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193章 洗白白
  金身連營很大,占地廣闊,帳篷成片,都是這個層次的生靈,來自不同種族的進化者都有。

  洪盛被打殘,洪宇渾身骨頭盡斷,這件事很快就傳了出來,導致所有金身層次的生物都嘩然。

  不過,人們很快就意識到,洪盛真的在戰場上對自己人下黑手了,想格殺曹德,這是遭遇了報復。

  不少人都對他鄙夷,不齒他的為人。

  同時,人們也感覺到,曹德真性情,強勢而眼里不揉沙子,居然敢這么掀桌子,將金身連營負責人洪云海的兩個孫兒給廢掉。

  一些人擔心,曹德可能會吃大虧,畢竟得罪洪家,以后無論是上戰場,還是在連營中都危險了。

  “曹德太率直了,雖然出了一口惡氣,但是他自身危矣。”

  “這樣耿直的人如果被人暗害死,這世道就太黑暗了,不行,我們應該聲援他,洪家的人太過分了。”

  一時間,居然是群情激憤。

  許多人都認為,曹德目前處在弱勢地位,看似扭轉殺局,保住性命,且將洪盛打殘,但其實埋下禍根。

  “我們上戰場對敵,可是,此地負責人的孫子卻在后面對我們下黑手,這樣毫無安全感,怎么讓我們歸心,還不如轉頭投奔對面的陣營。”

  “洪家仗勢欺人,只手遮天,為所欲為,寒了所有上戰場的人的心!”

  這一日,有人造出這種聲勢,為曹德抱打不平,大力聲援。

  當洪家兄弟得到消息時,氣的七竅生煙,傷體滲出血跡,他們很想詛咒,見鬼的仗勢欺人,只手遮天!

  這讓他們倍感憋屈。

  他們兩人覺得,最初,的確是他們想謀害曹德,可是后面的發展超乎了他們的想象。

  哪里輪得到他們作威作福,最終的結果是,曹德打上門來,將他們兄弟一起打殘,在曹德身邊跟著六耳獼猴、鵬族、道族的三個混世魔王,到底是誰只手遮天,在他們祖父的大帳中行兇?

  而且,他們的祖父回來了,臉色陰沉的嚇人,都沒有第一時間去找曹德清算,因為被警告了。

  “誰仗勢欺人,我恨啊!”曹洪臉色發白,直接昏死過去。

  事實上,這些都是楚風讓猴子找人造勢做出來的,因為,他還真是覺得這里太黑暗,萬一洪家發狠,對他下黑手,防不勝防。

  即便六耳獼猴拍著胸脯說,保證他的安全,但是他不想去賭,各種防患于未然,先行造勢,鼓動人心。

  在楚風看來,他是一個典型的受害者,對方隨時會反撲,這里黑暗的令人發指。

  洪盛與楚風的看法截然不同,是立場的問題,都覺得自己是受害者。

  總的來說,楚風無愧于心,別人想謀害他,而他則做出反擊。

  此時,楚風正在練拳,這片連營中有很多設施,外表看起來簡陋,只是一望無垠的帳篷,但其實有些大帳內部另有乾坤,是洞府世界。

  現在,楚風就在一座特殊的建筑物中。

  在這里,全都是各種稀有金屬澆鑄的設備,比如神金墻,比如銅母鑄成的各種兇禽傀儡等。

  現在,楚風拳印如虹,在這里健身,每一次都打的那稀有金屬鑄成的墻壁凹陷,坑坑洼洼,充滿拳頭坑洞。

  這里的侍者看到后頭皮都發麻,這是什么怪物?須知,連亞圣都不見得能有這種重拳,太嚇人了。

  一個金身少年怎能如此?

  要知道,這種金屬太堅韌了,一些強者都以它煉制甲胄,非常稀珍。

  轟!

  楚風凌空一躍,雙腳將此墻踏的徹底凹下去,近乎崩塌。

  咚!

  最后,他的終極拳打出,轟隆一聲,將這面墻壁生生打穿了,讓那侍者手中的毛巾都掉在地上,嚇得臉色發白。

  他很想驚叫,更想跟人去說一說,曹德有多么變態。

  但是他不敢,因為六耳獼猴還有鵬族的強者早已警告過他,不得泄露這里的一切,不然的話先干掉他。

  這面金屬墻壁具有記憶性,最后自行復原。

  “看到沒有,變態啊,他打穿了墻壁,這是破紀錄的拳力,最起碼目前我們這片金身連營中沒有比這一拳更強的了。”

  猴子咋舌。

  鵬萬里道:“你們注意到沒有,他注入的能量很特別,這是專為有替死符的人準備的,這是要對誰下黑手?”

  的確,他沒有看錯,楚風正是如此,研究一拳斃敵之術。

  他早有心得,當初聽老古講過,再加上他的實踐,現在他的拳印非常恐怖,專破替死符。

  事實上,各家族都有研究,任何的防御之術起初都很驚艷,但總會有更鋒銳的“矛”能刺透。

  時代在發展,進化路越走越遠,許多都在變遷。

  猴子道:“這家伙心中憋了一股怨念,雖然揍了洪盛與洪宇一頓,打成殘廢,但是,這家伙平日霸道慣了,還在覺得自己吃虧受委屈呢。”

  蕭遙道:“換位思考,如果是你我,也多半如此,畢竟平日間誰敢惹我們,更不要說欺負與暗中謀害了。”

