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341章 上蒼
  天之上,并還不是所謂的上蒼,另有其地!

  所謂的上蒼,那是傳說,包含無盡的血與神話,超越一切,在使者一族的始祖看來,那個地方太過“玄”,以及無比的可怕。

  可惜,強如該族的始祖也進不去,他們只是負責鎮守一條路,目送真正可登天而去的人。

  “還有呢?”楚風不滿意,俯視著手中的金剛琢,在那內圈中,流光點點,禁錮著一道拇指長、不斷發抖的魂光。

  “上蒼,非一個文明史的最強者無法上去,去的人都經歷過異變。”

  “還有,上蒼很邪,有人說生機勃勃,也有人說一片枯寂,有的只是時光的塵埃,還有人說那里是詭異的源頭,更有人說那是地府的舊土盡頭,連輪回路都是從那里蔓延出來的,也有人說上蒼的一粒死塵飄落出來,都能開辟一方大界,遠比我們想象的神秘與瑰麗,或者也可以說可怖!”

  這個使者的魂光瑟瑟發抖,盡可能的多講述有價值的東西。

  楚風道:“這種破地方請我去都不愿意去!”

  他聽到了什么?又玄又危險,又不是什么好地方,怎么聽都是厄土,又多遠走多遠!

  然后,他就神色不善的盯上了使者,那些都是什么破地方,有什么價值?他根本就不滿意。

  使者愕然,而后一陣無力,但凡有志成為最強者的人誰不在意那傳說之地,莫不想上去!

  “這種消息毫無價值!”楚風說道,就要對他下死手。

  “等一等!”使者亡魂皆冒,他喊道:“但凡最強者莫不要去上蒼,因為我們所在的世界,所在的疆土,根本就沒有所謂的永恒,入眼都會潰散,存在的都終將會消散,始終在衰敗,在化作‘墟’。”

  楚風看著他,道:“那你告訴我,上蒼到底是什么地方,說那么多的‘有人說’,結果都是傳言,都不靠譜。”

  使者張了張嘴,他心弦繃緊,同時也很無奈,他的家族很強大,但是所知的確有限

  最終,他不得不直接明說,那是一條路,可以殺向上蒼,但是,古往今來他們族中從來就沒有人成功過。

  同時,他們能夠知道這些,也只是在那條路上見到過一些玉簡殘片,撿到一些破爛的人頭骨書。

  所有這一切都是死在那條路上的生靈的遺言,是他們的推演。

  楚風一陣無語,很想噴他一臉口水。

  “一群失敗者的話,你們也信?他們自己都沒上去!”

  使者聞言后,一陣尷尬,事實的確就是如此。

  “其實,可信程度還是很高的,那個級數的生靈,即便失敗了,死在路上,但是畢竟曾達到至強領域中,或許自身早已觸及到了什么,才能做出那樣的猜想。”使者解釋。

  “這樣的路有幾條?”楚風問道。

  “就一條,我們與幾族共同鎮守,偶爾能探尋與挖掘出一些天地奇珍,那里只有最強種族才能臨近,才能擁有。”

  這個使者嘚啵嘚,跟炒豆子似的,將一些了解的能說的都說了。

  楚風感嘆道:“鬧了半天你們都是拾荒者,都是撿破爛的,在挖一條斷了不知道多少文明史的舊路,開掘土層下的殘器與遺物等。”

  使者無言,還能說什么,嚴格意義上來說,的確就是如此!

  “有沒有秘咒,可以開啟那條路上的門戶?”楚風問道。

  這一次輪到使者想噴他一臉口水,想什么呢?難道他在想,念一句芝麻開門,上蒼開門,就能開啟那條斷路?!

  真想噴他一臉狗血,錯,神王血,使者有些昏頭,因為十分不忿,他們族的始祖都進不去,那么大的神通都徘徊在路上很多年,不得其路,不得其門。

  “上蒼的人怎么修行,靠什么進化,種子嗎?”楚風問道。

  他一直在猜測自己那三顆種子到底什么來歷,現在有點懷疑,這是不是從上蒼上墜落下來的?

  在他從羽尚天尊給予他的該族祖上傳下的印記中,他發現三顆種子來頭大的驚天,曾跟某口萬物母氣鼎共鳴,曾與青銅棺共振,又破碎虛空而去。

  那鼎也就罷了,應該是某位天帝的兵器,可是銅棺,卻疑似有三口,涉及到了不同時代的最強者!

