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320章 問世間究竟有沒有輪回

第1320章 問世間究竟有沒有輪回

  大黑狗這是怕了,擔心身邊的中年男子的尸變,因為他剛才又動了一下,所以它果斷開啟莫名空間,在那里模糊的看到一口銅棺。

  其實那只是銅棺最后的烙印,已經實質化,顯形而出,鎮壓在那片宏大而又黑暗冰冷的宇宙深處。

  當年,銅棺遠去,不知起點,不知終點,獨自的漂浮。

  現在大黑狗直接開啟這片空間,帶著中年男子就要進去。

  “等一等,將我送回去!”楚風喊道。

  他看到了銅棺,那種投影還有那種氣勢,讓他吃驚。

  楚風他感覺眼熟,在九號給他看到的精神印記中,有這口棺,葬著一個人,不知起點,不知終點,漫無目的的旅行。

  “那兩個條件答應了?”黑色巨獸問道。

  楚風很想打狗,能夠得到黑色小木矛完全是一個意外,他如今上哪里去找品質更離譜的三生帝藥?

  再者,那女帝是誰,他又沒見過,更沒聽過說過。

  “那種藥,必在世間最危險之地,三生藥上升到帝藥,那肯定與帝落前的時代有關,真有的話,定然在那片最妖邪之地,唯有如此,才有它生存的土壤!”黑色巨獸推測。

  楚風詛咒,這種地方誰都要繞著走,還讓他去采藥?

  而且就沖黑色巨獸這個級數的生物都忌憚,都這么說話,想都不用想,那是十死無生之地。

  “可惜啊,當年,我們曾打進輪回,殺到幽暗而渾濁的魂河畔,以為到了終關,現在看來,還有路隱在前方,還不是終關,或許帝落時代更之前的秘密在那里有線索,有記載也說不定。”

  它搖頭,無比遺憾,當年他們一定距離終關很近,但終究是沒有抵達與殺到盡頭。

  楚風的臉頓時綠了,這狗瘋了嗎?

  要讓他去哪里找藥?

  “那位潛行者,曾在輪回深處刻字,留言后世人,讓所有人都要警醒,輪回極盡或許會生變,果然所言非虛。”黑色巨獸沉思,在那里自語,正考慮著什么。

  當年,他們殺入可怖的魂河畔,不斷前行,在某一片暗礁上,曾看到了刻字,看到了那位前行者的警世之言。

  可惜的是,那位前行者也只是懷疑,當年他匆匆上路,沒有發現什么證據。

  大黑狗發毛,它深知那位的厲害,一個人坐在銅棺上,看諸天萬界染血,孤獨遠去,離開前何其強大?可是,連那個人當時都疏忽了,沒有捕捉到輪回極盡生變的詭異。

  黑色巨獸嚴重懷疑,帝落時代以前有什么了不得與恐怖的東西留下,級數太高了,不然怎么會讓那位前行者沒有找到。

  當然,那位前行者應該是有所覺察,不然不會警示后人。

  “連他都覺得問題可能很嚴重,留言示警,這得多么的可怕?可惜啊,他有更重要的使命,不得上路遠行。”

  大黑狗思忖,想到了很多。

  因為,傳言,所謂的輪回就是那位前行者挖出來的,從帝落前的遺跡中開辟。

  當年,那位前行者太可憐與凄涼,親子獻祭,兄長血祭,一群故人凋零,只有幾個老兵也跟在身后,但最后也都離世,諸天之下幾乎再也見不到熟悉的人。

  他為了復活,為了再見到那些人,所以要演輪回。

  最終,他從帝落前的時代中尋找到線索。

  只是再復活的人,再尋回來的生靈,還是那些故人嗎?還是那位前行者真正想要再見到的人嗎?

  因為,有種悖論!

  你若信輪回,那么的確可信轉生回來的人。

  可是,你若不信,你找回來的人,真是他們嗎?

