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179章 名字帶德的都不是好……

第1179章 名字帶德的都不是好……

  通體金黃、身體強健的六耳獼猴——彌天,目射金芒,氣沖斗牛,六只耳朵齊搖顫,他惱羞成怒,兵器居然被人給搶走了。

  雖然他剛才一時大意,沒有用力,但是這樣失手,還是讓他感覺丟了六耳族的臉,他們可是混沌中誕生的先天神魔,血統高貴,實力逆天。

  尤其是,對面這個家伙在干什么?膽大包天,掄動狼牙大棒對著他的腦袋又砸了過來,這個暴脾氣,比他還暴!

  真是……霸道過頭了,比他們六耳獼猴族還要生猛!

  他自然要給予此人教訓,這是哪里來的“野人”,有眼不識六耳獼猴嗎?估計剛從老林子出來吧。

  他這么琢磨著。

  所以,彌天渾身綻放金光,向著狼牙棒抓去,準備強硬的奪回來,找回顏面,并教訓此人。

  怎么丟的兵器,就怎么收回來,看誰剛猛霸道,這才能顯示他的本領。

  然而,這一次,楚風可不是跟他一樣輕視對手,而是掄圓了棒子,鉚足力氣,用盡能量去砸他。

  “當!”

  就這么一刻,所有人都看到,那大棒子前,彌天的手掌劇烈顫抖,猴毛飛舞,并且火星四濺。

  “還真結實!”楚風低聲道。

  這是事實,他動用了何等的能量?而這根大棒子又不是凡品,力大勢沉,這么砸下去,換一個生物的話,早成肉醬了。

  但是,六耳獼猴——彌天,體內流淌著先天血,該族是在開天前誕生的,肉身強橫的離譜,直接擋住了。

  當然,彌天自己也不好受,手臂都在略微發抖,手指頭更是疼痛難忍,而虎口那里更是出現血跡。

  “猴子,再吃俺老曹一棒!”楚風大喝道。

  他很想惡趣味的喊,再吃俺老孫一棒,可是想到自己在營門那里登記時,已經寫了姓曹,也只能這樣了。

  彌天這叫一個氣,他平日一般都是對敵人喊,吃俺老彌一棒,結果今天被人搶了臺詞,而且是用他的棒子砸他。

  “你給我拿來吧!”彌天大吼,雙目如同火山口般熾盛,他氣沖斗牛,渾身金光爆發,所有猴毛都倒豎起來,光焰焚燒虛空,狀若神魔!

  他再次去搶狼牙棒,說到底他還是有點輕視楚風,不認為一個剛走出老林子的“野人”能跟他平起平坐,哪怕很強,是個天縱人物,很不好對付,但也總能拿下。

  主要也是面子問題,棒子這樣被奪,他必須以同樣的手段奪回來,不然傳出去的話,多么丟面子。

  “我打!”楚風爆喝,劈頭蓋臉,掄動大棒子就砸,管你六耳族,還是混沌神魔,他到這軍營又不是為受氣而來,先打了再說!

  當!當!當!

  一時間,前方那里火星四濺,彌天雙臂顫抖,他被打的上躥下跳,渾身金光亂冒,他很想大罵出聲,這該死的野人,脾氣怎么比他還臭?就不能先停下,說和說和嗎?真疼啊!

  “再吃俺老曹一棒!”楚風喝道,身體如同一道閃電,化成一道光,拎著大棒子,追著六耳獼猴打。

  彌天有苦說不出,今天這是遇上了狠茬子,實力太強勁了,他一心想挽回面子,強硬奪回自己的兵器,結果到現在騎虎難下。

  一時間,這里響聲不絕,跟打鐵似的,火星不斷飛濺起來。

  附近,所有人都瞠目結舌,全都石化在這里,看傻了眼睛。

  那可是六耳獼猴,是混沌中誕生的先天種族,體內的神魔血恐怖無邊,這個種族如今沒有幾個人了,可是一旦出世,絕對是同層次中的絕頂人物,難逢敵手。

  不然的話,真當他們這些人好脾氣,好欺負啊,讓幫忙去整理帳篷就服從?換一個人試試,早開打了,不死不休。

  結果,現在來了一個野人,就這么拎著大棒子,滿連營的砸猴子,追著他殺,這一幕實在驚人。

  又來一個活祖宗!

