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249章 勇猛無敵

第1249章 勇猛無敵

  楚風雙手持晶瑩的星河鎖鏈,掄動起來,宛若在舞動諸天星斗,星河交織,電閃雷鳴,鎮壓此地。

  這群人最起碼有半數遭遇重創,被鐵鏈砸中者莫不骨斷筋折,大口噴血。

  其中有人以兵器護體,一時間,圣盾、神金護臂等不斷發出喀嚓聲,被锃亮的星河鎖鏈砸的四分五裂。

  在這片地帶,秘寶被毀了一堆。

  若非如此,有些人便徹底丟掉性命。

  虛空在顫抖,音爆聲可怕,宛若有一顆又一顆星斗在運轉,而后在這片區域炸開。

  這就是星空鎖鎖鏈的可怕之處,即便被曹德扯斷,被毀掉了,也能屠圣!

  就這么片刻間,一群人身體染血,倒飛出去,像是被一條又一條秩序神鏈砸中,負了重傷。

  無論是場中的種子級高手,還是場外觀戰的進化者,人們不得不驚,這雍州少年到底多強?

  他居然能夠徒手扯斷星河鎖鏈,實在是兇猛的一塌糊涂,實力太可怖了。

  此時,楚風立身在戰場中心,從頭到腳都被可怕的黃金光籠罩,蒸騰血氣,整個人如同一個大魔神。

  發絲飛舞,眼神猶若冷電,他持著星河鎖鏈,睥睨群雄!

  “不過癮。”他在那里自語。

  一群種子級強者聞言,臉色都難看無比,他在說什么?只身獨戰這么多絕頂圣者,居然還嫌不夠慘烈。

  這簡直是一個變態,有人憤慨,但是,卻也不得不承認,他實在夠強。

  一些人越發懷疑,這難道真的是傳說中的……大圣?!

  不然的話,何以如此恐怖,接近無敵層次了!

  四野,一群種子級高手排列開來,有人無恙,也有人甲胄破爛,滿身血跡,全都盯著雍州的少年強者。

  到了這一刻,誰還能說這是一個投機取巧者,看走眼的人,曾經桀驁不馴而輕蔑曹德的人,此時心情沉重。

  “你到底是誰?!”

  一個棕發男子開口,他嘴角掛著血跡,死死地盯著楚風,手持翻天印。

  楚風對他有印象,早先想自報姓名時,正是這個棕發男子打斷他的話,說沒興趣聽,根本在意其名,只想擒殺之。

  而現在棕發男子則是主動開口,詢問楚風的來頭。

  楚風笑了笑,道:“曹德!”

  直到這一刻,戰場中的種子級高手們才真正知道他的姓名,但是對于他的來歷還是一無所知。

  不過,場外去無法安靜了,對立陣營,在一些強者區域中,有人驚呼出聲。

  很多天以前,雍州曾傳出大圣傳聞。

  即便是對立陣營,瞻州與賀州的某些人也略有耳聞,可是,卻不怎么相信。

  畢竟,已經很多年沒有出現過這種生物了。

  尤其是,這兩天在戰場上真正生死對決后,兩大陣營的人就更加不相信了。

  如果有大圣,雍州陣營何以慘敗,一路避戰,丟人到家。

  現在,這個少年強者自稱是曹德,隱約間與傳聞相符。

  當然,這也僅限于少數進化者有耳聞,大多數人依舊茫然無知。

  不過,今日一戰,曹德之名注定要震動戰場,三大陣營皆知,一戰而名動各族。

  “難道你真是一位大圣?!”

  戰場中,一位金色發絲的女子開口,聲音都略微發顫,不敢相信。

  至于那棕發男子,早已是面如土色,早先他不屑知曉這個對手的名字,想以實際行動擒殺,可是現在看來,他錯的離譜。

  楚風沒有回應,臉上掛著淡笑,掃視他們,道:“你們人也太少了吧。”

  這種話語,實在有些輕慢一群天資超絕的圣者,他一個人打他們一群,居然還嫌人太少?豈有此理!

  現場總共有十幾人,其實遠超應有的人數了。

  雍州陣營的圣者怯戰,避而不出,失去應有的血勇,結果到頭來賀州與瞻州相商,增加出場人數。

  這等于是剝奪了雍州陣營圣者的資格,那兩個陣營取代而上。

  他們說的好聽,戰場就是磨礪天才的最好仙池,這種造化,可謂是天予不取,必受其咎。

  這讓雍州陣營一方有苦說不出話來,自家陣營的圣者實在不爭氣,這片戰場的確就是為磨礪天才應運而生。

  一群人都殺氣激蕩,以冷冽的眼神看著曹德。

  大圣又能怎樣?他們是絕頂圣者,都手持大殺器,聯手的話真的沒有一戰之力嗎?

  他們都是一方陣營中的絕頂圣者,屬于各族的翹楚,神威凜凜,豈能被人嚇到后不戰而退?

  如果直接轉身就走,他們以后還怎么面對族人,如何在陽間行走?!

  再者說,他們不認為曹德是真正的大圣,或許只是半步踏足這個領域,就如同那金烏族翹楚險些成就神話,但還不是!

  “今日,唯有血勇,唯有一往無前,才能證明我們是最強列的圣者,不然有何顏面立足?殺!”

