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201章 臣服吧坐騎

第1201章 臣服吧坐騎

  這一邊,楚風的一些神通妙術無法動用了,他竭盡全力近身搏殺,拳印如虹,金光滔滔,不斷轟向金琳。

  這一刻金林也徹底豁出去了,不再顧忌自己的優雅姿態等,展開赤紅羽翼,凌空而起,不斷自殺式沖撞。

  比如,在這次的激斗中,她周身赤光澎湃,雙翼如晚霞,輕微揮動間,轟的一聲倒飛向一座大山。

  楚風一聲悶哼,他的后背結實的撞在了這由陰陽山河圖重寶化成的巖石山體上,嘴角都溢出血跡來。

  金琳渾身的細胞活性激增,血液中所有符文齊現,共振起來,化成的麒麟火越發的的璀璨,焚燒對手。

  不過楚風自然也不是善茬兒,伏在她的背上,透過她那鮮紅的羽翼,猛然探出雙手,要鎖住金琳的頸項,想勒斷那雪白而優雅的脖子。

  金琳不會給他這個機會,惱羞成怒,在空中翻騰著,撞向幾座法寶化成的山體,最后兩人又一起撞向大地。

  轟隆一聲,她們一起砸向巖石地中,頓時讓這里四分五裂,煙塵滔天,出現一個巨大的深坑。

  這地實在太堅硬了,就是楚風銅筋鐵骨,金身大成,人王血沸騰,也有點吃不消了。

  整片小世界都是山河圖這件寶物化成,實在堅韌,跟它硬撼,血肉之軀很難占到便宜。

  楚風口鼻都在淌血,最為重要的是,周身被麒麟火焚燒,劇痛難忍,而衣物則更是化成灰燼,若非貼身秘甲覆蓋關鍵部位,那么真如他對猴子出的餿主意那般,要徹底裸奔了。

  即便如此,金琳也尖叫出聲,感覺辣眼睛,她羞憤,這該死的混蛋,手臂與大腿都沒有了衣物,光溜溜。

  而且,還這樣跟她糾纏著。

  金琳折騰更加激烈,不斷沖上高天,又撞向大山與厚重的亂石地。

  楚風接連悶哼,兩人在進行自殺式決戰,這樣的重創,不僅楚風難受,七竅流血,金琳自身也不好受。

  有時候,楚風強行搬動她的軀體,最后關頭,以她撞山,有時也如彗星劃過天宇般,撞向大地。

  時間不長,他們便都渾身是血,骨頭都出現裂痕。

  此外,楚風將她的一對血色羽翼撕裂部分,麒麟羽凋落,伴著血雨,還有晶瑩的赤羽漫天飛舞。

  此外,他鎖住了金琳雪白細膩的脖子,猛然發力,黃金右手光華刺目,想要扭斷其如同天鵝般的頸項。

  金琳悶哼一聲,這樣近的距離內,進行鎖喉絕殺,就是強韌如變異的麒麟也難以承受。

  轟的一聲,她的部分軀體,浮現黃金鱗片,而且在簌簌抖動,所有鱗片翕張間,將楚風的手刺的生疼,手指有鮮血流淌出來。

  當然,金鱗的脖子那里也有可怕的是傷口,自身的血落下。

  轟隆!

  雷霆爆發,楚風鎖住她后,拼命催動閃電,結果他發現,一些神通秘術不管用了,也只蒸干他流出的血。

  轟隆!

  金琳化出部分變異麒麟的特征后,肉身越發強橫,畢竟是亞圣,高了一個大境界,極其可怕。

  她擺脫了困境,掙脫出來。

  這一族同真龍并列,號稱世間肉身最強幾族之一!

  若是一般的人,早就被她撕成碎片,肉身搏殺,可輕易碾壓之。

  楚風已經足夠強,面對這樣的變異麒麟,再加上對方是亞圣中的絕頂強者,是站在那一領域最高峰上的有數人之一,楚風能殺到這一步,足以震撼各族,讓各族亞圣都要心驚肉跳。

  咚!

