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278章 對究極系全面開戰

第1278章 對究極系全面開戰

  九頭鳥族的老祖赤虛,現在可真是有點心虛,眼冒金星,他不久前都說了什么?

  而現在,他面對的是誰,是什么道統?居然是史前大黑手黎龘的師門!

  其他不用多說,單黎龘二字就能鎮壓近古,能夠撼動史前,這一脈怎能不讓人害怕?

  他真是有點眼暈,縱為天尊,也是心中沒底,身體都快僵化在那里了。

  九頭鳥族的老祖赤虛,盯著九號,渾身發毛,從尾椎骨那里向體內灌寒氣,渾身上下都不自在,幾乎要落荒而逃。

  最凄慘的還是凌屹,現在還在顫抖,他掙扎著爬起來,背靠在一塊巖石上,低頭看著雙腿那里。

  沒了,空空如也,血液流淌,他簡直不敢相信。

  這不是夢境,而是真正的殘酷現實,他身為武瘋子一系的傳人,居然被人扭斷雙腿,被當成血食。

  他想放狠話,可是看到遠處九號那么淡定,還在吃他的大腿呢,他又一陣毛骨發寒,選擇緊緊的閉上嘴巴。

  他后悔了,真的不該南下,當時武瘋子第二弟子——二祖,從閉關中復蘇,血氣滔天,籠罩北方大州。

  那不是武瘋子的閉關地,只是他第二弟子的坐關所,相對而言離三方戰場最近。

  原本二祖是要親自南下的,可是,他練功到最關鍵時刻,無法走開,最終書寫法旨,讓人南下。

  然后,他就趕緊閉關,沒有顧及上這件事。

  因為,他坐的是死關,出關不易,動輒就會面臨死境。

  而這一次,他更是到了最緊要的關頭,若是能熬過去便可更上一層樓,見識到一片廣袤大天地。

  那是屬于古來少數強者才能領略到的風光。

  而若是失敗,他這輩子都沒有機會再登臨,而且再也無法扭轉當下晚年的枯敗之體,只能靜等死坐化。

  所以,他被驚擾后,血氣滔天,壓蓋山川大地,撕裂蒼穹,但很快又不得不收斂,全力去沖關。

  若是換成正常時日,他怎敢如此,即便是自家師尊少年時期的一縷魔性出現,他也得焚香叩首,虔誠膜拜服侍。

  法旨書寫好放出來后,他的幾位弟子動容,原本想親自降臨,一起去走上一趟!

  可是,后輩中的凌屹立刻建言,稱只是對付一個圣者而已,天尊駕臨,實在過于興師動眾,太高看那曹德了!

  由他傳法旨即可,這才符合他們這一脈的超然地位。

  若是師門長輩不放心,可稍晚駕臨,不然對曹德也太看重了,怎能體現出武瘋子一系高高在上之勢。

  就這樣凌屹搶著來了,原以為這是一次難得的露臉機會,彰顯武祖一系霸氣的同時,自身也發光發彩。

  誰能想到,等待他的卻是九號,是他們這一系最為忌憚的道統。

  武瘋子一系,對誰都可以睥睨,都可以超然在上,唯獨黎龘一脈不能蔑視,而是要如臨大敵才行。

  可是,他都做了什么,在九號面前耀武揚威,讓曹德跪下來接法旨。

  那一脈的人怎么可能遵從?現在看來,他的一雙腿丟的不冤。

  凌屹簡直后悔死了,他想抽自己兩個大耳光,叫你搶功勞,非要耍心機來傳法旨,現在遭磨難了。

  “師叔祖,我性命將不保!”

  凌屹取出一個雪白的海螺,在低聲傳音,關鍵時刻他選擇上報。

  這種事情必須得告訴師門,早已超出他的掌握,他一個神級進化者在這里太微不足道了。

  在這片戰場上,各種戰艦、飛船都無法飛行,會被特殊的地勢干擾而墜毀,所有通訊器都無法用。

  但是,這個雪白海螺卻可傳訊,可以單對單的傳音,是武瘋子一脈煉制的特殊秘寶。

  他傳完這句話后,如同羊脂玉般的海螺滿是裂痕,而后,化成碎片,墜落在地上。

  “我不想殺生,但如果牽扯出武瘋子全系的人,沒得選擇的話,那也只能迎戰。”

  九號淡然開口。

  銀龍天尊、赤峰等人都無言,在那里腹誹,你不愿殺生,可你動輒就啃人大腿吃,更加嚇人。

  其他人則心中凜然,這個如同活尸般的生物面對武瘋子一系都敢這么說話,這是可以一戰的節奏!

