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307章 銅棺中葬著誰

第1307章 銅棺中葬著誰

  “這里葬下了一段輝煌,一段傳說,一段線索,一段他們眼中最大的歷史公案,想要揭開。”

  “當然,他們還想作為前哨站,從這里闖過去,去抄后路!”

  當聽到這到這種說法,楚風有些發懵,抄誰的后路,是那位貫穿古今的劍光的主人的后路嗎?

  “背后連著的區域太可怕,甚至,以后會有些人從那里下來!”九號指了指天之上。

  這么說來,那通天劍氣的主人依舊有敵?!

  楚風倒吸冷氣,深感修行路無邊,前方世界太可怕,他真的需要全面崛起才行,因為前路太漫長,天地一下子像是變得廣袤無垠,充滿了厲害的生物,也充滿遐想。

  “你是說,禁地背后連著的地方很可怕,以后還會有生物從那些道路,從那些深淵中過來?”

  “是!”九號點頭。

  并且,他舉例,四劫雀一族竟然施展出名為“一劍斬萬仙”以及“向天借一紀元”的可怕招式,這絕不是一般人能夠開創的,過于恐怖。

  甚至,九號懷疑,這都不是四劫雀一族開創的,而是來自其他大界。

  禁地深處連向外界的道路雖然艱險,跨過來非常難,但是,終究有一天還是會有生物降臨,一定會更可怕,更加強大。

  再現的生靈,或許境界層次上都要高出一兩個數量級,不可匹敵,這是九號心中最大的憂慮。

  因為,依照目前來看,一些天地,一些世界,開辟出了新的道路,早先被截斷的路途,如今要再次相連了。

  “諸天萬界,百舸爭流,億萬族爭霸,亂天動地,以乾坤銅爐煉真金,想一想就激動啊,揮灑熱血與激情,誰才是真正的霸主?在進化道路所通向的最大舞臺上一同競逐,誰能崛起,誰能傲視到最后,真是讓人心中激蕩!”

  楚風一副激動不已的樣子,慷慨激昂,結果六號的臉陰沉如水,都要下起瓢潑大雨了,忍不住又要給他一巴掌。

  還好,他被九號給拉住了,那一巴掌沒拍下去。

  “你懂什么,妄談什么爭霸?當年斷掉這些通道,你根本不知道花費了多少心血,究竟需要怎樣修為的生靈出現才行!必要冠蓋天下,氣吞萬古,如今上哪里再去找那樣的人?真要降臨過來某種生物群,別說那邊的強者,就是某族山門中的中青代過來,都有可能會……唉,總而言之,真要有生物降臨,就是大禍,會血染星河!”

  九號嘆氣,有些焦躁。

  這些事他原本不愿去想,也不想去展望,因為太壓抑,實在是讓人感覺發瘆,也有些讓人絕望。

  “等我以后修煉有成,拿張漁網到深淵路上去撈,一個個都烤著吃!”楚風大言不慚。

  六號道:“有多遠,你給我消失多遠!”

  “還沒有解惑完呢,我還有太多的問題。對了,剛才曾提及銅棺,為何總有它的身影,里面究竟葬著誰?”

  楚風不退,而且滿心的不解,全都是疑問,依舊在虛心請教。

  他看得到了那幅斑駁古畫卷,雖然內心被沖擊的差點崩開,到現在魂光都不穩,還有些劇痛呢。

  但是,他的確看到了一角真相,見到某些迷霧,迫切想了解。

  “不是葬,而是渡!”

  九號與六號臉色都不是很好看,似乎對葬這個字很過敏,嚴肅的糾正。

  “都埋入棺中了,還不想讓尸首入土為安嗎?”楚風撇嘴小聲咕噥道。

  “都說了,不是死去,不是葬下,而是在渡!”六號老臉上很干枯,但這個時候,卻青筋浮現,拎住了楚風的衣領子,差點都給舉起來。

  “渡,怎么渡?”楚風心有疑惑,一點也沒害怕,自顧自的思索,他是真心覺得這兩人不會傷他。

  真要是滅他的話,不用這樣做。

  “渡過去!”九號沉聲道。

  渡過去?楚風一臉的不解,連瞳孔中都快交織出問號了,有點發懵,這怎么猜?

