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283章 二祖肉真香

第1283章 二祖肉真香

  山門中,那兩只手掌實在太龐大了,壓塌數百座雄偉的大山,擊沉大地,整片精氣濃郁的凈土都在龜裂。

  兩只手掌的表皮如同石皮,又像是古松張開的老樹皮,十分粗糙,灰暗無光澤。

  這震懾人心,二祖的手掌在痙攣,在淌血,如同泉水般,汩汩而涌,染紅地面。

  天空中,紫氣遮天,看起來神圣祥和,這是瑞彩,是吉兆。

  可是,伴著二祖低沉的嘶吼聲,卻顯得有些可怕。

  所有弟子門徒都在仰天觀望,想見證他鑄就絕世身的那一刻,真正的君臨天下。

  噗!

  這一刻,赤霞再次激射,沖散大面積的紫霧,隱約間可見那高空中血光噴濺,像是赤紅星河被擊斷了。

  接著,人們要窒息,感覺到一股難言的壓抑,天空中黑壓壓,像是懸浮在上蒼的天庭被終極生物擊落下來。

  那是……一塊巨大的肩胛骨,帶著血,如同一方星空傾塌,砸落到低空,驚天動地。

  轟的一聲,遠處一片山脈沉陷了,被砸的徹底斷開,附近的山峰更是跟著解體,爆開許多,煙塵滔天。

  那片地帶被血水染紅了,斷裂的的山脈,沉陷的大地,還有一座又一座崩塌的山體,全都一片殷紅。

  這是一片被血染紅的世界!

  景象極其可怕,這種生物一怒的話,山河失色,星空都要暗淡無光,而他現在“蛻變”的這么慘烈?

  他的血染紅山川,讓整片密土都在崩塌,都在沉陷,地面血流成河。

  須知,這片山河是武瘋子一脈史前就開發出來的秘地,銘刻下了各種繁奧復雜的場域紋絡,尋常的能量怎能轟穿?

  可是現在,二祖的手掌、肩胛骨等卻將這里砸的不成樣子,宛若世界末日來臨。

  “轟隆!”

  天穹都像是炸開了,紫氣在被震散。

  那道如同古皇的身影在搖動,他披頭散發,全身血液在流淌,并伴著億萬縷黃金光,他散發著磅礴而可怖的氣息,似可鎮壓諸天!

  蒼穹下,紫氣洶涌,如同驚濤拍岸。

  一道血河奔涌,像是星河墜落,向著地面而來。

  那兩根可怕的肋骨,流淌著血,發出刺目的光芒,如同兩根仙矛從天外飛來,噗噗兩聲,插在大地上。

  附近,許多山峰炸開!

  兩根可怕的肋骨太粗大了,比許多山峰都要粗大很多倍,斷茬兒鋒銳,染著鮮紅的血,貫穿凈土后依舊在震動,結果導致地面不斷裂開,不知道蔓延出去多少里。

  這片凈土中,許多殿宇因此而崩塌了,許多黃金殿宇變形了,全都被毀的不成樣子。

  凈土中,許多弟子門徒都在逃,怕被波及,若是沒有場域防御,許多人都已經死去,連骨頭都剩不下。

  有強者救援,將所有弟子都帶走,躲在遠處觀看。

  “二祖,真是太厲害了,蛻變的如此徹底,從手掌到肩胛骨,再到肋骨,全身上下都要換血,都要天骨再生,天佑二祖,這是要逆天了!”

  有人驚嘆,帶著無盡的敬畏,還有崇敬,覺得二祖通天徹地,這一次的進化太成功了,深感震撼。

  喀嚓!

  天空中電閃雷鳴,隱約間還穿出了二祖的嘶吼聲,如同開天辟地時代的混沌生靈在出世,撕裂蒼宇,讓日月無光。

  一剎那,人們驚悚的看到,諸天星斗暗淡,無盡大星簌簌墜落時的可怕異象!

  整片天空都重新被染成了血色,二祖身影模糊,只能隱約間可見,他像是不斷舞動身體,嘶吼不斷。

  可惜,那里被法則包裹了,被秩序神鏈纏繞,成為一片禁絕之地,聲音、神念傳出來都不清晰。

  噗!

  二祖越發的可怕,金光成海,血氣演化星空,而后又不斷崩開,向著下方墜落。

  “血染青天!”

  “到了二祖這個層次,換血還能如此徹底,太驚人了,現在到了最為關鍵的時刻!”

  有人嘆道,深感敬畏,越發覺得二祖深不可阻,這一次道果將不可想象。

  突然,天空中再次傳來二祖的呼喝聲,一顆發光的球體飛落下來,整體比許多巍峨的大山要龐大!

  那是一顆眼球,當中有星毀月墜的畫面,也有宇宙蒼茫、星空焚燒的可怕場景,最終它轟的一聲砸裂山川,落在大地上。

  “二祖在換眼,這一次難道要蛻變出虛空之眼,或者陰陽眼,亦或是火眼金睛?!”

