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323章 神話出山大一統

第1323章 神話出山大一統

  南部瞻州的霸主被擊殺,血雨滂沱,天地異象震驚陽間,這實在可怕,連三方戰場上都墜落下成片的神魔尸骸,景象恐怖。

  許多人都感覺末日來臨,猶若天塌地陷,有些家族,有些大教投身在瞻州陣營,完全綁在這輛戰車上了,可是現在,卻是這樣一個結局,怎能讓他們不怕?

  “師祖!”

  有一位老者大叫,披頭散發,撕心裂肺,沖上了高空,迎著血雨,看著滿天墜落的神魔尸體,徹底發瘋了。

  他是南部瞻州霸主的一位親徒孫,稱得上嫡系傳人,結果今天卻見證了自家一脈的敗亡。

  沒有人比他更清楚,瞻州那位的來頭有多么大,實力多么的高深莫測,實在是天縱神武的生靈。

  可是現在卻死了,而且就死在了瞻州,都沒有來戰場上,怎能這樣?

  “啊……不!”

  還有些許多人在大叫,都是一些老嫗、老頭子,不知道活了多少個時代了,全都是一方名宿高手。

  他們的家族跟瞻州綁定了,現在卻一敗涂地,連那位霸主自己都死了,可謂大勢已去。

  有些人內心惶恐,因為,他們隱約間感受到自己家族中的老祖跟著戰死了,因為就結廬于那位霸主的閉關地不遠處。

  這樣做,一是以示尊敬,二是表忠心,為其護法。

  果然,瞬間而已,有傳送場域爆發刺目的光束,各種消息自天下各地傳來,一時間瞻州陣營亂了。

  “五祖殞落,被人一指擊破頭顱,形神俱滅,天啊,族中最強的老祖竟然逝去了?!”

  “玄海老祖坐化了,被人以精神場域覆蓋,連站都沒有站起來就無聲無息的死在瞻州那片密土中?”

  各族的進化者瘋狂了,從南部瞻州傳來的消息實在駭人聽聞,讓他們震驚,自家族中的底蘊,頂尖老祖居然相繼死去。

  南部瞻州到底發生了什么?霸主慘死,連那個大家族的老祖也都跟著斃命,有些過于可怕。

  消息傳來后,震動了三方戰場,讓另外兩大陣營的人都瞠目結舌,感覺不可思議。

  他們在嚴重懷疑,難道是自己所在陣營的霸主出手了,發動襲擊,直接轟滅了南部瞻州的那位霸主?

  消息滿天飛,可謂人心惶惶。

  當然,也有一些人比較鎮定,這是那些走上戰場純粹是為了立戰功換取花粉、經文的大量散修。

  他們對誰最終統馭陽間后成為終極進化者不是很在意,并沒有什么歸屬感。

  真正在擔心的是那些押寶在瞻州霸主身上的大家族!

  “不可能,師叔祖也跟著死了,天要亡我們這一系嗎?”有一位老天尊怒吼,正是南部瞻州霸主的徒孫。

  他所透出來的這則消息讓人驚悚,他的師叔祖是誰?論輩分算的話,意味著是那位霸主的親師弟。

  南部瞻州霸主還有親師弟?這簡直讓人覺得瘋狂,這必然是和其一個級數的存在,正常來說師兄弟聯手,簡直能直接硬撼賀州與雍州兩大霸主的聯手之力。

  誰都沒有想到,南部瞻州的水這么深,實力底蘊如此恐怖。

  可是,現在他們敗了,而且都讓人格殺了,這就顯得極其不正常了,而且無比的嚇人,讓人覺得發瘆。

  “天啊,南部瞻州等于有兩大霸主,結果都在一日間死亡了?”

