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181章 大舅哥
  這猴子能聽到他的心聲?楚風當即就是一驚,這家伙還能探究別人的心理,這還算是聽覺嗎?怎么有點像他心通?

  他謹慎起來,這猴子太厲害了,有點防不勝防,不過聽對方的意思,唯有情緒激動起來才會捕捉到他心底所想?

  楚風看著猴子,心中叨咕:猴頭,剛才小爺拿大棒子砸你頭顱了,你想咋地?

  這是挑釁,當然更是試探,為了探究六耳獼猴的神通到底有多強,他相信,如果對方聽到了,即便城府再深,眼底深處也會有瞬間的波瀾。

  這一刻,楚風暗中催動火眼金睛,盯著彌天的雙目,就看他有沒有反應。

  還好,彌天依舊平靜,保持原來的狀態,這說明在楚風心境平和的情況下,對方無法聽到他的心語。

  接下來,楚風又試探,讓情緒激烈起來,心中磨嘰:“你這個雷公嘴,滿身都是毛,丑的少見,看的我都想再打你一頓!你妹妹怎么可能國色天香?肯定膀大腰圓,渾身金毛半尺長,走起路來,猴毛在身后滿地掉,咧開大嘴時,血盆大口能吞下半只猛犸象,休息時,呼嚕聲堪比雷鳴……”

  楚風心中叨咕個不停,那可真是越說越怨念,猴子想將這樣的妹妹介紹給他,這是拉攏他,還是想報復他啊。

  “一定的,肯定是一個比公牛還健壯的女性六耳獼猴,都說情人眼里出西施,你這個死猴子,該不會是妹……控吧?可惡!”楚風又在心中這樣補充道。

  果然啊,他看到了彌天眼神都綠了,齜牙咧嘴,轟的一聲,抽出一根綠色的金屬大棍,沖著他就砸落下來。

  當!

  楚風趕緊重新拎起狼牙大棒,迎了上去,當的一聲,碰撞在一起,像是兩顆隕星撞擊,爆炸出的能量太恐怖了。

  整片帳篷洞府都在輕顫,閃爍各種符號,但總算是穩住了。

  “曹德,你想怎么死?!”彌天盯著他,六只耳朵齊顫。

  猴子惡狠狠,道:“你心中罵我也就罷了,還敢褻瀆我妹妹,她傾城傾國,乃是這一代有名的絕色佳人,你敢胡說八道,我要打斷你的雙腿,拉著你到她面前,讓她一棒子敲死你!”

  “還有,妹……控你大爺,你敢誹謗我,我打死你!”他又補充道。

  楚風趕緊躲避,還真不想跟他再掐起來,剛才戰斗過一場了,沒有必要再繼續。

  他叫道:“停,有話好說,我可沒針對你們兄妹,我剛才只是想試試你那所謂的聽覺,究竟能不能聽到我的心語,你難道掌握他心通?”

  猴子氣難消,還想跟他惡戰一場呢。

  楚風趕緊開口,道:“大事為重,咱們要放翻亞圣,要上那個名單,去分享融道草,這點小事兒算什么,我剛才絕對沒有惡意,我只是在試探你的聽覺,現在服氣了,果然是舉世無雙!”

  彌天吐了一口惡氣,強忍著暴打他的沖動,這該死的王八蛋居然在心里說他雷公嘴,可惡啊!

  不過,他總算平息了怒火。

  因為,楚風發血誓,證明剛才只是試探其聽覺,并非對他們這一族不敬與輕蔑,完全沒有惡意。

  “算你識相!”猴子開口,終于是漸漸消火了。

  然后,楚風看到了大帳洞府內,某一座宮殿中,一面迷霧翻騰的墻壁上,有一張畫像。

  一個少女天真浪漫,美麗純凈,大眼撲閃,格外有神,帶著一股仙氣,當真是美麗的如同云煙,有些不真實。

  “彌天,這誰啊,你暗戀的哪家少女掛在這里了,確實清麗罕有,美質驚天下。”

  楚風評價道,帶著笑容,其實他心中有些猜想,只是不確定,這樣試探猴子。

  “這就是我妹妹,你摸摸自己的心窩子,覺得疼不疼?!”猴子戳楚風的心口,同時齜牙咧嘴,對他怒目而視。

  楚風當時就叫了起來,道:“我去,你們兄妹怎么天壤之別,反差這么大,她都美的冒泡了,你怎么長的這么難過?!”

