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192章 世界如此美好

第1192章 世界如此美好

  楚風手中那支特殊的箭羽,沒入洪盛的下半截身體中,以肉眼可看到的速度,這半具肉身在迅速瓦解,融為污血。

  “救我之軀!”洪盛大吼。

  如果在小陰間,亞圣即便丟掉部分軀體,也能重塑,但在法則完整的陽間,被壓制的厲害,目前他不可能有這樣的手段。

  世間有各種大藥,也能讓他復原,但代價很大。

  所以,他看到楚風毀其肉身,頓時急眼,這關乎著他將來的道果,一旦被耽擱,且損其道體,將來成就都會受損。

  噗!

  關鍵時刻,擋在他上半截軀體前的那位老者出手,一刀斬落,迅速剁掉那正在溶解的部分軀體。

  然而,此時只剩下半截雙腿了,只到膝蓋上方多一些。

  所有人都無語,許多人都望著這里,深感曹德之兇殘,這是一個魔頭啊,一旦動手,那叫一個利落。

  “曹德,我與你不共戴天!”洪盛怒吼,眼睛噴怒火,隨后雙目充血,帶著怨恨還有殺意,他恨透了眼前的少年。

  今日一戰,他受損太嚴重了,代價太大。

  他修的可是赫赫有名的一種道體,結果下半截軀體就給他剩下一雙腿,這叫他怎么對接,如何恢復?

  “你覺得,你還能跟我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嗎?我早晚得干掉你!”

  楚風的回應,超乎所有人想象的強硬,他一點也不怕事,拎著大棒子恨不得就要沖過去,將洪盛的腦袋打爛。

  若非有那個老者庇護,他絕對付諸行動了。

  這時,洪云海終于逼近,但他身邊有那老仆人跟著,進行制衡,他無法對楚風下手。

  他臉色陰沉似水,這是他的親孫兒,結果被人收拾的這么慘,讓他心中怒怨無邊,如果不是有神王在場,他一巴掌就會拍殘楚風,然后慢慢煉魂。

  這時,在場的幾位老者沒有說話呢,后方先傳來激烈的喝斥聲,有一個少年沖來,身形矯健,龍行虎步,氣宇軒昂,正是洪宇。

  洪家正是想運作他,取曹德而代之,跟著六耳獼猴等一同登上那張名單。

  “各位前輩,你們一定為我兄長做主,這個曹德無法無天,十惡不赦,喪心病狂到令人發指,竟對我兄長這樣下死手,突然偷襲,致使他落到這般田地,如此的凄慘,這是何等惡毒,竟對自己人下手?如果是正常情況下,憑一個曹德怎么可能是我兄長的對手,諒他也不敢!”

  洪宇喝斥,滿臉怒意與殺機,請求幾位準神王立刻殺死曹德,對他口誅筆伐,列出各種罪狀。

  此時,整片戰場都安靜下來,無論是敵我雙方都不再動手,全都盯著此地,不管怎樣,曹德之名,震動這片區域。

  “聒噪,閉嘴!”

  楚風僅此四個字,就不搭理他了,而是看向幾位老者,他心中著實憋了一股火氣,差點被人害死,結果現在老的老少的少一起逼宮,反倒說他下黑手殺人,倒打一耙。

  “什么情況?”一位老者開口問道。

  “洪盛刺激兇獸白刺猬與我玉石俱焚,此外,他暗中放冷箭,你們看這是什么,天妖溶血箭,若非我躲避及時,就死于非命了。”

  楚風相當的直接,講述經過,直指洪盛,在戰場上對他下黑手,用一支惡毒的禁器之箭趁亂射殺他。

  “你胡說,這分明是你自己隨身攜帶的箭羽,你惡意傷人,還敢倒打一耙?!”洪宇喝道。

  楚風斜睨,這個跟他同在金身層次的英挺少年還真是很不要臉,這么誣陷他,看來這是預謀的要殺他。

  楚風有些疑惑,他自問才來戰場,跟他們沒有恩怨,為何招來殺意?

  “幾位前輩,我建議,立刻搜其魂光,此人多半有大問題,先將他制住!”洪宇叫道。

  在進化領域中,魂光出了問題,影響嚴重,動輒就會讓人廢掉,洪宇絕對是不懷好意,搜魂時稍有意外,楚風就可能留下魂傷,這輩子的成就都將有限。

  楚風瞥了他一眼,道:“你一個躲在戰場最后的人,隔著那么遠,似乎什么都能看清,什么都知道,一會兒別說哥哥有罪得死,你也跑不了!”

