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311章 覓食者獵殺輪回

第1311章 覓食者獵殺輪回

  那叫聲太凄厲,像是陰風撲面,瓢潑血雨滂沱,黑暗遮天,那個生物還沒有現身就給人造成這種極度不適感。

  天尊覓食者,究竟是什么生物?

  雖然早有耳聞,但楚風真沒見到過,只是聽說異常邪乎,所到之處寸草不生,地面都會下沉數丈深。

  當它出現在附近,實力越強的進化者越容易發生意外。

  依據記載,有的天尊聽到凄厲叫聲后,會一頭栽倒在地上,魂光自焚,化作灰燼。人們去探查,會發現其天靈蓋或額骨上有一個十分細小的血洞,而腦漿則早已消失干凈。

  也有的古籍記載,有的天尊倒下去后,外表無恙,但是體內骨髓全部不見,非常瘆人。

  不止天尊,附近若有大能的話,也同樣會有厄難。

  它所狩獵的對象,最差也是天尊,上限不知!

  弱小的生物,天尊以下的級數,它根本看不上。

  所有死者的死狀都非常凄慘,魂血干涸,自身佝僂干癟,整個人縮小一大截。

  而且死者瞳孔大睜,臨死前像是看到了最不可思議的東西,難以置信,充滿無盡的恐懼。

  可惜,很少有人見到“覓食者”,真要遇上幾乎都死光了。

  在古籍中關于它的真身的記載很少,而且說法不一。

  有人說它是一種逃出輪回的惡靈,專門禍害陽氣與血精都很旺盛的天尊。

  若是大能身體不干枯,不是特別衰敗,也容易被它盯上。

  也有人說,所謂的覓食者,是從通天瀑布過來的大邪靈,自身與此界格格不入,不適應陽間的天地規則,故此獵殺此界強者,盜取精粹,吸收道果等。

  還有人說所謂的覓食者其實就是陽間的生物,曾經赫赫有名,震古爍今,在進化史上留下極其濃重的筆墨。

  這些人經歷的年月過于古老,早在漫長歲月前甚至是史前,就迫不得已將自己埋在名山大川中,吸地脈生機,減自身消耗,確保可以活著。

  而到了某一階段,他們實在熬不下去了,就出來覓食!

  試想,陽間的名山大川何其可怕,各門各派都很少能夠接近并占下,一般都埋著活物,極其恐怖。

  有人猜測,甚至有不屬于這一紀元的老怪物!

  當然,也有截然不同的推測,認為覓食者根本不是尋常生靈,而是特殊的物質。

  比如,有強者猜測它是極其詭異與可怕的灰色物質。

  也有老怪物認為,它是可葬下帝者的黑暗物質再現。

  還有人說,覓食者其實就是大道規則的延伸,沾染上異血,顯化出有形之體,在執行某種收割任務。

  ……

  “老齊,前輩,你這是怎么了,沒事吧?”楚風趕緊過去,將齊嶸天尊給攙扶起來。

  齊嶸身體冰涼,身體發僵,幾乎都不能動彈了,剛才他真怕自己倒下去,就此凄慘的離開世間。

  他緩了一緩,長出一口氣,自身無恙,這次沒有成為所謂覓食者的口糧。

  楚風扔下他,迅速跑回大帳中去,有點不放心羽尚。

  還好沒有什么不好的事情發生,羽尚正在發呆,看著血脈果出神。

  “前輩,別多想,趕緊服食。”楚風催促,他希望羽尚能夠熬下去,活著等到妖妖再現的那一天。

  然后,他又跑出去了,打探狀況。

  果然出事了,遠處傳來大哭聲,以及陣陣驚呼聲。

  不是雍州陣營,而是瞻州陣營那里,有一位天尊死了,非常凄慘。

  據傳回來的消息看,那個人渾身骨髓皆消失,而且長出一身黑毛,五官扭曲,瞳孔大睜,死不瞑目。

  他的身體縮小到不足三尺高,而且死后的模樣像是厲鬼般,無比猙獰。

  除此之外,竟有輪回狩獵者意外遭劫,死了一頭,從半空中墜落,被吃掉腦漿。

  這引發巨大的震動與惶恐,居然真有人敢對輪回狩獵者下手,這極其可怕,稍有不慎就會有引發災難性后果。

  可惜,尸體在瞻州陣營中,楚風沒法去現場觀看。

  有人描述,死的輪回狩獵者,狐面鷹嘴人身,長著一對肉翼,雖然不足半人高,但進化層次非常高。

  它雙目空洞,被覓食吃掉腦漿!

