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242章 曹黑心
  戰場上鼓聲震天,殺的很激烈,各族海量修士齊聚。

  可是在雍州陣營的后方,有人相當沉得住氣。

  楚風在閉關,沒過去湊熱鬧。

  “祖宗,你還是暴躁哥嗎?現在這種情況都能靜心,這風格跟你平日星期不相符,還不趕緊去參戰!”

  奉天尊之命前來征調曹德的老神王到了,看到楚風在喝茶,安靜地翻閱前賢手札,一副心平氣和的樣子,他頓時冒火。

  前方都打成什么樣子了,曹黑手居然還在品茶,在這里修身養性,太悠閑了。

  “戰斗失利了?”楚風抬頭,詫異地問道。

  這帳中洞府真的很安謐,藤蘿發光,靈粹彌漫,紫竹林搖動,沙沙作響,清泉汩汩,有種出世感。

  老神王很焦躁,聽聞后這叫一個氣。

  他真想拎起曹德就走,但是,卻又忍住沖動,不好動粗,因為這里是羽尚天尊的臨時道場。

  更為重要的是,接下來還要請曹黑手去出戰呢,必須要尊重他,全指望他去翻盤呢。

  “祖宗,你可真是出塵,都快成仙了吧?你可知道,戰場上人腦袋都快打成狗腦袋了,你還有心情看書?圣者領域近乎全軍覆沒,鯤龍都讓人腰斬了,你還不出關!”

  楚風請老神王坐下,親自給他來了一道功夫茶,很是禮敬,隨后又嘆氣。

  老神王哪里有閑情逸致喝茶,恨不得一把揪住他衣領子直接擄走,這所謂的神茶,被他咕咚咕咚兩口就給咽下去了。

  “快走!”他催促。

  “不是我不去,而是去了就沒命。”楚風露出為難之色,直接取出一封血色信箋,示意給他看。

  有人送了一封血信,對他進行死亡恐嚇,要干掉他,上面的字血淋淋,至今都沒有干涸,充滿煞氣。

  “不是我不去,而是這封血信大有來頭,我嚴重懷疑,一旦冒頭,某族的老祖便會對我下死手。”

  楚風告知,最近這半個月,曾有人要暗襲他,若非羽尚天尊坐鎮在此,他可能就遇險了,所以他實在不想離開。

  老神王聞言后,神色嚴肅,這可是戰場后方,還有人敢對曹德下手?必然來頭甚大!

  他盯著血色信箋,露出凝重之色,這血液發光,好多天過去都不干涸,很清晰的述說著一些真相。

  他轉身就走,帶著血信去復命,要如實稟報。

  楚風在后道:“我只要一個保證,九頭鳥族對我放下成見,到了戰場上后一致對外,那我無條件趕去戰場。”

  老神王身形略微一頓,然后快速離開。

  戰場上,那位老天尊得悉情況后,臉色變了又變,他看著這封染血的信紙,以及上面懾人心魄的殺字。

  他的內心一陣躁動,很想發火,同時身體也是有些涼意,深深感覺到九頭鳥族的霸道與難纏。

  最后,他還是怒了,雖忌憚九頭鳥族,但是,卻也不是真個畏懼,他身后站著雍州陣營的霸主,有什么可擔心的?

  即便是第十一禁地的古老生靈親自走出來,雍州的霸主也能擋住!

  下一刻,老天尊齊嶸動了,一閃身就到了一片混沌云霧彌漫之地,是戰場上的特殊地帶,里面有天尊!

  老猴子在此,道族那枯瘦的老祖亦在此,還有其他天級強者,九頭鳥族的老祖自然也在這里。

  齊嶸什么話也沒說,將死亡恐嚇信遞了過去。

  “什么意思?”九頭鳥族的老祖露出異色。

  “放曹德一馬,暫時不要糾纏,我想讓他出戰!”齊嶸天尊沉聲道。

  “何意?!”九頭鳥族的老祖臉色陰沉,他第一時間感應到,這信箋上的血液是九頭鳥族的,而且屬于他的玄孫——赤峰。

  他知道,赤峰最近派出死士,想不顧一切的干掉曹德,有些人在那片連營區域不斷轉悠,但是沒有機會下手。

  真要妄動的話,肯定會招致羽尚的無情一擊。

  其他人露出異色,尤其是六耳獼猴的老祖更是拍桌子,說太過分了,想以大欺小嗎?忒不要臉!

  他就差伸出手指頭,去指著九頭鳥族的老祖的鼻子罵了。

  這時,彌鴻、赤峰等神王來請安,也到了此地,想了解情況,因為感受到了老祖的情緒波動。

  當得悉情況后,神王彌鴻頓時大怒,指著赤峰的鼻子,道:“你們九頭鳥族是不是太霸道了,對外的關鍵時刻,還想殺自己人,要滅一位大圣?你們這是故意資敵吧,要送出去十個秘境嗎?!”

