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392章 誰與相抗

第1392章 誰與相抗

  一吼之下,神王解體!

  楚風宛若亙古不滅的大佛大魔降臨,所向披靡!

  這可是十幾位神王,而且是來自人王家族,可是在他面前卻是這般的脆弱,猶若稻草人橫飛而起。

  最為關鍵的是,十幾位頂尖神王一個個紫血洶涌,神王能量激蕩,沖霄而上,融合在一起,如同天國在人間沉浮,足以秒殺同級者。可是,那無所不能、能夠碾壓同級天縱生靈的人王道場卻破敗了,像是窗戶紙般薄弱,被輕易地撕開。

  “人王,你也是人王!”有人大叫。

  莫家十幾位神王披頭散發,有人滿臉血污,聲音顫抖著,盯著楚風,竟有些難以置信。

  事實上,所有人都覺得過于不真實,那周正德居然渾身流淌黃金般的血液,順著毛孔,沿著發絲溢出濃郁的黃金光華,絢爛奪目,猶若立身在神宮中,主掌世間!

  他連發絲都化成黃金色澤,根根晶瑩,綻放出比驕陽還炫目的光彩,比之所謂的太陽神祇更神圣與威嚴。

  在他的眸子開闔間,黃金閃電飛出,犀利而迫人。

  所有這一切都是在這電光石火間發生的,讓人反應不過來,他實在太快了,而且他還在出擊中!

  楚風壓根就沒有駐足過,始終在無情的下死手。

  噗!

  隨著他凌空而起,向前撲殺,宛若一道璀璨的黃金閃電劃過,直接就將一位神王轟穿了,神血染紅禁地。

  “啊……”

  伴著慘叫,旁邊一位青年神王倒退,橫渡虛空,想要躲避過殺劫,可還是晚了。

  楚風滿頭濃密黃金發絲飄舞,宛若仙魔重生,衡勇無匹,舉手投足都帶著濃郁的刺目符文,都是秩序,讓這片天地都在顫栗,讓這片虛空都扭曲了,要爆開般。

  他鎖住了虛空,那位神王掙脫不了,像是被人禁錮在一幅畫卷中,成為畫中人。

  噗!

  楚風太快了,如同化虹,黃金光橫掃而過就到了近前,他雙手一扯,直接將那人撕為兩片,而后拋尸。

  這當真像是在撕開一張斑駁殘卷,那破爛畫卷中的人自然不復存在,下場慘烈。

  這幾乎是碾壓,沒有任何的道理,楚風摧枯拉朽,一路就這么直接橫推了過去。

  誰與相抗?

  一群神王,聯合在一起都被人擊破,人王道場崩開,他們在被擊殺!

  本為同代中人,可是楚風卻如同天君下凡,橫掃一群同代人,無所不能,具有壓倒性優勢。

  甚至,嚴格來說,楚風的年歲遠比他們小,這些人別看都具有年輕的外表,但真實年齡比這大許多。

  “鏘!”

  有人祭出紫金劍胎,極其耀眼,橫亙長空,宛若在域外宇宙最深處斬落下來的磨世之刃,代表著死亡。

  這一劍極其可怕,劍體不過巴掌長,但是它卻斬開虛空,劍氣千萬道,紫氣浩蕩,籠罩了天穹。

  這是莫家嫡系子弟,非常受寵,得自家族中名宿中的一把天劍,熔煉有母金,無堅不摧,猛烈祭出,劈殺向楚風。

  可是,人們看到了什么?

  楚風都沒有躲避,彈指擊劍,震動了虛空,讓這片禁地都轟鳴,山地都在隆隆作響,而后巖漿滔天。

  “這……”許多人感覺難以相信。

  那劍胎居然彎曲了,母金多的部分無損,可是母金稀薄的區域卻是龜裂,最終喀嚓一聲,紫色劍胎折斷。

  哧!

  與此同時,楚風張口,肺葉中蘊養的劍氣呼嘯而出,化成一道黃金長虹,長達數百丈,將那出劍的神王立劈,直接血濺長空,那人連哼都沒有哼出來,便死去了,魂光都被斬滅。

  “錚錚錚!”

