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326章 可怕的山河指引向女帝

第1326章 可怕的山河指引向女帝

  怪龍臉色驚變,有些發白,有些凝重,有些悚然。

  它為什么是這個表情,難道那個地方很可怖與妖邪嗎?

  楚風有些吃驚,龍大宇那張陰陽臉上的神色變換也太迅疾與異常了。

  他清楚的知道,那個地方應該跟女帝有關,在那只黑色巨獸口中,那個女子驚艷了時光,可謂風華絕代,同她有關的地方理應神圣祥和才對。

  “你確信這是一片地勢?而不是你自己拼接出來的?”怪龍盯著他,壓低聲音,很嚴肅與緊張地問道。

  楚風清楚,這頭怪龍的根腳很不凡,活了三世,對于古代的秘辛等了解很多,深知史前時代的各種軼聞與大秘。

  它如此鄭重,很不正常,看來反常必有妖!

  “你管呢,說吧,這是什么地方?”楚風故意不在意,就這么追問。

  怪龍沉聲道:“快說,你怎么知道的這山河圖,關系甚大,得說清楚,不然我不告訴你!”

  “在第一山的絕壁上看到的一副石刻圖。”楚風說道。

  “這就難怪了,或許也只有第一山那種地方才能記載有古代的各種真相!”龍大宇嘆氣道。

  “這地方很特殊,這片山河的一條邊角地帶就是史前妖皇殿的所在地,你知道那是誰嗎?妖皇啊,真正敢稱皇的存在,等同禁區的地點!”

  龍大宇強調,聲音有些放高,似乎很是驚嘆。

  接著,它又道:“這不是重點,你再看這邊,這塊區域,也是邊角地帶,是阿布金波古廟所在的可怕舊土,一般人誰敢接近?大恐怖之地!”

  楚風一下子聽出了門道,黑色巨獸給他的山河印記圖,似乎不是一個整體了,而今那些拆分出來的邊角料區域,就已經是當今陽間最可怕之地,不不次于禁區?

  這就有些嚇人了,那到底是怎樣的一片山河?

  “還有這里,你知道這個邊角地帶是什么神圣遺址嗎?我龍族曾經最為無上的源頭!但是被迫放棄了。”

  “什么?”楚風相當的震驚,這還涉及到了龍族。

  他迅速追問道:“是你這樣長翅膀的大蜥蜴龍族,還是線條瑰麗而優雅完美的真龍族?”

  龍大宇惱羞成怒,道:“你三大爺的,會說人話嗎?都是龍,怎么就成了蜥蜴與優雅完美的對立比較了?”

  “為人作龍要大氣,何必計較這些小細節!”楚風搪塞。

  怪龍咬牙切齒,很想給他一套組合霸龍拳,打他一個半身不遂,魂光有缺,白牙掉落出去半嘴。

  但它還是忍不住繼續說下去,這是所有形態的龍族的禁忌地,曾經是龍族的源頭!

  可是最后不知道為何慘烈無比,連始祖龍都死在那里,龍族絕代高手在不可考究的歲月中,前仆后繼,殺向那里,但也都是有進無出,染紅那片厄土。

  現在那里成為龍族的噩夢,血染的厄土,起源之地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再也無法靠近。

  楚風倒吸冷氣,龍族的起源地、絕滅葬地,這種轉變太驚人了。

  從而,再聯想到史前妖皇殿、阿布金波古廟、龍族厄土,這些都是不同方位的邊角區域,那片山河……太驚人,太恐怖!

  怪龍研究其他山河區域,尤其是主要部位,它都看著略有眼熟,但是一時間竟不能辨別出來。

  “奇怪,陽間出名的地方,我哪里有不認識的,其他區域還有那中央地怎么如此的古怪,這么的邪啊?”

  怪龍狐疑,有些不解。

  楚風聽到它的各種猜測與懷疑后,真是有點崩潰的感覺,黑色巨獸到底給了他怎樣的一片山河印記圖?

  邊角地帶就這么的駭人,邪門的離譜,中心地域到底是怎樣的所在?

  “在很久以前,我曾意外挖出過一個史前洞府,在那里發現一張爛掉的獸皮圖,曾提及陽間最富有傳說的凈土與厄土,當年可能相連在一起,后來才分割開來,就是這地方!”

  怪龍這般說道,心中轉過各種念頭,最后它看向楚風,道:“你想進這個地方,里面有什么?”

  它相當的好奇,相信姬大德無利不起早。

  楚風道:“里面有一個少女,國色天香,風姿絕世,古今第一,容貌無匹,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見識見識,將她從厄土中解救出來?英雄救美!”

  “你早晚會被人打死!”怪龍惡狠狠地說道,它很不爽姬大德這副姿態,什么事都敢說的出口。

  或許,與它心有相同的感受,在某一枯寂的宇宙中,大黑狗帶著殘鐘與那個中年男子的尸體一邊趕路一邊在自語。

  “那小子行不行,能找到女帝嗎,他那副德性,會不會沒深沒淺的,引發什么誤會,被打死在那里怎么辦!?”

