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349章 橫掃千軍

第1349章 橫掃千軍

  他聽到了什么,一個少年圣者也敢囂張,大言不慚,讓他求饒叫爺爺?!

  沅陵,原本就憋屈的要死,被羽尚廢掉了天尊道行,現在連一個圣者都敢這么跟他說話,這真是找死!

  他被氣的顫抖,一口老血差點噴出去,嘴角有一縷殷紅,當然,其實主要還是被羽尚重創所致。

  “蟲子,你竟敢與我這般說話,今天要熬煉你的魂光萬次,你想死都不能!”

  沅陵開口,其聲音像是源自九幽地府,無比的冰寒刺骨,讓整片戰場上的人都不寒而栗。

  “廢什么話,你想怎么死,爬過來吧!”楚風說道,直接從入口那里走向秘境深處。

  沅陵真要嘔血了,他覺得,這個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對他這樣的人太缺乏敬畏之心了,直接殺了簡直太便宜。

  但是,到頭來他卻又強行克制,忍住了,因為這里是圣級秘境,理論上來說他不能入內,膽敢釋放真正的能量,會讓這片小世界解體,直接炸開。

  沅陵原本都伸出巴掌了,想直接扇這少年一個骨斷筋折,留其殘命,讓他茍延殘喘。

  但是,他又生生忍住,怕破壞此秘境,這導致他真要嘔血了,不能痛快的下手,還要憋著,簡直要出內傷。

  “你這殘廢天尊,錯,殘廢神王,都讓羽尚前輩給廢了,還來這里向我逞威風,不怕死就進來,小爺打不死你!”

  楚風叫板,那可真是肆無忌憚。

  外界,一群人目瞪口呆。

  有那么一刻,沅陵想毀掉這個小世界算了,不管不顧的下手。

  但是,他不敢那樣做,他來這里是為了得到羽尚一族的印記,而今在曹德身上,得活捉這個少年才行。

  “本座親手拿你,會將你置入九幽鬼燈中,去當燈芯,焚你真魂千百年!”

  沅陵真的進去了。

  “我警告你,小爺是大圣哦,在這片秘境中無敵。”

  楚風沒有直接動手,一副懶洋洋的樣子,并且是俯視的姿態,瞧不起沅陵。

  特么的……打死你!沅陵真是看不下去,有股立刻滅了他的沖動。

  再怎么說,他也曾為天尊,哪怕道行被廢掉了,跌落到神王境界,也不是誰都能輕慢的,大圣怎么了?領悟過天尊與神王境界的生靈,還真的害怕不成?!

  他現在不想多說了,他覺得跟這個拎不清的愚蠢大圣說話,實在是有失他的身份。

  不過,在這一刻,也不用他再暴躁了。

  因為,遠處有人喊道:“玄祖我們來了!”

  地平線盡頭,來了一群人,依舊有穿著母金的人,身份顯赫,是沅族的老古董,乃是天尊,而且不止一位!

  而在三位天尊的身后跟著一些年輕人,從圣者到神王都有!

  一道神虹直通秘境前,載著十幾位年輕人到了這里,進入小世界中。

  “嗯,你們是否帶了極限兵器?”沅陵問道。

  沅家的人趕到,讓他長出了一口氣,不然的話,這片戰場畢竟還有其他族的天尊,而他廢掉了,若是那些人奪印記,情況會很糟糕。

  外界,有些人的臉色變了,所謂極限兵器,是指出過大宇級強者的家族的前輩大賢以自身靈性所溫養過的兵器,這種東西最為可怕。

  因為,這些兵器在各自的領域中,將會被祭煉到極致。

  比如,一位大宇級的生靈,活著的時候,為了給家族多留一些底蘊,他可能就會這么做。

  他選擇各種稀有材料,煉制不同境界的兵器,從金身起步,到圣者,到神王,到大能等,應有盡有。

  這樣的兵器,想都不要想,都堪稱極限之器!

  因為,那是沾染過大宇級強者靈性的東西,等于賜予了這種兵器生命。

  即便是凡鐵,經過大宇級生物的溫養,都能通靈,更何況是稀有材料煉制的兵器。

  這樣的兵器,在同領域中,可殺大圣,可殺大神王,可殺大天尊!

  就是這么的霸道!

  不過,想一想也當如此,不然的話,大宇級生靈費盡心血動用靈性所溫養的兵器有什么意義呢?

  他們要留下的東西,自然都不是凡品,要超極限!

  “真不容易,族中的極限兵器,都成長到高層次領域中去了,只留下四把圣境的兵器,這是先祖意識到,也許進入某些特殊秘境時,需要壓制自身境界,會用到這種低境界的極限兵器,故意沒有再讓它們成長下去。”

  有一位年輕人笑道,好整以暇,他們是為屠大圣而來!

  這種圣境的極限兵器,也可以稱之為屠圣兵,有時也叫大圣兵,能夠跟大圣對應起來!