  近在咫尺,其他神王無法逃遁的情況下都在拼死反擊,雪白如玉的量天尺橫空,轟砸過來,還有漫天星斗般的大網罩落,覆蓋向楚風,也有一盞古燈幽幽而閃爍,燈芯爆發刺目的火光,燒向楚風那里。

  生死一瞬間,所有人都不得不拼命。

  所有這些都是都是在一剎那間發生的事。

  楚風滿身金色光華,如同烈焰焚燒,而后又如龍卷風般卷動起來,呼嘯而起,將他包裹,他宛若立身在上蒼的終極人皇。

  在他的體外形成護體光幕,確切的說是他獨有的人王域化形而出,他立身在璀璨黃金光當中猶若萬法不侵,先天不敗。

  這些轟落過來的秘寶,全都被震飛出去。

  轟!

  并且,隨著他妙術出擊,雪白量天尺折斷了,大網被他張口吐出的劍光絞碎,而那古燈更是被他一拳轟爆,火光傾瀉,燒的附近的幾位神王慘叫,在虛空中翻滾,身體焦黑。

  楚風揮動拳印,漫天都是他的能量,像是帶動起來一片金色的汪洋,又像是挾一片宇宙星空而下,鎮殺四方敵。

  在噗噗聲中,又有三名神王被他格殺,三人被他擊穿身體,橫飛出去,魂光熄滅!

  “啊……”

  猶若一聲獸吼,震動這片禁地!

  莫家的準天尊怒極,恨極,眼睛通紅,可是,他哪怕心火欲焚九重天也無用,所有這一切都在剎那間發生,已經完成了。

  他雖然在喝斥,可是難以挽回那些生命。

  而他自然在見到情況不妙時就出手了,殺了過來。

  可惜,楚風太快,身為大神王,在面對這群“年輕的神王”時,所向無敵,簡直不像是同一個時代的人,他更像是古老的戰神,扼殺了一群無知懵懂的“少年”。

  他就是在莫家準天尊沒有殺到前,就干掉了這么多的神王!

  莫家的準天尊恨極,盡管他在第一時間就施展了八種妙術,轟殺楚風,可是那年輕的神王周正德速度太快了,在此過程中避開所有妙術之光,并又一次斬殺了莫家的青年神王。

  轟!

  莫家準天尊手中的磁髓山發威,覆蓋了這片天空,烏光傾瀉,宛若暴雨滂沱,要調動起整片山川的場域符文,滅殺楚風。

  并且,他自己也從天而降,如同域外大魔下凡,罡風浩蕩,秩序符文刺目之極,漫天都是,他轟向楚風。

  一聲冷哼,楚風并不懼怕,逆沖而起,就要迎著他轟殺過去。

  并且,他手中的金剛琢發光,震開漫天的場域符文,抵住了那件瑰寶——烏黑的磁髓山。

  不過,這一瞬間,可怕的危機浮現,另一股能量隔斷了兩人,強勢而霸道。

  莫家的神秘少年發難了!

  莫家那個疑似古代大賢的少年,看著唇紅齒白,極其俊美,早先很平和,而現在則雙眉倒豎,帶著無盡的殺意。

  他的眉心發光,這是屬于莫家的慧眼,爆發出無以倫比的恐怖氣息,像是滅世的詭異之光,要掃滅陽間一切。

  “不可,老祖你身體有恙,交給我就是了!”莫家的準天尊焦急的喊道。

  那少年有天大的來頭,是為了效仿傳說中的無上古法——三世身,想要再塑戰體,而今看似返老還童,重歸少年,可是風險太大了。

  那位大賢不適合動手,來這里就是為了借助不朽的太上爐,鍛鑄真我之身。

  不過,說什么都晚了,那少年的慧眼睜開后,眸光撕裂長空,猶若仙劍斬長天,橫壓了過來。

  這種攻勢,這種威能,若是放到戰場上,直接就可以殺的尸骨萬千,堆積成山,血流成河,極盡可怕。

  “管你是神王,還是老不死,都給我爬一邊去!”楚風喝吼。

  對方身體有古怪,竟在神王境,他有什么可怕的,眸子開闔間,金光迸發,那是火眼金睛運轉到極致所致。

  鏘鏘!

  在虛空中,兩人的眸光化成的秩序符號激烈碰撞,火星四濺。

  嗡!