  金琳不顧自身赤紅羽翼撕裂部分,鮮血長流,她拼命的仰頭,向后撞擊,一對麒麟角暴漲,雪白晶瑩,很美麗,但是也極其危險。

  “瑪德,頭上骨質增生了不起啊,我金剛不壞!”楚風叫道。

  他以雙手阻擋,終于抓住這對麒麟角,拼命扯動,想要掰斷下來。

  金琳又驚又怒,沒有撞中對方,反被撫摸到她敏感的麒麟角,讓她羞憤莫名,渾身金光滔天,奮力對抗。

  兩人生死搏殺,劇烈對抗,依然糾纏在一起,不過金琳終于掙脫楚風雙腿的鎖困,恢復自由身。

  而且,到了最后,甚至是金琳反過來那樣對他,她的一雙藕臂反向勒向楚風的脖子。

  而她的雙膝,則無比兇狠的撞向楚風的胸膛,爆發黃金光,膝蓋那里金色鱗片浮現,鏗鏘作響,如同細密的刀片劃過。

  楚風胸部淌血,一頭撞向她的小腹。

  金琳悶哼,倒退出去,暫時與他分開,嘴里咳血。

  殺到這一步,外人很難相信,優雅而高貴的變異麒麟族的大小姐,居然和人這樣糾纏與搏殺。

  主要也是因為,猴子造成的,用陰陽山河圖禁錮了神通秘術等。

  “殺!”

  兩人輕叱,再次對決,拳印如虹,人如閃電,赤紅羽翼閃動間,能量滔滔,簡直要將周圍的山峰都截斷,都扇飛出去了。

  金琳惱怒無比,身為亞圣中的佼佼者,是有數的絕頂人物之一,更是變異的麒麟族,居然拿不下曹德!

  她確信,如果換成其他亞圣,早已被曹德鎮殺!

  她絕對相信,這所謂的耿直哥是個坑貨,分明狡詐可惡,哪里是那種點火就著的莽漢。

  “猴子,你失策了,這女人銅頭鐵臂,臉皮厚,狼牙大棒都打不動她,好幾根狼牙釘打在其臉皮上都折斷了。”楚風叫道。

  金琳金聽到后氣的臉色發白,目光噴火,這該死的混蛋,居然這么說她,可恥可恨。

  轟隆!

  她越發拼命,到了最后跟楚風扭打在一起,兩人滿山地翻滾,一會兒楚風騎坐在她身上,一會兒她又將楚風按在地上,拳印爆發,如同太陽炸裂,看似曖昧,但是每一擊都是血液濺起。

  楚風暗叫倒霉,原本想刺激她,讓她心緒不平靜,結果反倒讓她斗志大爆發。

  “坐騎,臣服吧!”

  楚風喊到,騎坐在上,一拳又一拳的向下轟去,難得這次短暫的壓制出金琳,他拼命下黑手。

  管她鮮紅瑩潤的雙唇,還是挺翹的瓊鼻,亦或是噴火的美眸,金色拳印直接向下轟殺!

  一時間,金琳鼻青臉腫,七竅淌血,骨頭都出現裂紋了,但是很快光華一閃,她又露出清新而雪白的面孔,麒麟血驚人,恢復力太強。

  咚!

  最后,楚風一頭撞向她的額骨上,這讓金琳眼前發黑,頭骨都出現輕微裂痕,頭昏眼花,差點昏死過去。

  當然,這一擊后,楚風自身也天旋地轉,險些就伏倒在她的身上。

  “麒麟了不起啊,就這么皮糙肉厚嗎,我要是成為亞圣,比你還堅韌!”他喝道。

  他拎住金琳一頭如同陽光般的黃金長發,使勁撞向地面,撞向山河圖化成的巨大巖石等。

  金琳憤憤不已,什么叫皮糙肉厚,她哪里如此了?當然最為讓她生氣與忍無可忍的是,這個混蛋騎坐在她身上廝殺,讓她發狂。

  轟!

  終于,黃金光沸騰,她渾身麒麟血超出平日的活性,超狀態的激活,將楚風掀翻,壓在他的身上。而后她背后的雙翼展動,貼著地面,拎著楚風極速飛行,撞向這片小世界的中央須彌山。

  咚!

