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295章 當傳說中那人已被遺忘時

第1295章 當傳說中那人已被遺忘時

  第1295章當傳說中那人已被遺忘時

  來自天下絕地中的強者,這一刻皆身體發寒,全都瞇起眼睛,雙瞳中爆射可怕的冷電,撕裂虛空!

  他們盯著高原盡頭那平滑的斷面,那個靜止的世界。

  可是越是凝視他們越是心悸,仿佛內心深處自動生出一片深淵,自身在沉淪,在迷惘,要永墮進去。

  終于,他們眸子化成大道符號,全都用力甩頭,不敢再看了,靈魂都在悸動,有些難以置信。

  九號見狀,手拄大旗,最終嘆息道:“看來你們根本不知道這里究竟有什么,不知道傳說中的那段歲月,更不可能知道傳說中那個人,最多也就是聽各自的祖先提及一二,但是,我想,連你們的先祖都沒有資格來這里朝圣,沒資格跪伏在此地!”

  說到最后,他越發的霸氣,眸子綻放著火熱的光芒,像是在追憶一段歲月,一段早已不存世的傳說。

  他發絲披散,如同蓋世大魔王,氣吞八荒,手持大旗,仿佛要搖碎宇宙洪荒星海,鎮壓一世。

  可是,強如九號這種生物卻對此地亦如此尊崇,讓人不得不驚,這里到底藏著什么,又葬下了什么?!

  前方,來自禁地中的生靈,一個個都矗立在被滔天的血氣中,每一尊都強大無邊,模糊而朦朧,都如同跨界而來的戰魔,威嚴無比。

  一個只能看到模糊輪廓的生靈開口,道:“你太小覷我等了,禁地立身陽間,連天地都曾覆滅過,而我等族群卻還在,這是為何?有更深層次與懾世的原因!”

  另一位來自天下絕地的強者開口,雙目如同深淵,道:“無論這里有什么,多么強大,同我們所了解與接觸的到那些東西相比,究竟孰強孰弱,依舊很難說!”

  “還多說什么,都殺掉!”

  在九號的身邊,浮現一道干枯的身影,如同在飄,事實上他就是一張人皮,被稱為二號。

  這張人皮存在的歲月極其古老,鼓脹起來后,也是很詭異,神秘莫測。

  “該不會都是一個人蛻下的皮吧?”

  來自禁區的一個強者眸光明滅不定,他心中有些懷疑,也有些打鼓,若是如此的話,那個真正的生靈呢?

  “三號,六號,饕餮血宴開始了,還等什么,都出手吧!”

  九號喝道,并在摩挲手中的大旗,旗桿很古樸,旗面破破爛爛,但是現在展動間,仿佛一下子要搖碎萬古時空。

  這里的景象太可怕了,混沌氣彌漫,大道碎片無數。

  來自禁區的生靈都很忌憚,盯著這桿破爛的大旗。

  三號、六號都出現了,無聲無息,瞳孔都綠油油,盯著對面的禁地強者。

  不過,他們看九號時,也是目光幽幽,很不信任。

  九號道:“這次絕對是稀有族群,其血通天,可助你們練功,渡過萬靈血引劫!”

  六號帶著很強的怨念,道:“我信你個鬼,你這糟老頭子壞得很!”

  九號無語,很想說,單以年份來論,你們兩個都比我還要大好不好,誰是糟老頭子?

  三號也很怨念,當眾吐出一塊銅疙瘩,兩只手捂著腮幫子,現在還感覺牙齒劇痛呢。

  “殺!”

  最終,二號看不下去了,第一個殺了出去,如同一頭鯤鵬展翅,左手漆黑如墨,右手潔白如玉石,拳印無雙,轟穿天地,打向對面的兩人。

  他一個人而已,就去撲殺來自禁地的兩大強者。

  哧!

  不過,對面的兩人真不是凡俗之輩,絕世強大,其中一人直接就打出兩道十字星光,轟的一聲,割裂天地。

  十字星河浮現,秩序紋絡漫天交織,這里成為大道規則覆蓋下的絕地!

  “滾!”

  二號大吼,發絲飛揚,脾氣火爆到要炸裂,怒轟過去,黑白拳頭接近時,爆發出撕裂宇宙之力。

  這也就是第一山,密布著無窮歲月前的痕跡,有至高紋絡納于山川土壤中,不然的話這種戰斗直接會毀掉此地的一切,萬物都不復存在。

  盡管如此,這里依舊發生可怕的大爆炸。

  刺目的拳光,與十字星河撞擊,撕裂光幕,沖到域外去,連外界人都可看到,光束滔天,星空都暗淡了,有大星在熄滅。

  轟隆!

