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301章 都是大坑

第1301章 都是大坑

  穩重與溫和的劫無量都帶著淡淡的笑意,瞥了一眼對面,都到這個地步了,曹德還抱著僥幸心理?

  寂滅嶺的傳人褚旭擁有一頭光滑晶瑩的藍色長發,空明出塵,比之許多女子都漂亮,他眼角眉梢都帶著異色。

  星羽天的一對男女更直接,男子輕蔑楚風,女子冷艷,雖然很美麗,但是現在看楚風時,也是一臉鄙夷之色。

  都到這種關頭了,在他們看來,一切都已經成定局,第一山被血洗,被幾大禁地聯手徹底踏平了!

  來自混沌淵的絕色麗人伊玉,神色越發復雜,族中那個長輩,史前時代的天之驕女得悉黎龘的師門覆滅后,不知會如何。

  “世間再無第一山!”

  有人輕笑道。

  來自禁地的生靈相視而笑,就差舉杯共飲了,大局已定,沒什么可擔憂的。

  這一刻,四劫雀族的劫銘早已經動身,化成一頭猛禽,展翅橫天,沖進一條空間隧道,趕向第一山。

  其他幾個禁地也都有類似的行動,都派出各自的仆從去第一山。

  蒼穹上,星羽天殘存下來的邊緣區域,慟哭聲震天,有老仆人顫顫巍巍,在聯系該族在外的弟子。

  他嘴唇都在哆嗦,估計族人沒剩下幾個了!

  三方戰場上,來自星羽天的那對年輕男女,身上帶著雪白色澤的道紋海螺,都發出晶瑩的光澤,有回音聲。

  這是族人在聯系他們,兩人都第一時間放在耳邊去傾聽。

  沙沙聲傳來,噪音很大,竟聽不真切,兩人都皺眉,這三方戰場上曾為禁地,被第一山轟成廢墟,各種復雜的地勢蘊含著太多的磁髓等,場域紊亂,干擾信號源,不能清晰的接聽。

  “是成叔嗎,我們聽不清,有什么事情,是不是血洗第一山后我們得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經文?”

  兩人太樂觀,全都帶著喜悅的笑容。

  星羽天邊緣的斷壁殘垣與瓦礫間,那個老仆簡直要瘋了,這種關頭居然都無法清晰接聽他的消息,實在讓他崩潰。

  主要也是因為距離實在太遠,他們這一禁地在天外,路途過于漫長,普通的進化者飛上數十上百世也無法從地面上來。

  同樣的事發生在寂滅嶺,一個中年男子披頭散發,看著前方的禁地,所有的山嶺都消失了,只有邊緣還有殘跡,他發出野獸般的長嚎聲,慟哭聲震天。

  接著,他又聯系外面的族人。

  這個時候,三方戰場上寂滅嶺的后人褚旭還在笑,突然間他掛著的一枚血紋珊瑚墜亮起,發出噪音聲。

  “五叔,是你嗎,有什么事?!”

  寂滅嶺那里的中年人急的眼睛都紅了,恨不得將手中的大道血紋珊瑚傳音器給折斷,焦躁不安。

  “五叔,你該不會是要我去第一山分戰利品吧,放心,我離那里不是很遠,一會兒就趕過去。”

  戰場上,褚旭一頭藍色的長發光滑而晶瑩,他帶著燦爛的笑容,心情相當的愉悅。

  “我#@¥%……”

  寂滅嶺,那中年男子氣的一腳下去,將一顆星骸踢爆,讓山川都在轟鳴,他怒吼連連。

  終于,三方戰場上,寂滅嶺的傳人褚旭聽真切了一些,似乎有吼聲,很像平日五叔激動時的做派。

  “哈哈,五叔,你這么振奮,看來我們血洗第一山后得到了了不得的東西,該不會是挖出終極器了吧,還是說揭開了第一山史上最大的公案?!”

  他在笑,也跟著興奮不已。

  寂滅嶺邊緣,那中年男子氣的摔飛大道血紋珊瑚傳音器,直接暴躁了,而后又暴走了。

  最后他罵道:“你去死吧,不管你了!”

