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363章 驚動上蒼

第1363章 驚動上蒼

  鬼哭神嚎,飛沙走石,撕斷星河,魂河畔發生了不可思議之事,劇烈的碰撞,各種能量相互糾纏。

  一時間,蒙蒙霧靄彌漫而出,想要向著三方戰場擴散,透過那特殊的通道涌現出來。

  而此時戰場上很可怕,不少小世界被波及,正發生大爆炸,不斷的猛烈解體,這是一片人間慘劇。

  魂河盡頭,石碑發光,漫天黃沙飛舞,那都是曾經的神魂,但是卻化成了沙粒,積淀于此,而今在這片詭異之地呼嘯。

  大浪滔天,魂河內傳出刺耳的叫聲,有獸吼,也有厲鬼般哭泣,更有星球滾動,從那昏暗的天外墜落,都帶著血,墜落進魂河中。

  噗通!

  浪花更大了,清洗蒼穹,淹沒天空!

  這片地帶簡直讓人不敢想象,魂河哀嚎,天空墜下染血的星球,讓億萬里寬的魂河轟鳴,到處掀起驚世波濤。

  至于盡頭那里,鐘鼎齊鳴,那兩塊殘片共振,爆發出無以倫比的能量,要打穿古老的門戶。

  斑駁陳舊的門戶上,一片殷紅色,可怖的血在流淌!

  那血太妖異,而且有無邊的詭異氣息!

  這是門內滲出的血,有什么生物受傷了嗎?很難判別。

  血液在門上出現后,天地都妖邪了,可怖的氣息擴張,那血液居然……要熔煉母氣中的殘片!

  此時,后方,石碑轟鳴,無盡的黃沙溶化,成為一種特殊的神性粒子,又有部分化作道祖物質,鋪天蓋地,向著門戶砸去。

  一時間,那片地帶模糊了。

  并且,門戶那里,隱約間竟傳出一聲沉悶的聲響,像是門戶在開啟,又像是有猛獸復蘇,其喉嚨在動,有音節發出!

  此刻,外界一片狼藉,無比的可怕。

  絲絲縷縷的霧靄從能量通道中泄出后,導致不少秘境崩壞,血腥而殘酷,讓眾人全都膽寒與恐懼。

  唯一慶幸的是,早先楚風所在的小世界先行瓦解,兩位天尊形體撕裂,血濺厄土后,已經引發許多人膽寒,迅速逃離各個秘境所在的區域。

  不然的話,也不知道要有多少人慘死,多少進化者覆滅,要葬在炸開的秘境中。

  即便如此,此地亦形成毀滅颶風,相繼有二十三個小世界爆碎,一團又一團刺目的光綻放,宛若要焚燒陽間。

  爆炸中心有天尊嚎叫,激烈掙扎,留戀這個世間,奈何抵擋不住那種颶風,在快速的死亡。

  正是楚風所在秘境爆炸后,那兩個肉身瓦解的天尊,他們的魂光逃逸出部分,原本有希望活下來。

  可是現在,隨著這片區域的惡化,兩人都慘死了。

  到了后來,一點魂光都沒有剩下,焚燒成灰,當然還有大半魂光被牽引進能量通道中,化成兩顆光點,沒入魂河。

  “曹德!”

  六耳獼猴大叫,他確信,這個結拜兄弟完了,再也見不到,因為連兩位天尊都形神俱滅,一個大圣怎么能獨活?

  彌清、黎九霄等人也嘆息,在戰場認識曹德還沒多久,他身為第一山的弟子,竟然慘死在這里?

  “兄弟!”大黑牛、老驢、東北虎也大叫,眼睛通紅,這才重逢,難道他就又死去了嗎?

  此刻,他們都早已退到足夠遠處,避開了這場大劫。

  但凡離的過近的進化者,全部慘死了,不是魂光被吸走,飛向億萬里時空外的魂河,就是被小世界解體所碾爆。

  此時此刻,就是天尊也沒有辦法,不敢接近,誰過去誰死!

