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300章 一語成讖

第1300章 一語成讖

  天地茫茫,廣袤無垠,但是在這一刻卻沒有那劍光壯闊,劍氣恢宏而磅礴,壓蓋世間,無遠弗屆!

  一劍通天徹地,斬破永恒,無人可擋!

  一劍貫穿諸天敵,斬進某些密土內,殺敵無盡,血染一域!

  一劍橫斷古今未來,但有阻抗者,都在瞬間炸開,連灰燼都剩不下,被斬成虛無!

  就是這么的霸道無匹。

  天上地下,唯有劍光,璀璨而盛烈,茫茫無邊,一劍斬出,橫斷萬古!

  陽間,名山大川中驚醒的老怪物們全都驚悚,寒毛簌簌的倒豎起來,衰敗的身體瞬間繃緊了,都無比震撼。

  事實上,事態比他們想象的還嚴重!

  第一山內部,這道劍光掃出后,不僅滅盡群敵,斬殺所有侵入這里的生物,還牽連到他們背后的祖庭。

  比如星羽天,該族強者施展妙術,動用最強玄功,直接召喚殘破的古宇宙星河,漫天星斗傾瀉,連黑洞都跟著一起降臨,要填平斷面世界,轟滅第一山!

  所有這些星斗等,都是通過他們的祖庭那里借道而過,從而為他所用,召喚過來,加持的能量,轟向第一山。

  現在,那劍光不僅斬殺此人,連帶著他背后的星羽天禁地也被一劍貫穿!

  這當真是相隔億萬里的一擊,宏大而璀璨,劍光無窮無盡,如一片江海化成了壯闊無邊的瀑布,向著天外奔涌。

  星羽天這一禁地很神秘,坐落在天外,俯瞰人間沉浮,地位相當的超然。

  可是現在,這一禁地炸開,被貫穿出一個巨大無比的窟窿,該族的祖庭棲居著嫡系與核心血脈!

  一劍掃過,這里凋落!

  邊緣區域還在,但是中央區域,還剩下了什么?一片黑暗,成為“大窟窿”。

  原本這里群星閃耀,星河流淌,極其璀璨,可是如今卻暗淡而可怕。

  這一幕,唯有最頂尖的強者感應到了,外界很多人還不知呢!

  類似的事也發生混沌淵、寂滅嶺。

  這兩地最深處,連著詭異的密土,都開鑿出小路,通向其他可怕的古界。

  今日,兩地遭劫,劍光從天而降,貫穿而過,滔滔劍氣,若汪洋奔涌,沖擊進那詭異而可怕的古界中。

  劍光所向,黑暗之地人頭滾滾,流血漂櫓。

  ……

  天地劇震,最強者皆驚,唯有他們感受最清晰,其他人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呢,很難想象第一山的驚變會牽連各地!

  直到最后,那通天的劍氣消失,那無遠弗屆的璀璨收斂在第一山內部,一切都才安靜下來。

  九號等人站在原地,都顫抖著,嘴唇哆嗦著,在說著一些什么。

  恍惚間,在那磅礴無邊的劍氣中,在那照亮永恒的壯闊劍光內,他們像是聽到了一聲大吼。

  是那個人,是那段歲月與傳說,他劈出最后一劍時,映現出模糊的身影。

  九號他們全都情緒波動劇烈,在發抖,在那劍光中,他們似乎看到了那個人當年離開時的背影,有些凄涼,孤獨的上路,只身遠行。

  “誰與我同在?!”

  在那劍光浩蕩時,九號他們似是聽到了這樣的大吼聲,像是從高高在上的天穹傳來,一劍橫斷萬古而過!

  他是需要他并肩而行去征戰的人,還是在思念著一些人?

  然后,一切徹底消失,仿佛什么都沒有發生過,甚至讓人的記憶都模糊,剛才所見都要自心中暗淡下去。

  “像是……不存在于古史中。”

  “可他真實存在過!”