  四劫雀族的駕車者劫銘、混沌淵的仆從、寂滅嶺的親信等人通過場域傳送,沿著空間通道第一時間趕到第一山附近。

  當然,還相隔數千里時他們就都沖出了空間通道,不敢真正傳送到地頭,一路疾馳過去。

  然后,他們就震驚了,第一山依舊在,還和以前一個樣子。

  最為關鍵的是,那護山光幕此刻透明,他們看到了九號,拿一把流淌著大道紋絡的掃帚,正在打掃戰場。

  一瞬間,他們石化了,這什么情況?九號這個食人魔還在?!

  各族的強者呢?!

  此外,不止一個九號,他們還看到幾個枯瘦的生靈,都跟九號一個氣質,如同魔主般,正在那里溜達。

  這一刻,劫銘等人狂躁了,而后又感覺要嚇死了,這是天大的事件,自家的老祖趕來后都……失敗了?!

  不僅是他們,周圍來了很多人,都是強者,遠勝劫銘等人,第一時間趕到此地探究情況,然后所有人都傻眼。

  所有人都震撼,第一山無恙,毛都沒有少一根!

  這是否意味著,各族的老祖兇多吉少?劫銘等人都要崩潰了,當想到自家少主等還在戰場上睥睨曹德呢,他們真恨不得多生出幾條腿,立刻沖回去。

  九號等人的注意力根本沒有放在劫銘幾人身上,這種小角色完全被忽略了,因為山外來了太多的強者,都在窺探。

  “唉,是不是封山封早了,我看到外面有很多大長腿,什么美團、天團、大團,都成群成片啊。”

  九號流口水,有些后悔。

  不過,七號提醒,必須得封山,要重整山河,這里的場域破壞的厲害,萬一再有人進攻會出大問題。

  決不能再激發那斷面世界中留下的劍光殘痕了,不然的話,一旦徹底消耗干凈,天地都要傾覆,會出現比紀元終結、天地大劫降臨還要可怕的大事!

  第一山的護山光幕重行厚重,不再透明,九號等人在施加封印,各種大道紋絡浮現,轟鳴聲震耳欲聾。

  “逃啊,去稟報小主人,快走啊,離開夏州,這輩子都不要踏足第一山附近,族運衰敗期到了!”

  劫銘等人全都瘋了,還算有些忠心,全都發足狂奔,向回趕路。

  事實上,他們不忠心也不行,本身就是禁地后人,即便血脈略稀薄,也改變不了這個事實,一辱俱辱一榮俱榮。

  劫銘身為四劫雀,體外有四重光幕,翅膀都要飛斷了,終于尋到一個場域傳送祭臺,羽毛炸飛,沖了上去。

  后面幾個禁地的隨從也都在燃血沖來,一同開啟場域,瘋了一般趕向三方戰場。

  戰場上,四劫雀劫無量笑容溫和,在那里對楚風招攬,說可以不殺他,追隨他而去就是了。

  不過,在遭到楚風的拒絕后,他的臉色冷酷了下來,其氣質跟以前完全不一樣了,再也不溫和,而是殺機浮現。

  寂滅嶺、星羽天等弟子,更是在蔑視楚風,如同貓戲老鼠般,等著看他笑話,若無意外,消息快傳回來了。

  事實上,這個時候楚風也已經準備好了,暗中的地勢等都窺探清楚了,天遁符、場域等都排列好了,準備血拼突圍。

  砰!

  遠處,一條空間隧道炸開,劫銘幾人沖了出來。

  “呵,回來了,如何?第一山是否被血洗干凈,將詳情告訴給在場的所有人吧。”

  寂滅嶺的褚旭微笑道。

  “講!”劫無量也冷酷的點頭。

  遠處,劫銘等人心態炸裂,這一刻簡直要瘋了,還怎么講,真要說出來的話,估計會有人強留他們!

