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243章 溫酒鎮群雄

第1243章 溫酒鎮群雄

  “哎哎哎,什么情況,人呢?!”

  “在那邊!”

  一群人驚叫,盯著一路飛沙走石的遠處,雍州陣營那個少年圣者來的快去的也快,一路撒丫子跑了。

  而在他的手中,倒提著南部瞻州天才的一條腿,就這么倒拖著,一路狂奔而去,塵沙漫天。

  所有人都傻眼,這跟他們想象的完全不一樣啊,還以為雍州陣營的少年圣者戰敗后,逃遁而去。

  結果,他們自己這邊的種子級天才成為階下囚,被人這么可恥的倒提著,狂奔回雍州陣營那里。

  “這……真是豈有此理!”

  南部瞻州這一方的大人物都看不下去了,這也太丟人了,被人這么拎著一條腿,倒拖著而去,實在難堪,讓他們臉上都無光。

  許多人盯著那個方向,見到那雍州的少年強者,像是撒歡般,帶著塵沙遠去。

  一些人仔細觀察,發現南部瞻州的天才臉都變形了,有明顯的黑腳印,此外前胸甲胄也破爛,像是被狗啃過似的,顯然也挨了黑手。

  真丟人啊!南部瞻州的人自己的陣營都受不了,為那天才而羞愧,這也太狼狽了。

  尤其是,不久前這位天才還好整以暇,輕蔑雍州陣營方向,連起身都慢吞吞,一副盡在掌握中的樣子。

  結果,敗的這么快,雍州陣營的少年強者上來二話不說,直接下黑手,臉都給他踹變形了,三下五除二放翻,提起來就跑。

  南部瞻州的人,從年輕進化者到大人物,無不覺得臉膛發燒,恨恨地想,這個種子級天才丟人到家。

  連他們自己都覺得,真是活該,叫你得瑟,結果怎么樣?被人悶殺,都不給你施展絕學的機會!

  事實上,此時南部瞻州這位天才后悔到眼冒金星,腸子都青了,真想噴老血,這特么太不講究了,他還等著對方通報姓名呢,結果就被下黑手了?!

  他真要嘔血了,眼下的經歷太可怕,也太痛苦了,自己成什么了,一個破布口袋,在地上被拖著跑。

  他臉上腫脹,眼睛都要睜不開了,挨了好幾腳,劇痛難忍,而一身能量更是被封住,動彈不得。

  “你太無恥了,偷襲我,一點也不講究!”他現在還不服氣呢,絲毫沒有意識到,究竟遇上了怎樣一個人。

  楚風不屑,很想說,即便你準備好,一樣生擒活捉,不過是獵物而已。

  事實上,南部瞻州的這位天才,最想說的還是,你明明勝了,還跑路個毛線啊,這么拖著我撒丫子狂奔而去,幾個意思?

  其實,這也是不少人心中的疑惑。

  連雍州自己人這邊都有些不解,露出驚容。

  還好,楚風狂奔回來了,帶著大風,飛沙走石,砰的一聲,將南部瞻州這位天才重重地扔在地上。

  “你贏了,甚至可以說是大勝,為什么你反倒跑路?”

  齊嶸天尊露出異色,這樣詢問。

  其實,他很滿意,包括所有人都很高興,曹德一來,直接便活捉對方陣營中的高手,實在太鼓舞士氣了。

  “我這不是怕九頭鳥一族的進化者對我下黑手嗎?戰斗完畢后,趕緊跑路回來,安全第一!”

  楚風很認真地說道。

  眾人聽聞,一陣愕然。

  九頭鳥族的神王赤峰則是差點噴血,特么的,你這黑心黑肺的混賬,時刻不忘抹黑九頭鳥族,都這節骨眼了,還不忘上眼藥,太卑鄙可恥了。

  其他人也都無語,這理由實在是讓人不知道說什么好,就是因為這個,你才急著跑路回來?

