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256章 欲屠大圣

第1256章 欲屠大圣

  “我們的霸主應該可以吧?”雍州一方,有人不確定地說道。

  “可以!”一位老天尊神色凝重地點頭。

  但是,他卻也心中打鼓,無法真正肯定,眼下不過是為了安撫。

  “我師祖已經出關,天下難逢對手,即便武瘋子出世,他也可以鎮壓!”

  這時,一位老者突兀的出現,竟是雍州霸主的徒孫——昊源,當初在通天仙瀑那里出現過。

  而東勝神州出世的九竅神胎——大空,最后也是被昊源帶走,被他收為弟子。

  昊源突然出現,讓人吃驚。

  他雖然這樣說,但是人們依舊心中不安,總覺得不穩妥,畢竟那是武瘋子。

  “這個少年不錯,回頭再看一看,如果可以的話,我打算帶走,將他送給師祖看一看。”

  昊源開口,盯著戰場中的曹德,露出異色。

  人們聞言后,心中大受震動,帶曹德去見雍州的霸主?!

  這簡直是一步登天,能夠得見陽間最強生靈,實在是不可想象的大造化與大機緣。

  若是被那位霸主看中,收為弟子徒孫,賜予傳承與天藥,給予造化經文等,或許會在最短的時間內崛起!

  然而,六耳獼猴族的老猴子卻是一凜,嘴角微微抽動,他瞇縫著眼睛沒有說話。

  其實,其他幾位天尊也都眼露異光,包括九頭鳥族的老祖亦如是。

  戰場中,楚風用狼牙大棒將那些文字光焰擊散了,那頁泛黃的紙張也是炸開,成為一片流光與齏粉。

  歷沉坤臉色陰冷,雖然不想承認,但是他明白,如果沒有這保命紙張,他就被人干擾了涅槃進程,必然敗亡。

  “師門底蘊,也是一種力量!”

  他這樣開口,安慰自己。

  轟的一聲,然后他再也不說話,向著楚風撲殺過去,展開最后的決戰,他要擊斃這個少年,洗刷恥辱。

  一聲輕叱,歷沉坤周身赤紅,體外鏗鏘作響,激射出一道又一道赤紅色神鏈,宛若要洞穿虛空,這景象有些可怖。

  仔細看,那是鳳凰翎羽?!

  這是什么狀況?許多人都吃驚。

  轟隆!

  火光滔天,焚燒蒼宇。

  他的氣息暴漲,更為強大了,在火光中,在烈焰中,他體外如同赤紅金屬鏈條般的翎羽交織,密密麻麻,向前撲殺過來。

  那是秩序,那是規則碎片,這一刻他竟化成一頭不死鳥,跟楚風決一死戰。

  “這是鳳凰族的秘典絕學,鳳舞九天!”

  就是天尊都動容,不是為歷沉坤而驚,而是為這種招式,居然在映照者手中再現。

  轟隆!

  楚風向前沖去,無所畏懼,一點也不信邪,掄動狼牙大棒就砸,震動天地,能量像是駭浪般掀起。

  兩者間撞在一起,各種鳳凰翎羽炸開,化成滔天的神焰,凝聚成火凰,向著楚風再次俯沖。

  在哧哧聲中,兩人像是兩道光在移動,楚風張嘴間,噴出一道又一道雷霆,化身成雷神,沖擊火光。

  一種古怪的呼吸節奏出現,歷沉坤呼吸時,渾身冒火,而后自身都變形了,真的向不死鳥轉變。

  他不是武瘋子一系的傳人嗎,怎么會變成鳳凰,難道是不死鳥?!

  便是楚風都露出驚容。

  “武瘋子一脈太強大了,當年破滅不少大教,收錄了一些不世功法,這些自然也算是武瘋子一脈的傳承了,有人便選擇這樣的呼吸法,而非武瘋子獨有的經文。”

  有天尊開口。

  主要是武瘋子當年收繳的秘典不少,都是陽間最頂級的經文,他教弟子門徒的話,可選擇的太多了。

  轟隆!

