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308章 拋夫棄子

第1308章 拋夫棄子

  青音仙子雪白細膩的如同羊脂玉般的秀美頸項上布滿一層小疙瘩,她居然被摟住脖子,與人親密接觸。

  回頭的剎那,她瑩白的額頭,挺而立體感明顯的瓊鼻,以及鮮艷紅潤的唇,幾乎就要觸及到楚風的臉,帶著溫熱的濕氣吹來,拂在她的面上。

  秦珞音瞳孔收縮,出現銀色符號,修長的身體繃緊,滿頭青絲飄舞,整個人散發殺氣,她由不食人間煙火一下子凌厲起來,瞬間像是化成亂世的魔仙。

  然而,還未等她說什么,楚風摟著她如同天鵝般雪白的頸項,直接先一步開口,道:“想翻臉是吧?這么絕情,你真的不要孩子了?那也是你的血脈,是你的子嗣,不是我一個人的。”

  青音仙子身體雪白晶瑩,肌膚噴薄神芒,都要進行反擊了,然而聽到這些話后明顯動作一滯,她目光如同兩口神劍,掃落過來時,讓楚風覺得刺痛。

  她自然感受到,對方是故意的,想先聲奪人?她的眸子越發的光束懾人。

  然而,楚風不為所動,右臂用力摟住她的脖子,自己的頭同對方白皙晶瑩的額頭頂到一起,道:“都老夫老妻了,鬧什么?!”

  “松手!”青音仙子呵斥,浮現了殺氣,這可不是單純的威脅,而是真的要動手了。

  楚風嘆氣,他壓根就沒有想長篇大論去講什么道理,因為該說的上次都說過了,今天只是最后一問。

  如果秦珞音的轉世身依舊如故,沒有改變,他徹底放棄,不會再多說什么。

  他雙目炯炯,沉聲道:“我再問你最后一次,你要舍棄小陰間的一切是嗎,徹底的離開我與那個孩子?!”

  青音仙子滿頭發絲飄舞,晶瑩而燦爛,一雙美眸如同虹芒般,飛出讓讓人生畏的光束,絕美無暇的面孔上寫滿了冷冽,不為所動,她依舊很冷淡,也很堅決,道:“我再說一遍松手!”

  “這就是你最后的決定?”楚風惱了。

  “該說的上一次我都已經說過!”秦珞音冷漠低語道,而后霍的抬頭,拉開跟楚風面龐的距離,越發的堅定。

  楚風臉色鐵青,殺氣騰騰,他想到了青音上一次所說過的話,有喜歡的人,在史前時代就是神話中的神話,而她跟楚風不可能了,不會走在一起。

  眼前的青音如同上次那般,很漠然,也很堅決,這種態度與言行都已經昭示著她不會改變心意。

  “我早晚干掉那個人!”楚風寒聲道。

  青詩仙子平靜地開口,道:“你沒有那個機會,你還是走吧,趁早離開這里,我知道你與第一山沒有什么關系。”

  顯然,她已經聽聞在第一山那里發生的事,再加上她是史前夢古道天女轉世,了解第一山的底細,所以判斷出楚風不是第一山的弟子。

  事實上,外界也有懷疑,九號與六號說的話,瓦解掉楚風身上不少光環。

  “這一世,我已經不是秦珞音,我是青音,小陰間不過是我生命中很短暫的一個片段,滄海成塵,往事如煙。愿你……一路坦途,走吧!”

  青音仙子發光,身體離體而起,懸在金色大帳中。

  毫無疑問,她這一世覺醒了史前時代的某些神能,在進化這條路上將會走的無比悠遠,她要超脫,成為終極進化者。

  現在的她已經很強大!

  “如果那個孩子還能再出現,若是有難,你可以找我,我會去救他!”這是她最后的承諾。

  楚風聽到這種話語,再也沒有什么肢體上的接觸,直接松開她,站在大帳中,恢復的冷淡,道:“不用,真有一天我找到他的話,我自己也能夠照顧好,庇護他一生無憂,誰也動不了他!”

  青音仙子道:“你走吧,如果被人知道你與第一山沒有直接關系,你會很危險,走不出這片戰場!”

  現在她與楚風相隔一尺遠,像是隔著天涯,宛若相距極其遙遠。

  “我能走到這一步,不是因為與誰的關系,憑我自己也終究能崛起,打破各種神話!”楚風轉身就走。

  該說的都已經講了,為了小道士,為了小陰間的情誼,他已經進行了最后的努力,不想再繼續。

  楚風向大帳外走去。

  羽尚出現,輕嘆道:“很曲折,但你就這樣放棄了嗎?”

