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1361章 吾為天帝
  “啊……”

  人間慘劇!

  在這片地帶,叫聲此起彼伏,無數的進化者在掙扎,血淋淋一片,斷肢殘骸,宛若地獄屠宰場,讓人不寒而栗。

  整片大地都被染紅了,各族的進化者,許多都是天才生物,現在卻死的很慘。

  就在這瞬息間,戰場上發生了很多事,魂河、母氣、猩紅的眸子等,都在初步浮現。

  可是最為嚴峻的情況無疑是那秘境的大爆炸,猶若整片陽間大世界都崩塌了,要毀滅世間萬靈。

  連陷落在當中的天尊都在四分五裂,可想而知當年秘境的層次有多么高,積淀了何等高階的能量。

  現在,附近的生物中別說普通進化者,就是神王都在陸續慘死,都在哀嚎。

  有通臂神猿,有金翅夜叉,有裂天銅雀,都是非常強大的種族,都能在最短的時間內飛天而去。

  可是,他們現在卻逃脫不了,只要距離過近,就都全部在墜落,滿身是血,凄慘無比。

  秘境解體,加上當中的兩位天尊在崩壞,徹底引爆小世界,億萬年積淀的高階能量都激活并爆出來了。

  各族的神王,有的斷掉半截身子,有的頭顱裂開,有的身體被虛空大裂縫吞噬,有的破破爛爛后化成一片血泥。

  這里慘不忍睹,當真是人間煉獄,死的生靈太多。

  當然,最為可怕的是,魂河的召喚,此時開始展現出它的詭異與不可預知的一面。

  但凡有靈魂的生物,只要在一定的范圍內,現在都無法掙脫,都沒有辦法控制自身,都在向著那里趕去。

  而那片地帶,還在大爆炸,這是血與魂的共焚,以及共祭!

  在血光中,在火光中,一些魂魄落入那特殊的通道中,奔赴魂河。

  一些神王很近,現在強行定住自己的身形,可是最終還是如同行尸走肉般,失去意識。

  “回來!”

  有天尊喝道,迅速出手。

  他站在足夠遠的地方,想要營救自己的后人。

  可是,當他禁錮那位神王的身體后,想要強行拉回來之際,卻撕裂了神王,只從魂河外的通道那里奪回來半片血淋淋的肉身。

  這樣慘烈的事情不止發生一起,當一些強者出手,爭奪自己家族的后人時,卻都不小心絞斷了他們軀體。

  “來吧,血祭此地,越多越好,越亂我的機會越大,終要重見天日!”

  地下深處,禁地曾經的老怪物之一,瞳孔血紅,眸子宛若要洞穿星空,焚燒著刺目的光輝,他在渴望。

  但是,這一刻,他也不由自主顫栗了,因為又一次發現了那件器物,萬物母氣流淌。

  當年,就是這件器物莫名從界外墜落下來,擊殺了該族的一位祖宗級的絕代強者,使之死不瞑目。

  而那時,他們正在與第一山對峙,爭鋒,第一山有神山轟入此地。

  那種關鍵時刻,流淌萬物母氣的一塊碎片跌落下來,讓該族的無上巨擘慘死,從而也加速了這片禁地的覆滅。

  “果然還在,你還在這里!”地宮深處,未知空間的恐怖生物低吼,既敬畏,又眼紅,想要得到。

  當然,這一刻,沅家的其他還活著的人也都心血沸騰,從上到下都知道關于那件器物的傳說。

  而現在他們居然在這里見到萬物母氣流轉,簡直要瘋狂了。

  “聯系老祖,請我族的退隱下去的九代老族長全部出關,無上秘器出現,就在這里!”

  沅家的人快發瘋了,這么危險的時刻,這么恐怖的大背景下,他們依舊在覬覦那件傳說中的古器。

  “焚香禱告,請始祖回歸,奪得此器,完善他自創的最強經文,從此真正的天上地下無敵,古今不敗!”

  三方戰場大亂,血流成河,也不知道死了多少人,也不知道瘋了多少人。

  來自天之上的使者一族,在吃驚的同時,也在覬覦那件流淌母氣的器物。

  正在這時,一股恢宏而磅礴的而又帶著妖邪的氣息出現,像是有什么生物復蘇,正在從古老的沉眠中覺醒。

  在那魂河前,在那岸邊無垠的沙粒下,有一個詭異的聲音發出,真有生靈蘇醒了,他說的話讓所有人都毛骨發寒。

  “鮮美的血液味道,這片世界都要擺上供桌……”

  要血祭一個世界?!