  黑色巨獸身邊的中年男子,便曾與另外一位天帝有過激烈的爭辯,也曾與女帝有過嚴肅的討論。

  此中復雜可怕,有難以理解與想象的大恐怖。

  不信輪回的話,若是不求證那些最可怖之事,而僅從中性偏壞的一面去理解,去闡釋輪回,后果也是很沉重的。

  有人認為,任你絕代無雙,通古絕進,天上地下永無敵,可是你再演輪回,再辟凈土,找回來的人也可能只是承載了當年記憶體,而本身其實已經換了載體。

  這就像是復制,重新刻寫信息進那載體中。

  可是,那還真是當年的人嗎?

  那位前行者是否相信輪回呢?

  或許,他懂得更深刻,他什么都知道,他依舊無怨無悔,只是想再見到那些熟悉的面孔,想再看到那些音容笑貌。

  因為,他一個人太孤單與凄涼。

  但是,他應該明白一切,所以登天后,他又一次只身坐著銅棺漂洋過海,沐浴諸祖之血,貫穿所有斷路,去廝殺,去征戰了。

  “難怪他留下的背影那么落寞……”黑色巨獸低語。

  但是,它又想到了另外一種理論,不信輪回,但卻可以堅信自身的力量,到頭來能夠重聚一切!

  那分崩離析的身體,那逝去的歲月,那焚毀在于萬古的魂光,或許都可以真正的重聚?

  黑色巨獸搖了搖頭,不再想那位前行者的舊事。

  “三生帝藥,也有可能在那四極浮土之下,亦是其生存土壤,我們當年也殺到過那里,但可惜,現在想來尤為后悔,那下面應該另有乾坤,還有最后的關卡與未知密地。”

  大黑狗在這里反省,它嚴重懷疑,當年這些地方都有可怕的古怪,而他們并沒有探索到盡頭。

  然而,現在他們卻無力征戰了,早已死的死,凋零的凋零。

  而就算是當年,那也是耗費了太多的精力與極其沉重的代價,甚至是天帝血液在飛濺!

  突然,楚風開口,道:“天難葬者,掩埋四極浮土間,伐陰與陽二柴,引大空之火,納古宙之炎,焚之!”

  “咦,你還真知道一些異事,這種軼聞都曾聽說?”

  當年它與幾位天帝也是沖著這個說法而去,想要探究出古怪,挖出什么東西,但是,最終慘烈廝殺與血拼后,終究是沒有找到想要探查的,現在看來,太遺憾了,他們多半近在咫尺,但卻錯過了!

  大黑狗在后悔,當年,如果再堅持一下,再仔細尋找一番,說不定就能殺進另一片密土中。

  有時候,與真相明明就差一層窗戶紙了,卻在不經意間錯開。

  大黑狗反思,接連幾個地方,比如魂河源頭,比如四極浮土下等地,似乎都還有各自的終極一關,而今才覺察到這種跡象,當年他們沒有能深入揭開就撤離了。

  當然,真要揭開,真要闖進去,說不定會異常的慘烈,注定會血淋淋!

  畢竟,當年的那位前行者都疏忽了,都沒有注意到有帝落前的東西遺存,在蟄伏。

  每當深入想下去,黑色巨獸便不寒而栗,究竟是什么,藏在那些妖邪到極盡的地方,所圖為何?

  每當想到帝落時代前其實就已存在輪回路,大黑狗就發毛,若是天地自然生成的也就罷了,而若是有人建造的,那就可怕了。

  或許,只身坐在銅棺上遠去的前行者,就是因此而覺察到了一些事,而要付諸一些行動吧?

  此外,還有那四極浮土所在地,究竟是為焚燒什么生靈?也極盡邪門與恐怖,無法揣度,不次于輪回背后的秘密。

  一時間,大黑狗想到了很多,也想的很遠。

  楚風眼巴巴的看著它的投影,不指望它解惑,就想讓它趕緊把自己送回去,怎么看這里都像是一片死宇宙,干枯與毀掉不知道多少年了。

  “我剛才說的那些密土,你都記下了嗎,世間若有三生帝藥,也就在那三五處地方了,你要仔細去尋找。”

  大黑狗呲牙,露出一嘴雪白但卻殘缺的犬牙,在那里笑,怎么看都有點陰險,明確警告楚風,找不到的話,必然會遭受有史以來最強詛咒的侵蝕。

  楚風真的想找人一起痛快的吃一頓黑狗肉火鍋,不然渾身不舒服,當然如果讓他現場毆打一頓這只佝僂著身體的黑色大狗也能出口氣。

  只是,他也只能想一想而已。

  一時間,他覺得前路茫茫,人生灰暗。

  須知,這只狗與它口中所謂的天帝,都沒有最終殺到最后一關,沒有揭開真相,那片詭異之地究竟多么邪?怎么讓他去闖關?