  一些人驚疑不定。

  許多人眼神都狂熱了,二祖若進化出更加強大的體魄,擁有一些傳說中的能力,他們自然會跟著受益。

  當然,也有一些人露出疑色,心中有些不安,二祖這種進化也太瘋狂了,到了這個層次還能如此徹底?

  “喀嚓!”

  天空中電閃雷鳴,大道規則越發的強烈,有血色閃電化成天刀在那里橫空,二祖發光,成為血色光團。

  “嗯,那是什么?!”

  很快,他們發現一只耳朵墜落下來,將一片大湖砸的浪濤擊天,而后所有湖水都被蒸干了,靈湖成為深淵。

  這一刻,那些狂熱的門徒進一步懷疑,二祖在耳朵在進化?

  “此后,二祖或許會有天道之耳,不僅能聆聽到眾生的心聲,還能捕捉到大道的轟鳴聲,探查道之軌跡,這是進軍終極路的天賦異術,如果這次真的成功蛻變出來,以后二祖或許足以比肩武瘋子祖師!”

  然而,另外一些人卻越發的不安了,總覺得二祖的蛻變太詭異,居然可以讓身體各部位都提升?

  天空中,規則符文密密麻麻,如同有人在誦經,將二祖纏繞,將他覆蓋在當中。

  祥和紫氣幾乎被徹底擊散了,秩序天雷聲震耳欲聾,到處都是毀滅之力。

  二祖依舊氣勢磅礴,仿佛要撕裂上蒼,氣吞星河,張口間,咆哮聲震蕩了出來,讓人駭然,靈魂發抖。

  無數人叩首,整片大州的進化者都跪伏了下去,忍不住顫栗。

  他的聲音傳了出來,這是要蛻變到最后關頭了嗎?

  喀嚓!

  一道巨大的秩序光芒,像是一口仙劍將整片天穹都撕裂成為兩半,與此同時,人們聽到二祖的悶哼與痛苦的低吼聲。

  伴著血雨,半截巨大的脊椎骨墜落下來,很可怖。

  而且那染著血絲的巨大脊椎骨在天空中就炸開了,唯有殘塊墜落在地上,流下一地金色的骨髓液。

  “看到了么,這是真正的洗髓,一般在低層次時才能這么進化,二祖這是逆天了,如此境地還能做到這一步!”

  有人認為,二祖換血后又開始洗髓,在劇烈改變體質,實現生命層次的大幅度躍遷,這是走無上路。

  可是現在有些強者卻臉色煞白了,比如二祖的親傳弟子,那幾人在顫栗,感覺有些惶恐。

  因為,祥和的紫霧散開,秩序神鏈等也不那么密集了,二祖的真身漸漸浮現,雖然依舊氣勢磅礴,宛若古皇,但是明顯肢體不全!

  他的肩胛骨,手掌等斷落后,根本就沒有重塑,沒有再生長出來,而且滿身裂痕。

  二祖在低吼,全身發光,從他身體上密密麻麻的裂縫中綻放出來,如同金光焚燒,而那些裂縫更加粗大了,他似乎要解體爆開了。

  “二祖!”有人大叫,十分驚恐,對著長天大吼出聲。

  這情況似乎跟他們想象的不太一樣!

  “噗!”

  終于,血河奔涌,如同一道又一道赤紅色的星河墜落,二祖的兩條大腿斷落,砸向下方大地上,血雨傾盆。

  同時,二祖的胸膛部位亦炸開,心臟跳動,掙脫出來,帶著斷裂的血管,劃出刺目的赤霞,撞向地面。

  一時間,下方地表山地崩塌,景象可怕,一副世界末日來臨般的可怖景象,整片山川都被染成血色。

  “不好,二祖進化出現了意外,這不是蛻變,而是反噬,他晉升到那個領域后,被天地秩序所傷,境界崩了!”

  所謂境界崩,自身亦難保,這是要全面崩潰,從肉身開始瓦解,根本同眾人猜想的是兩碼事。

  早先的狂熱弟子現在跪伏在地上,如同冷水潑頭,一個個都膽寒,面色煞白,嚇到魂光都在顫抖。

  怎么會這樣?二祖不是在蛻變嗎,而是走上了失敗路?可是……早先明明成功了!

  一些人想到進化路上的一些危險情況。

  在進化的相應領域中,自身道心不穩,卻強踏至極點,想孤高在上,可卻不知危險了,過猶不及。

  猶如一條乘云升高的龍,它升到了最高亢、最極端的地方,無路可上,它四顧茫然,心神恍惚,為道所斬!