  山石迸濺,地動山搖。

  楚風想罵娘,這是一個悍妞,實在是太變態了,讓他口鼻噴血,這種沖撞他還真是有點吃不消。

  “你這是裸奔嗎?”他進一步刺激。

  戰到這一步,金琳渾身的衣物也消失的差不多了,被她自身的麒麟火化成灰燼,也只有胸部等重要部分被秀小的黃金甲覆蓋,沒有過于走光。

  但是,她修長的雙腿,一對潔白如玉的藕臂等,全都裸露著,跟楚風戰斗與廝殺時,不可避免的觸碰與糾纏。

  “你這是要色誘我嗎,別說,還真讓我流鼻血了,你是不是天天吃木瓜啊,胸襟開闊!”

  楚風一副十足招人恨的樣子,故意擠兌她,希望讓她失控,他好找準機會反制,鎮壓變異的麒麟女。

  “混蛋,你給我去死吧!”金琳怒道,滿頭黃金發絲飛舞,眉心出現菱形紅色印記,將她襯托的越發美麗絕倫,但可惜,額骨上的印記無法發射神光,也就不能動用某種驚天秘術殺敵。

  她覺得曹德此人太可恨,太可惡,明明是被她打的口鼻噴血,還那么不要臉說是色誘導致的流鼻血。

  轟!

  楚風終于趁她情緒波動劇烈時,翻轉過來,猛烈轟殺后,雙臂抱住她的雪白頸項,拼命扭,再次嘗試絕殺。

  “我后悔了!”遠處,猴子大叫道。

  他的確后悔了,他們兄妹二人也遇到大麻煩,他們以為這所謂的流光蝸牛除卻一層殼外,肉身應該很柔軟,若是被他們尋到機會,直接就可打殺。

  結果那頭流光蝸牛,此時甕聲甕氣,吼道:“該死的猴子,你們真以為我肉身可欺嗎?我是變異的白銀流光蝸牛,肉身最強,哈哈,猴頭,你們上當了!

  他自然強悍無比,超越其他亞圣一大截,頂級道統的弟子都難以望其項背,不然他也難以登上那張名單!

  “猴子們,都給我去死!”

  他被那兩條烏金大棍打得肉身生疼,所以這么憤怒,喝吼起來。

  所有人都神通秘術等此時都不能用,唯有用肉身搏殺。

  不得不說這頭流光蝸牛太可怕了,除卻那層硬殼外,他的肉體居然很粗糙很強硬,泛著白光,像是白銀鑄成。

  另外,他頭上的可不是尋常蝸牛的觸角,而是一對真正的粗糙大犄角。

  這一刻,猴子怪叫,臉都綠了,有一股想罵娘的沖動。

  “我到底是跟一頭蝸牛戰斗,還是在跟一個背著烏龜殼的太古牛魔王廝殺?見鬼了!”

  猴子氣到不行,感覺自己失算了,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此時,他渾身是血,到處都是傷,雷公嘴都被那頭魔牛給打歪了,眼角更是破爛,血流如注。

  而彌清也受創不輕,白衣染血,披頭散發,絕美的俏臉上有的地方都青紫了,甚至帶血,但是她的雙目中卻滿是堅毅之光。

  “猴子,不要急,莫要慌張,看我降服史上最強坐騎,馬上去支援你們!”

  楚風在遠處叫道。

  “我去,曹德,你光著屁股和人打架呢,真不要臉啊,真動用裸奔這招了!”猴子叫道,然后又憤憤不平,道:“我真倒霉,遇上一個粗獷的變態蝸牛,想要裸奔施展美男計都不行!”

  “你給我滾蛋!”楚風大怒。

  他哪里裸奔了,還有部分堅韌未破碎的甲胄好不好,也就是赤裸著上半身。

  當然,他與金琳的確都露出大片肌膚。

  “坐騎,臣服吧!”楚風大吼。

  不管怎樣,他先在精神上激勵自己,壓制住對手后,更是拼命下死手,將那衣不蔽體、露出大片雪白肌體的金琳鎖住。

  “服不服?!”他喝道。

  金琳惱怒,她還沒有落敗呢,這家伙就這么不要臉,居然讓她低頭,真是精神勝利法嗎?真豈有此理。

  當然,她覺得這家伙的確很不要臉,非常混賬,這一次居然一頭撞向她的胸口,讓她的身體劇顫,而后劇痛間,她險些栽倒在地上。

  “你給我去死!”

  兩人幾乎同一時間這樣喝道。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