  這是所有人的共識,他們這群人中,有不少都是強力種族,平日霸道慣了,可是見到彌天后都很老實。

  但是今天,有踢場子的猛人來了,這片連營中的霸主,估計又要多上一個了。

  “金身層次中的進化者又多了一個變態!”有人低語。

  在這些人看來,在這片連營中,金身領域中有幾個混世魔王,現在出現競爭者了,有人要叫板他們。

  這時,彌天怒了!

  他算是看出來了,這個野人看出他心中的執拗,知道他想挽回面子,故意欺負他這種心理,就這么打的心安理得,大開大合,動用最霸道的力量砸他。

  “野人,你找死!”彌天喝吼,目射金芒,渾身猴毛炸立,他惱了,將速度提升到極限,躲避這片大棒的虛影。

  就這么片刻間,他已經被打的雙手虎口流血,手臂都快麻木了,再這么下去,有可能會被打吐血,被此人干翻。

  即便他脾氣暴,眼高于頂,一向自負,但不代表他會真個心有執念到底,讓人拿大棒子砸。

  六耳獼猴躲避出去,動作太快了,如光似電,不再如同野蠻人般動手,不再去硬撼,而且動用神通,施展秘術等。

  一時間,他三頭六臂,而且手中出現其他兵器,進攻楚風!

  “猴子,一個腦袋被敲爽后,現在顯化出來三個,讓我接著打個痛快是吧,你還上癮了!”楚風叫道。

  彌天這叫一個氣,早先想強硬的拿下此人,沒動用其他手段,結果讓“野人”大占便宜,現在還敢賣乖,欺人太甚!

  當當當……

  這片地帶金光大盛,大棒與長矛亂舞,撞擊聲不絕于耳,兩人殺的非常激烈。

  兩人從一個地方殺到另一個地方,沖上矮山,殺進河中,墜進地窟,真是異常的慘烈。

  這片連營各種地勢都是,到處都留下他們的足跡,看傻了一群人。

  砰!

  在一座山頭上,他們將山巔都給震塌了。

  轟隆!

  最后,他們直接下沉,打穿地面,進入地層深處,激烈搏殺,外人看不見了。

  “要不要去找人啊,趕緊勸架,別真殺出人命來!”

  “另外幾個混世魔王呢,怎么不出來幫彌天?”

  人們議論,這片連營中都是金身層次的進化者,全都在看戲,眼神火熱,坐等結果。

  在地底深處,沒人敢跟進來觀戰。

  此時,楚風與彌天都丟開了兵器,糾纏在一起,肉身搏殺起來。

  這一次,六耳獼猴真的震驚了,這家伙的體質也彪悍了,跟他放對廝殺,一點也不怵,讓他都疼的呲牙。

  他可是知道自家事,在臨上戰場前,他們這一族的老祖宗可是動用了該族的些須祖血,混合在造化物質中,幫他洗禮肉身與精神,讓他神劍刺不動,秘寶難傷身,幾乎將他的肉體煉成一塊靈寶。

  他估摸著,應該沒人能在肉身搏殺中壓制自己,結果怎么才來沒多久就遇上這樣一個怪物?

  事實上,楚風也很吃驚,這才剛到三方戰場,第一次出手就遇上狠茬子,竟這么難纏,他還想三下五除二就鎮壓對方呢。

  如果讓彌天知道他的念頭,肯定要噴出去一口老血,他現在就已經夠憋屈了,這個對頭居然還敢這么妄想?

  “瑪德,我是同輩第一才對,最起碼在金身領域的搏殺中敢挑戰各路人馬,結果這個野人太可惡了,簡直是茅房里的石頭,又臭又硬,有點打不動!”

  兩人廝殺,在地底下打的極其猛烈,最后拳拳到肉,血都打出來了,身上都掛彩了。

  “停,不打了,你給我住手!”六耳獼猴叫道。

  他感覺太憋氣,被人騎坐在身上,打了他一個烏眼青,這王八蛋怎么比他還能打,老拳如鐵錘,不打別處,專門打臉。

  楚風怎么可能會罷手,這猴子太難纏了,好不容易將他按在地上,騎著他打,這么容易就放手,也太便宜他了。

  砰!

  又是一拳,結果彌天眼睛烏黑,鼻子噴血,他真受不了,吼道:“你這野人,脾氣怎么這樣臭,還講不講道理?”

  如果讓人聽到,六耳獼猴居然說要跟人講道理,估計下巴都要驚掉在地上,你不是從來不講道理,只講拳頭嗎?

