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159章 都驚呆了

第1159章 都驚呆了

  一個白衣勝雪的少女,看起來雅潔清爽而漂亮,長發披肩,長相靚麗而甜美,但是嘴巴卻有點損。

  東大虎不拿正眼看她,所謂的美女只要不是白虎,在他眼中就沒有一點吸引力。

  老古則是覺得膩歪,剛才還在感慨,頗為裝十三地說自己不做大哥好多年,結果立馬就有人出現并擠對他,還真是有了遠離大哥位置多年的頹相。

  “丫頭,怎么說話呢?”東大虎開口。

  看得出,這是某一族的嫡女,白衣雖樸素,但無論是雪白頸項上的吊墜,還是晶瑩小耳垂上的耳釘,都不是凡品,有很強的符文流轉,價值不菲。

  “你叫誰丫頭呢?!”少女較為潑辣,雖然看起來大眼撲閃,很甜美,但是話語上根本不讓人。

  “不是你是誰。”東大虎接話,盯著她看。

  “喂,陳鈺什么情況,你認識他們?”另一位女子走來,裊裊娜娜,一身拖地的紅色長裙,看起來頗為雍容華貴。

  白衣少女陳鈺笑嘻嘻,道:“我怎么可能認識他們,你不知道,我跟周元哥他們在來的路上,看到他們三個土鱉徒步行走,就像是從老林子里剛走出來的蠻人般,看什么都新鮮,太可笑了,仰頭望著我們的戰車直流口水。”

  白衣少女身邊出現數位女子,都很年輕,身份不凡,聞言都輕笑了起來,暗自打量楚風他們三人。

  幾人雖然都沒有說什么,但是神態間皆露出異色,愈發矜持,沒有理會這三人,盡顯自身貴氣。

  東大虎臉色發黑,打人不打臉,罵人不揭短,這白衣少女故意當眾奚落與埋汰他們三個,非常過分。

  “誰讓你們進來的?”白衣少女問道,臉上帶著迷人的笑容,但絕對是不懷好意,言語間很輕慢。

  “多事!”老古開口,只有兩個字。

  白衣少女陳鈺哂笑,道:“呦,你還不愛聽啊,那我得好好問下誰讓你們進來的,你們有什么資格出現在這里,守衛怎么會如此不負責,放蠻人進來沖擾亂了宴會怎么辦?”

  在她身邊的幾名女子也都露出笑意,雖然沒有表態,但是眉宇間的韻味顯而易見,也有鄙夷之色。

  “侍者,過來,將他們請出去!”那個身穿紅色長裙、非常艷麗的女子開口,幫助白衣少女驅趕楚風和老古以及東大虎。

  “真是多嘴!”老古依舊淡定的站在那里,背負雙手,冷漠的看著幾人。

  “你說誰多嘴呢,土鱉?!”紅衣女子柳蕓脾氣不小,俯視三位少年的清秀小臉,黛眉蹙起,美目露出精芒。

  白衣少女陳鈺也氣咻咻,斥道:“真是可笑,侍者快過去將他們三個給我丟出去,居然敢在這里撒野,真是夠了!”

  東大虎口鼻噴粗氣,他們還沒發火呢,這兩名少女的公主脾氣到上來了,要開始炮制與收拾他們。

  這時,老古招手,沖著不遠處三位少女招手,示意他們過來。

  正是高歌、齊琪、周晴她們三人,得到一塊天金石后,正在商量怎么分割,現在又遇到三位少年,且與人有了沖突,讓她們詫異。

  看到老古招手,三人立刻裊娜而來,面對這種隨手一擲大塊天金石的少年進化者,她們都很重視。

  在她們看來,這三位少年的真實身份絕對懾人。

  因此三人走過來時,都帶著微笑,同時姿態也放的很低,但也很得體,同楚風與老古溫和的打招呼。

  這讓陳鈺、柳云幾人都一陣驚疑,三個土鱉認識高歌與齊琪三人?

  須知,高歌與齊琪的家族背景都很強,非一般的進化門庭可比。

  “你們去教育一下她們幾個如何做人。”老古淡淡地開口,示意高歌、齊琪去教訓陳鈺等人。

  起初,高歌與齊琪自是不愿意,但是稍微一琢磨,又覺得不應該得罪老古。

  隨后陳鈺與柳云發現她們幾個被針對了,對面的高歌與齊琪走來,臉上帶著笑容,但是卻不怎么可親。

  齊琪道:“陳鈺是吧,你這傲慢的性格很容易為家族惹禍。”

  “你什么意思?”白衣少女陳鈺翻白眼,同時也有點吃驚,對方這是主動挑事兒。

  高歌道:“陳家很強嗎?我記得和你們同級的一個進化門派在不久前一夜覆滅,全族嫡系男女皆被殺,尸骨無存。在這個世界,總有些需要我們敬畏與仰望的力量。你看看自己做了什么?對于不相干的陌生人,莫名的嘲諷,輕慢與侮辱,這是在彰顯你們的高貴嗎?我看未必,只會顯得你等庸俗。還有世家嫡女的風姿可言嗎?言語刻薄,尖酸鄙陋,只會讓人懷疑你們的內在修養,實在很淺薄。”

  她略微一頓,又道:“你們可知道,你們所奚落與俯視的對象——那三位少年,連我們都需要敬畏?!你們憑什么可以這樣喧嘩,放肆的取笑,你們哪里還有貴女的風采?言語這么粗鄙與俗氣,你們有什么資格立身于這里,與你們一起出席晚宴,讓我感覺格調都被拉下幾個檔次,不要這么無知與淺薄好不好?!”

