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322章 終極者的誓言

第1322章 終極者的誓言

  楚風沒羞沒臊,在碩大的浴桶中和人自吹是天帝,說是從那上蒼而來,降臨在人間界。

  對面,在那個千嬌百媚、氣質宛若狐貍精般的女子的眸子深處中有精芒一閃而過,她也是服氣這個家伙了,都這種關頭了,竟然還敢胡說八道。

  她沒有驚措,也沒有羞澀,而是不慌不亂,且相當慵懶地靠在了浴桶精致的靠壁上,在那里一副風情萬種的樣子。

  她的長相無話可說,無可挑剔,巴掌大的小臉雪白細嫩,精致到沒有一點瑕疵,大眼睛水汪汪,帶著靈性。

  其身體曲線動人,如同一條美女蛇,婀娜起伏,不過無論是雪白的豐盈還是小蠻腰以及修長的雙腿,都被十條無暇的白色狐尾所遮蓋了,只能隱約間見到朦朧的妙體輪廓。

  即便如此,也是動人心旌,讓人浮想聯翩,這是一位絕代妖嬈,是一個典型的十尾天狐,只在傳說中出現過,如今舉世難找第二只。

  因為,九尾天狐已經算是狐族的天縱人物了,其天賦罕見,古來少的可憐。

  而這個女子居然是十尾天狐,晶瑩的肌體在雪白的狐尾掩映下有種說不出的魅力,不愧是狐族,魅惑天生。

  “你是曹德曹天帝吧?”

  這個女子懶散地開口,其聲音帶著性感的磁性,很柔和的傳來,一點也沒有發怒的意味。

  楚風聽到后,哪怕皮糙肉厚,臉堅如他,也不禁老臉通紅,這都被人認出來了?

  即便他早先在臉上抹了一把,而且披頭散發,遮著面孔,可現在看來其實早已被人認出真身。

  這可著實難為情,原本他就是戰場上的名人,睜著眼睛說瞎話,尤其是在一個女子的浴桶中和人家說自己是天帝,卻被揭露,實在是讓人無地自容。

  當然,那是一般人才會覺得羞愧,感覺要找個地方扎下去。

  可楚風不是一般人,臉皮賊厚,所以瞬間的面皮抽動后,他就又一副泰然自若的樣子了。

  “深夜冒昧打擾,還請恕罪,真是唐突了。”

  看著他一本正經,雙手合什,在那里說對不住的樣子,哪怕妖嬈狡猾如十尾天狐也差點忍不住,真想直接給他一巴掌,用十條狐尾甩他一個滿臉開花!

  有打擾到人家浴桶中的嗎?!

  若是一般的女子早就尖叫了,早已大喊抓奸徒,驚動整片連營,讓許多人都要聞風而動,追殺色狼。

  她鎮定而從容,但不代表真不計較,只是她現在引而不發而已,心中在轉著某些念頭。

  十尾天狐淺淺一笑,那當真是讓整座帳中洞府都明亮起來,稱得上一笑傾人國,太燦爛與魅惑了。

  她藕臂雪白,晶瑩如羊脂美玉,探出水面,攏了攏自己濕漉漉的秀發,紅唇鮮艷而潤澤,貝齒晶瑩。

  可是一剎那,楚風卻寒毛倒豎,他又一次領教到了一種難以抵擋的精神場域,不知不覺間就覆蓋了過來。

  他可以確定,換成其他任何一個同代者多半都要著道,因為這種精神能量太可怕了,無孔不入,全面入侵全身,都在無覺間完成。

  但是,他是大圣,號稱神話中的神話!

  所以,楚風提前警覺到了,感應到了危險。

  但是,他依舊很“配合”,裝作精神略微恍惚的樣子,想看一看對方能如何,有多厲害。

  “你真是第一山的弟子嗎?”十尾天狐輕啟紅唇,這般詢問。

  這個狐貍精精明狡猾,通過第一山那里的對話,以及一些蛛絲馬跡,在懷疑楚風同第一山的關系可能并不那么密切與真實。

  “是!”楚風作出精神略微不振的表情,但是卻很堅定回應的樣子。

  他有些心驚,這位天狐族的傳人未免太強了,因為他發現了一則可怕的事實,對方的進化層次居然只是在金身層次,可是其精神場域卻影響到了他!

