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314章 曹神話
  叫爹?

  灰色物質通靈后,早已打開了通天之門,前途不可限量,注定要涉足終極領域!

  可是現在,他當年的宿主、血食,居然讓它叫爹爹,氣的它簡直是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三佛涅槃。

  它想立刻吸掉楚風的肉身精髓,讓他瞬間蒼老十萬載,成為煙塵,淪為糞土,讓這個血食明白有些生靈不可惹!

  “嗷……”可是現實情況卻是,它慘叫著,劇烈掙扎,被楚風體內的小磨盤黏住,不斷被煉化,不斷被碾壓,它自身在縮小。

  “叫爹爹!”楚風再次逼迫,吃定了它。

  灰色物質這叫一個氣,它終將會是無上領域中的存在,現在能夠通靈,踏出這一步很不容易,結果卻遭遇這種羞辱。

  沒有人知道,這里有一個潛力無窮的灰暗種子,若是明曉究竟,一定會引發恐慌,引發世間大亂。

  但是,楚風在怎么對它?

  他真是受夠灰色物質了,想到當年種種,他直用脫下鞋,對灰色物質進行抽打。

  拿鞋底子抽它?灰色物質精粹簡直要瘋了,竟然這么羞辱它。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嗎?”它惱羞成怒。

  “當然知道,我想用鞋拔子抽你,大嘴巴扇你,別在我面前你裝,早受夠你了!”

  正是因為對它深惡痛絕,想到那些非常不美好的回憶,所以楚風明知道用鞋底子殺傷不了它,還是故意這么糟踐它。

  “叫爹爹!”他又一次威脅與恫嚇。

  灰色物質怒吼,早知如此,它真恨不得回到從前,將小陰間的楚風干掉,讓他成為一灘發臭的膿血,不給他任何機會。

  它怎么也沒有料到,當年病入膏肓、沒有任何活下來可能的血食,現如今不僅起死回生,還活蹦亂跳,并且能夠反克它。

  當真是世事難料,讓它又恨又急。

  哧!

  灰色物質發現自己的精粹就在這么片刻間少了三分之一,冒起陣陣輕煙,它不斷被煉化,情形極其嚴重。

  至于楚風,渾身舒泰,隨著體內那個小磨盤越發的凝練,逐漸的“結實”,他能體會到一種強大,一種收獲的喜悅感。

  都不用多想,小磨盤將來必成“大器”!

  這一刻,楚風有種錯覺,在裊裊灰霧正蒸騰中,他仿佛要羽化飛升,踏入上蒼般,身心都很愉悅。

  他的所有細胞活性在激烈變強,幾乎要突破大圣層次,實現一次神話蛻變,直接闖入映照領域中!

  灰霧翻騰,將楚風淹沒,無論是體內還是體外都是濃郁的灰色物質,而且“純凈”程度前所未有,堪稱古來罕有的灰色物質精華。

  正常來說,若是被這樣的物質侵蝕,別說楚風,就是無比強大的人物,也要遺恨終身,這輩子被毀掉,勉強活下來,自生也將極盡不祥。

  可是現在,對楚風來說卻是一種享受。

  他有一種沖動,有一種錯覺,現在是不是可以修行異術?不斷擊殺敵人,從而吸收神性粒子、道祖物質等,飛速變強?

  因為,他無懼灰色物質的侵蝕了,所謂的弊端對他來說,根本不再是問題!

  在楚風的體內,灰色小磨盤濃縮,越發的樸實無華,但是卻也更加的不可預測,在上下兩個磨盤間,金色符號流轉,熠熠生輝。

  “楚風,你敢這么對我……”灰色物質嘶吼,如同一頭厲鬼在長嚎,兇狠而怨毒,但是,馬上它又叫道:“爹爹!”

  楚風都有些無言,這口風轉變的也太快了吧?

  “楚爹!”

  灰色物質又一次改口,焦急無比,它實在承受不住,已經被楚風磨滅一半的軀體,灰色物質不足五成了。

  與此同時,它化成一位絕色麗人,楚楚可憐,顯化在楚風的神識感知中,苦苦央求放它一馬。

  她清麗絕倫,二十歲左右,明眸帶著淚水,泫然欲泣,白衣飄舞,讓自己看起來可憐復柔弱。

  但是,楚風怎么可能罷手,早已知道她的本質,因此惡狠狠地的開口,道:“等你道行再增長五千年,再去魅惑別人好了,現差的遠。”

  “楚爹爹,你要怎樣才能放過人家?”灰色物質化成的空靈少女,瑩白的俏臉上掛著淚痕,依舊在哀求。

  “別肉麻,叫楚爺都不行!”楚風不僅沒有罷手,反而竭盡所能,恨不得立刻將它煉化掉。

  “我@#¥……”

  一剎那,灰色物質翻臉,帶著怨毒之色,瘋狂詛咒,恨不得立刻將楚風干掉,結果卻是它自己不斷縮小。

  “啊……”

