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209章 全部干掉

第1209章 全部干掉

  九頭鳥暗中催促,必須得走了,不然的話時間來不及了,一會兒若是有神王降臨,親自來擒殺曹德,那就晚了。

  “曹兄,快走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今天先忍了,改天我們聯手,幫你討個說法!”

  九頭鳥有些焦急了,額頭上都出現一層冷汗,不時向金身連營外觀望,擔心神王出現緝拿曹德。

  “小爺我不走了,誰想讓我流血,我便讓他留下性命!”

  楚風眼睛發紅,那可是融道草,可以拓展進化者一生的最高成就的上線,現如今不僅被人黑掉這樁打生打死換來的大機緣,還想給他定罪,要置他于死地,這世道也太黑暗了。

  他簡直是忍無可忍,一腔怒血已經沸騰,恨不得立刻展現前世道果,以神王之資參戰,在這里殺個痛快!

  “曹兄,不要意氣用事。我理解你的心情,用性命相搏,辛苦一場后,到頭來卻被人一腳踢開。拼命時需要你,分戰利品時卻想殺你,這種憋屈,我能共鳴。但是,現在形勢比人強,退一步活下去最要緊,你再悲憤又如何,能擋住神王級的執法者嗎,能殺天尊嗎?!”

  九頭鳥抓住他的一條手臂,暗中傳音勸阻,而后帶著他就要向金身連營外走。

  并且,他告訴楚風,失去融道草這樁機緣也沒什么大不了,等到時光樓開啟,等到萬靈秩序沼澤出現,他保證可以讓楚風一飛沖天,從此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再也沒人敢對他動手。

  “暫時的隱忍不是怯弱,而是等待時機,為了以后沖的更高!”

  他喝道,其音如雷,在楚風耳畔炸響。

  “還想走,真是笑話,那些老家伙們已經相互妥協完畢,就差讓神王級執法者來抓捕了,還妄想逃,曹德你還是死過來吧!”

  鯤龍身邊有一位女圣者喝斥道,她面容姣好,但神色相當的不善,咄咄逼人。

  至于鯤龍自己,則臉色木然,沒有什么情緒波動,背負天刀,邁著堅定而有特殊節奏的腳步,在逐漸逼近。

  一時間,這天地都共鳴起來,跟他的腳步脈動聲合一,宛若一種天道秩序在復蘇,而后轟鳴!

  附近,有一些金身層次的進化者在觀望,此時全都捂住胸口,覺得心臟的跳動都跟他的腳步聲頻率一致,隨時會炸開。

  許多人皆駭然,感覺到了天地仿佛被人掌控在手,覺得那鯤龍成為道體,主宰這方小世界,腳步整齊而有規律,只要他愿意,猛然一震,就可以讓許多金身進化者肉身炸開,被毀滅在他腳步聲中!

  這是一種非常可怕的手段,技近乎道,掌控附近這片天地!

  “六叔,幫我擋住他們!”

  九頭鳥開口,臉色凝重,對暗中的人開口,讓他阻擋鯤龍他們。

  在鯤龍的背后,可是跟著一群圣者,很是可怕,腳步聲合一,跟鯤龍的那種秩序波動融合在一起,與道和鳴!

  一個青年男子走來,是九頭鳥的六叔,擋住鯤龍的前路。

  哼!