  地面上,被砸在人形大坑中、骨斷筋折的南部瞻州的天才,自然也聽到了這一理由,直接忍不住就是一口老血噴出。

  然而,齊嶸天尊卻很嚴肅,鄭重點了點頭,道:“不要擔心,我在盯著呢!”

  這一刻,別說神王赤峰慪火,想要詛咒,就是九頭鳥族的老祖也在混沌霧靄區域那里嘴角抽搐。

  他們沒有想到,曹德上眼藥居然還直接就有效果了,亂扣屎盆子都能被人認可。

  其他人也都露出異色,齊嶸天尊這是重點盯上九頭鳥族了,對曹德細心保護起來。

  楚風滿臉笑容,立時表示謝意。

  然后,他就拎起了地上的俘虜,直接洗劫,從頭到腳,從甲胄到空間手鏈,再到背負的兵器,全都消失,動作這叫一個麻利,太嫻熟了!

  眾人有點傻眼,見過剝奪戰利品的,但是絕對沒見過動作這么順暢的,一眨眼啊,那些東西就沒了。

  這是扒了多少人才有的成就,熟能生巧嗎?

  一群人眼神都異樣了,這主的動作真的太自然與嫻熟了,一氣呵成。

  楚風有點尷尬,這實在是一種本能,但卻忘記了場合,不過他相當的鎮定,一臉正色,道:“我平日練功就是如此,身邊的一草一木甚至飛蛾與蟻蟲都會拿來練手,講究出手如電,順暢自然,注意解除潛在的各種隱患。”

  眾人無語。

  楚風慶幸,幸好沒有當眾售賣,讓南部瞻州的人拿最強花粉來換俘虜,不然的話那影響就有些不好了。

  畢竟,他現在不是人販子。

  猴子、鵬萬里、蕭遙幾人已經比較了解曹德,都趕緊閉上嘴巴,怕一不小心泄他老底,道出他的本質。

  不管怎樣說,齊嶸天尊很滿意,曹德一來立刻扭轉不利局面,大勝一場。

  至于其他人,包括老神王等,也都很高興,早先時南部瞻州的天才太過分了,蔑視雍州陣營,倨傲無比,不斷奚落這邊的人,沒有比這更好的結果了,直接將他給活捉回來。

  在雍州陣營這邊喜悅之際,南部瞻州陣營那里卻是一片寂靜,老輩人物臉色不是多好看,年輕人則覺得丟臉,剛才那一戰太讓人無言了。

  而西部賀州陣營的人都在哈哈大笑,取笑南部瞻州的進化者。

  “雍州一連輸了八場,我等每次對上他們都近乎輪空,都不用動手,結果南部瞻州的種子高手卻被人倒拖著而去,真是有意思。”

  西部賀州的進化者笑話南部瞻州,在他們眼中,圣者領域中,雍州陣營一而再的避戰,棄權不下場,已經失去競逐的資格,他們真正的對手是南部瞻州的強者。

  在許多人看來,剛才南部瞻州的種子高手完全是自己作死,看到對方沖過來,居然還迤迤然,太輕敵了,被人突然放翻,純屬自己找的。

  雍州陣營這一邊,齊嶸天尊開口,讓曹德再下場,一場勝利遠不夠。

  “曹德,你去吧,一會兒我賜你一杯藥酒,來人,去給我溫酒!”

  齊嶸天尊吩咐道。

  一群人頓時吃驚,而后露出無比羨慕的神色,天尊賜酒豈是凡品?絕對蘊含著驚人的大藥,是超凡酒漿!

  楚風聞言后,相當痛快,當即就發足狂奔,沖向戰場,沿途狂風席卷,裹帶著大片的塵沙,他再次出現在戰場上。

  這一刻,南部瞻州陣營的人看到楚風再次出現,頓時躁動起來。

  尤其是幾位種子級高手更是眼神冷冽,從哪里跌倒便從哪里爬起來就是。

  他們這一陣營的人不久前表現非常糟糕,過于得瑟,結果被那雍州的少年活捉為俘虜,現在機會來了,將那雍州少年直接拿下就是!