  九號他們都在大叫,老淚滾落,對天長嚎。

  最后,他們彼此相望,都在問,是否聽到了那震世的吼聲。

  “當年……”

  “不要說了!我相信他還活著,一定還會再現,終有一天會回來!”

  最后,他們決定封山,這一役影響巨大,他們要重整此地,更要去探尋一些舊事。

  四號、五號、八號至今未歸,便是在尋找某些人的足跡,要揭開當年的一些可怕的真相。

  三方戰場,足有數百上千萬進化者,遠遠地目睹了第一山方向的各種驚天異象,靈魂都在發顫。

  即便相距非常遙遠,也能看到,那個方位一會兒漫天星河傾瀉,一會兒劍氣沖霄,一會兒黑暗籠罩天上地下。

  種種景象,各種能量的流轉,盡管沒有波及這里,可也讓許多進化者雙股戰戰,小腿肚子轉筋,徹底軟倒在地上。

  更兼且,天空中電閃雷鳴,偶爾還伴有血雨傾盆的異象,著實驚世駭俗,震撼各族。

  終于,徹底安靜了,那一戰有了最終的結果。

  “落幕了,一切都結束了,第一山從此除名!”

  來自四劫雀族的那個駕車者劫銘,身為神王,這樣一聲大吼,震的長空轟鳴,讓人雙耳都嗡嗡作響。

  “是啊,一切都結束了。第一山有很多的秘密,那里藏著陽間最重要的一條路,盡管現在可能不需要了,也有其他路可尋,但那片地帶終究埋藏著不少舊事,還有某樁最大的公案,需要揭開了。”

  有人附和,向這邊走來。

  那是主仆二人,是寂滅嶺的核心血脈后人。

  “第一山覆滅了,從此成為歷史的塵埃!”此刻,就是混沌淵的傳人伊玉也在感嘆,絕色面孔流露出很復雜的神色。

  這一族與第一山曾恩怨糾纏,她的祖上,一位絕代麗人曾與史前黑手黎龘有糾葛。

  一瞬間,許多人的目光都投向楚風那里,都接近實質化,非常冷冽。

  整片戰場都安靜了,第一山覆滅后,曹德還怎么立足?現場的氣氛十分微妙!

  “今日星光格外燦爛!”又有人開口,邁步而來,那是一男一女,亦是來自禁地的子弟。

  星羽天的核心血脈來了兩人,男子英挺,女子冷艷,他們傲視群雄,睥睨所有人。

  不久前,星羽天的可怕秘術曾展現,天上星河傾瀉,淹沒第一山,極其的壯闊。

  可惜,他們不知道最后那刺目的光芒逆天而上時,其實是一道劍光,斬滅了一切,連他們的祖庭都被貫穿了。

  這里的人,即便是神王,亦或是天尊都難以洞徹真相,不知道那其實是驚天一劍,逆行而上,斬殺一切敵!

  許多人都認為,那是星河澆灌,貫穿了天上地下,而后焚燒起來,光束通天!

  后來,雖然也有許多人感應到劍氣,四劫雀族的生靈卻是自傲,笑而不語。

  因為,他們認為,這是他們家族的開天四劍爆發,橫掃了天上地下,無物可擋,是真正的鎮世術!

  星羽天的人來了,寂滅嶺的后人到了,都是來自禁地的生靈,讓人意識到這究竟是何其恐怖的聯盟!

  楚風心中發苦,感覺頭大,有些無奈,他并不知道第一山大戰的真正結果,但是,看到禁地后人接連出現,他的心自然沉了下去。

  聯手的禁地比他想象的還要多,正常來說,的確可以滅掉第一山。

  現在大戰落下帷幕,誰都認為第一山完了!

