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318章 老兵不死只是漸凋零

第1318章 老兵不死只是漸凋零

  黑色巨獸望了一眼楚風消失的方向,自語道:“我老眼昏花,已經看不真切了,送你遠一點,算是留個不是希望的希望,看你有些古怪,也算是在我死去前留下個盼頭。”

  然后,它低頭,看著這熟悉但卻寂靜無聲了無數個時代的偉岸男子。

  一時間,它又險些落淚,曾經橫推了天上地下的男字,怎么會落到這一步,讓它心頭發酸,有無盡的感傷。

  “求你了,睜開雙眼,再現世間。多少艱難歲月,多少至暗時刻,我們都經歷了,求你了,一定要活過來!”

  黑色巨獸在發抖,嘴唇在哆嗦,它很害怕,擔心最不好的事情發生。

  歷經無數個時代,它終于湊足這一爐大藥,所有的心血,所有的努力,都要在這一刻得到驗證了。

  藥香很特殊,讓虛空都戰栗,這已經不是一般意義上的藥草,這像是在煉道,跟上蒼爭命,天地都在轟鳴,都在顫抖。

  中年男子披頭散發,滿身血跡早已干涸,他終于正面對著眾生,但是卻死去了,沒有一點的生機。

  而且,在他的身上有一股濃重的腐爛氣味,很難想象一位天帝的尸體怎么會腐壞,要從世間磨滅。

  當年的一戰,不可揣度,他所經歷的一切都超出了修士所能面對的極限。

  哪怕他被尊為天帝也不行,依舊落到這一步,那至暗的時刻,那往昔讓人絕望的年代,他擋在了前方,從而也付出了最可怕的代價。

  曾經橫壓諸天之敵,大道盡頭起絕峰的人,可是,他最后的結局卻這么的殘忍。

  黑色巨獸為他喂藥,特殊的藥香擴散,讓天地共鳴,而后發抖,在這片區域中出現特殊的生命場域。

  若是一般的生靈,死去保住殘體,現在直接就要涅槃再生,會重現世間!

  可是現在,那被爭奪的是帝命,實在太艱難了,轟的一聲,這片特殊的天地炸開一大片,天宇都殘碎了。

  “一定要成功,活過來啊!”黑色巨獸急切而害怕了,渾濁的老眼中寫滿了恐懼,擔心失敗。

  藥液的香味居然在變淡,難以下灌下去了,而且最為可怕的是,一口黑色的腥臭血液從那男子的嘴里流淌出來。

  正是這口膿血沖淡了藥香,湮滅藥中的精華物質,使之暗淡,最后也發出腥臭味道。

  “不!”

  黑色巨獸惶恐,老眼中寫滿了不甘還有驚悚,一時間它的雙目有些無神,害怕極了。

  “怎么能如此?要活過來啊,多少人在等待,都期盼你再現人間,盡管我們那個時代的人都死去了,都坐化在歲月中,但是,許多人最后的希望就是期盼你能復活!”

  黑色巨獸待那口黑紅色的腐臭血液流盡后,它又一次灌藥液,接連幾大口下去終于再次有特殊的清香發出。

  這個男子身體上的腐壞味道變淡了一些,這讓它喜悅,激動的發抖,這一爐藥果然有效。

  而此時,這片昏暗的天地上方,轟的一聲果然又一次炸開了,一爐大藥影響天地生機,一片巨大而朦朧的生命磁場旋轉,不知道要與誰爭,要再聚當年那個人!

  “起效果了,一定能成功!”黑色巨獸越發的堅定,期盼這個男子能復蘇,睜開眼睛,再次回到這個世界中。

  這一刻,無盡的光雨從那爐藥液中灑落出來,籠罩這里,隨著黑色巨獸不斷向著那個男子口中灌藥,清香漸濃。

  腐臭被遮蓋下去,這里的生機濃郁了不少。

  同時,這也是極其可怕的,天宇上雷鳴不斷,天地被打穿了,像是有什么力量,有什么東西要降臨。

  “回來吧,你曾經無敵,即便是死之盡頭也難以困住你,我相信,你不是真的離開了,你還在,只是在沉眠,一定會醒來!”

  陰風怒號,天地異象無數,像是有一部紀元、一整部古史從那天外壓落下來,各種畫面紛呈,太過可怕,并且一時間血雨滂沱,黑暗落下,向著那中年男子而去。

  黑色巨獸為他灌藥,眼睛中有恐懼,有擔憂,更有絕望,它不斷嘶吼著復活二字。

  一時間,天地至暗,唯有這個男子附近有朦朧的光,那是一爐大藥在散發不可想象的生機,一爐猶若囊括了一界的生命氣息。

  “終于到這一刻了,今生我渡你,還你的恩情!”

  黑色巨獸聲音發顫,走到這一步,它要兌現自己的誓言,哪怕是它自己去死,也要嘗試與進行最后的努力。

  它要焚燒自己的魂光,將這一生中所沾染上的那個男子的印記氣息等都凝練出來,還給他,藉這一爐大藥讓他復活!

  于此之際,它暗淡的老眼中綻放出點點神芒,它回首,看向楚風消失的方向。

  “遠離這里,希望我恍惚間沒看錯,現在,誰也不要看到我最后落幕的樣子,我要一個人靜靜的上路了。”

  它輕語,有些落幕,也有些悲涼,它曾經霸道過,輝煌過,俯視萬族,但是現在它也遲暮了,為了救這個男子,它不惜付出一切。

  隱約間,楚風感覺到像是一雙沒有精氣神的眸子隔著億萬里時空向這邊看了一眼。

  “燃我魂光,照亮帝落幽幽古路,接引你回來!”