  他這樣發火,頓時引發不小的波動,遠處各族的進化者都聽到了。

  “你說誰呢!”神王赤峰眼中冷電激射,血色長發飄舞,針鋒相對。

  “說的就是你,九頭鳥族太惡劣了,真以為來自禁區就可以頤指氣使,號令天下嗎?”彌鴻大聲道:“你這些天以來,不斷遣出死士去殺曹德,還親手寫下血色信箋,恫嚇誰呢,關鍵時刻想弄死曹德?!別不承認,這血是你的,不信的話,請各族前輩來驗證!”

  彌鴻的聲音很高,頓時讓雍州陣營這片地帶大量的進化者都隱約間聽到了。

  哪怕戰場上各族高手無邊無沿,密密麻麻,聲音無比嘈雜,可是神王的喝斥聲依舊穿過大片區域,讓許多人聽進耳中。

  一時間,不少人都露出驚容。

  人們深刻感受到,九頭鳥族太霸道了,當真是跋扈,在這連營中想殺誰就誰嗎?有些過分了!

  “不是我!”赤峰否認。

  神王赤峰感覺很冤,他雖然命令一些死士去轉悠,但是絕對沒有動手,有羽尚在那里守著,不敢下手,一旦讓他抓住馬腳,反擊將無比犀利,估計會死很多人!

  而且,赤峰確信,自己絕對沒有手書血色信箋,那樣的話,也太張狂了,給人以惟我獨尊、跋扈無邊的觀感。

  但是,很快他又有點神色不自然了,神王彌鴻聲稱,這絕對是他的血,氣息一模一樣,說是鐵證。

  彌鴻確信,這是神王赤峰的真血,沒差跑不了,對方也太惡劣了,真是霸道的沒邊了。

  這時,黎九霄神王也來了,他也開口,確認這就是赤峰的血,屬于九頭鳥一族,絕對沒錯。

  外界嘩然,各自感嘆,九頭鳥族確實過分了,連對驚世賭戰有大用的曹德都要下死手,想要滅掉,確實不是一般的倨傲與歹毒。

  這簡直是順者昌逆者亡,惹了他們沒有好下場,該族高高在上成習慣了。

  老猴子發怒,這一次親自去點指九頭鳥族的老祖,唾沫星子四濺。

  而彌鴻與黎九霄也是怒不可遏,喝斥神王赤峰。

  遠處,猴子彌天露出異樣之色,前幾天他與鵬萬里、蕭遙去看望曹德時,曾正好看到他在練字,便是一封血書。

  當然,練字這個說法是曹德自己說的,當時猴子幾人還嗤笑,說他造作。

  這時,猴子、蕭遙、彌清幾人面面相覷,彼此互視,他們確信,那所謂的死亡信箋是曹德自己偽造的。

  猴子咧嘴,自己的兄長發火,怒斥赤峰,這還真是有點冤枉九頭鳥了,那曹黑手忒不是東西。

  “他怎么有九頭鳥族的神王血?”鵬萬里疑惑。

  “上次,吃完紅燜龍脊后,你沒看到他雙眼冒賊光嗎,四處踅摸神王赤峰的血肉嗎?”

  猴子第一時間猜測到真相。

  幾人目瞪口呆,這可恥的曹德,果然不是善類,那個時候就準備做惡事了。

  混沌霧氣中,幾位老祖一同施壓,要求九頭鳥族的老祖必須收手,不得再對曹德下手。

  九頭鳥族的老祖最后陰沉著臉,沉默地點頭,而后更是呵斥赤峰,讓他退下去反省。

  赤峰一臉發懵,感覺太特么冤了,這簡直是沒地方說理去,連他們這一族的老祖都認為是他做的。

  他有點出神,離開那里思忖片刻后才想明白什么狀況,最后咬牙切齒,道:“曹德,小崽子,肯定是你!”

  一時間,他心情惡劣之極,真特么想殺人,既然曹德有燒烤敵人惡劣嗜好,說不定就收集過他的神王血。

  上次跟黎神王交手,是他唯一的敗績,似乎有血液濺落在地,估計被曹德給利用,從泥土下找到他的殘血。

  赤峰險些癲狂,真想不顧一切去拍死曹德,這王八蛋太可恨了,將他堂弟給燒烤掉,還敢動他的真血栽贓,無恥而惡劣。

  隨后,天尊齊嶸親自傳音,警告所有人不得內斗,誰敢自相殘殺,必然取其性命,不管是來自哪一族。

  所有人都動容,人們知道,這是在保護曹德!

  而私下里,天尊齊嶸更是警告赤峰,不許亂來,這讓九頭鳥族的位神王一口血差點噴出去,憋出了內傷。

  赤峰贏了一個秘境的喜悅直接被沖淡,感覺肺疼,胃口疼,尤其是看到有人去請曹德上戰場,他就更加想嘔血。

  天尊齊嶸隱晦的提及,若是曹德出事兒的話,直接算在九頭鳥一族身上!

