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138章 大兇之罩

第1138章 大兇之罩

  楚風很麻利,動作嫻熟,將那件不知道什么材質的長裙給解開,驚嘆連連,這絕對是好東西啊。

  在這裙擺上點綴著許多亮晶晶的小飾物,都是天材地寶,透發圣潔氣息。

  同時,更有不少特殊的紋絡出現在裙子上,猶若夜空中的星斗,瑩瑩點點,極其美麗。

  可是,東北虎卻是嚇壞了,總覺得自己剛才沒有看錯,覺得那女子的眼皮顫動了一下。

  “兄弟,你實在膽大包天,我們趕緊跑路吧!”東北虎叫道,一陣發毛。

  然而,楚風在尸體上尋寶正起勁,整件長裙都快易主了,被他扯下來大半,認為這肯定是稀有的戰衣。

  在此過程中,什么一雙烏黑的大長腿,還有那修長瑩潤但卻黝黑的頸項,以及優美但很黑的鎖骨等,都自然映入他的眼簾。

  “別自己嚇唬自己,如果有危險,我們早死了,你要相信我的直覺,沒事兒!”楚風大咧咧。

  “兄弟,大兇之兆啊!”東北虎實在是心驚肉跳,在那里提醒,同時盯著那女子眼皮那里。

  “禽獸啊,大胸之罩也想扒?你真是太孽畜了!”楚風數落東北虎,但很快他又轉變口風,道:“不過,你說的也有道理,大胸之罩肯定也是瑰寶!”

  東北虎聽到后,真是目瞪口呆。

  老古也無言,這小子……頗有他大哥昔日不要臉之精髓。

  “這些東西你能給誰?”老古道,畢竟是死人的東西。

  楚風很利索的將那件長裙據為己有,扔進輪回土中去凈化,他滿不在乎,道:“首先你們得承認這是天物,是一件無上寶衣,如果有朝一日被逼入絕境,老古我問你,讓你穿上一件天尊戰衣,甚至是大能戰裙,進行防御,你愿不愿意?”

  “你是留著給我穿的?!”老古差點跳起來,把棺材都給撞的哐當作響。

  楚風撇嘴,道:“我只是個比喻,你別不愿意,到時候你哭著喊著求我要這件長裙穿,我都不見得給你!”

  然后,他就不關注身邊的兩人了,而是打量大邪靈,這原本是一個傾國傾城的女子,姿容絕世。

  可是現在……輪廓依舊美貌,精致而完美,但是這膚色實在是黑的沒誰了,像是廣寒仙子掉進煤礦中。

  “可嘆,這又直又長的……大黑腿!”

  “還有這盈盈一握的小蠻……那個小黑腰!”

  “一雙藕臂掉進墨水中,還有這原本的鮮艷性感的紅唇如同吃過死孩子似的發紫,這美眸都成烏眼青了,但真不是我打的。”

  楚風連連感嘆,看著這具稍微有些暴露的尸體評價,最后又嘆道:“卿本佳人,奈何……黑化死掉。”

  “兄弟,真的是大兇之兆啊!”東北虎頭皮發麻,因為,他一直在盯著這個女人的眼皮,總覺得不久前沒看錯,就在剛才他覺得那長長的睫毛似乎又顫了一下。

  “虎哥,你太禽獸了,你別誘惑我好不好?你這也太直接了,我都不好意思了,搶什么也不能搶那種東西啊。好吧,我承認,那是天材地寶,我動心了,你讓我醞釀下。”楚風咳嗽了一聲,道:“那就從戰靴開始吧,我覺得這雙長靴有古怪,密布著特殊的符文,是瑰寶!”

  “咦,這是……麒麟皮煉制的長靴嗎?!”老古大吃一驚。

  楚風聞言,更是動容,而后果斷而毫不遲疑的出手,將一雙秀氣而美觀的長靴給剝脫,仔細看,的確像是龍皮或麒麟皮。

  楚風稍微催動一絲能量,便看到某種秩序浮現,他是識貨的人,這靴子若是穿在腳上,最差也能縮地成寸。

  “不錯!”他點頭,這肯定要收入寶庫中。

  然后,他打量這女子的雙腳。

  “這還真是一對秀美而嬌小的——黑腳丫子!”

  這種評價,讓老古都有點無言。

  就是在此時,東北虎看到這女子的眼皮又疑似跳了一下。

  它頓時叫道:“不對啊,兄弟,你可能氣到她了,我似乎又看到她動了。天啊,什么狀況,我為什么都不能確定自己是否看的真切,邪門了,鬧妖啊!”

  “別吵,真要是活著,你以為我們現在還跑的了?”楚風一擺手,讓他別亂說話。

  憑良心說,楚風覺得這雙腳原本可稱之為秀氣無暇的天足,腳趾晶瑩,帶著光澤,可惜了,是黑光。

  能夠猜測到,以前這是羊脂玉般的腳趾,腳掌嬌小,但現在嘛,楚風總會不自然的聯想到……多少年沒洗過了,黑的過分。

  “好東西啊!”楚風驚嘆,他自然不是為了盯著這雙天足,而是看向腳踝那里的腳環。

  像是羊脂美玉的圓環,帶著小鈴鐺,就在小腿下方,腳踝附近,甚是美麗而精巧。

  若是潔白的小腿與玉足配上這樣的腳環,的確賞心悅目,現在嘛,楚風哪里會去欣賞,相當迅速的就給擼下來了。

  “腳環就一只啊,我還以為成雙成對呢。”

  然后,楚風再次打量,仔細踅摸,咕噥道:“怎么沒有手環之類的?”