  他不禁自語,道:“到了那種層次,還要渡?渡過天劫,世間最強劫難?”

  “也不對,這是要渡過紅塵大世,渡過萬古虛空,渡過宇宙永恒嗎?”

  “還是說,要渡過輪回,渡真如自我過苦海,超脫本我?”

  他胡思亂想,隨口亂說,卻是讓九號露出異色,覺得這小子還真是有點想法,也不是光顧著厚臉皮索取。

  “等會兒,我看到還有一口銅棺,有個人孤單的坐在上面,很落寞,很孤獨,只留下一個背影。”

  楚風提及這口棺,也想知道這是怎么回事,想要聯想起來推演。

  九號嘆息,在那里點頭,但是,馬上他就瞪圓了眼睛,恨不得打死這個小子!

  “我怎么感覺,他這是在玩漂流,坐在銅棺上,這也太任性了吧?”

  然后,他就知道后果了,被六號與九號打進土層中,好半天才上來,再也不敢亂語,認真嚴肅起來。

  其實,他是想緩和下氣氛,因為,他看到那道背影的真實感受卻是,孤獨與凄涼,非常的壓抑。

  “難道這個人也在渡?”楚風很認真地請教。

  “是,也在渡!”九號點頭。

  楚風仔細思忖,那個人坐在銅棺上,沿著河流而下,路過一界又一界,看著染血的落日,看著諸天萬界流血漂櫓,在光陰河流中遠去。

  這也是渡?

  楚風胡思亂想,然后,他又想到了那口空棺,這是為誰準備的,怎么還空了一口?

  而且,三口棺以前還曾是一體。

  “都說,道生一,一生二,三生萬物。這銅棺也是生一,生二,生三口棺,也就是說葬著你我他萬物?”楚風說完,又趕緊后退,還真怕再刺激到九號與六號。

  “這銅棺的名字中有三這個字。”九號答道。

  楚風狐疑,這有什么秘密,還剩下一口空棺,如今在哪里?

  他開口道:“以后有機會一定撈起來,我看一看它到底有什么秘密!”

  “你就不用想了,肯定跟你沒關系,你見不到最后一口棺!”六號說道,然后他就不耐煩了,恨不得楚風立刻消失。

  “九師傅,六師傅,我還有各種問題,都一并幫我解答吧,再說,剛才的問題你們都沒說清楚呢!”楚風不甘心,還不想走。

  這兩人太對他保留太多,不肯透露秘密,讓他如同百爪撓心般,真恨不得能夠鎮壓這兩個老頭子。

  “銅棺中到底是誰?”楚風問道。

  “你都說了,是你我他萬物!”九號嘿嘿笑道。

  “武瘋子有多強?”楚風發問。

  這個問題太跳躍了,讓九號與六號都發呆,剛才還在談銅棺說禁地,怎么一下子就問到武瘋子那里去了?

  一切都是因為,楚風看出來了,要不到經書,問不到最緊要的秘密,與其如此,還不如現實一些,問當世的一些較為嚴重的現實問題。

  他早晚會和武瘋子一脈的人遇上,注定會交手!

  “很強,永遠不要低估那個小瘋子,有天賦,有毅力,這次他出動的只是一件兵器而已,不是真身,而禁地都出動了強者自己的肉身,你可以想象,那個瘋子一旦出關,境界層次會有多么的強。”

  九號嚴肅的告知,他跟武瘋子的那縷精神操控的兵器交過手,深知當世武瘋子的真身若是出世,會何等的厲害。

  與此同時,極北之地,某一片區域中,像是天地銅爐在焚燒,在熬煉一個生靈,在迷霧中,有一雙巨大的眸子在開闔,極其可怕,讓天地都要崩塌了。

  最后,那雙眸子又閉合了,沉寂下去,武瘋子不曾出關!

  “祖師的兵器受損了,第一山竟這么厲害?!”

  “無妨,等祖師真身出關,境界一定要高上一兩個數量級!”