  一聲冷哼,金琳的兄長金烈如同驕陽般,渾身金光澎湃,化成璀璨的光團,將他籠罩,宛若上蒼之子,太絢爛了。

  同時,他的神級氣息在彌漫,能量在激蕩,伴著一種道果,附近符文流轉,鎮壓此地。

  一時間,許多金身層次的進化者都要窒息了,有些人忍受不住,已經直接軟倒在地上。

  在這陽間,天地法則完善,壓制的厲害,正常來說,神級強者也不可能造成這種后果,因為他們才堪堪能離開地面,可以飛天。

  這種級數的進化者,還不至于讓金身天才們直接發自靈魂的顫栗,癱軟在地上。

  金烈能做到這一步,只能說他太強了,如同一尊神圣巡天,俯視下界,讓其他進化者忍不住發抖。

  “瀾叔,請出手擋住他!”九頭鳥再次低喝。

  一位中年男子出現,擋住金烈的去路,自身噴薄血光,赤霞一道道,如同血魔神橫空,阻攔變異的麒麟族傳人。

  九頭鳥搖動楚風雙肩,而后更是扯住他的一條手臂,就要帶他離去,其背后浮現出血色翅膀,想要飛天遁走。

  楚風堅定的搖頭,雙足如同釘在地上,沒有動彈,他不想走!

  此刻,他的雙目是深邃的,他已經安靜下來,沒有躁動,氣勢沉凝如山岳,只想等在此地,不愿狼狽逃離。

  九頭鳥怒道:“曹兄,你怎么能這樣倔強,我跟你說,時光樓中的機緣比融道草還強盛很多倍,你隨我離開,來日我們得到大造化,再回來報仇,你為何如此不智,非要在這里等死?!”

  就在此時,十二翼銀龍化成一道流光趕來了,有些喘氣,神色嚴肅無比,告知情況,老家伙們做出決斷了,要處死曹德,讓他為此次事件負責,就此將這一篇揭過去。

  不遠處,九頭鳥的另外幾個結拜兄弟也來了,一只白烏鴉落下,化成一個白衣男子,一頭生有翅膀的玄龜落下,化成一個背負黑色羽翼如同墮落天使般的男子,還有一個由天血藤化成的女子極速趕到。

  他們帶來了同樣的消息,楚風不僅沒有能夠登上那張名單,而且還被推了出去,要殺其性命,平息變異麒麟、流光蝸牛等族老家伙們的怒火,成為最大的犧牲品。

  楚風目光幽幽,沒有說話,站在此地,越發的安靜了。

  十二翼銀龍拉了拉九頭鳥的衣角,示意他不要管了,那意思是,既然曹德不愿走,就讓他在這里等死好了。

  “我們走吧!”九頭鳥的其他結拜兄弟也這樣開口,告訴他別摻和了,趕緊離開,避開這個漩渦。

  “想走,沒門!”

  這時,鯤龍低喝,讓身邊的圣者去報信,并且讓一些人擋住曹德,不允許他離開。

  “呵,先不要急著動,我有事與你們談!”九頭鳥的六叔出手,攔住那些圣者,不放他們離開原地。

  “九頭族,你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嗎?!”金烈冷冷的開口,眼神冷酷,殺意無邊,他極度不滿。

  接著,他又喝道:“我為自己的妹妹來討個說法,而且,現在上面有了決斷,要制曹德的罪,讓他流血賠命,你們為何阻攔!?”

  此時,九頭鳥有些怒了,甩開楚風的手臂,點指向他,道:“曹德你真是愚蠢,不走就算了!”

  他似乎想要甩手離去,但是,最終還是有些猶豫,張了張嘴,想進行最后的勸解。

  此時,洪云海出現,站在遠處,露出驚容。

  在他的身邊跟著兩個勉強能下地走動的孫兒,他們都露出異色,盯著楚風那里。

  “什么情況,這個曹德被針對了,有人要殺他?似乎九頭鳥想救他走!”洪宇露出仇視的目光,道:“真是風水輪流轉,曹德要倒霉了!”

  洪盛皺眉,道:“那里被光幕覆蓋了,我們聽不到他們的聲音,在談些什么?”

  不過,他也能夠看出,曹德要倒霉了,許多人想殺他。

  洪云海淡笑,道:“利益使然,曹德多半成為了一個棄子,也許不僅丟掉了汲取融道草的機會,還可能會被人問罪,流血丟掉性命,呵呵!”

  洪宇眼睛頓時露出冷酷之意,道:“真是這樣嗎?祖父,你可以出手先一步去制住他,別讓他逃走!”