  三方戰場上引發風暴,所有人都震撼莫名。

  難怪早先時異象驚世,讓人覺察到似乎有兩位霸主先后殞落,這竟然不是錯覺,而是真實的。

  只不過早先時人們認為,可能是兩大霸主交手后同歸于盡了,怎能料到,竟是瞻州敗了個徹底。

  三方戰場,瞻州陣營中,一群人如同末日來臨,渾身冰冷,各種哀嚎聲、慟哭聲響徹天地。

  有人意識到,自己的家族完蛋了,尤其是跟南部瞻州霸主這輛戰車捆綁緊密的家族,全都臉色煞白。

  因為,從瞻州傳來的消息看,那里正在被清洗,但凡參與過深的勢力都有可能會被血洗個干凈。

  同時,人們第一時間猜測到,一定是西部賀州與東部雍州的兩大霸主聯手了,不然的話何以如此?

  不然的話,南部瞻州陣營的師兄弟二人共掌大局足以嚇死人,想必雍州與賀州的兩大強者得到消息,暗中聯合起來,先一步發難了。

  有人扼腕長嘆,南部瞻州原本是一手好棋,底子太深厚了,結果消息可能泄露,卻成為了取死之道。

  “恒族在南部瞻州,這可是號稱陽間數一數二的家族,他們怎樣了,沒有支援師祖嗎?”

  有人小聲道。

  恒族實力太強了,與佛族、姬族、道族、黎族號稱陽間最強五族,而隱約間更有第一族之勢。

  甚至,有人懷疑,恒族中有莫名時代的老家伙活著,實力深不可測,真要去爭的話,不見得弱于瞻州那位霸主。

  “沒有消息傳來,料想也是兇多吉少,拼了,我們去賀州還有雍州陣營殺人,為老祖保報仇!”

  有老者怒吼,即便大勢已去,但是他們依舊想復仇,現在紅了眼睛。

  轟!

  就在這時,不要說三方戰場了,就是陽間都在劇震,這是大道的和鳴,是諸天的共顫栗。

  所有人都駭然,不禁抬頭觀望,那是什么?

  在南部方向,出現一盞燈浮現,起初朦朧,如同自那蒙昧時代穿越而來,出現在這一世,到了天地盡頭。

  那盞燈的出現,蒸干了天地間的滂沱血雨,也讓那成片墜落的神魔尸骸消失了,它越發的絢爛,最后如同一輪大日照耀。

  輪回燈!

  一盞古燈,屬于南部瞻州那位霸主的的兵器,據悉其實是大道的三大部分之一,自大道分解出去后,化形成輪回燈。

  現在,它出現了,這是要做什么,鎮壓當世嗎?

  那位霸州都死去了,連這盞等都沒有來得及祭出來,可想而知,戰斗多么的突然與倉促,結束的很迅速。

  這盞燈越來越大,并且極盡絢爛,簡直要覆蓋了整片南部區域,與天齊高,隱約間,似乎背后連著一條古路。

  轟!

  突然,一支混沌锏出現了,從東部區域飛來,降臨而下,直接對接在輪回燈上,讓它縮小,不斷扭曲。

  到了后來,那片區域宛若炸開了,大道之光浮現,如同億萬縷瀑布垂落,淹沒那里。

  兩件兵器在融合,在歸一!

  “該死的,是雍州陣營的人出手,殺了霸主!”有天尊怒吼,眼睛猩紅。

  因為,雍州霸主的兵器就是這混沌锏!

  有傳言稱,當輪回燈、萬劫鏡、混沌锏融合歸一時,就是持有者成就終極進化者之際,誕生出蓋世無敵的生靈。

  那時,諸天大道和鳴,萬道歸一,莫有匹敵者。

  現在,有人在走這條路,已經成功了一半,將那輪回燈給吞噬了,正在吸收。

  轟隆!

  最終,那輪回燈消失了,沒入混沌锏,但那混沌锏也因此而發生變化,通體都在發光,如同一盞燈在燃燒。

  “殺,我們拼了,為族中的兄弟姐妹報仇!”