  高歌這樣的古典美人聲音很好聽,噼里啪啦一頓說,盡顯戰斗力,讓楚風都深感意外,這簡直是一個……戰斗小能手!

  她環佩叮當,復古長裙拖在地上,面孔白皙而柔美,眼眸閃動光彩,青絲如瀑,頭上墜飾搖曳光輝,整個人珠圓玉潤,雍容華貴。

  白衣少女陳鈺甜美的笑容消失,臉色難看,居然被人當眾這么針對,她就要爭辯,跟這古典美人“戰斗”。

  這時,那位女經理也走來,言語很客氣,但是卻在警告陳鈺、柳蕓幾人,坦言老古、楚風他們是貴客,不能輕慢,否則這里不歡迎她們。

  接下來,白衣少女陳鈺幾人便被高歌、齊琪她們帶到一旁,針鋒相對,最后……敗下陣來。

  最后,陳鈺、柳蕓幾人臉色略微發白,知道了老古幾人隨手擲天金石的事,感覺心驚,放低姿態,過來輕聲道歉。

  顯然,這也有那位女經理的功勞,她剛才各種威脅陳鈺幾人,她知道陳鈺幾人的來頭,無法與舉辦宴會的主人相比,因此直接進行警告。

  白衣少女陳鈺臉頰發燒,心中憋屈,覺得受到了羞辱,她在路上遇到的三個土鱉居然大有來頭?

  她心中不服,在這里被人逼著低頭道歉,很是不爽。

  時間不長,她離去又復返,由一位年輕男子周元陪著過來,曾跟她同乘一輛戰車,也曾俯視與譏笑過楚風三人。

  此外,他們還帶來了一位神王,似乎想討要說法。

  那位神王很高大,也很威猛,低頭看著老古,道:“小兄弟,很霸道啊,逼著世女道歉,你是哪家弟子?”

  老古沒有搭理他,而是擺了擺手,道:“給我丟出去!”

  然后,附近人的看到,一下子過來八個神王,而且都是實力非常強絕的那種,都沒容那個神王多說什么,就給圍了起來,不容他反抗,直接拎起,強勢的帶走,然后扔出宴會廳。

  那白衣少女陳鈺以及那個名為周元的年輕男子全都臉色煞白,這是什么情況?他們感覺無比難堪。

  他們恨不得鉆進地縫中,至于不久前跟白衣少女站在一起的柳蕓等人也都心中打鼓,臉色蒼白,一陣后怕。

  一時間,許多人看向老古他們三個的眼神都變了,不是沒有人帶著神王護道者出行,可是一下子帶了八個,這就有些夸張了,讓人眼暈!

  在此過程中,楚風什么話都沒說,始終都保持微笑,直到此時他才感嘆,老古在史前肯定沒少裝大尾巴狼。

  東大虎暗中傳音,道:“老古,我就靜靜地看著你裝十三!”

  這時,一位神王來到老古身邊,道:“主上,鑒于現場況復雜,我們會再征調來一些神王。”

  老古鎮定的點頭,道:“嗯。”

  接下來這個組織的人馬立刻行動起來,身在這個州的神王全都在第一時間接到通知,向這里趕來,看得出老古那枚黑乎乎的令牌威力超強。

  接下來,現場觥籌交錯,氣氛融洽,東大虎也一副紳士風采,舉著高腳杯,專門去找虎族、貓族的麗人碰杯,的確遇上幾個,但可惜沒有他心頭的執念——白虎。

  最后,他跟一位金發披肩的女子相談甚歡,已經了解到這是黃金虎一脈的圣女。

  宴會廳很大,金碧輝煌,吊燈流動夢幻般的光彩,人非常多,不管是否在其他地方殺的血氣激蕩,但在這里都彬彬有禮。

  楚風看到映謫仙了,一身雪白的晚禮服,很是出眾,宛若廣寒仙子臨塵,在這里她很受歡迎,因為亞仙族就棲居在此地——明州。

  很快,他也看到鵬皇,算是曾經聊得很投機的故人,此時鵬皇沒有穿什么戰衣,而是類似地球的西裝革履。

  這讓楚風看的無語,這還是行走在名山大川間,曾意外墜入禁地中而不死,殺出來并迅猛崛起的鵬族神王嗎?

  “唔,今晚會有一場又一場精彩的角斗,那是血與進化的激情,一會兒歡迎大家欣賞!”

  遠處,一個年輕男子走來,風度翩翩,禮服材質講究,里面的襯衣潔白,一塵不染,讓他整個人都看起來儒雅而超然。

  他又道:“唔,聽說剛才這里發生了小小的不愉快,或許是幾位圣女不對,但是,我聽聞那三位朋友調動來八位神王進入宴會廳,這就不太好了,何必如此強硬,咄咄逼人,導致不睦。要是講實力,調動神王的話,在明州這里,我們開荒角斗場應該是不怵任何人。”

  他話語溫和,但是,卻也蘊含著一股強勢。

  與此同時,他在的身后,一下子出現十六位神王,這是無聲的震懾。

  其他人都笑了起來,有善意的,也有故意起哄,抬舉他的威勢,畢竟開荒角斗場很強,威震天下。

  “你是在說我吧?”老古背負雙手上前,話語依舊那么簡潔,就這么出現了。

  楚風與東大虎,自然站他的身邊,三人一起走了過去。

  然后,眾人就眼暈了,這是什么情況?在三人的身后跟著一排大漢,全都血氣恐怖無邊,哪怕內斂于體內,可也讓人心悸,宛若面對一群史前異荒獸。

  足足二十四人,都是神王!

  所有人都發呆……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