  歷沉坤化成一只不死鳥,血液在沸騰,在焚燒,如同一道血色的閃電縱橫于天地間,不斷俯沖過來,轟殺向楚風。

  他在拼命,要擊殺楚風,一刻都不想耽擱,他是映照級強者,怎能落于下風?!

  可是現實很殘酷,楚風周身符號流轉,施展出了殺手锏,自身呼吸法運轉間,他宛若極盡升華,整個人凝聚成一道電光,周圍的地面磁場震動,騰起無盡的玄磁光!

  轟隆!

  這是閃電拳與場域的一次結合,電磁能量澎湃,扭曲空間,而后又一下子就禁錮了高天,封鎖虛空。

  砰的一聲,那正在俯沖下來的歷沉坤瞬間便身形凝固了,被定在那里,被電磁能量鎮壓!

  這片戰場是曾經的第四禁地,有太多的特殊地勢,適合布下場域,但是楚風不好過于暴露,只能順勢而為。

  他動用閃電拳,看似是無意間勾動了地磁,造成這種景象。

  如果讓他放開手腳,將場域利用起來,他在這片地帶的戰力將會非常可怖,但是有些東西有些底牌當著天尊的面不好施展,容易暴露自身根腳。

  這一次的“意外”,電磁能量傾瀉,禁地內蘊的光束被勾動出來,簡直不可想象。

  轟隆一聲,被禁錮在虛空中的厲沉天焚燒,自身所有翎羽都炸開了,化成灰燼。

  接著,他慘嚎著,受傷極重,有些部位都焦黑了。

  從未聽說有不死鳥會燒死自己的,但現在他卻體驗到了這種苦難,關鍵在于,他不是真正的鳳凰血脈。

  他在動用鳳凰族的呼吸法,這一刻被電磁光覆蓋,被全面侵蝕,從而遭遇反噬。

  砰!

  楚風躍起,凌空一腳踢在歷沉坤的身上,讓他半邊身子炸開,若非關鍵時刻,他艱難的掙脫,能夠動彈了,那么整個人就炸開了。

  嗖的一聲,他俯沖下去,降落在地面,滿身是血,受傷太重了,眼看活不成了。

  “武瘋子一脈的傳人,居然沒有練七死身,而是選擇其他族的功法,看來你也不怎么樣吧?”

  楚風開口,認為他絕對遠不比上其弟厲沉天,不然的話,應該練七死身才對。

  “曹德,你給我住手!”遠處,雷霆中,厲沉天嘶吼,面目森然,滿身是血,雷劫快過去了,他的氣息在暴漲。

  “你讓我住手我就住手?再給我咋呼,先干掉你!”楚風說話間,掌心出現一道閃電長矛,而后猛然向著雷劫中投擲過去。

  噗!

  這道粗大的閃電矛盡管蘊含著楚風的許多秩序符文,可惜,還是在半途中炸開了,被暗中的人所阻,不容許他傷到渡劫到最后一步的厲沉天。

  楚風沒有再出手,一步邁出來到了歷沉坤的近前,再次擊殺他。

  歷沉坤艱難移動,不斷橫移軀體,但是現在就剩下半邊身子了,自身生命之火搖曳,隨時要熄滅,哪里還能逃脫。

  楚風躍起,右腿橫掃出去,砰一聲,歷沉坤下半截身體炸開。

  接著楚風手持狼牙棒向前擊去,轟的一聲,歷沉坤解體,當場化成一團血霧,形神俱滅。

  許多人都看傻眼,那可是武瘋子一系的人,他說殺就給殺了,當真是無所畏懼,初生牛犢什么都不怕!

  三方戰場,人們震撼。

  很多人都猜測到,武瘋子必然活著,可是,有人依舊這么的肆無忌憚,殺其后輩傳人。

  “曹德,你會生不如死!”