  有人喝喊,沖向雍州方向。

  同時,也有人大喊道:“賀州的人也不是好東西,若非他們兩家聯手,祖師怎么可能會死,也去他們那里殺一通,能拼掉一個是一個!”

  三方戰場上亂了。

  而十尾天狐的帳中洞府內,楚風目瞪口呆,這一晚發生了太多的事,一位霸主死掉了,疑似雍州陣營的霸主得到了最大的好處。

  “呵,你想逃嗎,我將你交出去的話,我想外面的那些人會很開心。”

  十尾天狐蘇仙笑吟吟,沒有起身,在那里瞥了楚風一眼。

  這時,外面有強者怒吼聲,有神王在橫空,有天尊在沖霄,全都殺出去了,可謂大亂,非常危險。

  楚風果斷就要遁地而去,想利用場域的手段離開,但是,第一次嘗試居然失敗了,這里有非凡的布置。

  “咱改天再一起沐浴可好,我要離去了。”楚風調侃。

  “你還是留下吧,慢慢講我家祖上的事。”十尾天狐蘇仙大眼靈動,雖然帶著笑,但卻也在威脅。

  她想知道楚風是否真的認識石狐天尊蘇燦,想了解究竟。

  “下次吧,我現在真的該走了。”楚風果斷起身,躍出木桶,帶起水花。

  “你恐怕走不了。”十尾天狐瞇縫起美目,進行威脅。

  “我真能走!”楚風答道,這一次他果斷祭出一個……人!

  他幾乎都將羽尚天尊給遺忘了,遭遇覓食者,遇上那只黑色巨獸,各種混亂與緊張。

  楚風曾怕覓食者殺掉羽尚,將其送進石罐中,直到這一刻才想起,才給放出來。

  “前輩,我們趕緊走,三方戰場大亂了!”楚風說道。

  蘇仙目瞪口呆,任她手段高超,底牌很多,可是也惹不起隨身帶著一個老爺子的怪物啊,只能干瞪眼。

  羽尚天尊一陣迷糊,他在石罐中呆了很長時間后才蘇醒,數次想自己出去,結果都失敗了,直到楚風放他出來才重見天光。

  “嗖!”

  有天尊帶著,楚風他們的速度太快了,第一時間消失在夜空中。

  “你,等著瞧!”蘇仙氣惱,在后面站起,露出雪白而朦朧的無暇肌體,盯著帳篷上被撞出來的大洞。

  “賀州所有人退后,不得開戰!”這時,有蒼老的聲音響徹戰場,提醒賀州的進化者不要去廝殺。

  并且,有大片朦朧的光籠罩了賀州陣營方向。

  “南部瞻州那兩位道友的殞落與我賀州修士無關。”這時,那蒼老的聲音再次響起。

  一時間,人們震驚了,瞻州的師兄弟難道不是被賀州與雍州的兩大霸主聯手所殺?

  很快,人們意識到,所有這些事都似乎是雍州霸主一個人干的?

  這時,羽尚帶著楚風回來了,出現在雍州陣營方向,一片朦朧的光從天際盡頭傾瀉而下,那是一支混沌锏,覆蓋此地。

  “是我殺了那兩人!”

  有人開口,震動了天上地下。

  楚風吃驚,抬頭仰望,見到那朦朧的混沌锏后方,仿佛有一個頂天立地的雄偉男子,正在極盡遙遠處俯視此地。

  “那是誰?”所有人都吃驚,他就是雍州霸主嗎?

  可是,有些人見過雍州霸主,現在卻不認識此人,深感愕然。

  很快,楚風發現了一個人的異常,那是青音仙子,她竟然情緒波動極其劇烈,美眸泛出異彩,站在遠處,輕聲自語道:“神話中的神話,我就知道,你會踏出那一步,今世出山,氣吞山河!”

  一剎那,楚風覺得有些不舒服,有點扎心啊。

  接著去寫第二章。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