  二號太猛了,打穿十字星河,將那人震的大口咳血,倒退出去。二號追擊,同時又開始進攻另外一人。

  “殺,這次我要那條大粗腿!”三號喝道,也出手了,向著某一個老者殺去。

  那老者很高大,屹立高原上,冷漠無比,雙目如同兩盞金燈在焚燒諸天,透過無邊的血氣映照出來。

  “你瞪誰呢!”三號轟殺過去。

  這個老者很可怕,穿著黃金甲胄,在這一刻爆發了,猶如開天辟地時代的生靈從混沌中出世,天生勇猛無匹。

  轟!

  三號的一拳與他的手掌撞在一起后,天崩地裂,鬼哭神嚎,天地山河都被血色覆蓋了。

  兩者激烈搏殺!

  “我也來了!”六號也動了,很貪心,選中兩個目標,直接殺了過去。

  九號長嘯,也開始出手。

  他的對手很難纏,無比強大,超乎預料。

  那是一個中年人,滿頭發絲濃密,生有一雙銀瞳,如同點燃了萬古虛空,能夠看透一切虛妄。

  最為可怕的是,他的體外有四重光環,一道漆黑如墨,一道殷紅似血,一道灰暗瘆人,第四道白慘慘。

  四道光環一點也不神圣,反而很妖邪,帶著無邊的煞氣。

  他一聲輕叱,如同天鳥啼鳴。

  在他的背后,浮現四劫雀的虛影,這是來自第十一禁區的生靈,是一頭古老的四劫雀。

  所謂四劫雀,這一族曾經熬過四個紀元,沾染著天地大劫的氣息!

  在四劫雀的體外的四重光幕便蘊含著這種力量,是該族強大的底牌之一。

  因為,帶著四重天地大劫氣息的光環,使他們仿佛萬法不侵,大劫不臨身。

  所以,九號一拳轟來時,第一擊都沒有能夠打動他,險些吃虧。

  “殺!”

  四劫雀大喝,化出本體,四種顏色的羽毛,同他體外四種光環一致,慘烈煞氣澎湃,無比的嚇人。

  它張嘴間,就是一道光束,凝聚著四劫之力!

  這就有些嚇人了,外人很難傷他,而他卻對別人的威脅極大,殺傷力駭人。

  “歷經四次天地大劫,熬煉成不朽之體?我還真不信邪,若論大劫氣息,誰能與此相比!”

  九號喝道。

  在他的手中,那桿破爛大旗猛力向前蕩去,天崩地裂,蒼穹塌陷,彌漫出絲絲縷縷的氣息,當真是可怕無邊。

  轟的一聲,四劫雀體外的四道光環都被打穿,它吐出一口血,橫飛了出去,露出震驚之色,盯著那桿大旗。

  不過九號卻沒有再揮動那桿特殊的大旗,直接將它插在地上,定住山河,鎮守斷面空間。

  他橫空而起,追擊四劫雀,直接殺了過去。

  “徒手跟我斗?”四劫雀冷漠無比,雖然剛才被大旗直接轟穿護體劫光,但他依舊自信無比。

  據他了解,除了經歷過天地覆滅大劫的器物,同樣沾染了天地大劫之力的武器外,其他利器很難殺傷他。

  “我眸光一瞬,就是劫起劫落時!”九號喝道。

  這一刻,他的雙目不再綠油油,而是金光焚天,太過懾人,飛射出兩道驚世駭俗的璀璨光束,如同滅世之焰。

  四劫雀驚悚,總覺得這不像是九號自己的目光,像是從冥冥中召喚來的雙瞳,盯上了他。

  接著,他又感覺到,這似乎是九號從其身后的平滑斷面中汲取來的絲絲縷縷的氣息,讓他駭然。

  那平滑的斷面中究竟有什么,九號吸收一縷而已,就能如此?

  轟!

  果然,九號吸收一縷那種氣息后,他的雙瞳爆射黃金光束,洞穿了四劫雀的四重光環,直接撕裂了其護體光幕。

  吼!

  九號一聲大吼,滿頭亂發飛揚,他一拳接著一拳的打來,從那撕裂的光幕缺口處轟擊,肉身搏殺,硬撼號稱練成不朽之體的四劫雀。

  砰砰砰!

