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237章 欲收徒
  道族的天尊來了,身體干瘦,眼如金燈,恐怖不可測,自從他到了這里后連神王都覺得魂光顫抖,身體如被仙劍抵住,要被刺透了。

  老六米耳獼猴急忙迎上前去,一把拉住他,拽住就走,道:“走,喝酒去,你想要一個大圣玄孫女婿,我肯定幫忙。”

  老道士太強了,身體稍微動彈,虛空便扭曲,而后又割裂,形成黑色天域,與整片大天地沖突。

  這方大地都在顫栗,周圍的神王竟有末日來臨般的感覺,戰戰兢兢,幾乎要跪伏在地上。

  更不用過說其他人了,腦海中一片空白,身體發軟,站立不住,等到天尊消失,許多圣者、神人才發覺,自身居然癱在地上,形象很差。

  “各位失陪,我去閉關了!”

  楚風一閃身,就此消失,事實上他想跑路,準備悄然離開。

  然而,暗中光影一閃,露出一個須發皆白的老者,正是天尊羽尚,他身體衰敗,人到晚年,孤苦無依,至今沒有一個傳人。

  當初,東勝神州九竅石胎出世,他被人算計,雖然禹州毗鄰那里,但終究是沒有爭奪過其他人,那天胎被其他人奪走。

  后來,石胎數次改換師傅,最后落入雍州門下,成為雍州霸主的徒孫。

  現在羽尚看到楚風,內心有感,總覺得這個少年對自己眼緣,很想將他收為弟子,他真的沒有幾年好活了。

  “小友,這邊請,你的帳中洞府在此,可以安心閉關。”

  羽尚身為天尊,親自招呼,將楚風安排進一座帳中洞府內,里面山峰纏繞白霧,山頂噴薄瑞霞,靈泉汩汩而涌,天地靈粹非常濃郁,適合閉關修道。

  他這么熱情,還真讓楚風無奈,只得進入此地。

  “這三張符紙是我親手煉制的,可以保你無恙。”羽尚開口,親自遞給楚風三張陳舊而泛黃的符紙。

  在上面有鮮紅的血跡,勾勒出繁復的紋絡,內蘊恐怖能量,但是全部收斂,沒有外泄出來。

  也只有楚風這種魂光格外強大的人才能感應到,這三張符紙太恐怖了,讓人心顫,估計能滅神王!

  “前輩,這是……”

  “這是我血液還沒有腐朽時制作的三張符紙,可庇護你的安危。”羽尚真的很蒼老,聲音低沉,雙目都有些渾濁。

  這是他的正常狀態,唯有戰斗時,他才能勉強集中腐朽血液中的最后精氣神,讓自己回光返照般復蘇。

  楚風內心大受觸動,這可是以天尊血制作的頂級符紙,不說這符篆本身的價值,單是這份人情就大的無邊。

  可以想象,如今這個狀態下的羽尚已經煉制不出這種符篆了。

  “前輩,你自己也需要這些!”楚風推辭,這樁禮物太貴重了。

  羽尚搖了搖頭,道:“我要它還有什么用,老弱殘軀,身體衰敗,生命將枯,沒有人會找我麻煩了,不用殺我也沒幾年好活了。”

  而后,他露出幾許憂傷之色,道:“看到你,我就想到當年的一個孩子,不過十六歲而已,便成為大圣,天縱之資,結果被人給害死了。”

  他很傷感,那是最小的孩子留在世間唯一的血脈,也是他最后的一位后人,結果被對頭所忌,直接下毒手害死。

  那個少年是一位大圣!

  須知,這種成就古來罕有,多少萬年都很難出一尊!

  今天羽尚特別有感觸,今天看到曹德的表現后,心有悲戚。

  “前輩,你沒有其他傳人或者后人嗎?”楚風問道。

  “沒有了,都死了。”老人很傷感。

  他是一位天尊,在大能都垂死、無法出世的現實陽間內,他縱橫世間,罕有對手。

  可是到頭來親人、弟子都死光了,被人害死,而他卻無力復仇,沒有辦法去改變那可悲的結果。

  “啊?”楚風非常吃驚,身為一位天尊,卻這么的凄涼。

  羽尚明顯進入晚年,活不長了,身邊卻連一個親人與后代都沒有,連一個弟子都不存在了,實在是悲哀而可憐。

  “我的長子曾經為天下神祇中的第五人,但卻……死在一處秘境中,是意外嗎,我推演不出,他……尸骨無存。”

  羽尚顫顫巍巍的坐下來,眼中帶著不甘,有無盡的感傷。

  這個時候,他不像是一位天尊,而只像是一位風燭殘年的老人,很有傾訴的欲望。

  “我的女兒,神王中第三人,公認的天縱神王,可是,在尋找神王級最強花粉時,誤墜禁地中,再也沒有出現,我去過現場,發現一些痕跡,有人曾阻擋她的歸路。”