  總的來說,二祖原本成功了,不然也不會出關,可是他卻心高氣傲,想俯視眾生,踏上這一領域的關鍵果位,猶如圣者領域對應的大圣,猶若天尊領域對應的大天尊。

  結果,他失敗了,強行踏至極點,而他自身卻沒有那種根基,故此一朝間形神崩塌,肉身不斷斷落。

  二祖這才出世,挾無上威勢沖天而起,可是修行有缺陷,出了問題,直接又毀掉了。

  他原本欲駕馭紫氣南下,去三方戰場擊殺九號,結果自身先完蛋了。

  砰!

  二祖墜落下來,痛苦無比,他沒有死,但是受了大道之傷,境界徹底又從那個嶄新的領域中跌落下來。

  而且自己解體了,如今四肢全部斷落,五臟也破爛,心臟都離體而去。

  他只剩下上半部分殘體,跌落在山川中,身體迅速縮小。

  本欲仰天長嘯,睥睨天下群雄,可是,他自身先完了。

  北方,許多強族的祖師長出一口氣,全都放松了,不然的話這位二祖進化成功,將給各教帶來無邊的壓力。

  事實上,二祖進化的聲勢太浩大了,早已驚動陽間各地一些老怪物。

  而北方這里更是有各種消息傳出,借助場域,送到了陽間各地,因此第一時間人們就知道發生了什么。

  所有人都震撼,而后又嘩然。

  原本一個絕世生物出現了,結果卻因為意外……又被斬落了,強踏極點,導致自己干掉了自己。

  至于三方戰場那里,各族生靈感觸更大,這位二祖原本是要南下的,結果卻自身先崩了。

  事實上就在不久前,三方戰場的頂尖強者都感應到了一股壓抑感,他們有所覺察,北方像是有無邊的血氣,有無盡恐怖的氣息在蒸騰,像是有一個龐然大物要殺來,現在卻……煙消云散!

  九號一直在眺望北方,他自然心生感應。

  畢竟,二祖紫氣南來,都已經實施了!

  他咧嘴,露出白生生的牙齒,泛出寒光,無聲的笑了笑,有些瘆人。

  然后,他的腳下出現一條銀光大道,他招手,帶上了楚風,以及三方戰場的一些人,直接沖向北方。

  一條銀光大道,橫貫戰場與北方這條線,絢爛而神圣,九號踏著銀光,極速接近,時間很短就趕到了。

  廣袤無垠的大地對于他來說,不算什么。

  “啊!”

  二祖的坐下弟子等都驚悚,早已知道九號這個生物,更是知道尤蘭被俘,現在見到那個活尸來了,怎么不害怕?

  他們的師尊二祖現在半殘,境界崩壞,能否活下來都兩說,結果現在天下第一山內的兇殘生物來了,怎么辦?

  九號迤迤然,動作很優雅,邁著一雙枯瘦的大長腿,在這片染血的凈土中轉了一圈,立時盯上了那一雙巨大的獸腿。

  二祖的本體是一只兇獸!

  九號一招手,兩條大腿縮小,飛了過來,他張嘴就咬了一口,嘆道:“鮮美!”

  我……去!

  無論是從三方戰場跟過來的進化者,還是二祖門下的強者,全都風中凌亂,這個活尸趕過來就是為了收大腿?

  二祖眸子睜開,忍著劇痛,他感覺一陣驚悚,覺察到了九號的無邊恐怖,那干枯的身體內蘊含著瘆人的力量。

  可是,他進化失敗了,無可奈何,而看到九號在吃他大腿,頓時更是毛了,怒怨無邊。

  砰的一聲,二祖身體再次四分五裂,只剩下頭顱與脖子下的部位還保留著,其他部位皆破敗不堪。

  “二祖!”有人大叫,陣陣驚悚。

  然后,九號都沒看他們一眼,帶著兩條獸腿,又讓人去尋心臟,就這么給帶走了,駕馭銀光大道,返回三方戰場。

  “快將二祖送到武瘋子祖師閉關地去!”

  有人大吼,無比焦躁,心中震顫,因為除卻武瘋子外,世間多半無人可以救治他活下來。

  三方戰場上,就是楚風都一陣無語,九號跑過去,就是為了撿兩條大腿?!

  不過,不久后,他也不腹誹了,因為正在燒烤獸腿肉,且在那里喊著:“真香!”

  九號煉化掉了各種可殺傷低級進化者的有害物質,導致楚風放心燒烤,大快朵頤色澤金黃的腿肉,滿嘴帶油光,噴薄金霞。

  遠處,人們有些發傻,有些驚悚,曹德大魔頭也在跟著吃那位二祖的大腿?!

  此刻,天下早已震動,九號去撿大腿吃,讓各方震撼而無言。

  不過,所有人都意識到,事件越發的可怕了,鬧的越來越大,到了這個地步,再出手再對決的話,多半就是武瘋子出世!

  那個震古爍今的兇殘狂人一旦出現,注定要天塌地陷!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