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142章 女司機來了

第1142章 女司機來了

  這股能量波動太恐怖了,崩塌地脈,貫穿地表,亂石穿空,數十萬米高的天宇都被煙塵與巨石擠滿。

  地面那里大爆炸,騰起一道身影,正是她造成這一切。

  而這僅是余波,更為恐怖的事情在那女子附近發生,虛空炸裂,黑色的裂縫開始蔓延,迅速沖上高天。

  她橫渡長空,虛空在崩壞。

  至于大地則在沉陷,急驟下降!

  一時間,巖漿暴涌,赤紅色的浪濤打上高天,早已擊潰云朵,地面上紅茫茫,于此時同時狂風大作,席卷著巖漿,將這天地間傾瀉的到處都是紅色液體!

  接著,電閃雷鳴,從那上蒼劈落,同地上的巖漿海,同被卷到空中的赤紅漿液碰撞在一起,光芒滔滔,撕裂人耳膜的大爆炸聲此起彼伏。

  這天地間,宛若末日來臨。

  大邪靈周身裸露,她在橫空而行,沿途都是這種景象!

  在此過程中,她一直在調整自身的狀態,離巔峰還遠,便造成這樣滅世般的可怕景象,仿佛洪荒大災又現!

  噗通!

  突然,她墜落到紅色的巖漿海中,自身狀態不是多好,雪白如玉的肌體上又浮現黑氣,烏光流淌。

  進入這個世界,她一直在適應,在抗爭,要面對整片大界的壓制,鎮殺!

  死劫還未徹底熬過去,她體內的大道碎片等跟這方世界相沖突,雖然在極力轉化,但依舊在過渡中。

  “哼!”

  一聲冷哼,她又從巖漿海中起身,身上烏光斂去,肌膚再次雪白如羊脂玉。

  可是,她自身這個狀態,身上所剩下的衣服少的可憐,她臉色難看,在飛行過程中殺氣滔天,撕裂蒼穹。

  前方,原本莫家的人布下了大型場域,可是隨著她的殺氣的席卷,全部崩開,所謂的刻寫著大道符號的神磁石都炸開,化成粉末。

  她宛若真仙降世,無所不能,一路橫沖!

  在鏗鏘聲中,她雪白的肌體上出現一些甲胄,覆蓋了她的全身,甚至面部都被銀色頭盔蓋住了部分,只留下一雙瞳孔。

  毋庸懷疑,這里的強烈波動太驚人。

  而通天瀑布所在區域過于特殊,那里霧靄彌漫出來,讓所有人的感知嚴重下降,若非如此,石佛、昊源、恒拓等人肯定會在第一時間生出感應。

  ……

  楚風逃走的事發地,那個組織的人最先趕到,莫家的人緊隨其后,看到現場的景象,都神色凜然。

  原本是在虛空通道中,但是,那位半步天尊追上楚風時就撕開了空間,墜落在大地上。

  此時,血跡斑斑,都是黑血。

  那個組織與莫家來的高手不少,幾乎都是神王領隊!

  而且,暗中有半步天尊降臨在這片區域,那彌漫的可怕氣息早已被有心人感應到,震懾人的靈魂。

  雙方人馬都很強勢,這些人分散開來,自然瞬息將此地圍住,他們的眼睛被一些器物所吸引。

  耳釘、雪白如玉的簪子、長靴等,分散在各地,沾染著黑血。

  “什么人,敢針對我們這一組織?!”一位老者低吼,眼神森冷,滿頭短發如同刺猬的鋼針豎著。

  這是一位老牌神王,走向絕巔,離那天尊領域不是很遠了,他怒不可遏。

  來到這里后,名為西天的這個組織的成員都已經明白,他們的一位神王死了,一位半步天尊亦被格殺。

  這種情況相當的惡劣,也很慘,有人敢對“西天”動手,并強勢扼殺,這絕對是來者不善。

  可是,他們也心有疑惑,那位神王有個任務,在外圍區域尋找購買孟婆湯的少年散修,準備將那種造化液重新奪回來,并要截殺,取走其身上的天金石等,做殺人越貨的買賣。

  一個野修而已,不過十一二歲,真要是尋到,可以說是一根腳趾頭碾下去就足以取其性命,輕易收回孟婆湯等。

  怎么會有這種糟糕的局面?

  另外,那位半步天尊負責巡視,到了這片區域,居然也死了?

  西天組織的一位神王出手,抬手間,將兩枚染著黑血的耳釘攝取到半空中,就要持到手中。

  “且慢!”

  異荒族,莫家的人阻止。

  一位神王干預,因為他們這個等階的人自然能夠看出,這耳釘古怪,隱約間有特殊的符號閃爍。

  這是瑰寶啊!

  便是暗中的半步天尊都眼露精芒,瞳孔中有大道碎片浮現。

  “莫家的道兄,這是為何,此物沾染了我們組織神王的殘血,我要尋找線索,你為何阻止?”

  “道兄勿怪,這種耳釘糾纏著妖邪氣息,來歷詭異,而那些黑血一看就很可怕,有大問題,我來助你。”

  莫家的神王臉帶微笑。

  西天組織的人臉色微沉,對方分明是要插一手。

  毫無疑問,雙方都對地上的幾件器物感興趣,想要據為己有。

  不過,明面上他們卻不好撕破臉皮,沒有直說。

  “不必了,我們的組織自己就足以探明究竟。”西天組織的神王拒絕。

  莫家的人搖頭,義正詞嚴,道:“兄臺此言差矣,不久前出現邪靈,這些器物或者與通天瀑布有關,或與邪靈有染,不能大意,這耳釘一人一件,我們共同探究一番,看一看到底有什么邪祟作怪。”

  西天組織的的人臉色略微發青,死了一位神王也就罷了,居然又殞落一位半步天尊!