  “終有一天,我會回來!”

  這一刻,一道聲音響起,楚風在石罐中發出低語,他要離開了,趁亂駕馭石罐遠去,擺脫這片戰場。

  這句話是他早先自那石碑上聽到的。

  現在,他要去進化,希望迅速崛起,踏出自己的路。

  世間已經大變,他需要更強,才能在天地間立足,不然的話將來只能是可悲的蟻蟲,別說參與到亂世博弈中,有可能稍不留神就會被“天空中的巨龍”無意中落下的巨足而踏死。

  石罐橫空,并未收到魂河的牽引,相反將那絲絲縷縷溢出的霧靄全部震散,最后石罐離開前更是發光,將那條路震斷。

  它幾乎斬斷魂河與這片戰場的聯系。

  楚風凜然,此時石罐晶瑩,近乎透明,他能夠看到外面的一切,此灌竟有如此偉力?!

  至此,人們只能模糊地看到魂河盡頭的景象。

  “你們聽到了嗎?我剛才好像聽到了曹德的聲音!”

  “他說了什么?!”有人不相信。

  可是,的確有少數人格外的敏銳,覺得疑似聽到他的言語。

  “像是……終有一天,我會回來!他這是不甘心嗎?還要轉世回來!?”

  一些人驚疑不定,的確有人聽到,但是九成九的人都不信,一個大圣也敢大言不慚,還能再現世間!?

  這一刻陽間許多強者都趕到三方戰場外,遠遠的見證這場天禍,想評估這場大劫日后的持續后果。

  此際,最為遺憾的是少女曦,還沒有來得及與楚風相見,不曾與他密談,他就不見了。

  周曦很擔心,也很惶恐,無法淡定了,怕楚風真的死在那秘境的崩壞過程中,即便知道他有些后手,可還是一陣手腳冰涼。

  “楚風哥哥!”銀發小蘿莉也在暗中低語,滿臉的淚水,傷心欲絕。

  這一刻,她的姐姐映謫仙望著焚燒的秘境區域,一陣出神,被斬掉不久前的部分記憶,她有的只是現在的某種復雜情緒。

  “曹德,你死不足惜!可惜,羽尚一脈的印記呢?要從此斷絕。啊,大恨啊!”

  沅族有一批強者趕到,憤恨無比,許多人眸子開闔間,都綻放出冰森而可怕的光束,充滿了遺憾。

  “曹德,你還想回來,還想再現?也不看看你是誰!有什么資格。不過,我倒是真的希望你能復活,帶著印記回來!”

  沅家一位老者低吼道,握緊了拳頭,他滿頭發絲都枯黃了,這是一位大能,親臨現場,可惜來晚了。

  然而,像是回應他,居然真有聲音發出,震撼了所有人。

  “終有一天,我會回來!”

  不過,這不再是三方戰場上的聲音,而是魂河那里的殘缺石碑發出的神秘波動。

  讓所有人都在一瞬間像是受到了某種心靈沖擊,魂光都仿佛短暫凝固。

  沅族的人毛骨悚然!

  同曹德說的一樣?所有人都吃驚,而后發呆。

  轟!

  魂河那里,劇震不已,人們看到了最后的可怕場景。

  路即將徹底斷開,什么都模糊下去了。

  最后的關頭,那石碑上所有字符都發光,并且它拔地而起,向著魂河盡頭鎮壓了過去,神圣與恐怖交融,大爆發。

  無邊的道祖物質沸騰,淹沒門戶。

  此外,鐘鼎齊鳴,同時發光,將那門戶滲出的血蒸干,那妖異的血無法熔煉它們。

  轟!

  黃沙漫天,將魂河盡頭徹底覆蓋,石碑鎮壓而下,將那門戶哀鳴,血液濺起三千尺,詭異大霧極速擴張。

  石碑將那里鎮壓了嗎?

