇珍物質,以后足以能同排在前三甲的時光術、混沌渡劫曲相媲美!”

  當聽到盛玉仙開口后,姜洛神震驚,神情愈發的異樣,盯著前方的周正德。

  轟隆!

  與此同時,天空中秘寶對決,也有了結果,金剛琢強勢無匹,將那磁髓法鐘與磁髓山都震的幾乎要龜裂,不斷顫抖,在空中翻滾,導致虛空都轟鳴,黑色的空間大裂縫不斷蔓延出去。

  砰!

  直到兩件磁髓瑰寶烏光暗淡,各種場域符號都被金剛琢給撞擊的熄滅,徹底消失后,它們墜落下來。

  “收!”

  楚風輕叱,金剛琢的環內頓時一片漆黑,化成黑洞,將兩件磁髓秘寶給套了進去,收入黑色空間中。

  莫家與沅族的人都驚叫,那可是少見的磁髓山體煉成的,舉世稀有的瑰寶,怎能有失?

  可是,他們想阻止已經晚了,被楚風徹底收走。

  這一次,楚風并不是想用金剛琢毀掉磁髓山,而是占為己有。

  “你……”

  兩族人驚怒,同時一陣恐懼與害怕。

  “殺!”

  這個時候,楚風怎么可能會猶豫,如黃金閃電化成的真龍,橫空而起,橫擊兩位準天尊。

  他一破再破,收走磁髓瑰寶,斬開禁器,真身殺到那兩人的近前。

  在激烈的碰撞中,在鮮血的綻放中,伴著噗的一聲輕響,沅族準天尊的左小臂被楚風生生扯掉了。

  沅族準天尊一聲悶哼,披頭散發,半邊身子都是血跡,他又羞又怒,有一種巨大的恥辱感。

  早先時,他一再展現沅族的威嚴,說要殺周正德,可是現在呢,他卻被人撕下一條手臂,遭受重創。

  “你什么你!”楚風喝道,七寶妙術一展,這次四道璀璨光束飛出,不是化成劍胎,而是束縛住了對方。

  他瞬息而至,揚手就是一巴掌,啪的一聲,響聲太清脆,將那禁錮在虛空中的沅族準天尊的半張臉膛打的扭曲,口中牙齒混著鮮血飛落出去很遠,整個人更是跌落塵埃中。

  “這……”后方的沅族,還有部分神王未遭劫,頓時眼睛都紅了,該族的名宿受辱,他們也臉上火辣辣,這是奇恥大辱。

  轟!

  同一時間,楚風同那莫家的準天尊對拳,僅數次過后,一記極其霸道的拳印,便轟穿了人王族莫家準天尊的胸膛,血光四濺。

  “殺,聯手啊!”

  無論是沅族還是莫家,那些活著的青年神王都忍受不住了,祭出一些大旗,祭出一些特殊的秘寶等。

  他們圍攻楚風,想幫助族中的名宿。

  可是,這根本不是一個數量級的,大神王級的楚風對他們而言,是不可匹敵的存在,金剛鐲旋轉,橫掃了出去。

  頓時,一片慘叫聲,數位神王當場就被砸的身體化成血霧,一團又一團。

  “鎮!”

  遠處,莫家的神秘少年,那個疑似古代大賢的高手出手了,祭出紫金則色的人王爐仿品時,自身也要動,欲轟殺楚風。

  “不,老祖,你身體有恙,不適合出手,快走,以后為我等報仇!”莫家的準天尊大喝。

  而后,他發瘋般向著楚風攻去。

  此時,楚風是無情的,冷酷的,在這里大開殺戒,金剛琢橫天,轟的一聲,同那紫金人王爐碰撞,擋住那件重寶。

  而他自身則是收割神王的性命,對兩位準天尊下死手。

  在噗噗聲中,沅族與莫家的兩位準天尊的肩頭都炸開了,雙臂丟失,并被楚風禁錮,生擒了過去。

  “就憑你們,也敢妄言要殺我?!”

  楚風寒聲道,在喀嚓聲中,他直接扭斷了兩位準天尊的脖子,讓他們身體痙攣,顫抖不止。

  兩人魂光還在,沒有掙脫出肉體,被楚風壓制在殘體內。

  楚風看向那神秘少年,要去擊殺他。

  這震撼了所有人!

  “老祖,動用秘術,快走啊!”人王族的莫家準天尊以魂光嚎叫道。

  “都是土雞瓦狗,也敢與我爭雄?!”楚風冷聲道。

  此時此刻,天仙族、道族的人都遠遠的看到了,都有些失神。

  而玄黃人王族也驚憾莫名,他們早已看出,也意識到,那個年輕人是一位人王,擁有人族中的最強血統,到底來自哪一王族?那種黃金血液太可怕了,超越尋常的人王血!

  尤其是玄黃人王族的銀發青年,此時心情相當的復雜,早先他酷酷的,態度不是很好,現在想來,這種人哪里需要他庇護。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