  他還真驚住了。

  猴子的臉色頓時黑了,又想拎著大棍砸他腦殼,這該死的混蛋,名字帶德的果然都不是好鳥!

  “你給我閉嘴!”猴子喝道。

  很快,楚風進一步了解到,這是與猴子同一天出生的胞妹,同父同母,但是,一個是人形的,一個是六耳獼猴真身。

  “雙胞胎不是都長的差不多嗎,可你渾身是毛,她卻潔白如玉,不是我說你,猴子,你前輩子到底造什么孽了?”

  楚風這嘴巴的確夠欠的,惹的猴子急眼,直接二話不說就跟他開干,打了起來。

  一時間,這座洞府都差點被他們給拆掉。

  最后,他們終于又和好了,確切的說,是因為接下來還要合作呢。

  同時,楚風了解到,六耳獼猴一脈,進化這么長時間,有些族人早已跟人類一模一樣,也有的則是祖先的姿態。

  但是,他們這兩種形態,實力都非常強大,彼此不相上下。

  “你是說,人形的六耳獼猴,也有你們這一族的各種天賦本領?”楚風頓時心虛了,萬一猴子他的胞妹就在附近,那肯定聽到了他所有的話語,一會兒保準要來跟他算賬。

  他打一只六耳獼猴就感覺有些吃力,再來一只,那可真是折磨。

  猴子像是看透他的心思,不屑的撇嘴,道:“放心,她目前不在,去請其他高手去了。”

  同時,他又道:“人形有什么特別的,我又不是不能化形,只是懶得那么做而已!”

  “大舅哥,剛才不是誤會了嗎,再說我也沒惡意,來,喝酒!”楚風跟他勾肩搭背,一副熱絡的樣子。

  猴子大怒,道:“一邊呆著去,誰是你大舅哥?你真是毫無節操可言!我告訴你,早先我也只是為了拉攏你,壓根就沒有真的想讓我妹妹嫁給你,你趁早死心吧。至于現在,那就更沒門了,就是我妹妹看你順眼,萬一同意,我都不同意!”

  楚風道:“喝酒,先不說這件事,以后有的是機會!”

  “以后永遠都沒機會了!”彌天咬牙道。

  “行,那就說融道草的事吧,咱們都有什么人,怎么伏擊那兩三位亞圣,如何順利干掉他們?”楚風問道。

  “曹,如果不是看你實力恐怖,我真想踢飛你,不讓你參與進來了。”猴子有些不情愿了。

  “叫我曹德,別只喊我姓!”楚風提醒他。

  “曹,不是我說你,你那破名字過于不祥,太衰,我只稱呼你的姓,不會喊那破名字。”

  楚風的臉頓時黑了,光喊這個姓,這種發音……真是見鬼了!

  每次喊他,都感覺在罵他呢!

  “我警告你,必須給我加上德字!”楚風木然說道。

  “一般說來,名字中缺什么就補什么,所以就叫什么,你這是……缺德啊?”彌天擠兌他。

  “閉嘴!”

  “曹,不是我說你,你父母真是看透你了,所以才取了這個名字!”

  現在輪到楚風想打人了,這該死的雷公嘴,真想再毆打一頓。

  這頓酒喝的楚風沒滋沒味兒,面沉似水,這該死的猴子就喊他的姓,不叫他的名字。

  楚風一陣糾結,真是倒霉催的,給自己起名叫曹德,換個姓也比這好啊。

  最后,兩人密議了一番,談攏了一些事情。

  “六耳,聽說你被人搶走兵器,還被自己的狼牙棒敲破頭顱?”

  就在這時,大帳外傳來聲音,有兩人直接跨步走了進來,其中一人滿頭金色發絲,鷹視狼顧,很有氣勢,凌厲而懾人。

  楚風一眼看透,這是一頭鵬化成的人形,跟鵬皇有些相近的氣息。

  另外一人,黑發濃密,黑瞳幽邃,這個少年很穩,站在那里,身上有一股道韻。

  彌天死不承認自己被打了,道:“胡說什么,我怎么可能挨打吃虧,我告訴你們,我今天結識了一個高手,咱們的計劃可行了!”