  而后,那片地帶,連那石碑以及鐘鼎殘片都不見了。

  許多人都想知道,那里究竟怎樣了。

  可是,那片地帶卻越發的模糊,連向外面的路在斷裂,一切都暗淡下去了,不可預測。

  不過,在這個時候,卻有怨魂長嚎,想要逃離魂河畔,掙脫出來,為人們帶出來幾許消息。

  “魂河盡頭那里沒有開啟,它們不曾回來,就已經如此,而我最后的一縷真靈也保不住了,要潰滅了嗎?”

  早先,那生有腐爛羽翼的生物,他居然沒有徹底絕滅,留下一絲真靈執念,依附在某件特殊的殘甲上。

  那塊殘甲發光,想要掙脫,逃離魂河畔。

  可是,現在,那塊殘甲焚燒,迅速成為灰燼,他也慘叫著,最后的一絲真靈執念也都潰散了,再也不可能出現。

  這一刻,陽間亦有人開口:“憑你也想血祭陽間大界,你錯以為這是小世界了,這可是當年的‘舊地’之一,你認錯了地方!”

  人們駭然,這是誰在說話。

  “你爺爺我在說話,汪!”一只大黑狗探出碩大的頭顱,也不知道它究竟在何地,投影于大地上。

  在它之畔,有一口殘鐘,上面有一位中年男子披頭散發,伏尸在上!

  它居然又顯化了,主要是因為魂河盡頭發生詭異魂力,讓那伏尸的殘鐘生出感應,共鳴起來,導致黑色巨獸亦跟著警覺。

  “我感應到了,那個人的鼎也在共鳴,我去找他,我相信,他一定還活著!”黑色巨獸低吼,投影消失,就此不見了。

  這一刻,人們意識到,魂河盡頭真正的大決戰并未發生,有的只是兵器殘片的共鳴與沖撞。

  那片詭異之地,始終都沒有真正開啟過。

  通過那生有腐爛羽翼的生物的最后執念發出的聲音可知,門戶后真正的東西始終都沒有出現過。

  現在,或許只是未來真正大爆發的預演!

  但是,今天魂河出現,那里擴張出的氣息太驚人了,而且鐘鼎齊鳴,還有最后時刻石碑鎮壓那片厄土,釋放出了可怕的信號。

  陽間各地都有異象出現。

  并且,還有更為可怕的事發生。

  天穹上,流轉出無以倫比的能量,而后裂開一道縫隙。

  有一張黃紙飄落而下,它焚燒著,一時間氣息太駭人了,竟導致域外的星海中有些星斗都跟著燃燒!

  “什么情況?!”

  “天啊,域外的星海,有些區域開始焚燒了,陽間今日一次又一次遇上大劫,真的要破滅了嗎?!”

  此刻,連天尊都在驚叫,簡直難以相信眼見所見到的事實。

  “這是何等的偉力?!”一位大能身體看起來無比的孱弱,顫顫巍巍,形體枯槁,他都有些站不穩了,滿臉驚駭之色,仰望蒼穹。

  “難道那是上蒼的力量,驚動了那里?!”有來自界外的使者低語,臉色煞白。

  黃紙焚燒,陽間天地間大道轟鳴!

  像是感受到了什么,完整的天地秩序復蘇,整片陽間大世界有磅礴能量震蕩。

  那只是一張寫滿字的黃紙,竟有如此威力,導致這樣的后果!

  它是點燃的,在下落的過程中,天穹四分五裂,伴著星星點點的血。

  唯一慶幸的是,它最后化成了灰燼。

  其中一部分灰燼飄落向戰場,堵住了魂河通向戰場的最后裂縫,將此地覆蓋!

  還有一部分灰燼,飄落向遠處,落向第一山。

  于此時刻,九號霍的抬頭!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