  最后,它一聲慘叫,自我解體,想要玉石俱焚。

  轟的一聲,楚風體內的灰色小磨盤鎮壓,上面的金色符號普照圣潔光輝,籠罩所有灰霧。

  在哧哧聲中,灰色物質被煉化的更迅速了。

  最終,它只逃走一團霧靄,不足原來的五分之一,弱小了很多。

  在詛咒聲中,在恨意中,它極速遠遁。

  楚風追趕,但灰色物質自行散開,融入虛空,無影無形,逃命而去,最終跑掉了。

  它遭受重創,連靈性都險些散開,須知通靈不易,能走到這一步非常艱難,是異域眾神供養了它。

  當年楚風在異域見到的各個時代的神骸可謂功不可沒,諸神王的大量血肉精粹被侵蝕后,造就了它。

  這時,楚風停下來,因為覓食者在跟著他,一直不離左右,還圍繞著他轉動,讓他一陣發毛。

  他無懼灰色物質,但是對這個覓食者卻很忌憚,而且覓食者背負的塌陷世界太邪門了,非常瘆人。

  不過,楚風心情不壞,剛才短暫的熔煉灰色物質,他體內的小磨盤再次異變,而且讓他自身有種莫名的體會,沉浸在金色符號中,竟要頓悟。

  霎時間,楚風身體發熱,細胞活性激增,他竟要蛻變,踏足映照領域?

  不借助花粉,從圣人踏進映照領域中,古來沒有幾人,都是特殊的存在,被成為進化史上的神話。

  現在,楚風是大圣身,從這個境界中突破進去,那絕對極其驚人。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現在若是進行一次生命的躍遷,蛻變成功,就是秦珞音所說的神話中的神話!

  自此之后,自身將有無盡的潛能!

  “我要成為神話中的神話!”楚風咬牙。

  然而,在他的身邊,覓食者披頭散發,又一次湊到近前,幾乎貼在他的臉上,不斷的嗅,讓他感覺極度危險。

  楚風猜測,難道他身上有所謂的三生藥的線索?

  很快,他想到了三顆種子,該不會是它們吧?

  這讓他擔憂,能夠走到這一步,全都是因為三顆神秘的種子,如果今天失去的話,那就太可惜了。

  現在,他不敢妄動,沒有辦法肆無忌憚的去蛻變與突破,但是這種感悟,這種肉身活性激增的狀態卻銘記在他的心海中。

  楚風靜心,很快他又古井無波了。

  現在外部環境太惡劣,他不可能心無旁騖的進化,但是,他把握與記下了現在的感悟,等天時地利人和時,再去撕裂神話也不晚。

  “前輩,你好,我是楚神王,當然,你也可以叫我曹神話,你總是圍繞著我轉動,有事嗎?”

  楚風開口,有點熬不住了,被一個恐怖的覓食者盯上,誰都受不了。

  當然,他這臉皮也忒厚,對覓食者自稱曹神話。

  “藥……藥的氣息……”

  覓食者披頭散發,身上的金縷玉衣乃是有母金編織特殊玉石片而成,但經歷時光的洗禮,歲月的侵蝕,卻早已破破爛爛,他滿身血污,像是遭受過重創,意識混亂,獸性大于人性。

  也正是因為如此,他現在極其危險!

  楚風知道,覓食者說的藥就是那所謂的三生藥,難道真在他的身上?

  想來想去,他覺得,自家身上也就三顆種子更像是那三生藥!

  覓食者又一次臨近,透過那發絲,映照出時而血紅時而空洞雙目,越發的危險了,如同一頭野獸要發狂。

  楚風不可能坐以待斃,萬一被這個覓食者直接撕裂,那他死的也就太冤了。

  他暗中準備好了輪回土,還有黑色的小木矛,隨時準備自衛,進行反擊。

  然而,楚風的所有準備在覓食者面前都失效,很難想象這個披頭散發的怪人到底有多強,幾乎是一念間,就禁錮天地。

  楚風感覺眼前發黑,自己的身體被拋飛出去,然后身上的一些器物就易主了!

  他心頭劇震,栽落在地面上。

  “三生藥……復活!”

  在覓食者背負的世界中,有一頭黑色的巨獸在嘶吼,在咆哮,震動了那片昏暗而又死寂的世界。

  這頭黑色巨獸因為激動而顫抖著,望著塌陷世界最深處那個滿身是血、伏在殘鐘上的身影。

  “找到三生藥了,一定要復活過過來啊!”它在嚎叫。

  這讓楚風震撼,那個背對外界、曾經打穿諸天的無上強者,一生都輝煌璀璨,這個沒有低谷的男子,難道還能當著他的面復活過來不成?

  楚風很吃驚,盯著那塌陷世界的最深處,那里有很多鐘體碎片,更有殘鐘在轟鳴,在顫動,像是在哀慟,想喚醒自己的主人。

  可是,那具尸體都已經腐爛了,散發著濃郁的死氣,這樣的人也能復蘇活過來嗎?!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