  楚風可以肯定,若非他是大圣,其精神一定被徹底操控了,對方說什么他就回應什么,不能抵抗。

  這怎么可能?從來沒有聽說過金身領域的進化者可以操控大圣!

  霎時間,楚風想到了一種可能,幾乎驚出一身冷汗。

  這女子可能逆天了,取得了傳說中的道果!

  她早已成圣,但最終自我磨練,淬煉真我,生生將境界又熬煉到了金身領域,號稱史上最強的修行過程。

  在進化史上有這樣的人,但是真的不多,數的過來。

  這種修行,有種說法,猶若佛陀肉身在人間行走!

  這是生生的壓榨,重塑真我,將圣人熬煉到金身,這是何其艱難的事?

  這個天狐族族的女子做到了,已經提前邁出這一步,走到這個古來罕見的地步,這樣的成就太驚世!

  若是被人知道,絕對要載入史書中。

  “晚間,雍州陣營出現大霧,覓食者出沒,而你卻消失了,那里究竟發生了什么?”

  十尾天狐的聲音很柔軟,輕聲細語,在那里詢問楚風詳情,依舊張開特殊的精神場域,欲探究真相。

  “我被覓食者收進特殊空間,昏厥過去,后來不知道為何,他又將我擲了出來。”楚風回應。

  到了這一刻,他全面了解到此女的實力,再也不敢小覷。

  這是一個進化天賦極其駭人的狐貍精。

  可是,她卻這么低調,從未有她成就神秘果位的消息在三方戰場上傳出來。

  楚風內心是悚然的,他早已決斷,要踏上這條路,可是卻有人竟然提前上路,而且已經成功了!

  剎那,楚風想到了剛遇到六耳獼猴、鵬萬里、蕭遙等人時他們提及過的事,南部瞻州有一個女子——十尾天狐,在金身領域中所向無敵,一個眼神就能壓制對手,聽起號令,可謂魅惑術舉世無雙。

  早先楚風還不在意,認為金身境界的狐族少女而已,算不得什么,他若是遇上自然無懼。

  可是現在看來,他嚴重小覷了十尾天狐,這是在相應領域中如佛陀在人間行走的存在。

  一旦取得這種果位,哪怕她壓制到了金身層次,也絕對不是金身級的實力,而是比原有的圣人道行還要可怕。

  所謂的重塑,可不是自廢,而是更上一層樓,肉身與精神等都臻至無暇化佛的領域,登峰造極。

  甚至,楚風懷疑,她是不是修成大圣然后壓制與磨礪自身到金身領域的?這樣的話就更可怕了!

  這不是沒有可能,十尾天狐給楚風的感覺非常危險。

  “奇怪,你居然真是第一山弟子,嗯,覓食者抓走你,為何又將你放回來,這沒什么道理。”

  十尾天狐自語,相當的迷惑,但一瞬間,她眼中神芒閃過,兩道龍形光束飛出,相當的懾人。

  接著,她優美而動人的雪白肌體靠在木桶壁上,以很舒服在姿勢舒展妙體,道:“呵,我真是過于輕視你了,原來你的精神層次這么高深,險些騙過我,別裝了,我知道你很清醒。”

  她懶洋洋,一副沒有絲毫危險的樣子,識破楚風的狀態,但她依舊很鎮定。

  楚風“木然”,沒有回應。

  “你看,你都闖進我的秘府中了,看到我沐浴,這可好說不好聽,你是不是要對我負責哦?”

  十尾天狐眸波醉人,越發的嬌慵,可謂回眸一笑百媚生,真正的顛倒眾生。

  “我……負責。”楚風機械的回應。

  “哦?”十尾天狐詫異,難道她懷疑錯誤了,這家伙依舊中招,精神僵滯?