  它嚴重懷疑,那個古怪的少年會不會不知道死活的跟女帝去搭訕,說話各種離譜,然后被一巴掌給拍沒了。

  “應該沒事吧,就沖他那張古怪的臉,或許可以保命。”它有點心虛,帶著非常不確信的語氣。

  它有點后悔了,應該好好教導一下那個小子才對,太匆匆,它都沒有來得及叮囑各種注意事項。

  ……

  “這些山頭都蘊含著特別的密碼,有特殊的訊息。”怪龍開口,指給楚風看。

  它告知,龍族的起源地、妖皇殿等都很特殊,它當年依據那張破爛的獸皮圖研究過相關的山川地勢,覺得那里藏著某些話語,用場域來書寫。

  怪龍道:“最終,這些地勢,這些話語,連起來或許指向一地,告訴后人一些真相與可怕的狀況。”

  楚風聞言,嚴肅點頭,這肯定是指引向女帝!

  他擅長研究場域,這些對他來說或許不是問題,能夠拼湊起來,很快搞清楚那些山川中蘊含的信息,得知真相。

  最后,楚風拍了拍怪龍的肩頭,道:“進秘境后,跟在大哥的身邊,保你得造化!”

  怪龍頓時臉色變了,咬牙道:“滾,盡替你背黑鍋了,好處從來沒有得到過,打死也不跟你一塊進去,跟你不同路,各走各的!”

  “龍咬大德恩,不識好人心!”楚風甩給他一個后腦勺,直接走了,馬上就要進秘境了,他也要準備一下。

  不久后,他找到了六耳獼猴他們,并且熱情的對彌清打招呼。

  “彌清妹妹,一會兒跟我走,保你造化加身,沖擊大圣領域指日可待。”楚風笑著說道。

  彌清清麗絕俗,很是青春靚麗,一身白衣將她襯托的愈發的脫俗,大眼有神,有很靈性,風姿出世。

  彌天渾身都是金毛,身為兄長立身在一邊,對楚風有些防備,總覺得他不靠譜,這算是當眾調戲她妹妹嗎?

  “咳!”

  老六耳獼猴一聲咳嗽,竟無聲無息的出現在大帳中,它身體有些佝僂,但是一身金光閃耀的皮毛依舊有璀璨光華,很是出眾,眼珠子金黃,炯炯有神。

  “你們都出去,我有話同曹德講。”老猴子渾身放絢爛金芒,對彌清等人示意,都出去,要單獨與楚風交談。

  很快,大帳中安靜了下來。

  楚風有點發毛,他可是聽猴子說過,這個祖上老家伙特別心黑,這該不會是看出什么了吧?

  “曹德啊,你覺得我對你怎樣?”老猴子笑瞇瞇。

  “很好,非常好,感謝前輩欲將彌清嫁給我!”楚風說話特別利索,都不帶想與眨眼睛的,迅速的說完。

  老猴子的面部表情頓時一僵,他當初確實有過那種念頭,但也只是順口向外說,其實他早就為彌清物色了道侶人選。

  尤其是現在他懷疑,曹德不見得真與第一山關系那么緊密。

  “你的確是九號前輩的弟子嗎?”

  “如假包換,若是假的,我還你一個姬大德!”楚風拍著胸部,張嘴就說。

  老猴子黑著臉,道:“別提那個德字輩,上一次在開荒角斗場居然恫嚇我的長孫彌鴻,更是威脅我族,不是善類!”

  “好,不提那個德字輩,我羞與他并立!”楚風道。

  “曹德,我怎么覺得你身上有各種古怪,不像是第一山的弟子,而且你仿佛被一層迷霧包裹著,讓我有些看不透,你同我說一說,你到底源自哪里?”

  老猴子笑瞇瞇,竟這般詢問。

  楚風的寒毛都快倒數起來了,這老猴子究竟發現了什么,看出了什么古怪,居然會這樣懷疑。

  “我就是我,沒什么秘密可言,曹德,第一山關門弟子,簡單而純粹!”他一口咬定,死不松口。

  “是嗎?”老猴子走來走去,還不時繞著楚風轉,最后更是來到他的身后。

  剎那間,楚風通體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因為他用精神眼眸看到,老猴子在他的背后,舉起了一只手,險些就要抓落下來,要拿下他!

  我去,這老六耳獼猴竟然想向他下黑手了?老猴子肯定發現了一些秘密,現在忍不住了。

  但是,老猴子也很擔心,畢竟楚風同第一山還是有關系的。

  這老猴子的心可真黑啊,彼此相識都這么熟了,居然還想對他下黑手,這老家伙!楚風暗自警惕著,防備著。

  不過,最后老猴子沒有輕舉妄動,擺了擺手,送楚風離開大帳。

  楚風再也不想跟他單獨相處了,這老黑貨不好獨對。

  同時,他下定決心,取完造化就跑路,不然太危險了。

  可想而知,連老猴子都在琢磨,都想下黑手,其他人估計也沒少動歪心思。

  的確,他身上的秘密不少!

  時間到了,三方戰場的秘境開啟,經過磋商后,各方的一些精英弟子都將開赴過去。

  因為楚風有特別的權利,可以優先第一個進入某些秘境,所以他走在最前面。

  “楚風……真是你嗎,不會有錯誤吧,好久不見!”

  遠處,少女曦遠遠的看到了他背影,今天,她趕過來了,要與楚風見面,此時她的臉上略帶喜悅的淚痕。

  雖然知曉與洞徹他的身份了,但她還是有點擔心,怕有意外,怕并不是他,現在要揭開謎底了!

  “是你嗎,姐夫,不,楚風,我想和你見面,我要同你暢談!”

  遠方,一個銀發少女也在自語,以魂光低語,正是當年的銀發小蘿莉映曉曉,她的兄長映無敵有所感應,頓時臉色微黑。

  在他們的旁邊,則是映謫仙。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