  所以,當即就有一名種子級天才一語不發就沖出來,充分汲取教訓,將要全力以赴的出擊。

  事實上,西部賀州也有打算。

  他們認為,在圣者領域的賭斗中,南部瞻州肯定是他們最后的對手,能夠打擊與落他們的面子自然不肯放過。

  因此,幾乎在同一時間,西部賀州陣營中也有種子級強者第一時間殺出,爭搶著朝楚風而去。

  他想提前下手,趕在南部瞻州進化者之前,解決掉雍州的人,不給南部瞻州從哪里跌倒便從哪里爬起來的機會,直接想搶人頭。

  “哈哈……南部瞻州的道兄,這種孱弱的對手,不堪一擊,哪里用你們出手,交給我好了,我幫你們解決掉,直接一巴掌拍死!”

  西部賀州出場的進化者,雖然是人形的,但是其形態簡直像是一頭沒毛的大狗熊,很粗獷,也很奔放,咧著血盆大口哈哈大笑著,言語輕狂,沒將楚風看在眼里,直接殺過來,縱躍到高空中,一腳向下踏來,姿態張揚而霸道,實在是有些小瞧人!

  不僅楚風不高興,覺得他太惡劣了。

  就是南部瞻州的人也臉色鐵青,這人明著奚落雍州陣營,其實也是在諷刺他們,說雍州陣營的人弱,一巴掌足以拍死,可是,要知道,不久前南部瞻州的人就是被這個孱弱的雍州少年給活捉走了。

  所以,此時南部瞻州的進化者臉色不是多么好看,知道西部賀州這位種子級高手是故意擠兌,言語帶刺,對他們嘲諷。

  “他只能由我來對付,哪怕是一巴掌拍死,也要由我們南部瞻州的人來完成,這是上一場戰斗的延續,你們西部賀州的人不要摻亂!”

  南部瞻州的種子高手喝道,渾身光芒刺目,如同在焚燒般,化成一道璀璨的神虹,橫空而過,太快了。

  “還是我來吧!”

  西部賀州的沒毛大狗熊咧嘴大笑,帶著冷意,他也提升速度,身在高空中,離著很遠就對楚風踩踏下來。

  楚風站在原地沒有動,止住了腳步。

  而這時,半空中的兩人卻如同彗星撞擊大地,兩者間突兀地向對方出手了,那兩人幾乎同時俯沖,結果他們之間爆發大戰。

  這是他們同時做出的選擇,在二人看來,彼此才是大敵,會有關鍵性的一戰,而地面那個少年捎帶解決就是。

  嗡!

  虛空爆鳴,那兩人渾身毛孔都在噴薄能量,光焰滔天,這是決一死戰,上來就動用了最強神通,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分輸贏,務求一擊殺敵,毫無保留。

  結果這兩人都發出悶哼聲,大口咳血,身體都在劇烈顫抖,皆各自橫飛了出去,全都受了重創。

  這時,有人驚訝的發覺,這是巧合嗎?雍州陣營的曹德的站位太合適了,正好就在那沒毛狗熊般的粗獷男子的后方,賀州的種子級高手向他這里落來。

  嗖!

  這一刻,許多人無言,因為曹德動了,在偷襲,很不講究的下黑手了。

  “沒毛狗熊,你敢小覷我,現在打不死你!”

  楚風襲擊,在許多人看來,真是無言,有點惡劣啊。

  轟隆隆!

  他拳印發光,讓那粗獷的男子避無可避,后背還有后腦全都被楚風砸中,讓他簡直是險些身體炸開,眼前發黑。

  接著,他被楚風一把拎住,活捉在手中。

  若非楚風藏拙,為了生擒他,早就將他轟碎了。

  然后,他提著這沒毛狗熊,轉身就跑。

  觀戰的眾人目瞪口呆,這位很沒節操的偷襲成功,然后裹帶著敵人又開始跑路了?!