  這絕對是不小的損失,尤其此人有成為天尊的可能,相對來說卻是“英年早逝”,是一則噩耗。

  現在,莫家也看上這幾件器物,居然要跟他們爭搶,耽誤了追擊兇手的時間,這讓他們動怒。

  “給他們一件!”

  西天組織的一位銀袍人走了出來,這是一位老嫗,身材很挺,腰板筆直,不過容顏有些蒼老。

  她是半步天尊,比之死在木矛下的那個生物只強不弱!

  說話間,她接引過去一枚耳釘,避開黑血,運轉特殊的法門,想要回溯過去,看一看不久前發生的事。

  然而,她失敗了,沒有辦法探尋在此地發生的流血事件。

  “怎么會這樣?!”她大吃一驚。

  “嗯?”另一邊,莫家的高手也動用過類似的手段,有些秘術能浮現片刻間的舊事,結果他們失敗。

  但是,雙方不約而同都對耳釘感興趣了,催動時,這耳釘彌漫出驚人的光輝,散發特殊的規則波動。

  “這像是史書中記載的某種失傳的煉兵之法?”莫家有人低語。

  大邪靈跨界而來,除卻帶著那一界的武器,自然也要帶上當年從陽間得到的器物,為的是方便在這一界行走,不與原本的天地規則沖撞。

  轟隆!

  幾乎是同時間,雙方都去爭奪那根雪白的簪子。

  就是看起來像是龍皮、麒麟皮的長靴也引發爭搶,他們都意識到,這是了不得的東西,盡管不知道來歷。

  “莫家,你們過分了,這是我們死去的神王與半步天尊遺留的器物,帶著他們的生命之血,你們也敢爭搶?”

  西天組織的人臉色鐵青,帶著森冷的寒意。

  莫家的人不示弱,道:“道友,此言差矣,不僅是你們的人死了,我族的莫雷、莫風也慘死在通天瀑布中,我們一直追蹤到此,有理由認為是同一兇手所為,這些器物根本不是你們那個組織的,而是那惡徒害人的兇器,自然要拿到手中仔細研究。”

  楚風逃遁的過程中,曾觸動了莫家的場域,引起那片區域莫家高手的重視,一路追擊。

  “轟隆!”

  西天組織的人出手,搶走玉簪,道:“我們人在追擊一只土雞瓦狗般的野修,出了一點意外,請莫家的道友不要干擾我等。”

  喀嚓!

  突然間,在莫家人還沒有回應時,這里的虛空炸開了。

  一時間,別說普通的生靈,就是神祇都在慘叫,滿身是血。

  “什么人?!”

  他們駭然回頭觀看,后方的大型場域在解體,莫家與石佛以及后來趕到的援軍等布下的三層大型場域全面崩開。

  當那種鎖困天地的場域瓦解后,大邪靈橫空而來,所激蕩出可怖能量再也遮掩不住,鋪天蓋地,傾瀉而下。

  后方,巖漿海浩瀚,滾滾而涌。

  刷!

  大邪靈趕到現場,靜立在虛空中,風華絕世,一身銀色甲胄覆蓋全身,但是那種曲線與身材足以說明她的非凡之體。

  所有能量都內斂在她的身體中,不再外溢,她的狀態不佳。

  她明凈的眸子第一時間看到自己的耳釘、銀簪,被人持著,還有那一對長靴也被人握在手中。

  剎那間,天地變幻,風云失色,雷電從九天上轟落下來,電閃雷鳴,暴雨傾瀉。

  那是血色的閃電,是漆黑的大雨!

  后方的巖漿海沒有逼近,但是卻騰上數十萬米高空,宛若紅色的天宇震世。

  “天啊,這是什么人!”連神王都震驚了,這天地景象因那個女子的心情改變,她并沒有出手,也未傾瀉能量,就可如此,這是多么可怕的進化者?

  “這位道友,不,前輩,有話好說。”莫家的一位神王開口,手掌上方還懸浮著一枚耳釘呢,他不敢持著。

  啪!

  就在這時,那女子對著他一巴掌就扇了下來。

  然后……就沒有然后了,他連慘叫聲都沒有發出,便化成一團血霧,而后又焚燒成灰燼。

  “你!”莫家的人大怒。

  但是,該族的半步天尊忍住了,制止他們,他自身則施禮,道:“這位道友,我們若有得罪還請見諒,我族途徑此地,只是為追捕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野修,自認為沒有得罪您,這當中一定有什么誤會。”

  在他的手中,還拎著一只長靴呢!

  大邪靈看著他手中的長靴,什么話也沒有說,還從來沒有男子敢這么摸她的戰靴,所以沒什么可說的,一巴掌扇了過去。

  “道友你……”莫家的半步天尊驚怒,竭盡所能的對抗。

  但是,噗的一聲,他還是炸開了,化成血與骨,毫無懸念,直接被打爆,連魂光都無法遁走,形神俱滅。

  九點半了,大家洗洗睡吧,今天只有這一章了,明天繼續努力。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