  而楚風自己也覺得苦澀,以常理來推斷,他自是認為兇多吉少,為九號而傷,為曾經的第山而嘆息。

  但他現在這一刻,楚風無論如何也不可能低頭,輸勢不輸人,他看起來很鎮定,道:“你們確信自家的強者贏了?我看,你們可以醞釀一下,準備大哭吧,慟哭出聲,沒人會笑話你們。”

  “你在說什么!”來自四劫雀族的劫銘呵斥,雖為趕車人,但是身為神王,他難以忍受第一山覆滅后,他們的弟子還敢如此張揚。

  楚風背負雙手,這一刻他真是硬撐著,絕對不認慫,道:“聽不懂我的意思嗎,你們的長輩都死了,被滅殺在第一山中,干干凈凈,全部伏誅,你們可以哀哭了。”

  現場,一片寂靜。

  整片戰場上數以百萬計的進化者,都在安靜的聆聽,聞言后都露出異色,感覺吃驚與不可思議。

  曹德這是硬撐著嗎?還是說,他真有底氣?一些人狐疑。

  “呵呵,哈哈……”寂滅嶺的生靈冷笑,搖了搖頭,道:“第一山徹底覆滅了,你還在癡人說夢,真是可笑。”

  其他禁地的人也都笑了,在這種情況下,第一山拿什么翻盤?!

  一個禁地就可以血拼那里,數個禁地聯手,天下還有滅不了的一族嗎?尤其是,他們知曉,長輩有各種后手,甚至聯合有其他界的生物的魂光降臨。

  楚風瞥了他們一眼,道:“你們沒有感受到我第一山彌漫出的無上劍意嗎?”

  這時,連一向平和、非常穩重的四劫雀族子弟——劫無量,都微微一笑,道:“我族最強經文便是開天四劍,從未聽說第一山擅長祭劍,黎龘從不持劍。”

  “哈哈……”

  來自禁地的男女,聞言都忍不住笑了出來,有些人露出嘲弄的神情,斜睨楚風,有鄙夷,也有不屑,一個個很自恃。

  第一山完蛋了!

  這是眼前這些來自禁地的年輕強者的共識,沒有什么可懷疑的。

  若是這樣聯手都滅不了第一山,那實在說不過去,根本不正常。

  他們都在冷笑,根本不知自家發生厄變。

  除卻邊緣地帶外,星羽天、寂滅嶺等廣袤的禁地中央區域,都早已成為大窟窿。

  楚風暗中做好準備,隨時準備出擊,動用自身的殺手锏。

  不過,現在他依舊嘴硬,絕不會低頭,道:“你們都被自家的強者坑了,熟不知,他們都已敗亡,怎么會給你們這種信心,說來說去,你們幾家都是大坑啊!”

  瑪德,什么時候了,你還敢這么囂張,幾族的核心血脈傳人都不忿,都很想說,你家才是大坑!

  他們很難想象,楚風死撐著,結果卻是一語成讖!

  “唔,那就聯系族人,調集來第一山被踏平、被血洗后的畫面吧,今天請此地戰場所有人共品鑒。”

  星羽天的核心血脈傳人微笑,在那里發出這樣的建議,不著急殺曹德,想要慢慢折磨他。

  “可以啊,那就趕緊聯系。”楚風點頭,事已至此,他硬挺到底,但暗中卻將輪回土與小木矛都預備好了,他在感應周圍的一切,想知道是否有天尊級敵人在暗中窺視。

  接著,楚風又道:“我不得不說,你們各家為你們樹立了什么鬼信念?有時候自信過頭也會坑人的,總而言之,你們各家都是大坑!”

  有人冷聲道:“調動人員去第一山覲見老祖,取來那里被血洗的畫面!”

  他們還不知,自家祖庭都變成了大窟窿,坑很大很深!

  幸存的族人在哭泣,在哀嚎,個別人想到了外出的族人,也想到了他們,想要緊急聯系,告知真相,速速逃命。

  事實上,各地有不少進化者都在行動,都想第一時間知道第一山大戰的結果。

  即便有的絕世強者早已感知到發生了什么,但同樣在探查,神色凝重,不想錯過一絲一毫的信息。

  下一章中午。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