  這是虐狗呢,還是虐人呢?

  楚風擺事實,講道理,同黑色巨獸談判,他還沒有發瘋,并不認為自己一個人比肩幾位天帝,能殺到從未有人到過的終極地。

  黑色巨獸背負雙爪,道:“這算什么,你要知道,我們連上蒼仙都殺過,知道什么這是什么生物嗎?級數不可想象,早已非尋常意義上的墮落仙王等。現在,只是讓你去探索上蒼下面幾處古地而已,算得了什么。”

  楚風想拎起它的禿尾巴,將它給扔出去,說的這么容易,它還不是沒有探索到盡頭。

  而且楚風確信,輪回的背后,以及四極浮土下,一定有震古爍今的恐怖東西,連黑色巨獸他們都沒探索到。

  再者說,誰又能確信,那幾處地方的東西比上蒼仙弱?

  當黑色巨獸聽到這些后,倒也是一陣沉默了,難得的沒有反駁,真要輕易蕩平,它也就不發愁了。

  “我不管,交給你了,這是對你的考驗,誰叫你長了這樣一張古怪的臉,見鬼了,要不你過來讓我看個仔細!”

  “你走吧,我不用你把我送回去了!”楚風一口拒絕,他有點毛了,還真不敢臨近這條狗,不知道它又要干什么。

  “邪門!”大黑狗盯著他看了又看。

  楚風毛骨悚然,然后喊道:“第二個條件,要去找什么女人,你說的詳細一點,然后你就安心、趕緊的上路吧。”

  提到那個女子,黑色巨獸一陣鄭重,然后不吝贊美,各種褒獎,各種敬佩之情,全都表現出來了。

  什么傲視古今,什么風華絕代,什么國色無雙,什么驚艷了時光……

  “你說的這么好,這還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嗎,怎么看都是虛幻的,不存在于歲月中,再有,你讓我去找這位女帝做什么,難道覺得我也太驚艷了,未來注定要與她比肩而行,所以撮合我去找她?”

  聽到楚風這么沒羞沒臊的話,那頭黑色巨獸第一次被驚住了,滿臉石化之色,呆在那里,下巴都要掉在地上了。

  好長時間,它的下巴才咔吧一聲復原,眼冒綠光,道:“行,這么多年,你是第一個敢這么說話的人,我給你一片山河圖,你自己去找吧,年輕人我看好你呦,到時候你若是足夠堅強,就直接當著她本人的面再說一遍。”

  看著它眸子綠油油,楚風直發毛,雖然它在笑,但是他卻感覺到了滿滿的惡意,這狗顯然是在害他呢。

  “有什么不敢,沒有我楚終極不敢做的事,將你所謂的山川印記傳過來,我一直等著上路呢!”

  楚風死鴨子嘴硬,最后竟這么說道。

  “好,好,好!”大黑狗連說了三個好字,那滿臉的笑容,雪白的犬牙,像是無盡的惡意一起呈現。

  一片山川圖,一片很長的坐標印記,瞬息間沒入楚風的心海中。

  “好,我楚終極要上路了,要不,你再送我一程如何?”楚風說道。

  “行,沒問題,送你一程,上路吧。”大黑狗呲牙,一臉濃濃的笑意,可是,無論怎么看都有些瘆人。

  難道人生又有一種錯覺了,擺脫掉劇烈咳嗽的狀態后,我怎么覺得,更新量或許可以從明天開始提升了呢。小聲道,現在這算是立靶子,主動招人毆打嗎?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