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253章 沉天
  容我渡個劫,一會兒殺你!

  僅此一句話而已,頓時讓現場安靜下來。

  許多人動容,十分吃驚,渡劫后便要擊殺曹德,這是何等的飛揚自負?!

  他的信心太強了,冷酷語言盡顯霸道,此人很狂放,也很野性與冷酷!

  他在蔑視曹德,這種言語,這種態度,完全視曹德為踏腳石,當他是晉階路上的一道特殊風景。

  這足以彰顯出武瘋子一系這位傳人的風格,桀驁不馴,野性冷酷,強大而自我,以俯視的心態看所有對手!

  天空中,黑云壓頂。

  咔嚓!

  刺目的閃電像是一條又一條赤龍,在那鉛云中游動,血色光束刺目無比,宏大的雷劫直接覆蓋蒼宇。

  連他的天劫都這這么的壓抑,居然是血色雷霆,充滿暴虐氣息,要毀滅天地般,似乎要擊殺萬靈。

  這種天劫太強了,轟隆一聲,天地劇震,整片戰場的地面都在抖動。

  血色電光宛若山洪傾瀉,又似血海拍岸,一下子砸落下來,淹沒人們的視線,實在是太恐怖與駭人了。

  一剎那,所有人都感覺要窒息,眼中盡是血光,其他什么都看不到了。

  這是何等可怕的天劫,雷霆無盡,血河奔涌,密密麻麻,都是閃電,充斥在天地間,殘暴而震世。

  對應于這個進化領域的雷劫,舉世難尋,多少年都沒有見到過了。

  當然,雍州陣營的部分人除外,不久前他們有幸目睹曹德的天劫,一樣很可怕。

  賀州的許多年輕人很激動,也很興奮,這種程度的大天劫,實在是舉世無匹,人間能得幾回見?!

  在一些人看來,此人必成大圣!

  尤其得悉,此人為武瘋子一系的傳人,頓時更為振奮了,意識到他絕對強的離譜,或許可斬曹德!

  “武瘋子是誰,千古無敵,七死身號稱世間最強幾種玄功之一,不將自己磨礪成瘋子,便將自己磨礪到天下無敵,曹德要被人斬掉了!”

  南部瞻州有人議論,因為這一次,這位渡劫者投效的是他們這一陣營,站在瞻州一方!

  轟!

  雷劫更猛了,血色閃電中出現烏光,一道又一道,簡直像是黑暗籠罩人間,當中血淋淋,點綴著殺戮。

  黑色與血色閃電迸發,鋪天蓋地,血河般電光與黑暗雷海,彼此共鳴,滅殺一切。

  然而,當中那個人卻一語不發,冷酷無比,唯有一雙眸子透露出來,他抗住了,在渡最可怕的劫難。

  “無愧是武瘋子一脈的傳人,這種手段,這種殺伐戰意,硬抗傳說中的雷劫,他從容而冷靜,必成大圣,即將橫推對手!”

  便是賀州陣營也有許多人開口,看好武瘋子一系的傳人,主要是對武瘋子這個傳聞中的恐怖怪物敬畏。

  一旦跟他沾邊,是他這一系的人,那絕對都變態與可怕到驚悚程度。

  同時,也是因為同仇敵愾,曹德曾經擄走他們那么多人,西部賀州陣營自然也希望有人在此時出世,擊敗曹德。

  轟!

  “血河”激蕩,“浪濤”無邊,赤紅一片,這還是閃電嗎?

  實在是讓人心驚,絲絲縷縷混沌霧都隱現了。

  可是,天劫下的男子卻很頑強,在對抗,眼神越發的帶著野性。

  即便是雍州陣營,人們心中也無底了,這個人若是成為大能,曹德能夠擋住嗎?

  因為,眼前所見,讓許多人都感覺壓抑,有些呼吸難受,那片血色與黑暗閃電中的身影實在可怕,有些像是魔神。

  楚風的一些故人此時也都神色凝重,有些擔心,怕這個魔性般的強者氣吞天地,勇猛無敵。

  映曉曉黛眉微蹙,露出憂色,她著實有些害怕,現在懷疑看到了當年那個人,如果被武瘋子一脈的小瘋子擊傷……甚至是收割生命,她不敢想象了,有些恐懼。

  畢竟,這不是小陰間,這是大陽間,人才輩出,高手無數,她真的有些忐忑,主要是關心則亂。

  映無敵齜牙,臉色不是多好看,因為他的手臂又被自己妹妹給掐成青紫色。

  “我有些緊張。”映曉曉小聲道,

  映謫仙也輕語,道:“武瘋子一系都有人出世了,而且站在瞻州一方,世道將亂,而這一脈練成七死身后,從來都是所向無敵,橫推對手。”

  遠處,少年莽牛瞪圓了銅鈴大眼,騎坐在他父親的脖子上,噴子噴白煙,在對雷劫中的強者運功。

  另一方,周曦也在皺眉,密切關注著戰場。

  “這次,不會真的出事吧?”