  “有道理,這么說曹德可能不簡單,竟也是心氣很高,難道另有來頭?”六耳獼猴很敏銳,他們三人狐疑,根據這樣的蛛絲馬跡,居然有所推斷。

  “管他呢,多半是從那最為可怕的隱世家族走出來的,我們裝不知道,別刨根問底。”鵬萬里道。

  提及隱世家族,他們三個的臉色都凝重了。

  所謂隱世家族,就是平日從來不出世,被認為早已覆滅的最強族群,宛若與世隔絕,偶爾才有弟子出來走動。

  比如,三星洞的菩提佛族,屬于從佛族中超脫出來的異荒族,被認為早已滅絕了,如今若是有人意外出世,那么就說明該族還在,只是成為了隱世家族。

  “德字輩的家伙,曹,休息下吧。”彌天走來,招呼楚風休整,并告訴他,他的妹妹請人回來了。

  “是嗎,那就早點動手,我還真想跟亞圣再過過手。”楚風說道。

  在這里鍛煉一番后,他出了一身汗,洗漱過后,終于覺得神清氣爽,不再憋悶,過剩的精力發泄出去了。

  “好,我去找她,我們商量下時間,的確應該早點動手!”猴子點頭。

  楚風則盤坐下來,默默體悟,這一次他在戰場上的收獲很大,他練終極拳,觸及到戰場上飄著的血霧,促進了終極拳的演化。

  這門拳法很特殊,一旦展開,金光護體,且最外面還有一層淡淡的血光,可與其他生物血液共振。

  在各族的進化歷程中,已經漸漸揭開一則秘密,萬靈的血液中有某種密碼,有某種秩序碎片,專屬于各自的族群。

  楚風練終極拳,就能與這種天然蘊含在血液中的紋絡共鳴,從而感悟,這是一種難得的機緣。

  所以,他剛才盡情練拳后,又閉上眼睛感悟,收獲巨大!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一次大規模的戰場廝殺,讓他的拳印更加厲害了!

  不久后,彌天的妹妹來了。

  楚風頓時一怔,看到真人后,他徹底確信,猴子當初真沒說謊,他的妹妹居然國色天香,清麗動人之極。

  她膚色白皙,擁有一頭烏黑光亮的秀發,大眼純凈而清澈,整個人帶著一股仙氣,如同薄霧般迷蒙,美的不真實。

  “真不是雷公嘴!”楚風咕噥。

  “你說什么呢?!”哪怕他聲音再輕,猴子也聽的真真切切,不然對不起他六耳獼猴之名。

  霎時間,猴子的臉就黑下來了,想到了兩人第一次遭遇的情景,那時,他還想介紹妹妹給曹德呢,結果被嫌棄。

  彌清淺笑,裊裊娜娜走上前來,對楚風問好,顯然聽說了他何等的兇殘。

  楚風微笑,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熱絡的跟彌清打招呼。他暗中嘀咕,早知道不是雷公嘴,而是真正天生的人身,他覺得不應該拒絕的那么干脆。

  他進行恭維,夸贊彌清麗質脫俗,舉手投足都如天仙子。

  “你想干什么?!”猴子攔住楚風,臉色不善,兇巴巴的盯著他。

  鵬萬里、蕭遙都一陣無語。

  彌清更是輕笑,道:“別理我哥,他就是個神經質,總是胡亂指手畫腳,每次都幫倒忙。”

  “彌清小姐真是雅潔出塵,聰慧而善解人意,比某人強多了。”楚風其實很想說比某只猴子強多了,但又覺得,這可能也會得罪彌清,故此改口。

  猴子道:“曹,我警告你,別胡亂看,也別打我妹妹的主意,你趁早死心,我給過你機會,你不懂珍惜,現在已經晚了!”

  楚風很想說,你這死猴子,當日也只是在忽悠我,壓根就沒有這個打算吧?

  最后,他盯著六耳獼猴,道:“你們倆真是一個媽生的嗎?”

  此話一出,通體潔白如羊脂玉的彌清頓時笑嘻嘻。

  而猴子則面皮抽搐,感覺受到嚴重傷害,他的目光都要殺人了,想跟楚風拼命,但是,考慮到后果,有可能會是他被揍一頓,強行克制與忍住了。

  就在這時,有人來稟報,亞圣連營中有人到來,送了一封信箋。

  “讓人進來!”鵬萬里擺手。

  一個年輕女子走來,還算漂亮,身段不錯,邁著優雅的步子,進入大帳洞府中。

  她有點傲氣,眼中略帶不屑,看了一眼楚風,道:“你就是曹德吧,很囂張,也很霸道,我家小姐讓你過去一趟,喏,這是信。”

  楚風瞥了一眼,不就是一個侍女嗎?當然,亞圣級的侍女的確很厲害,很了不起,但也太倒傲慢了吧,送信而已,居然是這個姿態。

  他一招手,將信箋直接攝取了過去。

  當撕開這封信后,楚風臉色有些難看,那個所謂的小姐,以命令的語氣讓他去亞圣連營中請罪。

  “是這個女人?!”猴子看了一眼信箋的落款,瞳孔頓時收縮,因為這是他們要伏擊的亞圣備選人之一。

  “我家小姐說了,你在戰場上打了她的人也就罷了,還敢二次廢洪盛,膽子不小,讓你過去說話。”

  這個侍女趾高氣昂,言語十分強硬。

  猴子傳音,告訴這個侍女身后的女子是何許人也。

  楚風臉色頓時陰沉下來,暗中道:“什么備選目標,將備選兩個字去掉,這次就打她!”

  他心中有一股火氣,那個所謂的小姐真是霸道過頭了,敢這么對他放話,一封信而已,就敢霸道的命令他去請罪。

  哧哧哧!

  楚風撕碎信紙,直接扔在這個年輕女子的臉上,道:“告訴她,洗白白,等哪天我心情好再去找她,現在沒時間!”

  雖然更新晚,但章節不會少。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