  西部賀州這個沒毛狗熊般的男子差點被氣死過去,太特么憋屈了。

  南部瞻州吐血飛出去的進化者,這一瞬間眼冒精光,這對他來說,是最好的機會,應該追殺上去,將那兩人全部拿下!

  然后,他就這么做了,控制住身形,極速落地,發足狂奔,追殺曹德!

  很快,距離越來越近,即將追上。

  這個時候楚風突然轉身,將沒毛狗熊給生猛地砸了出去,對準那后方的追殺者,讓他避無可避。

  并且,這個時候,他將沒毛狗熊的封印解開了,向其體內灌注了一部分能量。

  南部瞻州的進化者再想躲避已經來不及,因為距離太近,他眼中寒光一閃,雙手發光,向前按去,要干掉賀州的強者。

  如同沒毛狗熊般的男子瞳孔收縮,他沒有怪南部瞻州這個對手,換他也會這樣選擇下死手,而他對曹德則是無盡的怨念,因為覺得雍州的少年太缺少道德,明顯在利用他,給他解封,讓他為了自保而拼命。

  而且,他還不得不這么做,這么近的距離內沒得選擇,為了自保,只能全力以赴迎擊南部瞻州的對手。

  轟!

  刺目的光芒爆發,兩個對頭撞在一起,動用最強力量,如同隕星撞在大地上,當真是石破天驚。

  然后,兩個人滿身是血,像是破布口袋般,全都橫飛出去,摔倒在地面上,滿身裂痕,全都負了重傷。

  尤其是沒毛狗熊般的男子,幾乎當場死掉,他是第三次被重創,險些解體而炸開。

  他太不甘心了,被人利用,而且還沒得選擇,硬著頭皮上,跟人拼命,他不斷吐血,有一半是氣的。

  南部瞻州的種子高手也是眼神噴火,盯著楚風,恨的受不了,感覺這家伙太無恥了,太黑心了,他沒有想到對方突然解封沒毛狗熊,讓他們兩個死磕,這種挫敗讓他懊惱,讓他抓狂。

  楚風上前,給他們各自補了一記,然后“撿尸”,各自抓住一條腿,然后他開始跑路,倒拖著兩人,邁開一雙大長腿,狂風呼嘯,飛沙走石,一路狂奔而去。

  人們目瞪口呆,這什么情況?

  所有人都盯著煙塵方向,看著曹德莫名雙殺后跑路,這簡直是……見鬼了!

  在人們看來,那兩大高手從頭到腳都是在自相殘殺,相互死磕,然后讓那曹德迤迤然去“撿尸”。

  西部賀州與南部瞻州的一些大人物,都看的一陣出神,久久未語,這簡直是讓人無言的結局。

  至于其他人,九成都風中凌亂,有點發懵,這種結果忒讓人無語了。

  神王赤峰則險些再次噴血,很想說特么的你這次大勝后還是跑路?想干什么,又要給九頭鳥族上眼藥?!

  “戰斗結束的太快了吧?”雍州陣營,連齊嶸天尊都嘴角略微抽搐,一臉詭異之色,然后問身邊的人,道:“酒溫好了嗎?”

  “酒還沒……倒好呢。”有人小聲道,非常的心虛。

  遠處,一些原本關注神王激戰的進化者,聽到這邊的騷動,也都開始轉移注意力,關注圣級戰場。

  什么狀況?一些人狐疑。

  亞仙族那里,一位銀發麗人婀娜挺秀,明眸善睞,堪稱風華絕代,聽到議論聲轉過頭來,看向圣級戰場那里。

  映曉曉露出疑色,道:“那邊好像發生了什么非同尋常的事?”

  另一個方向,有人也正在向少女曦稟告。

  “小姐,我們沒有發現什么魔頭與大惡人,不過卻在圣級戰場那里看到一些特殊狀況,怎么說呢,那里有個人……有點邪性!”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