  雍州陣營這里,一些人也交頭接耳的議論起來。

  主要是武瘋子名氣太大了,黎龘不出,誰與爭鋒?

  史前時代,幾個神話中的神話級生物,自從消失與寂滅名山大川中后,還有誰可以對抗武瘋子?

  雖然說他也許多年不露身影,傳聞似乎坐化了。

  但是,這終究只是謠傳,有了解內情的人知道,他多半還活著。

  他這一脈,練七死身的人出來了,絕對需要各方深思,有些可怖,這一系的人一向霸道而無敵。

  轟隆隆!

  大天劫駭人,黑暗雷海傾瀉,血色電光劃破天宇,越發的嚇人。

  在那雷光中,有一個身材高大的少年,赤裸著上半身,古銅色的肌體很強健,筋肉突起,像是纏繞著一條又一條小龍,形似地獄歸來的先天神魔,十分懾人!

  他披散著一頭濃密的黑發,滿身是血,頑強的抗擊雷劫,偶爾回頭,透過發絲,透過電光,露出一雙可怕的眸子,像是野獸般,讓人生畏。

  他就是厲沉天,一個魔性冷血少年,強大的離譜,讓同代的許多人絕望。

  面對這種天劫,他自身也不好受,通體傷口,甚至有些地方都被擊穿了,血淋淋,而后又焦黑,露出骨骼。

  但是,他無比堅韌,意志堅定,桀驁難馴,低吼著,在苦熬天劫。

  “我欲屠大圣,曹德,不過是我修行路上的一堆枯骨!”

  他在嘶吼,承受著苦難,對抗有可能是史書中記載的絕世天劫,披頭散發間,眸綻冷電,殺氣澎湃。

  他在激勵自身,明確視曹德為無物,只是他進化路上的風景,是一堆死物。

  許多人頓時都望向曹德那里,想看他什么反應。

  楚風很平靜,沒有說什么,讓各方都一怔,不過很快人們釋然,顯然曹德也感受到了壓力,在嚴肅以待。

  終于,雍州陣營近前的人看到楚風有所表示,他在跟齊嶸天尊說話。

  這是要做什么?

  很快,附近的人聽到了,他在借母金兵器?

  一時間,雍州陣營一方,人們都皺眉,曹德這是沒有把握,想尋找趁手的最強兵器嗎?

  楚風道:“天尊兵器就是給我也催動不了,我是想問,齊前輩身上有母金材料嗎,我想研究一下,能否熔化煉器。”

  何意?都什么關頭了,他還想研究母金,還要親自煉器?人們不解。

  母金太稀珍,便是天尊也不可能都有這種材料,齊嶸天尊搖了搖頭,可是發現曹德很想借取,便去問其他人。

  “你要做什么?”羽尚天尊暗中問道,他身上也沒有。

  楚風對他很尊敬,暗中簡單說了幾句。

  這讓羽尚天尊瞳孔微縮,沒有再開口。

  齊嶸天尊真的找回來三塊母金,都不大,但是很沉重,是從遠處那片混沌霧靄區域中尋來的。

  毫無疑問,那里有真正的大人物,有老祖級存在,其中就包括老猴子等人。

  這母金是從九頭鳥族的老祖那里借來的,只有他隨身帶著,可見該族底蘊之強。

  “九頭鳥族的?”楚風一臉嫌棄的樣子,隨后更是戴上護臂,以及用金屬秘甲覆蓋雙手,這才接過三塊都有拳頭那么大的母金。

  許多人無言,這是什么態度,對九頭鳥族厭惡到這種程度了嗎?居然都不親手接觸。

  事實上,楚風是不想將自身的氣息沾染在上面!

  不過,九頭鳥族的神王赤峰在這里,見到這一幕后,肺都要氣冒白煙了,真是豈有此理?他殺機畢露。

  遠方,瞻州與賀州兩大陣營內一片嘈雜聲。

  剛才武瘋子一系的傳人厲沉天那樣冷酷地開口,折辱曹德,他居然都沒有回應,讓兩大陣營的進化者一片熱議。

  “看來曹德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被人威脅生死后,居然都沒有輕易表態,他多半也是心中沒底。”

  “也不看一看那是誰,武瘋子一脈修練七死身的人,絕對是傳說級的強者,成為大圣后,將會讓同代人驚悚,哪個不服,哪個是其對手,即便同為大圣,也難以匹敵七死身!”

  人們在談論,越發對厲沉天看好,認為他不久后絕對要震撼三方戰場,會橫推一切敵!

  恍惚間,人們已經看到,一位霸主的崛起,注定要鎮壓世間一切敵!

  轟隆!

  這一刻,閃電越發的可怕了,茫茫一片,如同血海翻涌,赤色閃電交織,驚濤拍天!

  而這時,厲沉天也遭遇了最大的危機,渡此大劫九死一生,他不可能無恙的熬過去,此時他負傷很重,滿身都是血,艱難無比,身體都要被撕裂了。

  在這種關頭,他突然身體劇震,并且爆出一句讓人驚掉下巴的粗話:“哎呦我擦!”