  即便他們在極力掩飾,可是,那種激烈的情緒波動還是表現了出來。

  不過,卻沒有人多想,都以為第一山覆滅,他們親眼目睹那里的輝煌戰績,覲見了各家老祖,現在激動莫名,急著回來傳訊。

  “哈哈……”見到這一幕,九頭鳥族的人都大笑了起來。

  以赤虛天尊為首,九頭鳥神王赤峰等人都跟在他的身后,一起向前走去,對劫無量行禮。

  “恭喜少主!”他們一起恭賀。

  我曰,子曰,恭喜個毛線啊,劫銘真的要瘋了。

  “哈哈……”寂滅嶺的弟子褚旭第一個大笑了起來。

  劫銘幾人想要立即暗中稟告,結果這一刻,有的禁地終于聯系到了自家弟子。

  寂滅嶺,那中年男子在邊緣地帶的廢墟中找到一根巨大的大道血紋珊瑚傳音臺,功率大了許多倍,對接能力強。

  “褚旭,你想死嗎?能聽到我的的聲音嗎?你看一看現在都發生了什么?還不滾回來,逃啊!”

  這一刻,褚旭的那個血色吊墜發光,傳出了清晰的吼聲,并且有畫面投影,浮現在他的身前。

  然后現場鴉雀無聲,所有人都聽到了,所有人都看到了那投影光幕,全都被震撼了。

  那是寂滅嶺?!

  那里不是崇山峻嶺嗎?可是現在,一個巨大的黑窟窿,取代了原來的中心區域的廣袤大地,那里成為了什么?!

  所有人都震撼,陽間禁地寂滅嶺被人打穿!

  現場死一般的寧靜,唯有那個禁區生物再吼,呵斥褚旭,問他到底聽到沒有,趕緊滾回去,立刻逃命,所謂的寂滅嶺輝煌不存在了!

  沒有一個人說話,都在聽著,都在看著那片可怕的投影。

  直到楚風打破寧靜,他向前走了幾步,道:“你們家有大坑。”

  我曰,子曰,褚旭都要暴走了,他已經魔怔,整個人都不好了,這一刻聽到曹德的話語,差點原地炸裂,面色蒼白,氣到發狂。

  “家里邊真有大坑啊?”怪龍嘀咕。

  眾人震撼的同時的,也都無言,曹德一語成讖,這也太……詭異了。

  這什么破嘴,什么烏鴉嘴啊,禁地的一些生物不服,而后又有無邊的寒意涌上身體,這個結果太可怕了。

  “少主,快逃啊,一劍通天,橫斷萬古,傳說中的那個人一縷劍氣傾瀉,貫穿了我族祖庭!

  這個時候,星羽天的老仆也在哀嚎,也在大叫,終于接通那對年輕男女身上的特殊大道海螺,在嘶吼著,也傳播過來畫面。

  然后人們就看到,平日間星河流淌、光芒璀璨的域外星羽天,現在徹底暗淡,一片漆黑,有一個大窟窿出現在那里,死寂一片。

  “啊?!”

  “不!”

  星羽天的一對年輕男女也都大叫,目眥欲裂,內心崩潰,他們的家族完了?曾經高高在上的禁地被人轟穿祖庭!

  “你們家也有大坑!”

  楚風背負雙手,上前走了幾步,這樣說道。

  噗!噗!

  這對年輕的男女全都吐血,大口向外噴,心態壞了,整個人都要瘋魔了,這簡直是無法承受的結局,再被楚風這么奚落與刺激,皆眼前發黑,整個人都在踉蹌,身軀不斷搖動。

  然后,楚風又邁步,走到混沌淵那個絕色麗人伊玉不遠處,道:“你們家……原本就是大坑!”

  眾人:“……”

  “我#¥%……”伊玉是崩潰的,熱淚滾落,她不知道家族如何了,不過就沖星羽天與寂滅嶺的慘狀,估計自家也好不了。

  一群禁地生物都在顫抖,心態要爆炸了,整個人都在痙攣,每一個人都感覺人生的天空塌陷了,心中充滿陰霾,這是不可承受之劇變。

  再加上旁邊有一個可恥可恨可惡的魔頭——曹德,逐個的提醒他們,你們家有大坑,誰受得了?!

  “全是大坑啊!”楚風感嘆。

  一群人聞言,皆很崩潰。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