  “九師傅你的狀態……”楚風擔憂。

  他不知道九號對上真正的武瘋子后,能否抗住。

  轟!

  幾乎是瞬間,天地盡頭一片烏光激蕩而來,帶著滔天的血氣,覆蓋而下,籠罩這片戰場。

  有高手來了,是真正的強者接近此地,不加掩飾,散發天尊級的能量,這是要大開殺戒,血洗此地的架勢。

  一位天尊到了!

  那是二祖坐下的一位天縱人物,相對其他天尊而言,年歲很輕,非常了不起,在“大好年華”時便邁進天尊領域中。

  雖然只是初入,近年才成就這種果位,但是,所有人都覺得,她的前途不可限量,會成為天尊中的王。

  這位女性天縱強者——尤蘭,一路南下,原本就快接近此地了。

  得到海螺傳音后,她第一時間現身,殺了過來。

  她一身白如雪,纖塵不染,青絲如瀑,長相相當的美麗,到了這個層次后,其氣質格外的出眾。

  一位女性天尊,二祖坐下最小的弟子,其必然要成就大天尊之位,成為當中的王者!

  此刻,她風姿出世,整個人很神圣,朦朧光輝籠罩肌體,她無塵無垢,臉色冷漠,雪白如羊脂玉,俯視這片戰場!

  可是,在天空中卻滿是烏光,還伴著赤紅血氣,她很清麗冷艷,但是,卻在散發魔性氣機能量。

  武瘋子一脈的天尊來了,而且是天賦驚世者!

  在陽間,天尊就算是高層,算是高級戰力。

  因為,更強一些的生物,九成九都衰敗不堪,都是壽元將盡的老怪物,都在山中等死呢。

  強者是需要時間去積淀的,能夠走到天尊境界的人大多都老去了,至于大能那更是如同風中殘燭般。

  在陽間有種說法,天尊能主掌主大多數大事件,處在當打之年。

  更高層次的生物一個比一個虛,活著都成問題,指望他們血拼,長時間行走在世間,那根本不可能。

  甚至,天尊中也只有一兩成、兩三成的生物,血氣還算充沛,可以出動,其他七八成以上也快死了。

  尤蘭這種看起來風姿傾城的“年輕”天尊,始一出現,自然引發驚呼聲,她的名氣很大,潛力無窮。

  主流認為,她接下來會一路坦途,終究會成為大能!

  “呼”的一聲,尤蘭一招手,地面上的一個金色卷軸飛起,散發刺目的光,帶著壓抑的能量氣息,落入她的手中。

  正是二祖的法旨,自始至終那凌屹都沒有來得及展開。

  尤蘭自身的肌體非常神圣,光芒普照,方圓一丈范圍內朦朧而璀璨,可是一丈外又是烏光滔滔,赤色血氣繚繞,這種對比相當的怪異。

  但是,她的強大是毋庸置疑的。

  到了這里后她感覺到了事態的嚴重性,原本以為是雍州陣營的天尊阻擋,可是現在她寒毛倒豎,這是有更強橫的生物在場?

  “師叔祖……小心!”凌屹顫聲道。

  他總算還有些膽子,在那里提醒。

  其實,哪里他用多說,尤蘭自身嚴陣以待,她盯住了九號,尋到了恐怖的源頭。

  “這位道友,可是要為難武祖一系?”尤蘭開口,言語冷冽,并且她在倒退。

  “不是我要為難你們,而是你們總想欺凌我們這一脈,剛才還在讓曹德跪接法旨呢。”

  九號幽幽開口,難得的多說了一些話語。

  “道友,你是要開戰嗎?惹出二祖,驚動武瘋子后,你可要知道后果。”尤蘭提醒。

  他們這一系,提到自家的鼻祖,也去稱武瘋子,這不是什么不敬,而今那三個字有種魔性,已經成為一個無敵符號!