  三顆種子居然也有這么久遠的歷史,貫穿了不知道多少個文明史。

  可是,它們只是種子,是植物系的,并非金屬,居然不腐,能夠長久遺存下來,從來都沒有壞掉。

  楚風對三顆種子抱有厚望,接下來,就要用到它們了,他必然要去探究它們的秘密。

  使者道:“那條斷路上,出土過一部殘缺的玉簡,當中提到過,用花粉進化很重要,在上蒼的體系中,這是非常重要的一條支路,其文明曾經極其璀璨!但是,似乎不知道什么原因,像是缺少了什么,漸漸沒落了。”

  楚風聽到后,抱著雙臂,沒有說話,浮想聯翩。

  旁邊,映謫仙、亞仙族的名宿聽到后,都一陣出神,這與她們從特殊渠道聽到的一鱗半爪出入很大。

  在她們所知道的情況中,天之上就算很可怕了,可是現在看來,似乎也和陽間相仿,離上蒼還遠。

  “還有什么特別的嗎,你們有在那條路上,看到過從上蒼墜落出的器物嗎?”楚風問道。

  他有所懷疑三顆種子,想要尋找答案。

  使者眼暈,暗自腹誹,真有這種東西,他們這一族早飛升上蒼了,還在尋覓與挖掘斷路作甚?

  不過,很快他想到一面石壁,每次在夕陽下,都會顯化出一片模糊的圖案,而且隱約間在動。

  “有,斷路上,有一個石崖,相傳是從上蒼墜落下來的,每當夕陽灑落,它都如同在流血,并浮現一口棺,像是渡船,要載著人在血色汪洋中遠行而去。”

  可是,沒有人能參悟透徹,真有人想探出魂光,進入石壁上的棺槨渡船中,最終自己都會化作一滴血。

  楚風聽到后目瞪口呆,這是什么妖邪的石壁,一具棺槨圖案都能如此?

  “很多年都沒人去那斷崖處了,不知道還在不在。”使者說道。

  在說這些話時,他的魂光猛然爆發刺目的神霞,一面鏡子自他的靈魂中掙脫出來,照射向楚風。

  他突然反擊,下了死手,不甘于自己縮小到拇指長,被囚禁在金剛琢的內圈中。

  這是該族的禁制,原本刻寫在靈魂深處,防止有人探索他們這一族的玄功等,結果他現在激活出來,進行殺敵。

  轟!

  這是大人物所留的禁制,演化為鏡子,照射出的光芒太盛烈了,正常來說,但凡其他族的魂光被照中后,都要如同冰雪般溶解,而后消失個干凈。

  該族的強者布置下的禁制,極其可怕。

  轟!

  楚風躲避的同時,揮動漫天的天劫,雷光無數,淹沒鏡光。

  同時,他催動金剛琢,它熠熠生輝,猛力收縮,使者的靈魂一聲慘叫,徹底的化成飛灰了,隨著他消失,那鏡子也瓦解,本就依附于他,使者自身都不在了,禁制自然也就不在了。

  叮的一聲,金剛琢發出清脆的顫音,如同玉石般晶瑩透亮,出現在楚風是手中,被他戴在手腕上。

  它雪白如玉,依舊如過去那般剔透與燦爛。

  它吸收了天血母金、星空母金,但是自身色彩不變,還如同羊脂玉般潔白。

  不過,在它的上面有了一些紋絡,那是最為神秘的大道痕跡,來自另外兩種母金,更有大部分紋絡來自母金液池!

  一塊凡鐵扔進母金液池中,都能蛻變成秘寶,更何況楚風的原始母金化成的金剛琢!

  整片世界都安靜了,兩個來自天之上的使者都死了,被楚風擊殺。

  亞仙族的老嫗發毛,這可是一位大神王,若是翻臉,絕對讓他們吃不了兜著走,難以活命。

  起初,她還寄托于映曉曉身上,覺得和這位大神王很熟。

  可是現在為何強烈不安,亞仙族的名宿感覺到了一股殺氣,極其濃烈,鎖定了她與映謫仙!

  這時,映謫仙終于動了,抬起頭來,看向楚風,并一步一步走了過來。

  她的確很美,豐姿絕世,白衣隨風飄舞間,整個人如同從那廣寒月宮中走出,不食人間煙火。

  “楚風!”她輕喚。

  明天接著努力。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