  天劫中,歷沉坤瘋狂,眼睛赤紅,在那里嘶吼,他渡劫快結束了。

  楚風沒有理會,他知道現在出手也會被人阻止,他開始調息,對方想屠掉他這位大圣,他何嘗不想干掉武瘋子一脈的大圣?

  終于,那雷聲漸漸變小,天地間劫云散去,閃電逐漸消失了,大圣天劫結束。

  歷沉坤披頭散發,身材很高,在那里咆哮,在那里低吼,吞吐天地精氣,他在運轉武瘋子的不傳之秘,是一種特有的呼吸法。

  一時間,他的干枯的血肉以肉眼可見的速速鼓脹起來,重新煥發古銅光澤,生機噴薄。

  同時,他的眼神越來越亮,越來越可怕,像是兩盞金燈,伴著絲絲縷縷的血光,如同一頭野獸,在那里盯著楚風。

  不過,他沒有莽撞的出手,到了后來反倒盤坐下來,閉上了眸子,用心去體悟,去參悟什么。

  一時間,他的體外浮現各種規則碎片,那是曾經的積淀,他破入大圣境界后,在不斷錘煉自身。

  到了后來,厲沉天更是取出一個特殊的罐子,從當中拿出一株藥草,瞬間香氣彌漫到了戰場上。

  許多人吃驚,這絕對是一株不可想象的大藥。

  楚風有種沖動,干脆洗劫他算了,這種藥草讓厲沉天服食下去有些浪費,早已下決定決心擊殺他。

  可惜,沒有辦法付諸行動,瞻州那邊不允許他這么做。

  厲沉天幾口就吞下那株藥草,渾身發光,那藥草居然像是秩序所化,一時間,讓他的血肉中符文密布,光華耀天。

  “果然是類似于融道草般的靈物!”有人低語,雖然不見得有融道草那么強的藥效,但這是一整株,全部被一個人吸收,效果足夠了。

  厲沉天難得的安靜了,他很沉得住氣,沒有被仇恨蒙蔽雙眼,靜心悟道,讓大圣境界圓融。

  他積累足夠多了,武瘋子一系收藏的典籍可謂海量,關于自己的道路怎么走,他早已推演好了。

  他所欠缺的就是渡劫,以及量能的積累,現在一切水到渠成,回思前人留下的那些手札,那些感悟等,他現在實力不斷增長,如同山海激蕩,自身越發的璀璨。

  整整一天一夜,歷沉天才起身,所有光芒都收斂在體內,他一步邁出,點指楚風,道:“你想怎么死?!”

  等了這么長時間,其他神王、映照級的賭戰都結束了,只差這片區域,但是九成的人都沒有離開,全都在關注這即將爆發的一戰。

  人們不惜等了這么長時間,就是想要看大圣對決大圣的最終結果。

  楚風冷聲道:“你哥哥也曾對我不敬,言語上羞辱,但是,他死了,就在我的腳下,一掊爛土而已!”

  “我欲屠大圣!”歷沉天同野獸般嚎叫,聲音森冷,道:“曹德你的確很強,但是,我們這一脈就是專為屠大圣、滅神話生物而存在,遇上我是你不幸的開始,你將陪我一段路程,磨礪我的拳意,用你的血液洗禮我的玄功。”

  厲沉天像是一道黑色的閃電俯沖了過來,并且他的身體一分為七,從四面八方進攻楚風。

  這種變故,別說楚風,就是其他老輩人物都大吃一驚,每一道身影似乎蘊含著毀滅之力,跟真身一模一樣,七位大圣啊,簡直是無解!

  人們雖然聽聞過武瘋子的可怕,但是不知道他的終極殺手锏,因為見到他的人幾乎都死了。

  現在,厲沉天上來就是這種無敵絕學,讓人寒毛倒豎。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