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139章 追殺
  “糟了,你們感覺到沒有,后方有驚天殺氣激蕩,那頭大邪靈真的活過來了!”楚風怪叫。

  這可是最壞的結果,真要追上來,想都不要想,楚風會非常慘,一時間,他的臉都綠了。

  “死人都被你氣活了,兄弟,你這功力越發深厚,那史前的黎三龍都沒你這么能蹦跶。”東北虎叫道。

  “怎么說話呢,該死的驢精!哎呦,快逃!”老古震棺,血霧彌漫,非常焦急。

  “大兇啊,娘誒,追上來了吧?”東北虎叫道,他頭皮發麻。

  “東北驢,閉嘴,別亂嚇唬人!”老古叫道。

  “厲鬼,你喊誰呢,本王小名叫西伯利亞虎,大名東北王,你再對我亂叫,我跟你沒完!”東北虎咬牙切齒。

  楚風向后看了一樣,地脈中光芒沖天,太恐怖了,那是烏光再向白光轉變,由瘆人到略微圣潔,這是兩種截然相反的能量。

  “沒有追過來,她原地未動!”老古道。

  這是唯一讓楚風能夠稍微安心的地方,那邪靈似乎在原地掙動,并未追殺。

  楚風自然不敢停留,駕馭石罐,一路狂逃。

  后方,大邪靈倏地睜開了眼睛,她想起身,但是卻未能成功,周身黑白二光交替,趨于腐爛的肉身在回轉,變得白皙。

  但是,這片天地間有莫名的秩序如同狂濤一般席卷而來,對她鎮壓,整片世界都在針對她,要鎮殺!

  這是不同屬性的能量符文的對抗!

  同時,這也是不同大界規則的劇烈沖突。

  大邪靈風華絕代,但是現在,眼神帶煞,殺氣滔天,不久前她被人洗劫時,便已經初步有感應,被氣到極限。

  她是誰?身份太高貴了,居然有人劫掠她,而且差點讓她徹底光溜溜,實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這若是傳出去,完全就是一個笑話,憑她的實力與地位,怎么可能會發生這種事?

  此時,大邪靈由掉進煤礦中的廣寒仙子向潔白如玉過渡與轉化,這方天地在壓制她,經過數日的苦熬,她初步度過死劫。

  在沿著通天瀑布過來之前,她做了太多的準備,不然的話肉身闖關必死無疑。

  即便如此,她也付出了巨大代價,現在還有性命之憂呢!

  目前,她整個人之所以不能動,就是因為被這方天地給壓制。

  “大兇之罩,黑腳丫子,有容乃大,黑珍珠……”

  這些詞匯依舊在她耳畔繚繞,讓她簡直是……

  她這樣的身份,圣潔無暇的血統,居然有一天被人如此評價。

  可恨啊,她真想探出一只玉手,隔著虛空,將那人拍死!

  “怎么還不能動?!”她情緒不寧,想立刻追殺下去,因為那小賊太可惡了。

  ……

  楚風一路飛逃,如同火燒屁股般,實在是后方的波動太強烈了,讓這片地脈都在劇烈搖動,令他不安。

  “嗖!”

  終于,他闖出地脈密集區域,猛的鉆出地表,而后開始準備場域。

  這片地下有祖脈,神磁密布,場能異常,干擾場域,所以他逃到地上來施法。

  “真是倒霉,洗劫一個邪靈的尸體都會出事。”楚風擦汗,祭出一片神磁石,都是提前刻寫好的。

  嗖的一身,他們從原地消失了,在橫渡虛空,原地的神磁石焚燒,沒有留下線索。

  然而,在數千里外,楚風砰的一聲跌落出來,石罐像是撞在了什么東西上,猛烈晃動不已。

  “你大爺的,誰這么無道德,在這里布下場域,這是徹底圍困了通天瀑布區域嗎?”楚風暈頭轉向,若非有石罐,他估計會很慘。

  這種攔截傳送場域的布置,最是兇險,等于在截斷虛空!

  楚風看后,神色凝重,這是大手筆,這片地帶插著一些神磁大旗,封天鎖地。

  他臉色難看,猜想到這或許是莫家所為,他們死了兩個核心弟子,封住了這片疆土。

  事實上,的確如此,在莫家大本營的人沒有趕來之前,就讓此地的長老先出手了,祭出大旗,困住這片區域。

  后來,有經過該族人的加持,將這片地帶與外界隔絕,防止兇手逃走,想要甕中捉鱉。

  至于后來邪靈出現,又引得石佛、昊源、恒拓等人出手,封困此地,就更不要說后來趕過來的援軍了,也曾有高人布置場域。

  可以說,這片地帶最少被人布置了三層以上的大型場域。

  “還好,小爺我道行高深,懂得場域!”

  楚風長出一口氣,最為關鍵的底牌是,他有石罐,有輪回土,這是闖場域的利器!

  “走!”

  楚風深入場域中,一路向前走,并開始破解,當然實在破不了的,就躲在石罐中去硬試。

  轟隆!

  數次大爆炸后,楚風闖出去了。

  但是,這動靜實在是有點大。

  主要是,他急于逃走,怕被那大邪靈追上,故此有些蠻干,不想在這里花費時間苦思更細致的破解之法。

  動靜一大,某些人就有了感應!