  他很從容,也很鎮定,有六耳族的老仆人在此,此時應該不會生變。

  楚風再開口,指了指天空,道:“上面有通天鏡監控,哪怕想殺我的亞圣做的再隱秘,如果調集鏡中的留下的烙印畫面,也能找到蛛絲馬跡。此外這支箭羽就在此地,無論怎么掩飾,我想也應該能夠留下他的一縷氣息,請神王明察,實在不行,便去請天尊返本還源,徹查真相。”

  他很淡定,一副真金不怕火煉的樣子。

  這個時候,六耳獼猴、鵬萬里、蕭遙也走來。

  “不要讓對面陣營的人看笑話!”一位老者開口,示意這是戰場,最好回連營后解決。

  同時,他也感覺到了,楚風很鎮靜與從容,料想有恃無恐,沒有說假話,真有可能是洪盛出了問題。

  而他跟洪云海有一定的交情,覺得可以適當相助一把,最起碼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將這篇揭過去再說。

  “嗯,回去!”另有人開口。

  楚風道:“各位前輩,證據都在此,我實在難以忍受,我在前面拼殺,背后有人放冷箭,如果不給我一個交代,這么壓下去話的話,會讓人心寒!”

  “放心,等事情水落石出后,會給你一個交代!”一位老者鄭重點頭。

  六耳獼猴族的老仆也開口,道:“先回去!”

  這件事真要徹查清楚,可能影響極壞,不可能這樣當眾揭開,不然的話得讓多少人心中發冷。

  此時,洪云海心中一片冰涼,他知道麻煩大了,天妖溶血箭怎么沒有炸開?按照他的設計,此箭射出去,最終會自行瓦解,不留痕跡。

  事實上,想在禁器上做手腳很不易,火候難以掌控,此箭完好保存下來。

  那個時候,白刺猬自爆,所有人都會覺得曹德是被拉上一起上路的,沒有人會多想。

  然而,結果就是這么的讓洪云海心顫,曹德未死,完好無損,而且拎著天妖溶血箭出現在這里。

  “走!”

  戰場上平靜了,雙方陣營的人都退走了。

  金身修士的大營中,幾位老者臉色都不是多好,種種跡象表明,這件事有預謀的暗殺,洪盛想下黑手害死曹德。

  “老洪,你孫兒太過分了,這件事做的真不漂亮。”有人說道。

  洪云海臉色陰沉似水,此時他不可能發作,因為當著同級者的面他耍橫也不行,如果無理取鬧他孫兒會更倒霉。

  “這個小畜生,得了失心瘋,我不管了,你們嚴懲他吧,但我希望留他一命!”他這樣說道。

  也算是以退為進,自己要求公事公辦,只要給洪盛一條活路,怎么懲罰都行。

  有人開口:“影響的確很惡劣,雖然沒有殺傷曹德,但是,也不能不懲罰,就讓他在戰場效力十年以上吧!”

  聽著似乎處罰很輕,但是洪云海臉色卻是變了,在戰場上征戰十年,天知道會發生什么,有可能會戰死此地。

  現在,洪盛是自由身,來此是為了磨礪,隨時可以離開。

  “長了,五年吧。”另有人開口。

  “算了,年輕人誰能不犯錯,三年吧,給他改過的機會,時間太長,多半就離不開這片戰場了。”最后開口的人跟洪云海關系不錯,也算是幫著求情了。

  “你們商量著辦!”六耳獼猴族的老仆起身,直接走出大帳外,他沒有發表看法,沒有繼續參與。

  此時,猴子、鵬萬里、蕭遙正在圍著楚風,對他這身實力相當佩服。

  “不愧是德字輩的人,兇殘的一塌糊涂!”猴子嘆道。

  “我就不明白了,他們為什么想殺我?”楚風還在捉摸這件事呢,不然的話,他感覺不安,莫名就被人惦記上,實在讓他不解。

  六耳獼猴、鵬萬里、蕭遙三人面面相覷,若有所思,像是想到了什么。

  “該不會是那個洪宇想加入我們分一杯羹吧?”