  說到這里,羽尚愈發不像是一位天尊,而只是一個孤苦的老人,渾濁的老眼中有淚花浮現。

  他清楚的知道,那不是意外,有人害死了他的女兒。

  每當想到女兒小時候憨態可掬、纏繞在身邊的樣子,他都要心碎,而長大后的女兒天縱英姿,不弱于人的樣子,則是讓他欣慰,可是如今,他卻心如刀絞。

  “我還有一個小兒子,雖未排名,但是想來也是神王中最強的幾人之一,亦是死的不明不白。”

  有人蠱惑他的小兒子練七死身,結果卻是殘本,最終形神俱滅。

  這最小的兒子出事前,留下的唯一子嗣,被老人細心培養起來,子孫相依為命,結果待那孩子成為大圣后,又發生意外,他這一脈徹底無后。

  至于弟子,他也收了幾人,結果也都先后死去。

  此時,羽尚老眼昏花,蘊含晶瑩,情緒低落,看起來有些可憐。

  這些想來都是很多萬年前的舊事,可在他心中的記憶卻依舊那么清晰與深刻,仿佛就在昨日。

  楚風心有感觸,為他而傷感。

  在同情這個老人的同時,他也有疑惑,這明顯是有人針對遇上這一脈,很惡毒!

  同時,他也很吃驚,因為羽尚的后人,那幾條血脈都很超凡,在同層次的進化者排名中居然那么靠前。

  這一族,難道有不小的來頭?

  “發生那么多事后,我不敢收徒了,但是,今天看到你被人針對,有許多不壞好意的老家伙出現,要扼殺天才,我又忍不住了!”

  羽尚目光湛湛,最后他嘆道:“但我想了想,依舊只能放棄那種念頭,我覺得,哪怕過去數十上百萬年,有些人依舊不死心,我要是收徒,還會有厄難出現在我弟子的身上。”

  羽尚覺得,他自己沒有幾年好活了,一切就隨他死去而終結吧。

  但他告訴楚風,有什么需要的,可以找他,而且在連營中盡可能的庇護他,不讓他出現意外。

  “多謝前輩!”楚風行大禮。

  同時,他心中不平靜,老人的最小的兒子死于練七死身的過程中,得到的是殘本,難道是武瘋子一脈所為?

  武瘋子一脈,最強者才能練這種無上秘笈。

  他又搖了搖頭,那段舊事老人自己不提,他也很難猜測出黑手是誰,目前看樣子老人不愿多說。

  光華一閃,羽尚消失。

  無人之地,羽尚暗自一嘆,那件東西以后交給誰?曹德筋骨倒是很逆天,可是會不會害了他,自身就是前車之鑒!

  楚風靜心,片刻后開始閉關,他很放松,有這樣一位天尊護法,他全身心的投入進對自身的感悟中。

  這一次他的收獲太大了,從融道盛會得到太多的機緣。

  他從金身突破到亞圣,而在不久前又渡劫,緊接著又升入圣階,而且是大圣!

  他需要閉關,需要體悟,需要夯實道基,鞏固自身突飛猛進的修為,讓道果沉甸甸,越發的無瑕。

  時間流逝,轉瞬間五十幾天過去,楚風睜開眼睛,他不禁一嘆,這修行速度太快了,讓他自己都有點沒底。

  他已經走到圣者后期!

  他知道,已經臨近關卡,自古至今,在不動用花粉的情況下,幾乎不可能再晉階了,已經沒有前路。

  他現在要做的就是,打磨大圣道果,進行地獄般的極限壓榨與磨礪,成為最強體,然后再瘋狂動用花粉進化!

  楚風觀察,小陰間道果內法則交織,比以前強大太多了,這種神王核心才算是強者,比以前的神王道果不知強了多少倍!

  小秘境中出產的一株融道草,便改變了這么多。

  而這片戰場中還有數百個小秘境,怎能讓楚風不動心?

  原本,他還想直接跑路呢,但現在動搖了,尤其是有羽尚天尊護道的情況下,他很想再駐足一段時間,探索秘境。

  楚風出關,他覺得很快就可以動用三顆種子了,時間不會太遠,他要實現超級進化,震驚陽間!

  “猴啊,在哪里,出來喝杯酒。蕭遙,我是你小姑夫,怎么不出來?”

  楚風進入金身連營,尋找幾位結拜兄弟。

  一群金身級進化者看到他后,全都是如同看天人般,眼神火辣辣,那叫一個熱情,全都上前套近乎。

  “曹大圣你這是出關了嗎,我幫你去喊彌天!”

  “曹大圣,你可是從我們這里走出去的,以后常回來看看!”

  ……

  這片地帶一片喧嘩,被圍了個水泄不通。

  最近這段時間,上至神王連營,下到金身連營,無不在傳曹德的名,可謂名動這片戰場。

  甚至,南部瞻州與西部賀州陣營的人也都有耳聞,全都在打探。

  畢竟,一位大圣的出現,實在太難得!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