  “那你發誓吧。”她淡然說道。

  “我發誓,一定會對十尾天狐族的絕代麗人負責,哪怕她老了,她瞎了,她生活不能自理了,她傷了,她殘了,她十根尾巴都光禿禿斷掉了,她身體枯槁,她半身不遂,她腦子中的靈智壞掉了……”

  “滾!”十尾天狐快速打斷她,第一次羞惱,臉色微紅,實在被這可恥的人給氣住了,怎么不說他自己啊,全都以她的各種慘狀發誓,太不要臉了,這絕對是故意的。

  她意識到,這混賬是裝的。

  “你不能打斷我,這是一個未來注定要成為終極進化者的翩翩美少年對你發出的誓言,愿意負責,我曹終極說話算話,你且讓我發完誓!”

  “滾,你閉嘴,怎么不說你自己各種慘啊,拿你自己發誓!”十尾天狐斥道。

  她極其美麗,而且善于變幻,一會兒嗔怒,一會兒又性感妖嬈,明眸皓齒,一顰一笑間盡是惑人的風韻。

  這時,她暗中竟要對楚風下手了,既然對方沒有被精神場域壓制,那就真個動手吧!

  不過,楚風卻發出嚴重警告,說是自己人,不要誤傷,而且他又道:“再怎么說,我們也是一同洗過鴛鴦浴的人,現在還同在浴桶中呢,坦誠相對,你怎么下的去手?”

  一剎那,十條天狐尾巴劃過,就要洞穿過來,楚風用手中的黑木矛輕輕一擋,十條白光迅速避開。

  十尾天狐看不透黑木矛,但是卻感覺很不好惹。

  “停,我們真是自己人!”楚風喝道,而后迅速說出一句古語,并喊出一個名字。

  十尾天狐吃驚,她一下子安靜下去,而后雙目中神光暴漲,盯著楚風,等他解釋。

  楚風心中有譜了,這還真是石狐天尊的后人,他剛才說的便是石狐天尊當初曾經對他說過的一些話,以及石狐天尊的俗家名字——蘇燦。

  “大侄女,這下你相信我了吧,自己人,我跟老蘇是結拜兄弟!”楚風很嚴肅地說道。

  然而,十尾天狐卻想虐待他,這可恥的德字輩,多大丁點,也好意思說同那位祖上是拜把子兄弟?

  轟!

  突然,天地劇震,血雨傾盆,與此同時整片瞻州陣營的強者都震撼莫名,接著有人撕心裂肺,發出慟哭聲。

  什么狀況?

  楚風發呆,看著帳中洞府上面那個大洞,那里原本可以看到星月,是被他砸壞的,可現在卻下起了瓢潑血雨,天地間的景象無比的驚人。

  星月看不見了,楚風看到滿天都是神魔尸體墜落,密密麻麻,一望無垠,這是真實的還是異象?

  并且,有黑色閃電裂空,有血色閃電交織,天地都被分割開了,景象極其的慘烈與嚇人。

  “死了,南部瞻州的絕世霸主,要成為終極進化者的至強者殞落了!”

  有人大叫,震動了三方戰場,也震撼了所有人的心。

  尤其是瞻州陣營,一時間所有人都呆住了,臉色煞白,這是誰?居然擊殺了一位霸主!

  須知,南部瞻州的霸主、東部雍州的霸主、西部賀州的霸主,這三位絕代高手并未來戰場上對決過,甚至從來都不顯露真身。

  可是現在,一位絕世霸主居然殞落了?!

  轟隆!

  依舊是南部瞻州方向,又一聲劇震傳來,讓陽間都在顫栗,猛然間,瓢潑大雨更恐怖了。

  “天啊,又一位霸主殞落了嗎?!”有人震驚,忍不住渾身發抖,牙齒都在打顫了。

  通過天象,通過星空上的異常,以及能量場域的變化,有人瑟瑟抖動,發覺依舊是瞻州那里,又一位絕世霸主殞落。

  這天地要大變了嗎?舉世皆顫。

  人們的心都在亂跳,這可真是多事之秋,驚天大事件一茬兒接著一茬兒!

  真不能亂立靶子,上次剛說完,第二天眼鏡就斷掉了,配鏡子竟等兩天才取到。不敢立靶子了,可是,還是想說要努力寫,明天兩章!這是……又樹立了?先嚇我自己一跳吧。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