  “是!”楚風點頭,但最后又微微駐足,道:“現在她已經不是我想要見到的那個人。”

  羽尚天尊微嘆,這種事他也沒有什么建議,不會給予意見,但卻攔住了楚風,讓他稍等,不要離開。

  這時,青音仙子從旁走過,飄然遠去。

  “就這樣不再挽留?”羽尚又一次開口,他是過來人,怕楚風留下遺憾。

  楚風搖頭,道:“現在沒有必要了,總的來說,還是我不夠強大,當有一天,我抬手就能鎮壓神話中的神話,還有什么不可逆轉?若是我足夠強大,自然能喚醒小陰間的她,使她再現。算了,還是各自走各自的路吧,這樣放下也好,我道心越發的堅固,此去乘風破浪,鯤鵬展翼破天宇!”

  接著,他露出疑色,詢問羽尚天尊為何留下他。

  “我想送你一件器物。”羽尚思忖良久后,做出這樣的決定,這是當初他就有過的念頭,自己生命無多了,準備將那件古器送給曹德。

  楚風露出訝色,看到他這樣鄭重,那是什么物件?

  不過,他也立時明白了老人的心態,感覺自身不行了,生命即將干枯,這是在臨終前托付,讓楚風帶走那件器物。

  楚風道:“前輩,你不會有事,我會為你找來延續壽元的天地奇藥等!”

  他知道,一般的藥草對羽尚無效,需要稀世奇珍物質才行。

  “沒用了,我自己的情況我自己了解,或許只有一兩個月的時光了,即將塵歸塵土歸土。”他嘆道。

  此時的他,白發蒼蒼,滿臉皺紋,渾濁的老眼沒有光澤,雖為天尊,但是一生坎坷,三個兒女都早亡,唯一的孫兒也死去。

  而這幾個后代都曾天賦驚人,比如闖進陽間神王前三甲的排名內,但是很可惜,全都英年早逝。

  羽尚天尊雖然沒有證據,但是,直覺告訴他,他的女兒和他的長子等都是被人加害而死,這是他一生的痛,整個人生都是灰暗的,苦難的,毫無快樂與光明可言。

  他身為天尊,竟沒有一個子嗣,沒有一個后人留下,僅有的幾個弟子也都被他遣散,怕遭意外。

  可是,事后他亦聽到噩耗,有的弟子也死去了,被人抹除。

  一切都只是因為有人惦記上羽尚天尊家族中的一件古器,想據為己有,同時也不想聲張,鬧的天下皆知。

  羽尚在與楚風說話時,都是暗中傳音,盡管如此,他還是有點擔憂,怕害了楚風。

  唯一讓他稍微放心的是,第一山剛斬出通天劍氣,將幾個禁地鑿穿,正是威懾天下時,暗中即便有人鎖定了他,但現在估計也可能暫時離開了。

  羽尚天尊有種感覺,整個人都似乎輕松了不少,暗中的一座無形大山像是被人從他身上移開了。

  當他說出這些時,楚風深感吃驚,某股可怕的勢力一直在覬覦羽尚天尊家族的器物,還長年累月在監視他?

  同時,楚風也不解,與其如此,直接下狠手,將羽尚天尊抓走就是。

  羽尚道:“他們不敢,因為,我的祖上在我的魂光深處設下禁制,已然無解,稍有意外,線索就會自我魂魄中消失,永遠不可追尋那件器物了。”

  楚風越發心驚,到底是什么東西,竟需要如此興師動眾?

  “只在傳說中出現過的一件器物,被認為不可能存在,曾經一器鎮壓諸天,盡管很多個時代,甚至這個紀元,它都早已被人忘卻,但是,一旦它出世,依舊會照亮諸天萬界!”

  說到這里,羽尚天尊的目光中閃爍出驚人的光彩,所有的苦難,所有的挫折,人生的灰暗,這一刻皆散去,他像是獲得了部分生機,有了幾許朝氣。

  楚風大驚,那是什么東西,難怪有人惦記,真要是如此不凡的話,連沉睡不知道多少個時代的老怪物都得復蘇,沖出棺材。

  “前輩,這種東西我不能要,你留下吧,我會為你尋來大藥,讓你再活上一萬年!”

  羽尚苦澀,想到天縱之姿的長子,再想到橫掃天下神王的女兒,又想到最后唯一的血脈那個孫兒,全都離世了,死的不明不白,他認為自己的人生早該結束了,沒有快樂可言,此生都是在痛苦中度過,在煎熬與孤獨中咀嚼悲涼,沉淪于黑暗。

  “不送給你的話,我真的要將那件器物最后的線索帶進棺材中了,此物不能有失,有人說,它比大半個陽間還要重要!”羽尚天尊感嘆。

  最終,楚風不再拒絕,但是,他依舊想激起老人的求生意志,不能這么坐化,這么無聲的死去。

  “前輩,加害你們這一族的人到底是誰,你就不想為幾個子嗣報仇嗎?”楚風問道。

  羽尚搖頭,有黯然,也有挫敗感,道:“我看不到一點希望,再修行千百世,我也不是對手,報不了仇。”

  楚風皺眉,道:“究竟是什么人,難道比武瘋子還厲害?”

  “是,最起碼他不會弱于武瘋子,這一系惹不得,就是我族祖上最輝煌時,也不見得能扛住。”羽尚嘆息,無比的落寞。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