  十幾位年輕人算是沅家的絕對精銳,最起碼在該族的圣者領域中沒有人比他們更強了,都是該族精心培養的心血結晶。

  這種人手持屠圣兵,就是真正的大圣!

  現在,四件極限兵器在此,被他們一同駕馭,那就是四尊大圣,有準備而來。

  事實上,有些人自身就已經接近大圣了,身為沅家人,歷代怎么能沒有大圣呢?

  當然,這一代沒有大圣不是因為該族弱了,而是早已沖向了更高層次中,早年就早已有大神王了!

  只是,他們蟄伏,一般情況下不出世,陽間人不知!

  “呵呵,大圣?并非無解,曹德,你想歸順我們,還是選擇死?!”一位年輕人笑道,但最后語氣卻很沖了。

  外界,所有人都倒吸冷氣,從老輩人物口中得悉,極限兵器的來頭后,許多人的面色都變了。

  這種東西,哪里是一般家族所能擁有的,必然是出過大宇級的絕頂家族才能夠留下的底蘊,其他族想都不用想。

  楚風瞥了他們一眼,道:“你們也都過來叫爺爺,跟那被廢物天尊一起跪下來叩首吧。”

  “找死!”沅家的年輕人都沉下臉,多少年了,只要他們這一族出世,天地風云都要激蕩起來,全天下人都要忌憚,即便是該族的少年強者出世,都要引發陽間許多大族緊張,而現在有人竟這么輕蔑他們。

  尤其是,他們帶著極限兵器而來,專為殺大圣而至,對方竟然不怕,那么的有恃無恐。

  “屠大圣開始!”

  沅家的一群圣者喝道,信心爆棚,四柄極限兵器同時發光,就意味著四位大圣在此顯威,還怕一個曹德不成?

  最為重要的是,這里還有一個壓制境界進來的老祖,雖然道行被斬落到神王,但畢竟領悟過天尊層次的規則,想來即便自行封印到圣級,也能有手段制服大圣!

  “去,在出口哪里守著,若是有機會,看一看關鍵時刻能不能奪了那印記!”

  外界,使者一族的人低語,他們在密議,對那印記格外的上心,內心無比的激動。

  至于戰場上,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因為小世界中居然要發生大圣戰,而且等于是幾尊大圣聯手,將鎮殺曹德。

  “來,來,來,讓我看一看,你們這些破銅爛鐵有什么威力,不叫爺爺,就都給我去死!”

  楚風喝道,先一步進入秘境深處。

  轟!

  四件兵器發光,太盛烈了,如同四輪驕陽升起,極其的璀璨刺目。

  其中是一件是黃金鐘,在轟鳴,鐘波橫掃而出,簡直是摧枯拉朽,幾乎破壞了這片小世界,隨時讓秘境炸開,此地不穩固了!

  第二件兵器是一口紫色的劍胎,帶著魔性,繚繞著沖霄的符文,劍意無匹,橫行秘境,無物不破,許多山峰都斷了,許多瀑布都倒流,此劍斬殺向楚風。

  第三件兵器是一盞燈,很古樸,只是散發的燈芯火光有些綠油油,格外的瘆人,繚繞著九幽的氣息。

  這盞燈很可怕,鬼火翻卷,這種級別的能量能夠直接焚燒死圣者,能夠重創大圣,說它是可屠殺大圣的極限兵器絕對沒有夸張。

  第四件兵器是一柄黑色的大傘,遮蔽天空,覆蓋大地,要籠罩一切,長時間交鋒,能夠傷及大圣,甚至最后屠掉!

  大宇級生物以靈性溫養出來的兵器,顯現出了它們的可怕之處,當真是驚天地泣鬼神,理論上能夠傲視所在領域中的諸敵。

  四件兵器被激活,徹底復蘇,發出了可怕波動,震動了整片秘境,各種秩序符號交織。

  原本,在圣者這個層次內,在陽間是很難出現如此異象的,也難以形成這么多的秩序神鏈,可是現在,四件兵器不再這個限制內。

  “呵呵,屠大圣開始了,但會留下他的殘命,等著讓他獻出印記呢。”

  外界,有沅家的老古董開口,帶著滿意的笑容,他感受到了極限兵器復蘇后彌漫出的氣息。

  “嗯,我族兒郎都進去吧,準備在那片秘境中尋找造化,并將曹德拖出來。”另一位老古董開口。

  沅家剩余的大批年輕人直接進去了,人數不算少。

  這讓戰場上其他族,其他進化者都沉默,沅家太厲害,誰敢阻攔,他們這是擺明要去洗劫掉所有造化嗎?

  有些人心中哀嘆,天帝的后裔激活了祖上的生命印記,可惜只是曇花一現,不能真正去鎮殺沅族。

  此外,人們也有點懷疑了,難道當年的那位天帝真的發生了意外,他留下的那一縷母氣靈性不足,是不是在證明著這一切?!

  沅家的那一大群年輕人都進入了秘境中。

  而也正是在此時,許多人都聽到了驚天動地的碰撞聲,小秘境內,光束滔滔,那曹德硬撼四件極限兵器,展開了大對決。

  轟!