  不過,這種撞擊沒有延續,那少年直接放出大殺器,一座紫金爐出現,并不大,拳頭高,可卻像是能夠熔煉整片宇宙星空,帶動著滔天之力,并傾瀉下漫天如同星斗般的大道符號,轟向楚風。

  這讓楚風變色,那紫金爐很可怕,居然要鎖住他的魂光,讓他動彈不得,極其危險。

  “那是莫家的人王爐?!”遠處,有人驚叫,震撼莫名。

  就是沅族的準天尊以及玄黃族的老者都瞳孔收縮,感覺心驚,真的是那件東西嗎?

  “不是,是人王爐的邊角料煉制的仿品!”終于,玄黃族的老者認出了。

  即便如此,所有人也都顫栗,同人王爐材質相仿的邊角料,依舊全部是母金,且是極其稀有的母金,并蘊含著特殊的大道紋理,熬煉成大殺器,誰與相抗?

  “他死定了!”伴生爐前,沅族的準天尊說道。

  所有人都心中一嘆,那是真正的究極器的仿品,材質可怕,絕對能轟殺一切的神王,準天尊等。

  然而,這一刻,楚風無懼!

  “去!”

  他一聲斷喝,渾身的人王血爆發,掙脫了某種無形的束縛,并且他抖手間,猛然砸出金剛琢。

  虛空中,雪白光華閃耀,那金剛琢像是能夠打穿諸天萬域,沉重無比,帶著無盡的能量撞擊向那紫金爐。

  當!

  最終,那爐子居然被金剛琢震退了出去!

  “怎么可能?!”許多人驚叫。

  那是什么手環,居然可將人王爐的仿制品震開?!

  楚風卻是暗自震驚,深刻感受到了那爐體的可怕,若非他的金剛琢太過超凡,換作其他兵器肯定先行粉碎了。

  如今,他的金剛琢已經被錘煉到了極其驚人的境地,可以稱之為終極器粗胎,號稱三十三重金剛琢。

  正是因為如此,它震退了那人王爐仿品。

  “老祖,不要出手了,交給我!”莫家的準天尊叫道,因為他知道,那位大賢長輩實在不宜動手。

  轟!

  他借助磁髓山之力,俯沖而下,并且手掌化成一片金色大山,拍擊向楚風。

  楚風冷哼,剛才本就要同他硬撼,結果被那神秘少年所阻與打斷,現在自然不會避退,再次迎了上去。

  噗!

  兩人碰撞間,莫家的準天尊自半空中橫移開身體,而后踉蹌倒退,他的手臂痙攣,滿是裂痕,血跡斑斑。

  咻!

  楚風像是一支自開天辟地時代射出混沌箭羽,太快了,主動發難,再次沖了過去,以金剛琢護體,擊開漫天的場域符文,而他自己則轟向莫家的準天尊。

  在接連的碰撞中,莫家的準天尊大口咳血,身體顫動,不斷倒退。

  “這不可能!”

  許多人都震驚了,一位神王震傷了準天尊?竟然可以力壓之!

  “他是大神王!”有人驚悚,暗自嘆道。

  這一刻,不要說此地的人,就是遠處不死山上的道族強者也都凜然,全都在眺望此地。

  而另一邊,天仙族的人也都愕然,盛玉仙目光燦燦,盯著此地。而來自小陰間的姜洛神更是眸綻神芒,看著楚風,似曾相識,看到了相似的氣韻,一樣的橫推對手,讓她深感意外,心頭悸動。

  轟!

  這時,一聲爆響,鐘聲如雷霆,在這里傾瀉,漫天都在綻放大道符號。

  沅族的準天尊暗中偷襲,不再維系伴生爐那里的祥和與寧靜,帶著該族的磁髓法鐘瑰寶,沖霄而起,自背后殺了過來,想要襲殺楚風。

  可是,楚風神覺太敏銳,直接就避開了。

  “既然送上門來,殺你們全部!”楚風寒聲道。

  同時間,他一抖手,金剛琢就又飛了出去,宛若化成了宇宙星空,手環內部演繹星海與黑洞,瘋狂吞噬。

  “啊……”

  沅族數位神王被從那伴生爐前吸了過去,沒入手環內部的星海黑洞間,直接化成灰燼,瞬間被殺個形神俱滅。

  沅族的準天尊又驚又怒,還有些膽寒,背后襲殺楚風,想給他致命一擊,結果卻是讓自己一族損失慘重。

  “老匹夫,你不是想殺我嗎,小爺一直等你過來呢,死吧!”楚風喝道。

  他向前俯沖,身體化成黃金閃電,同時橫擊兩大準天尊!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