  在血拼中,在激烈的搏殺中,號稱不朽之體的四劫雀都被打的咳血,身體搖動,翎羽不斷飛落出去。

  每一根翎羽落下,都會割裂天地,帶著無以倫比的能量,迸發著毀滅氣息!

  “夠了!”

  四劫雀怒喝,它一個幻滅就從原地消失,躲避了出去,要重整旗鼓,再去殺九號。

  “怎么可能夠了,還沒完呢!”九號喝道。

  拳印如虹,他再次欺身到了近前,快到不可思議,伴著光陰碎片,生生薅起一簇鳥羽,血淋淋。

  “死!”

  四劫雀大怒,終于閃避出去,化成人形,在這一刻他的身體發光,在其背后鏗鏘四聲輕響,震懾了天地。

  “我有開天四劍,一劍斬萬仙!”四劫雀大喝:“殺!”

  他的第一口劍自背后騰起,從鞘中飛出,烏光暴漲,仿佛真的要血洗群仙般,恐怖無邊。

  “你斬誰?立身于此,吾身無敵!”九號很冷酷,一點也不在乎。

  他張嘴間,運轉特殊的呼吸法,從背后的平滑斷面世界中汲取精粹,周身汗毛孔都在吸收絲絲縷縷的特質能量物質。

  轟!

  他一拳轟穿天地,徒手對抗開天第一劍。

  這片地帶大道符號無窮,劍光暴漲,拳光更是淹沒了山川星河。

  “立身于此,吾身無敵,先天不敗!”遠處,二號也在大喝。

  接著,三號、六號也輕叱,全都氣息暴漲,實力激增中。

  “嗚……”

  突然,像是有人低吼,又在輕吟,接著一曲可怕的笛音吹響,簡直是要殺盡萬靈,屠滅大世。

  “混沌萬靈渡劫曲?!”

  這一刻,九號都吃驚了,感覺一陣心驚肉跳,果然有絕世高手在附近,禁區中來的人不算少,有頂尖強者下場了。

  昔日,這種妙術被簡稱為混沌渡劫曲,排位在第三呆過,也曾掛在第二的位置,極其玄妙莫測。

  九號當年踅摸了很長一段時間,但是沒有找到,這種妙術消失在歷史長河中了。

  他沒有想到,今天有人吹響混沌萬靈渡劫曲!

  這一妙術最為可怕之處,并不是單一的殺傷力上,而是經常詭異的逆轉戰局,在那極其遙遠的年代有人統計過,只要它一吹響,同陣營的人幾乎就會大勝。

  很妖邪,也極其可怕的混沌萬靈渡劫曲,無比神秘,讓九號都眼紅。

  誰能想到,今天它在這里響起。

  顯然,又有人進入第一山,禁地來犯的強者比想象的還要多與可怕!

  “欺負我們人少是吧?!”

  “吃素的哪幾個,都出來!”九號大聲道。

  這一嗓子喊出去,來自幾大禁地的強者都有點眼暈,背后冒涼氣,暗自猜測,該不會真是兄弟九個吧?

  強如他們,也在腹誹@#¥%……這實在讓人受不了!

  遠處,果然有大墳炸開,墳頭草都有好幾丈高了,又有兩張人皮漂浮出來!

  “死磕到底,誰怕誰!”這時,有禁地的強者喝道,聲音很高。

  在那個方位,來自禁地的一位老者無比恐怖,每一根汗毛空都在噴吐秩序神鏈,法力蓋世。

  他非常強,也很直接,當眾說出一部分真相。

  “時代變了,有些大界壁已在悄然無聲間打通,禁地中生靈一代更勝一代!第一山或許曾經有那段歲月的秘密,有那段傳說,有那個人留下的什么,但是時代更迭,大世輪回,曾經最為璀璨的也不能永遠燦爛,終究會熄滅,會被人超越,甚至會被葬送!今天,就此揭開此地吧!”

  那個禁地強者的聲音很宏大,也很無情,更是非常冷酷。

  “禁地的背后,果然連著什么,現在終于露出冰山一角嗎?”九號低語,而后他霍的抬頭,道:“當傳說煙消云散,當你徹底被世人遺忘,當古今歲月中都不再有你,當那些生物再降臨,或許,當再次釋放你的一縷輝煌!”

  九號殺機無盡,比入侵者更冷酷,道:“有多少底牌,有多少后手,有多少強者,你們都一次性展現吧,我等要血祭一段歲月,致敬傳說中那個人!”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