  “有可能,有數次他都很主動,在我們面前極力表現。”

  ……

  時間不長,這三人就猜測出真相,還原出洪家出手的動機。

  “夠歹毒的,直接要干掉曹德!”

  “洪宇差了不少火候啊,實力不足,憑什么加入我們?這是覺得我們無論成敗都會登上那張名單,他想跟著來鍍金,想要同上那名單?想得倒是很美,野心不小,就怕他的命沒那么硬!”

  猴子幾人冷笑,心中有些惱怒,居然被人窺探到心里的秘密,知道他們幾人接下來要做什么。

  蕭遙道:“不行,得趕緊老林去警告洪家祖孫幾人,不然的話,走漏風聲,我們還怎么下手,對方肯定有防備,多半人都找不到。”

  猴子一聽頓時急了,火速找到那老仆人,讓他以六耳獼猴族的名義去警告洪家,最好管住自己的嘴巴,不然的話,后果自負。

  六耳獼猴族是陽間少有的強族,洪家絕對不敢惹,不然的話激怒猴子一脈,滅他們全族都不成問題。

  楚風道:“我現在就想知道,怎么處罰那個洪盛,我等著要說法呢。”

  “你要有心理準備,這種丑聞一般不會公開,而且洪家人脈也不錯,有人幫著說話,估計會責罰那洪盛留在戰場三五年到邊了,不可能摘下的他的頭顱為你賠罪。”

  猴子嘆道,這是從老仆人那里了解到的消息。

  楚風頓時不干了,感覺這里很黑暗,他被人偷襲,險些送命,居然這么揭過去,真是讓他不爽。

  “別沖動,德字輩的你要鎮定,你不是說過嗎,每逢大事要有靜氣,等他們的懲罰結果出來,我們幫你出氣,洪家做出這種事,去找他們算賬,也不會有人說什么。”

  “對,曹,祖宗,你先別惹禍了,靜心凝神,稍等幾天!”

  猴子跟鵬萬里他們一起拉住楚風,好話說盡,保證為他出氣。

  “行,我等著!”

  果然,三天后宣布,洪盛要留在戰場四年,以戰功抵罪,不能提前離開。

  而且,這是在小范圍內,私下公布的,并沒有公開宣布其罪,不然的話這次的事件影響太壞。

  這一天,所有人都看到,楚風臉色難看,氣的要離開戰場。

  兩天后,猴子送來消息,洪家神通廣大,幫洪宇求來大藥,已經讓他斷體再生,長出雙腿,當然短時間內會很虛弱,不可能如同原先的道體那么強大。

  “等洪云海離開,我們為你望風,或者跟你一起去拾掇洪盛,打個半死,當然,千萬不要出人命。”

  楚風聽得到后,眼睛發亮,點頭同意。

  這一天,洪云海被人緊急召喚走了,在他的大帳中養傷的洪盛面色蒼白。

  他弟弟也是一臉憤怒,感覺這次太難受了,沒有登上那張名單,自己的兄長還吃了這么大的虧,真想立刻報復,可是他的祖父又無法在這里一手遮天。

  “轟!”

  突然,大帳被人闖入,楚風邁大步走了進來,拎著大棒子二話不說,沖著他們的兄弟就砸來。

  “啊……”

  這一天,洪家兄弟怒吼,竭盡所能對抗,跟楚風廝殺

  然而,洪盛病體虛弱,才長出雙足,傷了本源,戰力銳減,根本擋不住那支狼牙大棒。

  至于他的弟弟,在金身境界中根本無法同曹德相提并論。

  這一戰的結果不用多想,再加上猴子、鵬萬里、蕭遙也跟進入大帳中,讓那兄弟兩人從頭涼到腳。

  當日,許多人都聽到這個大帳中鬼哭狼嚎,洪家兄弟被堵在里面,被楚風拎著大棒子打殘!

  “曹德!”

  當楚風、猴子幾人離開時,洪宇怒吼,滿身是血,無法起身,而洪盛則一動不動,跟死人一般。

  “吵什么,世界如此美好,你們卻如此暴躁!”楚風去而復返,又進帳篷中,進行恫嚇。

  然后,整片世界徹底安靜了,兩兄弟閉嘴,臉色蒼白,再也不敢喊叫。

  至此,楚風與猴子他們才徹底離去。

  “氣煞我也!”很久后,洪盛才咬破嘴唇,滿臉怒怨之色。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