  這一刻,黑色巨獸付諸行動了。

  它的身體由內而外,從身體中冒出火焰,那是魂光在被點燃,幽幽跳動,映照出它那張早已衰老不堪的臉。

  此時,它沒有痛苦,有的只是平靜。

  它想到了太多,當年的他們,何等的意氣風發,在不可能成仙的年代,逆天而伐,走上了長生路。

  那個年代,他們舉教皆成功,殺上仙域,從此以后更是一路高歌猛進。

  那時它強大到極盡,有敵人想降服它,結果卻被它反過來收了一堆人寵,抬著轎子,侍奉在它左右。

  那個年代,它很霸道,從不肯屈服,逼急了連自己人,連天帝都敢咬,都照樣滿世界的追殺。

  當回憶起這些,它咧著大嘴,無聲的笑了,然后,它又哭了,那些美好的青春,那讓人懷念的年代,屬于他們的輝煌,屬于他們的璀璨,也終于葬進了歲月中,黃金一代落幕了。

  這在過去根本不可想象,沒有人會相信,他們也都在各自凋零,各自在歲月中遠去,會有沒落消失的一天。

  所有人都認為,他們注定永恒,不可被超越,連上蒼仙都搏殺了,還有誰能奈何他們?

  想到那些歡聲笑語,想到那昨日的絢爛,它的臉上帶著安詳的笑,它越發的平靜,沒有一絲將死、將逝去的悲傷。

  不過,它這一生雖有璀璨,但也有遺憾,終究是不能親眼看著眼前的男子復活,只能先行上路了。

  同時,它也想到了過去的一些舊事,那些傷感的、落淚的過往,白衣的神王和不屈的帝者,他們早早的上路了。

  還有它所喜歡的,并著重培養的孩子們,他們長大了,可是他們的結局怎樣了?

  他們當中,有天帝子嗣,有太陰與太陽并濟的血脈,有天生圣子,有無暇的道胎……這些都被它寄予厚望,看著他們長大。

  最后,果不負期望,這些人都能獨當一方,光耀世間。

  但是,最后一戰前,這些人的路也被擊斷了,有人喋血,有人流落他鄉,不知道最后的結局怎樣了,有些人或許注定難以在世間再現了,徹底凋零死去。

  想到這些,它就心慟想哭,那些等若是它的孩子,是被精心培養起來的下一代領軍人。

  “不過,有人活下來了,終會找到你們,使你們再現世間!”

  到了最后,它黯然中也帶著希望,既然古代有之,它相信,那位絕艷古經的女帝若是跨過生死橋,亦能讓那些人回歸。

  “焚我真魂,照你前路,接引你回家!”

  在平靜中,在一個人將死的最后畫面中,黑色巨獸在喃喃自語,要接引那個人回來。

  在火光中,它蒼老的面孔很清晰,雖然看著平靜,但是它又怎么真的甘心呢?不畏生死,可終究是再看不到那些故人。

  盡管,時代更迭,再偉大的存在也有逝去的一天,誰都無法長久,會漸漸遠去,消逝世間。

  但是,它還是為那些人感覺難過,不為自己,只想再見他們輝煌的延續。

  熊熊烈焰焚燒,雖然焚燒的是魂火,但是它的肉身也在干枯,在衰敗,身體越發的佝僂了,它在迅速的老去,即將辭世。

  此時外界早已一片大亂。

  繼不久前,第一山斬出絕世無雙劍光后,現在又響起了那個人的鐘聲,實在是震撼了陽間各地。

  所有人都如同被洗禮,被黃鐘大呂灌耳般,像是在被凈化,全都在雙耳轟鳴,魂光劇震。

  活的最為久遠的生靈,都在輕語,都很震驚。

  也有人在傷感,那是知曉真相的殘廢老兵,此生都不可能肢體齊全了,因為是大道斬殺所致。

  “老兵不死,只是漸凋零……”有人喃喃自語,聽到鐘聲后復蘇過來,早已是滿臉的淚水,這樣的人在顫抖,道:“我們的精氣神永在,只是不知道是否還能等到你再現世上的那一天,我們那個時代沒有剩下幾人了。”

  此刻,昏暗的天地間,那黑色巨獸在祭祀,在焚燒自我真魂,已經到了最后的關頭。

  它此時也是滿臉淚水,口中在吟誦古老的戰歌,像是回到了他們叱咤風云的那個年代,黃金一代的人再現。

  最終,它的雙目慢慢暗淡下去,雙唇也不動了,整顆頭顱都漸漸垂落下去,它努力想要抬起,最后看一眼那個男子,可失敗了,它蒼老與衰敗的沒有一絲力氣,再也不能動彈,即將永逝。

  它知道,自己合上雙眼的剎那,就永遠都不可能再現了,誰也無法救活它,因為它徹底焚燒掉了靈魂。

  就在這一刻,那個男子倏地睜開了眸子!

  他霍的抬頭,一剎那間,天地都崩壞了,風云失色,滂沱血雨倒流,日月無光,天穹炸碎,大地沉陷!

  可是……他的雙目卻是那樣的冷酷無情,透發出兩道可怕而無情的冰冷光束,讓諸天都瑟瑟發抖。

  還有,接著去寫。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