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315章 我曾追隨過天帝!

第1315章 我曾追隨過天帝!

  砰的一聲,楚風墜落在地上,輪回土還在手中,并未丟失,可是筷子長的黑色小木矛卻已在覓食者掌心。

  楚風有些難以置信,那就是三生藥?!

  當!

  殘鐘輕鳴,這一刻竟是震動了天上地下,讓人的靈魂都仿佛受到洗禮,先被凈化,又要被度化!

  這還不是真正的大鐘轟鳴,而是一角殘鐘的顫動,就要改天換日。

  唯一慶幸的是,鐘波在塌陷的世界中,并未橫掃出來,不然的話將是災難性的,天上地下都會有大難。

  覓食者手持黑色三生藥被猛然拋起,在他背后塌陷的世界中,一片昏暗,整片天地都在旋轉,像是一口連著諸天的“海眼”,吸附一切,又像是殘破原始宇宙的終極盡頭,緩慢轉動,很詭異。

  里面的黑色巨獸已經等不及,不斷吠鳴,激動中也有凄烈,從古等到今朝,它一直守護在這里,不離不棄。

  “將三生藥送上祭臺!”

  黑色巨獸嘶吼,可以看到它站在滿是血的大地上,孤獨落寞,它其實很蒼老,竟是一條衰敗的大黑狗。

  它身體搖動,站立不穩,竟如人一般盤坐在地上,它如巨山一般高大,但是身體卻佝僂著,連腰都不直了。

  它很老邁,身體也有嚴重的傷,能活到現在極其的不容易,它在拼命力氣,竭盡所能,掙扎著想活到下一天。

  因為,它有不甘,有不忿,更有悲哀與悵然,曾經那么輝煌的一代人,如今凋零的凋零,死的死,遠去的的遠去,只剩下它,還在守著自己的主人。

  那是幾位天帝啊,當想到曾經的往事,它想慟哭出聲。

  它霸道過,蠻橫過,也輝煌過,極盡絢爛過,但是卻也經歷了世人從來都不知道也不可想象的難,大決戰過后,竟淪落到這一步。

  它外表很粗獷,但是內心深處卻也是細膩的,極重感情,不然也不會守在這里,不離不棄,拼命活過每一天,守著那個伏尸在殘鐘上的男子。

  黑色巨獸愈發顯得老邁,渾濁的眼中竟滿是淚水,它在追憶往事。

  “我曾與天帝是摯友,追隨過史上最強大的幾人,我們殺到過黑暗的盡頭,闖到渾濁的魂河源頭,踏著那條鮮血鋪就、染紅諸天萬界的艱險古路,我們一生都在征戰,我們在凋零,我們在逝去,還有人知道我們嗎?”

  黑色巨獸昔日曾很霸道,也很狡詐,更是非常兇猛,但是現在它卻這么的虛弱,佝僂著身體,老眼中不斷滾下淚水。

  “我們是曾經最強大的黃金一代,是無敵的組合,可是,如今你們都在哪里?在最可怕而又絢爛了諸天的盛世中凋零,遠去,屬于我們的輝煌,屬于我們的時代,不可能就這么結束!”

  這頭衰老而又重傷將死的黑色巨獸,在低沉而又傷感的哀吼中,猛然仰頭向天,它不相信史上最強的黃金組合會徹底落幕。

  那可是幾位天帝啊,驚艷了歲月,睥睨了萬古時空,怎么能如此落幕?

  可是,當想到那些舊事,它還是想大哭,那輝煌的,那可悲的,那消逝的,那離散的,那凋零的,他們怎么能這樣暗淡下去?

  “我在等你們,我要活下去,每一天都在全力掙扎,我相信,你們都會回來,我等你們再現世間!”

  它心中大慟,這頭曾經霸道而又粗獷的巨獸,現在竟嗚嗚的哭了,它相信終有一天還會再見到那些人。

  因為,他們當中,原本就有人還活著!

