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227章 身為鼎,魂為藥

第1227章 身為鼎,魂為藥

  赤峰瞳孔收縮,血發亂舞,他殺機無盡,因為這個小子赤裸裸的針對他,搶他造化!

  那片葉子上最起碼有六顆果實,嗖的一聲,整體朝著曹德那里飛去,規則碎片繚繞,道音隆隆,震耳欲聾。

  這讓人眼紅,尤其是從赤峰眼前飛過去,沖向那個讓他無比厭惡的野修,他真想一巴掌拍死。

  砰!

  他目光陰冷,猛然間探出一只手掌,血霧澎湃,將那片葉子籠罩,直接半路劫奪,想要抓過來。

  但是,很可惜,這片葉子曾今承載大道,是道的有形載體,成為規則的軌跡與化身,光耀青天,從他那里穿行過去,不受阻攔,神王大手也擋不住。

  “唯有最純凈的心,最為純善的人,才能得到道的認可,而你滿手血腥,腳下尸骨累累,如何跟我這赤子之心相比?臭名昭著,血罪滔天,你還是省省吧!”

  楚風開口,而且一臉微笑。

  他要是不說這種話,赤峰還不至于額頭青筋浮現,聽到這種話后,赤峰真是有點懷疑人生,懷疑所謂的天地道果。

  這個小子打悶棍,下黑手,噴嘴唾沫星子飛濺,也會與純凈和純善沾邊?開什么玩笑,老天的眼盲了嗎?

  赤峰不服!

  他真想仰天長嘯,恨不得當場殺人。

  他殺機畢露,寒冷的殺氣澎湃而出,但第一時間就被暗中的天尊警告了,讓他收斂。

  然而,另一邊,曹德如沐春風,通體圣光普照,祥和無比,臉色平和而又寧靜,越發的有……神棍色彩。

  但是,當他在那里鄙視赤峰,斜著眼睛看對頭后,那種安寧,那種圣潔之態一下子就被打破了,讓赤峰瞳孔森鈴。

  楚風不搭理他了,安心消化融道草。

  現在,祭臺上的融道草還剩下一片多的葉子,根部都快光禿禿了,即將被瓜分完畢。

  楚風內視,藍色血液早已消失,金血澎湃,身體堅固而強大,魂光也是異常的旺盛。

  他覺得用秘寶轟他的肉身,或用利器劃刻他的肌膚,都不見得能破開,他今天被造化物質千錘百煉,這樣的進化,好處太大了。

  在這個層次中,他徒手崩碎秘寶等,毫無問題。

  最為關鍵的是,他發現魂光液化,這很驚人,這是一種非常可怕的積淀。

  這十分符合最強之路的特征,石狐天尊的師傅所著的手札中有這方面的記載。

  到目前為止,他的路很正確,經過驗證后,沒有瑕疵。

  楚風明白,只要他愿意,他現在就能立地成圣,直接超越現有的亞圣境界,再上一層樓。

  但是,他沒有那樣做,因為隨時都可以,他沒有必要在眼前這種氣氛下去體驗,已經太過扎眼了。

  他在積淀造化物質,除卻血肉吸收,還有神王核心重煉外,他還在石罐中收集了一些,留著出去后,慢慢滋養己身。

  楚風通體金黃,他默默體會自身的變化,等待盛會結束。

  當平靜下來后,他發現,金色血液收斂,重新回歸鮮紅。

  這樣也好,平日歸于平凡,一旦他想拼命,有生死大戰時,他隨時能激活金色的人王血。

  他數次嘗試,紅色血液與金色血液的轉化很順暢。

  最后關頭,他一時福至心靈,將自己的血肉當成一口鼎,將魂光當成大藥,血肉發光,熬煉魂光大藥。

  一時間,他周身霞光億萬縷,清香撲鼻,讓周圍的人都愕然,都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氣。

  楚風只是一個念頭間,有了這種想法,簡單的嘗試而已,沒有想到有驚人的效果。

  此時,他的肉身為鼎,骨架等為柴,血液化成火焰,焚燒魂光,熬煉一爐人體丹藥。

  “為什么這樣做?”

  楚風自己都詫異,剛才怎么突然有了這種試探。

  猛然間,他知道為何如此,因為想到了某段神秘的字句,自身受到觸動,所以進行了某種嘗試。

  在通天仙瀑那里,他遇到不祥之物——時光爐,曾利用輪回土,聆聽到當中的奇異聲音。

  “天難葬者,掩埋四極浮土間,伐陰與陽二柴,引大空之火,納古宙之炎,焚!”

  當時,過程很可怕,手持時光爐時沒感覺到什么,可是當他收回手后,手指探進石罐中,觸及輪回土時,曾清晰看到自己的手掌上有可怖的黑色指印,那景象讓他發毛。

  并且,他聽到了上面的那段聲音。

  據楚風的理解,那不是一段經文,就是焚燒史上最強生物的辦法,要毀掉,那所謂的時光爐有可能是焚尸爐。

  但是,楚風在不祥中卻也心生感悟,如果藉此煉體,自身不死的話,那就是萬古不敗身!