  一番探索,這女子身上也沒有空間手鏈等,空空如也,物品實在有限。

  “該不會在她體內吧?”可是,楚風還真不敢以精神力探索,他有輪回土庇護形體,可一旦將精神力探出去,入侵這大邪靈的體內,估計會有大禍。

  想都不用想,單憑一具尸體就能滅殺其魂光!

  “這大胸之罩要不要也給洗劫走呢,都成死人了,我們要是給她扒干凈,什么陪葬品都不給她留,有點說不過去,是吧?”楚風征詢老古與東北虎的意見。

  老古鄙視,啪啪拍了幾下棺材板,都不想跟他多說話。

  楚風又道:“盛情難卻啊,虎兄幾次提醒我,非要我脫掉,脫掉,全部脫掉,我看要不然也帶走吧!”

  東北虎頓時翻白眼,道:“兄弟,你這是無恥到了新境界。別扯上我好不好,你要是想搶劫,就直說唄,沒啥不好意思的,咱兄弟誰不了解誰啊。”

  楚風小臉清秀,露出一副不好意思的神色,道:“主要是我懷疑她可能是天尊,是大能,她身上的任何一件東西都天物,對我們來說,都是無上瑰寶,舍不得啊。比如說吧,萬一以后你們遇到危險,給你穿上,給老古穿上,都是保命的天寶。”

  “老夫至于用它保命嗎?!”老古第一個跳腳。

  楚風道:“老古,你可別這么說嘴,萬一有一天你哭著喊著非要找我要,想穿上這件東西保老命怎么辦?”

  “呸,不可能,那樣的話,我還不如一頭撞死呢,我大哥黎龘的臉都會被我丟盡。”

  楚風不屑,撇嘴道:“算了吧,你大哥自己都很不要臉,大哥別笑二哥!”

  然后,他開始攛掇東北虎,道:“虎哥,你不是整天惦記白虎族的圣女嗎,你要知道沒點好聘禮肯定沒戲,這任務交給你了。”

  東北虎的頭搖的跟撥浪鼓似的,道:“不要,真心的,我認為這里有大兇之兆,我們趕緊走吧!”

  楚風自己動手,將大邪靈從黑色的戰車上給翻到地上,道:“我先將這戰車收起來。”

  這車很大,十分恢宏,但是通體烏黑,再也不復早先金光萬道的神圣樣子,大不相同了。

  楚風問道:“要是能小一點就好了,這么大個,我都沒法收起來去凈化,老古,你有什么馭兵之術沒有?專門控制這種至強戰車的古訣。”

  “還真有!”老古道,事實上這戰車是他唯一上心的東西,一早就盯上了。

  楚風按照他的指點去嘗試,這高大的戰車果然縮小,老古的秘法有效。

  這車體殘破,少了一部分,但是依舊很可怕,散發著驚人的氣機,就是楚風身上覆蓋著輪回土都感覺如同刀割般難受。

  這若是正常臨近黑色的戰車,他確定,自己多半第一時間就會爆碎,魂光都得炸開。

  “可以啊,老古你的法有效。”

  “你也不看看這是誰收藏的。”

  “不會是你大哥的吧?”楚風問道。

  “當然,最高等階的控兵訣,不分大界,不分族群,總之有效!”

  嗖!

  數次運轉那種古訣,戰車縮小,化成四寸長,很精美,烏光閃耀,楚風第一時間送進石罐的輪回土下。

  “好了,我們可以上路了。嗯,你們等會兒,我帶走最后一件瑰寶就可以了。”

  然而,這一次,楚風才拎著木矛上前,他自己都開始心驚肉跳,總覺得這女子仿佛在沉眠,并不是徹底絕命。

  “大邪靈,反正你已經死了,這么多寶貝跟你埋于地下有點浪費,我幫你帶走吧,讓它們煥發出應有的光彩,別怪我,有容乃大。”

  楚風磨嘰,在這里安慰自己。

  接著,他用木矛去觸動大胸之罩,結果,真有大兇氣息撲面,讓他寒毛倒豎,與此同時,他親眼目睹,那女子的眼皮在跳動,而且很劇烈。

  “鬼呀!”

  不是楚風叫,不是東北虎叫,而是老古第一個尖叫,并開始震棺。

  “老古,你大爺的,你自己就是鬼,鬼叫什么?你想嚇死我啊!”楚風跳了起來。

  然后他帶上兩人,鉆進石罐中,轉身就逃。

  石罐化成一道光,極速飛遁,太快了,在地下穿行。

  東北虎道:“兄弟,我就說吧,她多半活著,你偏不信!你看到沒有,剛才她身上的烏光在消散,有些地方又潔白了。”

  “別說了,趕緊走!”楚風心虛,他也看到了,那烏光在消退,這大邪靈真有可能活過來。

  “快走,小賊,你搶她戰車也就罷了,你看你,連人家的戰靴,連人家的長裙都不放過,都快剝光了。這要是活過來,肯定全天下追殺你,你想不負責都不行!”

  東北虎狂點頭,道:“大兇之兆!”

  “別給我提這四個字,瑪德,逃!”楚風詛咒。

  后方,那女子烏光內斂,渾身雪白如玉,眼皮簌簌而動,長長的睫毛更是在顫動,恢復的太快了!

  她彌漫出的氣息極其驚人,驚天動地!

  接著去寫第二章。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