  然后,他在這里介紹。

  “鵬萬里,來自鵬族的最強金身!”

  “蕭遙,來自道族的核心弟子!”

  猴子沒有多說,只簡單點出身份,并不過多泄露。

  輪到楚風時,他也是十分簡潔。

  “曹,剛從老林子里走出來的野人。”

  楚風滿臉黑線,自己補充,道:“我叫曹德!”

  “別理他,就喊他曹就行了!”猴子義正言辭的說道。

  “曹,你好!”鵬萬里滿臉是笑,收起凌厲的氣勢。

  楚風膩歪,同時也有點詫異,道:“我記得,鵬族不是擁護南部瞻州的那位霸主嗎?”

  他記得清楚,在通天瀑布那里時,以恒族為首,加上鵬族、亞仙族等,都是要跟南部瞻州的霸主同進退。

  “這有什么,雞都知道,要將蛋下到不同的籃子里,更何況是鵬啊。”猴子懶洋洋地說道。

  砰的一聲,鵬萬里一巴掌削了過去,差點劈中他的腦袋。

  猴子跳腳,道:“老鵬,有種你跟這個野人打一場!”

  “看來你是吃虧了,本座不上當!”鵬萬里搖頭,帶著微笑,金色發絲飄舞。

  “行了,別內斗了,我們最近得養精蓄銳。”道族的核心子弟蕭遙說道。

  他的話很管用,這是事實。

  六耳獼猴點頭,道:“等我妹妹回來,她如果拉攏到那個高手,我們人手就差不多了,可以動手了。”

  事實上,鵬萬里與蕭遙也去請人了,想聯絡到一名金身領域的絕頂高手,但是,這次無功而返。

  現在多了一個曹德,等猴子的妹妹如果成功的話,那就可以下死手,去伏擊亞圣了。

  這幾人很自負,也膽大包天!

  不久后,他們散伙,各自回自己的居所去,耐心養神。

  楚風臨去前,從猴子這里收走一件小型的洞府,放在自己帳篷內,頓時花香鳥語,亭臺樓閣,流水潺潺,他住的很舒服。

  然而,這片連營中卻有人盯上了他,一個老者呵呵笑道:“六耳獼猴、鵬族、道族這幾族聯手,說不定真的能謀劃成功,讓幾個小家伙登上那張名單內!”

  當然,他沒敢讓聲音傳出去,怕被六耳族聽到。

  “唔,洪宇,將你兄長喊來,一會兒使用手段,將這個曹德逼走,不給他機會,實在不行讓你兄長打殘都可以,只要不弄死就行,迫他離開,到時候你取而代之,加入六耳獼猴、鵬族、道族的那個小集體中,跟他們去共謀一場大造化,至于那個曹德就不要想了,乖乖讓出位置好了!”老者冷笑,暗中傳音,叮囑自己的孫兒。

  那少年微笑,點了點頭。

  同一時間,彌天正在帳篷洞府中齜牙咧嘴,身上的傷可真不輕,暗自大罵曹德。

  這時,無聲無息來了一個老仆人,在神王層次,道:“少爺,聽說你受傷了,要不要老奴我去教訓一下那個野人?”

  彌天瞪眼,道:“你不想活了,敢在連營中下這種黑手,先不說他是否另有根腳,就說有那面通天鏡監視大營中的一切,就注定無解,誰敢這么不講規矩,自己會死的很慘!”

  “好吧。”老者訕訕地后退。

  彌天開口,道:“無妨,這次只是吃了點小虧,等我上了那張名單,我必然要借助融道草突飛猛進。同時,我還有一次脫胎換骨的絕世機緣,等我實力達到一定地步后,老祖會為我出面溝通,可以送我進‘太上八卦爐’那片禁地中,淬煉真我,等我再出來時,必然實力無匹,煉成一具金剛不壞身!”

  連營中,各方都在做準備,都有自己的利益訴求。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