  今天,他一而再的蛻變,人王血成熟,到了第二形態中,自身血肉極其強大,踏上最強之路,無暇而堅韌。

  所以,他心底深處,有些感觸,思及時光爐中的聲音,不禁做出這種嘗試。

  道路肯定有誤,他找不到那些所謂的大空之火,古宙之炎等,這是自身的片刻靈感,突發念頭,煅燒自我。

  此時,他的陰間道果與陽間道果同時彌漫點點火光,沒入軀體內,在血液中游離,焚燒鼎爐——肉身,熬煉魂光大藥。

  一時間,他的魂光仿佛在被濃縮,在被凈化,宛若要化成一粒丹,不久后,還欲塑成他的模樣,盤坐血肉虛空中,映照出刺目的光華,普照己身。

  他默默體悟,道路都是嘗試出來的,他這樣做不見得對,但是現在卻感覺不錯,這是一種另類的自我淬煉。

  此刻,無論是他的魂光,還是他的血肉,都變得更為堅韌了,也更為的純凈,肌體外有絲絲新陳代謝的產物排出。

  “修無止境!”

  楚風只能這樣感嘆。

  隨著時間推移,鼎中丹碎人消失,接著又再現,數次轉化。

  最后,一顆金丹懸空,足有拳頭那么大,是他的魂光化成,在體內虛空的中央,纏繞著各種法則碎片,繚繞著潔白云霧,非常的神圣。

  并且,隨后金丹化形,成為人形,化作他的模樣,吞吐造化物質,四周星河璀璨,一道又一道,繚繞著他,宇宙黑洞,周天星斗,全部映現出來。

  楚風訝異,而后皺眉,這并不是他想要的,這有點像老古口中的大邪靈那種生物所走的修行路徑?

  轟!

  下一刻,他的血肉發光,那周天星斗,那宇宙星空背景,那無底黑洞,還有那盤坐在中心的人形魂體,全都瓦解了。

  哧!

  他以肉身為鼎,血液發光焚燒,重新鍛造,最后魂光化成一口劍胎,金霞綻放,帶著無盡的殺伐之氣,有種無堅不摧之勢!

  楚風覺得,現在的魂光要是斬出去,這樣一口劍胎足以破滅各種秘寶利器,至于殺其他人的魂光也很容易!

  但是,這也不是他想要的,將自身的魂光煉成一口劍,或許一時間殺傷力提升很猛,但是,終有弊端。

  “身為鼎,魂為藥,我只是在嘗試,并不是一定要成就什么,想的太多也不好。”

  楚風搖頭,他覺得,沒有必要過于執著要將自己的魂光化成什么,那就按照最為初始的念頭進行就是了。

  劍胎解體,消散血肉虛空中。

  他重新熬煉,將血肉當成鼎,將魂光當成一爐大藥,不斷熬煮。

  到了后來,他的身體散發出來的香氣越發的吸引人,讓附近的進化者都詫異,深感驚奇。

  接著,楚風熬煉魂光為藥,讓血肉與靈魂都越發的純凈了。

  并且,他膽子很大,散去火光,鼎歸為肉身,將那熬煉好的“魂藥”直接服食,沖向四肢百骸。

  一瞬間,楚風肌膚晶瑩,全身霞光無數道。

  他回歸了,魂光綻放,復歸而來。

  他覺得像是要舉霞飛升般,排盡紅塵氣,周身無垢,這種感受太特殊了。

  魂藥入血肉,宛若一個輪回,他像是經歷了一場特殊的轉生,居然能如此?這讓他大吃一驚!

  一個人還能在自己的血肉中轉生?

  他這種嘗試,只能說是在特殊的環境下進行了極其大膽的舉動,一般人誰會亂來?

  當冷靜下來后,他出了一身冷汗,覺得有些后怕。

  這是怎么了,他覺得剛才自己入魔了,怎么敢這樣亂來?

  他審視自我,有種奇妙的體悟,比之剛才又堅韌了一些,從肉身到靈魂都有成長,都有凈化!

  但是,他卻沒有再嘗試。

  他在反思,因為,剛才自己的膽子未免太大了,一個弄不好,就是死劫!

  “我為什么會那樣做?!”楚風不斷反省,他確信,不久前的確有點著魔了,不該這么魯莽!

  思來想去,源頭就是那段經文!

  最后,他確信,心底深處回響起從時光爐中聆聽到的那段可怕的聲音,讓他魔怔了,讓他下意識的去試驗。

  “這就開始了嗎?”楚風心中不寧靜,浮現一片云,不知道是陰霾,還是神秘電云,讓他的心顫抖。

  他認為時光爐很神秘,也很不祥,背后隱含著太多的秘密,早晚有一天他到了足夠高的層次后,也會遇到那些問題。

  但是,他沒有想到,現在就有牽連了,而他是被動的。

  他一直有種野望,要打破桎梏,不斷提升自我,終有一天會遇到進化史上的不祥與大秘等,他會見證輪回背后的些真相,以及史上其他進化文明節點等。

  而現在若是生變,似乎還有些早。

  當楚風再次睜開眼時,發現所有人都站起來了,融道草盛會已經結束。

  顯然,他的收獲是極大,從中得到了太多的好處。

  繼續去寫!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