  這引發一股大風暴,導致附近有一群輪回狩獵者降臨,足有十幾尊!

  他們一起發動,瘋狂搜尋,想要找到元兇。

  這群狩獵者都非常強,散發出的氣息讓許多人肌體如被刀割,整片戰場都在震動,天穹皆在轟鳴,仿佛要炸開了。

  這是一群了不得的強者!

  “嗷!”

  突然,慘烈的長嚎傳來,是那覓食者在嚎叫,它又一次出現。

  一剎那,當場有天尊慘死,雙目無神,仰天栽倒下去,魂光一瞬間焚燒干凈,死的詭異而凄慘。

  “嗷!”

  覓食者又一次嚎叫,實在可怖,讓雍州陣營與賀州陣營的進化者都膽寒,不由自主的發抖。

  “逃啊!”瞻州陣營那里,許多人驚悚大叫,發瘋般逃亡,因為在這片刻間又有天尊倒下去,骨髓被吃了個干凈。

  覓食者到底是什么生物?

  嚎叫聲刺耳,陰霧鋪天蓋地,將極速俯沖過過來的十幾位輪回狩獵者都覆蓋了。

  戰場上,所有人都膽寒,看不到它,但是每個人都能感應到它就在附近。

  一聲慘厲的大叫傳來,一只足有十幾丈高的生物摔倒在地上,滿臉都長出紅毛,眉心有個血窟窿,又一位輪回狩獵慘死在此。

  “挑戰輪回的生靈,從來都難成功,存在的都消亡了!”

  輪回狩獵者被激怒,還從未遇到過這種事,竟有生物這樣專門獵殺他們,這是罕見的挑釁,是在蔑視輪回!

  說話的輪回狩獵者是一頭大蛇,通體皆是紅色鱗片,半邊身子帶著黑色火焰,另外半邊身子糾纏著藍色的冰晶,極炎與極寒同體。

  有人認出,這是一頭傳說中的生物,在陽間都早已絕種了,今天居然又呈現,成為輪回狩獵者。

  這讓人懷疑,難道這個組織并不駐守在陽間,而在其他處,今天降臨,所以才又能見到這種生物?

  “陰陽大蛇!”便是天尊都倒吸冷氣,因為這一族在史前出現過絕世霸主,實力之強勁驚世駭俗。

  這種生物極陰與極陽共生,有些佼佼者修出的道果無以倫比,最后該族生生演化出陽間的一個禁區。

  不過,那禁區最終被人滅了,導致這一族消失。

  一聲啼鳴,突兀的響起,覓食者又臨近!

  “你給我出來!”陰陽大蛇斥道,周身通紅,鱗片森森,盤成蛇山后,放開精神能量四處搜尋。

  噗!

  然而,下一刻,一道可怕的聲音傳來,它身邊的同伴死了,渾身干癟,縮小了一大截。

  “你是……”陰陽大蛇聲音發抖,在灰色的大霧中像是看到了可怕的輪廓,他居然在顫栗。

  須知,他是這群狩獵者中的副頭領,都快超脫天尊領域了,但卻被嚇成這個樣子。

  “怎么可能……傳說再現?我在石刻圖上見到過!”它嗓音發抖,在那里大吼。

  所有人都不知道他遇到了怎樣的生物,竟被嚇成這個樣子,都深感震驚,陰霧激蕩,那里發出凄厲的叫聲。

  陰陽大蛇天生具有陰陽眼,能看穿一切,所有它有所覺,見證了某種神秘,在劇烈抗爭。

  陰陽光束并起,它發出至強一擊,但是,它雙瞳中的秩序符文才飛出去,它就倒下去了,眉心淌血,汩汩而涌。

  它的一身血精干枯,鱗片的縫隙中長出許多黑毛,身體縮小到不足原來的十分之一,瞬間慘死。

  那片地帶陰霧散開,人們看到陰陽大蛇慘死,全都震驚了,這才一照面而已,它便成為覓食者的食物。

  這太讓人震驚了,那到底是什么東西?