  “追!”

  莫家有人守候在這片區域,第一時間殺來。

  “嘿,再見!”楚風冷笑。

  他橫渡虛空,利用神磁臺跑了。

  轟!

  有人將一桿大旗砸來,但是,已經晚了,楚風提前準備了太多的神磁臺,都早已刻寫好,那人連他的背影都沒有看清,就讓他遁走了,大旗轟碎虛空。

  然而,就在楚風嘴角帶笑,在虛空中穿行時,他忽然覺得毛骨發寒,一陣陰冷。

  同一時間,東北虎、老古也感覺不安。

  “不好,有敵人在臨近!”他叫道。

  “道友,等一等,你誤會了,是我們組織的人來庇護你逃走。”有人喊道。

  楚風啞然,回頭觀看,那是一位神王,衣服上繡著一頭騰空的怪鳥,這是一種特殊印記,跟賣孟婆湯的老嫗,以及賣時光爐的中年女子,應該是來自同一個組織。

  “安瓿嘎達!”老古喊了一句古怪的話語。

  “木哇露娜!”后方那人回應,并露出異色。

  “是那個組織的人,我用了他們的暗語,確認了他的身份。”

  “道友,既然你買過我們的孟婆湯,且對我們的組織較熟悉,應該知道,你們會得到我們的庇護,不要擔心!”那人迅速逼近。

  在他的手中持有一塊令牌,綻放五色,正是這塊令牌貫通虛空,讓他跟了進來,正在迅速接近。

  “這是虛空牌,可干擾空間,追進其他人構建的虛空通道內,煉制一枚這樣的令牌,代價極大。”老古介紹。

  但是,很快他的臉色就變了,越發的難看,早先預感到的危機再次浮現心頭,周身冰寒。

  “這人帶著惡意而來,想對付我們!”楚風寒聲道。

  老古咬牙,道:“想不到啊,時代變遷,這個很講信用的組織到現在竟如此,不僅沒有庇護他們的貴客,還要截殺,徹底墮落!”

  楚風臉色陰沉,沒有等到莫家截殺,卻等到這個組織的惡意,說好的庇護呢?不僅沒有兌現,還下這種惡毒之手。

  “你給我站住!”楚風喝道。

  在虛空中,神念傳音更為清晰。

  “呵呵,小兄弟警覺性很高啊,不過,你們還是太嫩了,走不了了!買了我們那么多孟婆湯,連真正身份都不告訴我們一聲嗎?再有,我看你身上的天血星空母金劍不錯,不如賣給我們如何?”

  那人笑道,極速逼近。

  楚風心中憤怒,這個組織賣出那么多孟婆湯,收到不少好處,卻還不滿足,認為他是肥羊,盯上了他手中的母金劍等,這是想暗中截殺。

  “你們身上天金石似乎也有不少,不若也同我們交換一些如何?”那人在笑。

  這是赤裸裸的惡意,覺得他們身上有天金石,便想干掉所謂的貴客,直接做一筆更大的無本買賣。

  “你們太沒誠信了,所做的承諾狗屁都不是!”楚風怒道。

  “小兄弟別動氣。”那人喊道,臉上帶著一切盡在掌握中的暢快笑意。

  “準備開殺,老古,將你祭出去,能砸死他嗎?”楚風問道。

  老古低語:“僅是他,應該可以一戰,不過是神王而已,誰怕誰,可是,我總覺得寒毛倒豎,可能有更狠的生物在跟著。”

  楚風道:“那別砸你了,剛才不是得到了戰車、簪子等秘寶嗎?出手,砸出去,干掉他!”

  太快了,那人即將追上。

  “扔!”楚風喊道。

  他們都躲進石罐中了,渾身糊上輪回土。

  結果,東北虎最慌張,直接第一個開扔。

  砰!

  他將一只長靴砸了出去,正中那沖到眼前的中年男子身上。

  “虎兄,我讓你扔戰車、簪子,你砸鞋有毛用?!”楚風急了,被追到這么近的距離內,太危險了,他都想冒死召喚最強神王劫了。

  然而,結果出乎預料,砰的一聲,那疑似麒麟皮煉制的秀氣長靴將來人砸了個身體亂顫,血液四濺,滿臉是血,滿是愕然與驚駭之色。

  接著,這位神王半截身子破爛了。

  “我去,這是什么鞋子,穿在那樣的黑腳丫子上,威力居然這么大?”楚風驚嘆。

  至于那位神王則在怒吼,太不甘心了,他剛才感覺自己像是被一頭麒麟撞上了,劇痛難忍。

  “廢物!”

  后方,傳來冷冷的聲音,一道黑影在逼近,太恐怖了,讓虛空都在顫栗,要崩開了。

  “果然有‘大個的’跟隨,但是,沒什么可怕的,一只鞋解決不了,那就再來一只鞋!”老古喊道。

  東北虎二話沒說,第二只長靴砸了出去,麒麟吼聲震天!

  同一時間,楚風怒吼:“你們這個組織毫無信用,小爺滅了你們!”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