  洪云海教訓他,道“蠢貨,這種時候看戲就是了,有人要殺他的話,必然會動手的,我們添什么亂,一個弄不好就引火燒身!”

  洪盛在旁感慨,道:“那些強族太黑了,居然這樣下陰手,搶走屬于曹德的機緣,還要弄死他。相對來說,我們想取而代之,去參戰,積極爭奪造化,就顯得太沒有技術含量,也太簡陋了。還是這些強族歹毒,一念間,就能改變人的命運,還要對曹德治罪,黑暗血腥而殘忍!”

  洪云海點頭,道:“所以,看著就是了,這個時候千萬別去沾惹!”

  這時,九頭鳥失去了耐心,道:“曹兄,得罪了,我們真不想你死掉,就這樣強行帶離你開吧!”

  他沖十二翼銀龍、白烏鴉、玄武、天血藤化成的女子同時招呼,想要架起楚風,直接擄走。

  “轟!”

  然而,還沒有等到他們觸及楚風,金光綻放,楚風透發出強大的波動,撐開一片神環,如同戰神降世,將幾人隔開,使之不好臨近。

  “我哪里也不去,就等在這里,我看誰敢殺我!”楚風寒聲道,目光冰冷。

  這個時候,遠空傳來劇烈的能量波動,天際盡頭有神虹浮現,有強大的神王橫空,即將趕到此地。

  “晚了,已經來不及了,執法神王到了。”九頭鳥嘆道,而后對楚風道:“曹兄,你錯過了最后的機會,好自為之吧!”

  然后,九頭鳥轉身就走,放棄了他。

  砰!

  然而,楚風卻一把拉住了他的一條手臂,沒有松開,道:“不要急著走,來見證一下,他們究竟想給我定一個什么樣的罪,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我就不信誰能只手遮天,我要讓謀害我的人付出血的代價!”

  九頭鳥臉色變了,道:“曹兄,你瘋了,一個金身級進化者再憤怒又如何,你此時不走,只能死在此地,報不了仇!”

  而后,他又道:“你放開我,為你來通風報信,就已經壞了規矩,既然你不走,我便抽身事外,不跟你有任何牽連,放手!”

  他使勁掙動,想要擺脫楚風,迅速離開此地,不想在這里耽擱下去了。

  然而,楚風死死的攥住了他的手臂,目光幽幽,無比深邃,就是沒有放手!

  “曹德,你什么意思,恩將仇報嗎?”十二翼銀龍怒斥,道:“我們來救你,為你通風報信,你不走也就罷了,還想讓我們也陷入這漩渦中嗎?”

  “不急!”楚風說道。

  這個時候,一道金光閃過,一個神王級老者降落在連營中,正是保護猴子的那位老仆人,來自六耳族。

  他詫異的看向楚風,道:“曹德,你們這是做什么?”

  楚風很平靜,道:“聽說強族彼此間妥協了,我成為了犧牲品,要被梟首,平息某些人的怒火?”

  六耳獼猴族的老仆人聞言后,先是愕然,而后瞳孔急驟收縮,他像是想到了什么,看向附近所有人。

  最后,他冷笑道:“真是膽子不小!”

  接著他又對楚風道:“沒有的事,而且,我正要告訴你,我族老祖掀翻桌子,最后為你爭取到了資格,可以參加融道草盛會,這事兒辦妥了,就是剛才決定的!”

  楚風聞言后,目光越發森冷,一把拎住九頭鳥,眼睛略微帶血光。

  “放手!”九頭鳥喝道。

  “你真是夠歹毒啊!”楚風咬牙道。

  “你是怎么覺察到的?”九頭鳥不甘心,他知道,曹德肯定先一步發覺了不妥,所以才不同意他離開,而且抓住他的手臂,牢牢鎖住,不讓他退走,事情已經暴露。

  楚風殺意無邊,心中的猜測居然成真,這九頭鳥與鯤龍、金烈等人一同做局,給他下陰手。

  這要是被他們誆騙出金身連營,到了外面,他們就可以隨意動手了,想怎么殺他,羞辱他都不怕了。

  離開金身連營,便沒有那些束縛,不用再遵守不得恃強凌弱等規矩,直接打殺楚風都不成問題。

  轟!