  楚風出關,麻溜地趕到戰場,他已經知道,天尊齊嶸當眾保他,出了事兒的話就算在九頭鳥一族身上。

  “赤峰,我一點也不愧疚,你原本就想殺我,現在向你頭上扣屎盆子,也不算冤枉你。”

  楚風自語,對這個結果相當滿意,在上戰場前為自己加了一重保障,很有必要,讓他安心不少。

  現在只要他出事兒,估計所有人都會認為是九頭鳥族干的,量他們短時間內不敢亂來。

  楚風出現,憨厚的笑著,一副聽從命令、指哪打哪的樣子,很上路。

  當然,他也在拍胸脯,說九頭鳥族忒不是東西,總是想害他!

  齊嶸點頭,暗自嘆道,看樣子還真是真性情,有些耿直與暴躁,隨后更是當眾夸贊。

  “啊噗!”

  遠處,神王赤峰噴了一口老血,這混蛋當眾罵九頭鳥族,還被說耿直?我去你大爺的吧!

  “曹德,你這黑心黑肺的混賬東西,別落在我手里,早晚炮制的你生不如死!”赤峰發誓,臉色陰冷無情。

  此時,圣者的較量十分激烈,但那鐘戰況只屬于南部瞻州與西部賀州之間。

  關于東部雍州陣營,自從鯤龍被人剁掉,兩截軀體分離后,就沒人敢下場了,因為他們比鯤龍還不如,更不行。

  雍州陣營接連棄權,放棄賭斗,如今只剩下最后兩個名額,曹德再不來的話,馬上就要徹底出局。

  “唔,輪到我與東部霸主的部眾較量,對面有要下場的道兄嗎?請不吝賜教。嗯,沒有道兄的話,有師妹也可以,誰來與我共參大道,我們一同修行,同舟共濟,直達生命的彼岸。”

  南部瞻州有一位少年喊道,十分輕佻,更是非常看不起雍州陣營的種子高手。

  他說共參大道,以及修行共濟,其實是在隱晦地說雙|修,這就有些惡劣了,過于放浪,在羞辱雍州陣營的女修。

  主要是,雍州一方除卻鯤龍出戰卻慘被腰斬外,其他進化者幾乎全避戰,皆棄權了。

  所以,他很輕蔑,俯視這邊,在那里帶著笑容叫陣。

  事實上,無論西部賀州還是南部瞻州的圣者,一旦輪到與雍州陣營的圣者對決,心態都無比放松,等于輪空,并無對手上場。

  “我說,各位道兄你們什么意思,看不起我嗎?怎么就沒有一個人過來切磋。”

  他言語輕慢,讓雍州一方的圣級進化者都感覺臉皮發燒,無比羞臊。

  而他依舊在奚落,并未就此住口。

  “這樣吧,哪位師妹下場,我們不用動武,而是坐而論道,莫要辜負這大好的時光,在這承載著昔日天下第一名山與第四禁地的古老戰場上,好好的談一場風花雪月,人生理想。”

  “曹德,你去,把他拿下!”

  天尊齊嶸開口,連他都眼神略冷,覺得對面那個天才有些過分。

  “對,曹德,將他生擒活捉帶回來!”其他人更是忍不住了,連那位老神王都惱怒了,覺得對方陣營這是在羞辱雍州陣營的修士。

  “好嘞!”

  楚風很痛快,邁開一雙大長腿,雙足蹬在地上,如同史前兇獸出閘,踩的地面都一陣劇烈搖動,沖了出去。

  轟隆隆!

  他帶起一片煙塵,相當有沖擊力,雖然不會飛,沒有辦法離開地面,但是速度太快了,帶著狂風,突破音障,直接殺了過去。

  “呵呵,還真有人敢來啊。”

  那少年很自負,拍拍屁股,迤迤然從一塊青石上起身,準備迎戰,嘴角帶著一絲冷笑,輕蔑之色不減。

  “你是哪位,自報姓名……”

  他開口,盡量露出還算平和的姿態,顯示風度。

  然而,他不知道自己究竟遇上了誰,如果得知這位如此的不講究,根本就不會這么好整以暇地迎敵,而是跳起來就拼命。

  楚風一路狂奔過來,帶著罡風,帶著漫天塵沙,二話沒說,直接就下黑手。

  “我艸,你……”南部瞻州的天才怒叫。

  轟!

  喀嚓!

  這片地帶,煙塵滔天,電閃雷鳴,太激烈了,瞬息間飛沙走石,大風呼嘯,能量光華刺目而璀璨,不斷綻放。

  這才交手,時間太短暫了,楚風便帶著一股狂風跑路,向自己的陣營而去。

  “咦,逃了?敗的可真快啊。”

  “啊,不對,我們的種子高手呢,怎么不見了?!”

  起初,其他陣營的進化者還以為雍州陣營的種子圣者太過不堪,才一交手就跑路,大敗而逃。

  可是,不是這么回事。

  他們找不到自己陣營的種子級天才,而后全都盯著狂奔而去的雍州陣營的圣者曹德。

  結果……看清情況后,一群人臉都綠了!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