  現在,彌天現在口氣軟化了。

  “小爺我就是個暴脾氣,是你先拿棒子打我的,我反打!”楚風說著,輪動老拳,騎在他身上照打不誤。

  彌天又惱又怒,逮準機會,給了楚風下巴一拳,想要反過來將他騎坐在身下揪著他。

  現在兩人渾身發光,這是將全身能量都推動了起來,神通盡顯,結果相互抵消,如同野蠻人在格斗般。

  最后,彌天實在受不了,再打下去的話,哪怕他不計代價的拼命,跟此人兩敗俱傷,那也顏面太難看了。

  “別打了,臉都腫成豬頭了,一會兒怎么出去見人?”他叫道。

  “不行,你先惹我的,我可不受氣,再打!”楚風道,語氣一點也不軟化。

  彌天牙疼,道:“你受氣個毛線,后來是你拿大棒子打我好不好?現在也是你將我打了個鼻青臉腫,停手,有話好說!”

  “不停,還沒出氣呢!”楚風說道,依舊不依不饒,因為這猴子太厲害了,居然有次也將他按在地上打過好幾拳。

  當然,他將猴子按地下打八次了!

  “我擦,你趕緊給我停下,我可是美猴王,你這么打下去,我怎么去見我那群結拜兄弟?”

  “我管你呢,關我毛事兒,我打!”

  六耳獼猴氣了個夠嗆,喊道:“停,你先住手,我送你一樁大造化!”

  “真的?打你一頓還能有造化可拿?”一剎那,楚風立刻就罷手了。

  彌天呲牙咧嘴,氣的想跳腳,該該死的野人!

  他覺得,這野人看起來像是剛從老林子里走出來似的,結果這么的市儈,說給他好處,立刻就停手了!

  “真的!”彌天點頭。

  楚風道:“那你發誓,以魂光血咒起誓!”

  “你……夠狠!”彌天恨的牙根都癢癢,不過想到自己和幾個兄弟要謀劃的事情,覺得拉進來一個強援再好不過,正好需要呢,只是這野人的臭脾氣太可惡了。

  最終,他們罷手,一起來到地表上。

  眾人都非常疑惑,感覺眼花繚亂,因為這兩位剛才還打生打死呢,結果現在勾肩搭背的出現。

  現在,他們有說有笑,都快好成一個人了。

  猴子還沒告訴楚風到底有什么大造化,但是卻暗示,全戰場所有進化者,所有種族的強者都在惦記,不然這里再能磨礪人,也不見得能有那么大的吸引力,讓一些天尊的關門弟子都悄然出世,下山趕來。

  楚風心緒起伏,他在琢磨是否會因為有這樣的機會,能夠看到某些故人趕到,比如少女曦。

  這一族在陽間威名極盛,號稱第六強族,這一次如果有天大的好處,該族會不會來瓜分利益,從而見到她?

  另外,還有其他人,是否也可以在此相遇?

  目前,他剛來而已,就見到了青音。

  “到底什么造化?”楚風問道。

  “給你提個醒,知道這夏州為何出名嗎,它是陽間最中央區域之一,知道這里有什么嗎?”

  楚風聞言,想了想,在他眼中的夏州,最出名的肯定是天下第一山,目前九號就蟄伏在當中,守著山根下一片未知的地域。

  彌天看了他一眼,道:“這里有天下第一名山,可是,它現在就剩下一片山根,不過幾丈高,幾乎與地齊平,而那真正的山體呢?仔細想一想,越是向深處琢磨,那可越是恐怖啊!”

  說到這里,他不再多說。

  隨后,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問道:“對了,你叫什么,打了半天,我還不知道你名字呢。”

  “曹德!”楚風想都沒想,直接答道。

  “你名字中也有個德字?”彌天瞥了他一眼,居然在磨牙,他大哥獼鴻在開荒角斗場遇上一個叫姬大德的砸場,至今還窩火呢。

  現在,他又遇上一個曹德,將他給揍了一頓,真是……不祥的名字啊。

  再想到他們六耳族的始祖,死前的遺言,對一個德胖子那可真是……念念不忘,怨念滔天。

  當思忖到這些,彌天憤憤不已,道:“名字帶德的沒一個好東西!”

  楚風聞言,臉色頓時黑了下來。

  特喵的,他前面叫姬大德,現在叫曹德,等于被罵兩次啊!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