  楚風拎起九頭鳥,直接砸向就要搶先動手的十二翼銀龍,同時一拳暴起發難,轟在白烏鴉身上,打的口噴鮮血飛了出去。

  “九頭鳥,你可真是陰狠毒辣啊,先到帳中洞府去拉攏我,而后又來此地假惺惺救我,給我設連環套,你們找死!”

  楚風狂暴出手。

  九頭鳥不是沒想反抗,然而,讓他通體發涼的是,在他對抗時,整條臂膀都失去了知覺,半邊身子都木了,顯然楚風在拉住他的剎那,就下黑手了,就等他反抗呢!

  這是七寶妙術中的陰屬性能量,是楚風從地府輪回中帶出來的天地奇珍物質煉成至高妙術的某種陰屬性神能!

  九頭鳥被侵蝕,半邊身子被襲擊而發麻,通體發冷,動彈不得。

  “殺!”楚風喝道,想全部干掉。

  “你敢在這里行兇!”九頭鳥的六叔還有那位瀾叔都在呵斥,就要動手。

  結果六耳獼猴族的那位老仆人用手一點,他們全都被定在那里動彈不得了。

  鏘!

  不遠處,鯤龍抽刀,雪亮光芒刺破天宇。

  他對著楚風就劈來一道璀璨刀芒,如同天外降臨的神虹,并且他喝道:“這里是軍營,豈能容你撒野與放肆!”

  理由倒是不錯,但是,他高估了自己的速度,六耳獼猴族的老仆人雙眼中迸射金光,當的一聲,擊落其手中的天刀,而且也定住了他!

  “鯤龍,天刀不離手,被視為第一圣者?”楚風寒聲道。

  然后,他左手提著九頭鳥轟砸銀龍等人,而右手則震動,催出猛烈的能量,化成一只能量大手,一把抓住那跌落在地上的天刀,對著鯤龍就是幾刀!

  在噗噗聲中,血光迸濺而起!

  六耳獼猴族的老仆人見狀后,直咧嘴,暗道這小子下手太快了,真會捕捉戰機,但是他不得不憂,畢竟他也算是此地的執法者,束縛住了鯤龍,如果讓楚風給干掉第一圣者,那他也有麻煩。

  “住手!”

  老仆人喝道。

  楚風道:“您老趕緊去看一看彌天他們吧,我估計被人堵在帳中洞府內了,不然他們早該出現了。”

  老仆人頓時一愣,但是,很快臉色又黑了,因為這么說話的瞬間,楚風就將鯤龍給腰斬了,血液橫流一地,并且又一刀劈向鯤龍的頭顱,腦袋都裂開了部分。

  這小子太手黑了,老仆人驚叫,趕緊阻止,并喊道:“別劈!”

  盡管如此,鯤龍的頭顱還是裂開了。

  刷!

  刀光一閃,楚風掄刀將九頭鳥的六叔還有瀾叔的頭顱都給削掉了,動作這叫一個麻利與迅疾,兩具無頭尸體內血液沖起很高。

  “曹,住手!”老仆瞪眼,他不得不準備對楚風下手了,得阻止他,這小子下手時真黑啊。

  “這幾個必須得殺,是他們做局設計我在先,我要全部干掉!”楚風對十二翼銀龍、白烏鴉、玄武、天血藤化成的女子動手。

  當然,也肯定包括被他拎在手里的九頭鳥。

  不過,這幾人都沒有被禁錮,還能自由活動,不可能等著他殺。

  “你們都給我去死吧!”楚風斷喝。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