  那里是什么地方?一般的人不可能了解魂河!

  但是,現在人們卻聽懂了。

  那個地方,一旦要獻祭的話,就是以一界為單位,要獻上整片宇宙的生物,萬靈皆滅,血染宇宙星海,徹底全滅。

  “什么狗屎魂河,我兄弟呢,楚風兄弟,你在哪里,怎么樣了?!”

  在這紛亂的時刻,在各族進化者都恐懼的關頭,大黑牛的轉世身眼睛都紅了,在人群中嘶喊,在尋覓,盯著那正在崩毀的秘境。

  不過,現在這里太亂了,沒有人注意傾聽他在喊什么,整片戰場宛若世界末日來臨般。

  “楚風,如果你還能活著……”此刻,映謫仙也在開口,盯著戰場最前沿那里的秘境炸裂處。

  轟隆!

  魂河發光,浪濤拍岸,那無盡的沙粒下,有生物爬出來了。

  “魂之盡頭,所有一切都是無上的,可是,現在門戶還未開啟,那么就由我來主持今日的獻祭,許久都沒有享受一整片世界的血色盛宴,我感覺到了蓬勃的生命氣機,這一界很大,很繁盛,很好,獻祭開始吧。”

  魂河畔,真的有生物爬出來了,腐爛的羽翼拍動間,滔天的灰霧升騰而起,簡直要覆蓋諸天萬界。

  他并非人形生物,但是,三顆頭顱中,正中那顆卻是人形的。

  只是,灰霧太濃烈,人們看不到他真身的具體情況。

  嗡!

  隨著他的出現,萬物母氣激蕩,那塊碎片像是也激活了某種屬性,從那無秩序的亂地中俯沖而下。

  可它終究是只是一件殘器,甚至說,都不算是殘器,而只是一塊殘片。

  而且由于當年激戰太慘烈,它并未留下過多的器靈意志。

  只有那么一絲執念,只有那么一種本能,在驅動它!

  “吾為天帝,當鎮壓世間一切敵!”

  這時,一道喝聲響起,不過卻并非源于萬物母氣中,而是來自秘境大爆炸的中心。

  此時,石罐晶瑩剔透,近乎要透明了,楚風看到了外界的一切,人間慘絕,血流成河,大地都是猩紅色。

  他想到大黑狗與九號給他看到的畫面,以及羽尚給他的印記中所展現的驚世情景,想到那完整的母氣橫空時的姿態,他忍不住這樣喝吼。

  一剎那,其音經過石罐加持,竟以特殊漣漪方式擴散出去,傳的格外悠遠。

  這一刻,萬物母氣中包裹的殘片居然轟鳴,爆發出了刺目的光輝,它跟著共振起來,像是被徹底激活了。

  往昔崢嶸歲月,殺遍世間無敵的光芒,此時竟一下子再次浮現出來。

  那萬物母氣共鳴,而后山川萬物間,都有它的符文,都有它的氣息,都有眾生的禱告聲,無盡祭祀音連綿不絕。

  “吾為天帝,當鎮壓世間一切敵!”

  這一刻,一道模糊的聲音自那殘片中響起,真正震動了三方戰場,讓世間萬物都靜止了,讓魂河中的浪濤都蟄伏下去,不再有波瀾。

  轟!

  與此同時,那塊殘片在萬物母氣的包裹下,如同一顆彗星,橫空而過,這一刻照亮了整片陽間大地。

  它嗖的一聲,徹底沒入那條特殊的通道中,撞進由漣漪組成的能量輪回路中,徑直鎮壓到魂河畔。

  “誰?!”那個主持獻祭,要以一整片大界生靈為祭品的恐怖生物,這一刻毛骨悚然,因為他居然抵抗不了,被一股莫大的威壓震懾的渾身出血,遍體都是裂痕。

  “又是你!你們又殺回來了!?”剛復蘇的他,似乎還沒有明白狀況。

  噗!

  隨著那一聲“吾為天帝,當鎮壓世間一切敵”響起后,那殘片落下,轟在那從沙粒下蘇醒的生物的身上。

  一剎那而已,他的腐爛羽翼就炸開了,脊椎骨也崩碎,接著自身四裂,血液濺起三千丈高,整個人慘叫著,倒了下去。

  接著,他的魂光炸開了,即便是在魂河畔,都沒有能投入魂河中,他整個人解體,而后形神俱滅。

  不過,隨著萬物母氣流淌,重現此地,那魂河的盡頭卻也發生了變化,像是一對古老的門戶在緩緩的轉動,要被推開了!

  :。: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