  尤蘭本是軟中帶硬,提及了武瘋子的二弟子,又說到武瘋子本身,這原本足以震懾世間,可是現在不管用。

  九號冷淡回應道:“誰怕誰,大不了就戰!”

  在他說完這些話后,天地變色,風云暴起,天宇都龜裂了,電閃雷鳴,紅色旋風刮起,血雨傾盆。

  而在他的眸子開闔時,天地會瞬間變成白天與黑夜,不斷轉換!

  這種異象嚇到了很多人,簡直難以置信。

  隨著他一句話而已,天地都異常了。

  這個時候的九號是危險的,他似乎是在對武瘋子一系宣布全面開戰!

  轟隆!

  此時,天尊尤蘭第一時間動手,她感覺到了極度危險的氣息,不得不搶先發難,祭出那張法旨。

  這一刻,二祖的法旨綻放刺目的金光,橫亙高天上,仿佛大道降臨,一片字符出現,銘刻虛空中。

  太恐怖了,那種氣息壓蓋戰場,金光億萬縷,撕裂蒼宇!

  恍惚間,仿佛有一個威嚴的老皇者高坐九重天,俯視人間,冷漠的注視下方的一切,像是在看螻蟻。

  人們知道,這一定就是武瘋子的第二弟子,那位二祖!

  戰場的進化者皆駭然,武瘋子的二弟子都能強大到這等地步,讓所有人都在驚悚,都在震撼。

  很難想象,那真正的武瘋子強到什么層次!

  因為,眼前這張由二祖寫的法旨就已經如此了,驚天動地,鎮壓這片戰場!

  所有人都有一種絕望之感,面對這張法旨,面對烙印在虛空中的那些可怕的文字,他們生出無力感。

  許多人都叩拜下去,不由自主,自身的肉身不聽從自己的意志,直接臣服,頂禮膜拜。

  金光中,那成片的字符間,二祖的虛影高高在上,絕世能量氣場激蕩,席卷了天上地下,大道轟鳴,為他而震!

  這一刻,九號很平淡,只有一個動作,探出一只手向著天空中抓去,動作很慢,但是卻很有力。

  一瞬間,虛空都在塌陷,看似緩慢的動作,但卻避無可避。

  他直接一把將那張金色法旨給抓了下來,有力而果決,那烙印在虛空中的字符全面轟鳴,可是卻都被收回法旨中。

  至于二祖那道模糊的身影,則被九號一掌削沒了!

  刺啦一聲,他直接將金色法旨撕開,漫天的異象,諸般可怕的景象都消失了,天地恢復安靜。

  所有人都震撼,這個如同活尸般的九號,簡直不可揣度,強大的太離譜了,二祖的法旨被他一把就給抓下來了,而且是撕為兩片!

  這時,他用其中一片金色的法旨擦了擦嘴角的鮮血,用另一片則擦了擦手上的血跡。

  這些都是他啃大腿時所留下的殷紅色!

  此時此際,每一個人都傻在那里,那可是絕世恐怖、殺傷力無窮的二祖法旨,居然被他當成餐紙用?!

  說是暴殄天物肯定不對,但是,這種舉動,的確是太另類,太可怕了,嚇的一群臉色發白!

  同時間,天賦驚世的女天尊尤蘭已經墜地,人們發現,不知道何時她的一雙雪白修長的腿已經消失,腿根處血淋淋!

  不遠處,九號正舉起一只白生生的大腿正在啃。

  太震撼人心了,這可是天尊,九號卻當著戰場上所有人的面,在數以百萬計的進化者面前,就這么當作血食開啃了?!

  所有人都震驚,而后顫抖。

  接著,人們感覺熱血奔涌,有些人想要呼喊。

  九號這種舉動意味著什么,這是要跟武瘋子一系全面開戰嗎?要跟究極生物大決戰!

  下一章,中午括弧左右吧。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