  有人喝道。

  事實上暗中他們早就交流好了,傾盡所能,動用大殺器,一定要將曹德拉下馬,即便不能殺之,也要重創。

  他們可不想成為陪襯,這么多人聯手都擊敗不了一個人,讓他們情何以堪。

  不然的話,千百年后,后人都在傳曹德之名,而他們被提及,一定是那最為可憐的背景,突出大圣之神勇。

  他們不想成為映襯他人的可悲影子。

  楚風驚疑,他手中的星河鎖鏈在瓦解,居然全部斷掉了,一種特殊的物質蒸騰出來,毀掉金屬鏈子。

  是那星河鎖鏈的擁有者,紫發女子咳了三大口血,面色蒼白,利用自己留下的烙印,毀掉那斷裂的兵器。

  與此同時,其他人瘋狂出手。

  哧哧哧!

  箭羽如虹,一道又一道的射來,這是來自大羿宮的圣射手,號稱箭出必中敵!

  大羿宮號稱圣射、神射、天射的搖籃,天下最負盛名的射手幾乎都出自該宮,今日他們的弟子爆發。

  果然箭羽恐怖,扭曲虛空,全部對準了曹德的要害。

  換成一般的圣者,真的避不開,箭羽特殊,灌注了無窮的圣力,帶著規則碎片,像是一道又一道彗星的驚天之光,撞擊而來。

  威能太強大了!

  轟!

  楚風揮拳,直接砸爆箭羽,再次鎮住所有人。

  同時,他的身體如同鬼魅般移動,也避開一些箭羽,號稱箭出必中敵的圣射,居然也有落空的時候。

  轟隆!

  在楚風的身體外,騰起大片的黃金光,那是血氣與能量的融合,化成螺旋能量,璀璨奪目,覆蓋在其體外。

  隨著楚風揮拳,一支又一支箭羽炸開,同時,到了最后,有些箭羽即便突破過來,也在他的體外定格。

  他自身彌漫出的黃金血氣與能量形成圣域,擋住箭羽,使之不能前進分毫。

  而且,這些箭羽在他的體外三尺處,全都崩碎,化成齏粉!

  這簡直讓人難以置信,震撼了一群種子級高手。

  “困住他,給我創造機會,以佛器鎮殺之!”

  這個時候來自賀州的佛女開口,她長發飄舞,平日空明出塵,但現在卻露出無盡的戰意。

  她絕對是一群人中的佼佼者,實力深不可測,一手持金剛杵,另一種手托著一個藍瑩瑩的缽盂,攻殺過來。

  “殺!”

  一群人大吼,配合佛女展開進攻,全都爆發。

  轟隆!

  一時間,圣器飛舞,如同密密麻麻的流星,從天而落,圍困曹德。

  楚風冷漠,徒手硬撼圣器,一時間可怕的聲音不絕于耳,在轟隆聲中,那個祭出紫金雷霆錘的男子大口咳血。

  因為,他以性命交修的雷霆錘被曹德徒手給打的炸開了,導致雷光萬道,閃電四散,讓他自己遭受重創。

  “啊,不!”他大叫著。

  這是可與他一起成長的天地異寶,結果居然被人用血肉拳印打爆,簡直讓人難以置信。

  “大圣!”他確信了,這就是神話中的神話,這是一尊活著的大圣。

  因為,即便是換成映照級進化者,都很難打破他的雷霆錘。

  砰!

  楚風如同一道金色的閃電劃過,一拳將他貫穿,讓他幾乎炸開,他身上三層甲胄都爆碎,四面光盾都解體。

  他橫飛了出去,總算保住一條性命,但已經失去戰斗力,骨頭最起碼斷裂十幾根。

  轟隆!

  不遠處,有一個女子揮動一面絢爛的寶扇,七寶琉璃扇,罡風滔天,讓虛空都似乎要塌陷,都扭曲了。

  她逼住楚風,讓他無法殺到近前,不然的話,一群圣者都危險了。

  “中!”

  這個時候,又有人喝道,再次祭出天地流光塔,以極速擊中楚風,讓他身體一個踉蹌,站立不穩。

  但也僅止于此而已,楚風身體沒有破爛,硬抗了下來。

  這讓所有人的臉色都很難看,感覺太可怕了,天地流光塔這一次擊中楚風的后心,他都無恙,這是何等的體質?

  “各位,一起上!”

  有人喝道,再這么下去,他們都要被滅掉。

  各種兵器飛舞,各種圣器發光,籠罩天空,將曹德困在當中。

  此刻,來在賀州的佛女終于尋到機會,祭出她的大殺器,那個藍瑩瑩的缽盂旋轉,飛上高天,覆蓋小乾坤。

  轟隆!

  它垂落下萬縷絲絳般的藍光,將曹德遮蓋在下方,以這種可怕的佛器壓制。

  “收!”

  西部賀州的佛女喝道,寶相莊嚴,通體佛光普照,金色軀體璀璨,全力催動缽盂。

  嗖的一聲,那缽盂太神秘了,竟要將曹德收進去。

  “好!”一群人驚喜,大叫道。

  這可不是一般的圣器,當中蘊含著驚人的佛性,很特殊,超脫出了圣器的范疇。

  楚風一聲大喝,滿頭發絲凌亂,整個人像是一尊大魔神,爆發無量光,各種符號密密麻麻,在他身邊綻放。

  他阻擋住了那如同黑洞般透發出吸力的恐怖佛器,撐在藍瑩瑩的缽盂外,沒有進去。

  并且,他在這個時候揮拳,宏大無比,宛若一尊混沌時代的生靈,在開天辟地,要轟穿永恒未來。

  他血氣滔滔,一拳打出,這缽盂劇烈顫動,直接變形了。

  怎么可能?!

  連那佛女都瞳孔收縮,心驚肉跳,這可是有佛性的瑰寶,難道要炸開了?!

  其他人也都駭然,震撼無比。

  “大圣,他是傳說中的大圣!”

  一些人驚叫道,這一刻,沒有任何懷疑了,曹德絕對是大圣,震撼了全場。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