  秘境中,光焰滔滔,楚風掌心發光,有神矛浮現,以能量所化,投擲向半空中,當的一聲撞在那口黃金大鐘上。

  “鏘!”

  他眉心綻放神霞,催動七寶妙術,直接飛旋出三種屬性的能量,去硬撼那柄紫色的劍胎與黑色的天魔傘。

  同時,他舉拳直接轟向那盞鬼火幽幽的古燈。

  一場大戰爆發,所謂的屠大圣在進行中。

  “嗯,四件極限兵器都不行嗎,拿不下一尊大圣?!”外界,沅家的人不滿。

  可是,秘境內部,沅家的年輕人們都驚悚了,這曹德要逆天不成,以一敵四件極限兵器,等于在同時與四位大圣開戰,他居然能夠擋住。

  所謂的屠大圣實在太艱難了,在激烈的碰撞中,火星四濺,他居然敢徒手轟向極限兵器!

  剛進入秘境的那群年輕人則是傻眼,這是什么狀況?

  “死物而已,真當是四位活著的大圣啊,憑什么與我斗?你們都死吧!”

  楚風喝道。

  他竟然徒手捉住了那柄紫色劍胎,雙手演化磨盤,用力的碾壓,到最后發出喀嚓聲,那劍胎出現裂紋。

  “怎么可能?!”此時,連身在秘境中沅陵都發呆,那曹德讓極限兵器受損了,這絕對不是一般意義上大圣,這到底什么見鬼的怪物?!

  “真硬啊,不愧大宇級生靈溫養出的兵器,本身蘊含著莫名的靈性能量,哪怕是凡鐵也要成精!”楚風贊嘆道。

  然而,在他說話間,卻是喀嚓一聲,他最后竟折斷了紫色的劍胎,一件號稱能殺傷大圣的兵器就這么毀掉了。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留下紅印,險些出血。

  “懶得與你們再糾纏了,不僅你們有兵器,我也有,來,來,來,給我破!”

  楚風喝道,抖手間他祭出了金剛琢。

  轟!

  原本那鬼火幽幽的古燈鎮壓下來,要將楚風覆蓋在下方焚燒,可是現在,金剛琢一出,直接就將此燈打的爆碎。

  這還是他沒有催動金剛琢內部符文的結果,只是限制在這個秘境所能允許的極限領域中。

  但是,這金剛琢是什么,無上兵器的雛形,怎能抵擋,即便是所謂的極限兵器也不行!

  當!

  接下來,隨著金剛琢翻飛出去,天空中那口黃金大鐘也炸開了,被打成碎片。

  幾乎是同一時間,黑色的大傘也解體,被旋轉的金剛琢吞到內圈中,崩成碎塊,落在地上。

  “你……”

  一些年輕人大叫。

  “死!”

  楚風喝道,他催動金剛琢,它的內圈演繹成黑洞,瘋狂吞噬,那些催動四件極限兵器而出手的年輕人慘叫著,被吸了過去,還沒有進入那黑洞中就先行瓦解,而后化成血霧。

  至于那一大群在后面奉命進來準備洗劫造化的沅族年輕人也遭遇劫難。

  楚風催動金剛琢,使之放大,橫掃千軍,旋轉了過去,沒有人可以逃避開,被巨大的金剛琢打的全部綻放,留下一片血霧。

  “你……”

  沅陵親眼目睹了這一切,他低吼,俯沖過來,都忍不住要爆發了,他可不是圣者,他曾為天尊。

  楚風怕他突然爆發出接近天尊級的能量,毀掉小世界,所以他取出了石罐,迎向了此人。

  嗖的一聲,最終兩人接近時,楚風將自己與沅陵都收進石罐中,拉著敵人進入神秘空間內。

  “嗯?!”沅陵吃驚,這是什么罐子,他感覺古怪與妖異,他居然無法看透這個罐子。

  如今,石罐內部高足有十米了,空間足夠大,能容納兩人近身對決。

  此時,楚風還有什么可掩飾的,封閉罐口,展現大神王的實力,一巴掌就拍了過去,道:“叫爺爺!”

  沅陵怒吼,因為,他居然中招了,沒有躲避過去,直到這時,他才發現根本不用壓制境界了,不用擔心秘境炸開,因為對方居然是神王!

  怎么可能,怎么回事?他震驚與不解。

  同時,他挨了一巴掌,大神王一擊打的他的腦袋幾乎從脖子上斷掉,其頭顱轉了半圈,面部朝后了。

  “你……”他震怒,他曾為天尊,居然在這里被人幾乎扇飛頭顱?!

  “叫不叫?!”楚風冷笑,再次轟了過來。

  至于外界,已經如同炸窩了般。

  畢竟,沅家的年輕人都很強,堪稱一群可怕人物。可是,他們居然都在片刻間,被人橫掃千軍,只手遮天,全部都給滅了個干凈,屠大圣不成,極限兵器反而都崩了!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