  他的門下很自信。

  但是,也有人憂慮,已經得到消息,那通天劍氣鑿穿了幾個禁地,若非獨腳銅人槊提前退場,估計這里也會遭波及。

  “那道劍氣不屬于第一山,過去也就過去了,不會再出現,而且,你們真當吾師不會走到那一步嗎?”

  武瘋子的大弟子開口,很有信心,他像是知道一些事。

  “不必憂慮!”這時,那霧靄繚繞的深處,傳來了武瘋子的聲音,居然很平和,沒有一點的煙火氣。

  但是,卻也讓人感覺到,諸天都要炸開了一般,有一股磅礴的血氣在那坐關地起伏,太駭人了。

  “師傅,那一劍可以超越嗎?!”武瘋子最小的弟子,一個白發麗人問道。

  “在我還年少時,吾師曾在追求那種境界!”武瘋子開口。

  當聽到這種話語,所有人都呆住了,他們的祖師,他們的師傅,武瘋子居然第一次提及其師,難道……還在世上?!

  一瞬間,這片地帶所有人都被鎮住了,而后,感覺血液奔涌,在體內轟鳴,忍不住顫栗。

  “那師傅您呢?”

  “我們都還在路上。”武瘋子答道,他在復蘇!

  ……

  楚風被驅逐,九號與六號實在受不了他,就沒見過這么沒羞沒躁的人,最后將他直接給扔出去了。

  “誒,九師傅,你們還沒有解惑完畢,我還有很多問題請教!”楚風在第一山外揮手,戀戀不舍。

  九號與六號見他不消失,他們兩人自己消失了,再也不搭理他。

  遠處,各方進化者,有來自陽間各大家族的,也有來自三方戰場的,還有來自各大報紙期刊的,都很無語。

  第一山外來了太多的人,都在打探消息,見到這一幕都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當然,也有很多人都生出異樣之色,畢竟,不久前九號曾親口說過,沒教過楚風什么,第一山不適合他。

  這當中另有隱情,還是揭示了什么?許多人都在胡思亂想。

  楚風走出來后看著眾人,這個時候絕對不能怯場,他很霸氣,也很強勢,道:“都散了,我第一山不喜歡被人圍觀!”

  然后,他又直接明言,他正式出山了。

  “黎龘是我師兄,當年看誰不順眼就揍誰,誰哪個禁地得瑟,就放一把火燒誰,從此以后,我要發揚光大第一山的這種風格,就此秒天秒地秒盡對手!”

  這可真是大言不慚,楚風這完全是在扯虎皮作大旗。

  不然的話,他就危險了,九號消解他身上的光環,早先說過的那些話可能會給他造成災難性的影響。

  此外,他也沒想著立刻離開呢,而是很淡定的對齊嶸天尊開口,要去三方戰場,要去秘境收割造化。

  這個時候,他還真不甘心直接跑路,反正又一次扯虎皮了,趕緊藉此最后的機會去收取屬于他的東西。

  不然的話,時間流逝,他以后可能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轟隆!

  金虹橫空,銀光傾瀉,楚風隨著眾人回歸三方戰場。

  他想各種暗中聯絡與成全一些故人,但是發現都不太合適,沒什么機會,不過早先倒是有過約定,希望那些人都會進秘境。

  到最后他通過羽尚天尊,倒是和青音仙子上聯系上,并暗中碰面。

  “我再問一次,你怎么想的?!”在羽尚天尊的大帳中,楚風很嚴肅的問青音仙子。

  他想進行最后一次的努力,如果對方不認,不承認是小道士的娘,今生就此別過,就此算了,他徹底放棄。

  該做他也已經做了,不想讓這些事成為進化路上的羈絆。

  楚風來到青音仙子身邊呢,看著她,等待回應。

  青音,風華絕世,一身雪衣,青絲披散,面孔瑩白,眸子深邃,她空靈出塵,稱得上絕美,艷冠人間。

  但是,現在她很平淡,也很冷靜,漠然地看向楚風。

  楚風上火,想到小道士,又想到當年的秦珞音,再看到現在漠然而超然的青音,他一把摟住了青音仙子雪白的頸項,道:“醒來!”

  青音震驚,霍的看向他,居然如此親密地摟她脖子?!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