  他一個踉蹌,站立不穩,直接摔飛了出去,大口咳血,滿身的傷口都幾乎崩裂開來。

  眾人吃驚,這是什么情況?

  他被雷劫重創,要發生意外嗎?

  然而,在那雷光中,武瘋子一系的傳人厲沉天卻是惱怒,暴虐無比,砰的翻起身來,對抗天劫時,眼眸似冷電般,朝著雍州陣營望來。

  “你……竟敢襲殺我?!”

  他怒不可遏,有些焦躁,他在對抗大天劫,結果那可恥的曹德居然偷襲他?!

  當聽到這種話語,其他人也都發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曹德,曹大圣……竟干出這種事情來?

  唯有雍州陣營,楚風附近的人露出古怪之色,因為他們親眼看到了,的確是曹德大圣所為,都一陣無語。

  “你算什么東西,張嘴就擊斃我,閉嘴就要屠大圣,小爺這是在教育你,讓你明白話不能亂說,說錯了就給你一板磚!”

  楚風開口,在那里掂量著手中的母金塊,剛才便是砸出去類似的一大塊。

  所有人都無言,徹底明白了,他要母金材料做什么,為了不被雷光擊毀,而當板磚砸人用。

  武瘋子一脈的傳人厲沉天頓時大怒,對抗生死雷劫時,他寒聲道:“曹德,你怕了嗎?我要與你決戰,是在不久后,而不是現在!”

  他在質問,聲音如同雷聲般激蕩。

  楚風不屑,道:“你說要與我決戰就決戰?你算什么東西!現在還不過是個亞圣而已,便一而再的口出狂言,現在本大圣在教你怎么做人。”

  這風格……太詭異了,也太另類了,眾人都不知道說什么好。

  “咄,再吃我一板磚!”

  在這一刻,楚風果斷又下手了,事實上在他喊話前,就已經提前將一塊很沉重的母金砸出去了。

  正在面對生死天劫的厲沉天,早已很虛弱,身體都要四裂了,有些部位都露出骨頭,自然難以有效躲避一位大圣的突然一擊。

  他一聲悶哼后,又翻了出去,摔的自身劇痛無比,主要是自身倒下后,雷光如潮,將他給淹沒了,給予更可怕的重創。

  “你……”他真是大怒了。

  “你什么你,小爺再教你做人,在沒成大圣之前,你最好給我閉嘴,老實安分一些!屢次挑釁我,張口就要格殺,閉嘴就是踏腳石與進化路上的一堆枯骨,你一個小破亞圣,說誰呢?哪個給你的膽子,這么不尊重一位大圣,你找死呢?還是找死呢!”

  楚風斥責,一頓亂拍,讓眾人無言,也讓厲沉天怒發沖冠,但是卻有些發作不得,他還真怕再被來一下,那自身渡劫就危險了。

  說起來那是板磚,事實上那可是母金,而且是一位大圣砸出來的!

  若非有天劫阻擋,無限消弱了母金的力度,估摸著足以將亞圣領域的一切敵都砸的爆碎!

  所有人都不知道說什么好,仔細想象,曹德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屢次被人威脅與恫嚇生命,換誰也都不痛快,更何況是這位風格……“另類”的曹德大圣!

  不過,有些熟人卻是在暗中呲牙,比如猴子,雖然在躺在那里不能起來,但還是想說,不如此不曹德。

  至于龍大宇,也是看的很無言,他也想說,比起讓他背黑鍋的無邊禍事,這還算很溫和了,這孫子就是個黑貨。

  而少年莽牛則很想說,太像了,他越發確信,這應該真是那位故人,如此風采……從未被超越!

  “哎呦我#!”雷光中,厲沉天又一聲怒吼,忍無可忍,他再次挨了一“板磚”,他很想說,老子都閉嘴了,沒有再開口,你為什么還要下黑手?!

  這一刻,對面陣營的高層看不下去了,直接暗中傳音齊嶸天尊,讓他必須阻止,這成何體統!

  事實上,天尊級強者也是看到厲沉天還能堅持,死不了,所以早先沒有干預,但是讓他們無語的是,曹德左一板磚又一板磚,還砸上癮了,忒不厚道,不知道收手。

  楚風開口,道:“你的確閉嘴了,但是,還沒有賠禮道歉,算了,我也不要虛的,你干脆賠償我吧!”

  頓時,三方戰場上,人們全都風中凌亂。

  原本這里很壓抑,是一片帶著肅殺氣息的戰場,畢竟兩位大圣即將發生大碰撞,氣氛無比的緊張與可怕。

  誰知,曹德大圣的風格這么的……清奇,一轉眼間的工夫,他就改變了那種讓人窒息的氛圍。

  就沒見過這樣的大圣,便是雍州這邊,許多對曹德崇拜的少年,也都感覺一陣幻滅,心中的大圣形象有些崩塌。

  “快點,賠償我,你渡劫,我也順便打個劫!”曹德催促,讓所有人都目瞪口呆,這風采……也沒誰了!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