  顯然,陰陽大蛇似乎有所發現,不然臨死前也不會說出那樣的話,可是它到底要揭示什么?

  覓食者凄厲之音再次響起,宛若億載光陰前的厲鬼出世,屠掉地獄所有生物,掙脫出來,殺到陽間!

  “嗷……”

  它的聲音極其可怖,陰風呼嘯,濃重的霧氣拍擊而來,一瞬間席卷三方戰場。

  覓食者出沒,讓每一個人都頭皮發麻!

  “噗!”

  “噗!”

  ……

  接連間,又有幾個輪回狩獵者栽倒在地上,仰天橫尸,死不瞑目,都是突兀在陰霧中被擊殺的。

  這讓人膽寒,無比害怕與恐懼。

  這可是輪回狩獵者,千百萬年來,有幾人敢招惹?從來都是他們找人麻煩,結果今天卻一而再的斃命。

  在他們的背后是——輪回,這個層面的博弈簡直不可想象,涉及到了天上地下,波及諸天萬界。

  結果,今天竟發生了這種事,以往覓食者出行也不是沒有發生過驚世的慘案,但是終究是沒有像今天這么瘆人。

  難道覓食者以前只是沒有遇到過輪回狩獵者,所以才能相安無事?

  瞻州陣營的進化者瘋狂逃散,生怕被當作血食,連天尊都慘死,誰不害怕,連輪回狩獵者的招牌都不靈,人們怎能不惶恐?

  許多人都意識到,以往太低估覓食者了。

  這是一個種族,還是說古往今來其實都只是一個生物在獨孤的覓食與游蕩?

  從陰陽大蛇臨死前的話語推斷,覓食者似乎來頭巨大無邊,曾為某種嚇人的傳說,在不知道什么年代的石刻圖上出現過。

  到頭來,輪回狩獵者都跑了,活著的幾人大逃亡,就此消失不見蹤影。

  但是,許多人都覺得,問題大了,會有天大的風暴出現,輪回的力量會顯現,陽間都要因此地震。

  一聲凄厲的啼鳴,在雍州陣營出現,灰霧滔滔。

  齊嶸天尊身體發抖,整個人居然無法動彈了,而后他眼前發黑,一下子失去意識,一頭栽倒下去。

  楚風心驚肉跳,他意識到大事不妙,覓食者出現了,而且就在附近,專門針對天尊級以上的生靈嗎?

  齊嶸天尊是死還是活?楚風不知道,不過他現在還算無恙,盡管肌體如同割裂般的疼痛,魂光都要炸開了,但他畢竟沒有遭受致命一擊。

  陰霧鋪天蓋地,向這里洶涌而來。

  楚風發毛,幾乎就要祭出輪回土與筷子長的黑木矛防御!

  他無法退走,在他背后就是羽尚的大帳,他很擔心羽尚出事。

  事實上,他也走不了,絕對快不過覓食者,對方的道行很難想象有多深,連一群輪回狩獵者都被其干掉大半。

  臨近了!

  楚風寒毛倒豎,他清晰的感覺到濃重的大霧中有什么東西在接近,幾乎到了眼前,甚至他都能感受到對方在張嘴,對他吹陰冷的氣。

  一種古老的語言傳來,斷斷續續,像是一個失魂人在夢囈,在喃喃著,帶著無盡的灰色陰霧,彌漫過來。

  楚風聽不懂,那究竟是什么時代的語言?怎么感覺同九號的語種有些相近。

  楚風身體繃緊,仔細感應,在對方的詭異而可怕的精神波動中,他竟然聆聽到了某種精神語言。

  “三生……藥……”

  像是在招魂,又像是某種執念在回蕩,極其的可怕,帶著無邊的陰寒氣息,像是從那地府最深處傳來,令人毛骨悚然。

  “三生……藥……”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