  那樣絕艷萬古的帝者,怎么會沉淪?更不會放下曾經的同伴,終要回來渡他們,貫穿生死橋,接引他們活過來。

  可是,當想到那“生死橋”,黑色巨獸又一陣心頭悸動,身體都略微一顫,曾經親身經歷,近距離接近,真正明白那里意味著什么,那個人還能從生死橋上走回來嗎?

  那是一條孤橋,懸浮在大霧中,看不到對面,看不到盡頭,上下皆死寂,茫茫一片,任你天縱絕代,也唯有在獨橋上上路,而無法飛渡。

  橋下,黑的發瘆,深淵無盡,多少人杰,多少天驕,一個紀元的最強者,在那里墜落下去,也將魂歸而去,空留悲涼與遺恨。

  每當想到這里,黑色巨獸心中總是不安,它雖然滿懷希望,但卻也知道那里的可怕,號稱天帝的終結地。

  即便它對那位絕艷古今的強者有信心,看過那個人白衣如雪,看過那個人一步一紀元,風華絕代,可還是很忐忑,心中有無邊的擔憂。

  黑色巨獸不敢想下去,若是那個人也倒下去,有一天落在生死橋下的無盡深淵中,整片世界都會就此灰暗,沒了生氣。

  它當年見證了太多,也經歷了太多,跟在那幾人的身邊,什么滄海桑田,什么永劫永墮,都曾目睹,也曾參與,知曉極其的可怖與駭人,有些路的盡頭,有些貫穿大霧的古路,其實就是為葬滅天帝準備的。

  回憶當年的事,想到曾經的伙伴,想到那些故人,它也不可避免的想到傳說中的前行者,他怎樣了?

  上蒼,那個人坐在銅棺上,漂洋過海,獨自遠去,無盡的血色汪洋中驚濤駭浪,比界海恐怖億萬倍,見證諸界興衰,可是最終他卻不見了,上界間漸漸不可聞,戰死異鄉了嗎?

  應該不會才對!

  因為,若隱若無間,黑色巨獸雖然身在封禁的塌陷世界中,可是不久前,它依舊模糊的感應到了一道凌厲到鎮壓古今的劍氣橫掃而過,驚擾了諸天,撼動了整片陽間界。

  可是,這么多個時代過去了,那個人又在哪里?

  塌陷世界中,一座模糊的祭臺浮現,四野伏尸,有如同行尸走肉般的生靈手捧著黑色三生藥送了過去。

  所謂塌陷世界,竟然全都是投影,覓食者背負的空間中唯有一座祭壇與一些行尸走肉是真實存在的,其他都很遙遠,不知道相隔多少個時空,億萬里只能為計量單位。

  三生藥被送到那座滿是干涸血跡的祭臺上,它很殘破,當年經歷過戰斗,即便曾為至強者所留,如今也破損不堪。

  所以,第一次傳送三生藥竟然失敗了。

  “快!”

  黑色巨獸催促,它很焦急,也很忐忑,恨不得立刻讓伏在殘鐘上的人復活,再現世間。

  此刻它的心情是焦躁的,也是強烈不安的,因為不知道這三生藥是否有效,畢竟死去的那個人太強大了,世間還能有藥草可以救活他嗎?

  它心頭沉重,總覺得無比壓抑,一陣虛弱與無力,感覺無解。

  “當年你收養了我,讓我由平凡弱小走到光耀諸天的一天,見證與經歷了一世又一世的璀璨,今生我來渡你,讓你回來,哪怕焚我真魂,還你曾經留下的點滴氣息,滅度我身,也在所不惜,只要能再將你魂光重聚!”

  黑色巨獸聲音低沉,在喃喃著,衰老的面孔上滿是淚痕,想到過去,它至今都難以忘卻,也不能接受,他們這一代怎么會悲涼離散,竟落到這一步?

  從來都沒有永不落幕的人杰,這是一種宿命嗎?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