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125章 財大氣粗-楚

第1125章 財大氣粗-楚

  聽到楚風這種言語后,史煌當即怒不可遏,真是欺人太甚,這個散修少年拎著板磚敲他腦袋,還揚言搶劫,實在是氣煞人也!

  至于暗中的那位神王,也是一陣無言,史家何其強大,從最古老的時期活下來,熬過了最為艱難的年代,經歷過修士近乎滅絕的大黑暗時期,現在族群繁榮而昌盛,居然有人敢洗劫?

  其他人也都愕然,張口結舌,全都露出驚容,看向楚風那里。

  黑臉的映無敵、白臉的佛子、仙氣繚繞的映謫仙、風采過人的形似林諾依的少女……一群人都相顧無言。

  這事有點離譜,一個散修少年當眾打劫史家少主與神王。

  “小兄弟,別激動,當心禍從口出。”終于,那位神王再次開口。

  砰!

  結果,楚風直接在史煌頭上敲了一擊,砸的他眼冒金星,頭破血流,氣的他簡直想跳腳罵娘,欺人太甚。

  “你再威脅我試試看?”楚風對那位神王喊道,相當的不客氣,一點也不害怕。

  遠處,那位神王無聲的接近,沒有露出行蹤,很想給楚風來致命一擊,他依舊在開口,想穩住楚風。

  “小友,你這樣做對史家真的不夠尊重,我建議你仔細了解一下我們的家族,想要在進化路上走的足夠遠,有些人,有些山門,有些世家,需要你去敬畏。”

  這位神王的話語不咸不淡,有些自恃,心有底氣。

  “有種你在恫嚇我試試看?!”楚風無懼,一副不信邪的姿態。

  而且,他相當直接,砰的一聲,狂砸史煌的頭,讓史煌簡直想哭,一時間滿頭血跡,頭腦昏沉。

  “住手!”那位神王怒了,他在臨近,但是,看到賣時光爐的中年女子望來,他又有些不安。

  他呵斥道:“少年人,你不要自誤!”

  “砰!”楚風二話沒說,又一次開始敲史煌的頭顱,那可真要砸出大窟窿來了,血里呼啦,相當凄慘。

  “瑪德,我受不了,神王威脅你,你為什么總是砸我的頭,你去砸神王啊?!”史煌叫道,羞惱而又痛苦與郁悶,腦袋都要裂了,他還真怕楚風將他的頭顱砸成爛西瓜。

  “道友,其實……我們史家也想買孟婆湯。”

  終于,那位神王不再理會楚風,而是開始跟那個組織的人交涉,看著賣時光爐的中年女子。

  毫無疑問,這是殺手锏,想利用這個組織保下史煌!

  楚風一凜,對方這是釜底抽薪,讓他失去庇護?指望老古能殺出去嗎,有點懸。

  古塵海暗中傳音,道:“別怕,這個組織還是很講究的,不能因為又有人購買物品,就將早先的客人推出去。”

  尤其是,這個組織賣的東西都太昂貴了,別說就時光爐,就是孟婆湯那也是嚇死人的價格,一兩母金一碗湯,實在是離譜。

  “咳!”楚風先一步開口,道:“前輩,別聽他胡說,他不過是信口開河,嘴上說要購買,能付諸行動嗎?我不信他身上帶著母金。”

  那位神王看起來是一個中年男子,黑發披散,很是神武,道:“少年人,不要以你的無知來揣度史家的深淺,母金而已,史家拿得出,想買孟婆湯算不得什么。”

  “會說人話不?!”楚風斜睨,然后開始……毆打史煌的頭顱,讓后者氣到渾身哆嗦,滿頭是血,都要昏死過去了。

  史煌有心反抗,想跟楚風死磕,但是,但看到他手中那能將神祇都隨手拍死的板磚后,一時間又猶豫了,身體發僵。

  楚風又道:“說大話誰不會啊,有種掏出幾兩母金來讓我看一看。”

  史家的神王一時啞然,誰沒事隨身帶著母金?那東西太稀有,連他的秘寶中都沒機會融入一絲一毫。

  這種戰略性材料,都會熔煉到鎮族兵器內!

  楚風故作不屑狀,道:“怎么樣,沒有母金吧?什么史家,什么不朽的傳承,完全就是花架子,吹牛而已。”

  史家的神王陰沉著臉,道:“小小的一介散修也敢大言不慚,你一直說想買孟婆湯,我等著看,你如何購買!憑你也配拿出母金?如果不能完成交易,你這就是在蒙騙,無理取鬧,我想這位道友不會繞過你!”

  他看向售賣時光爐的中年女子,提醒她,楚風這種野修,根本無力支付,這是在無理取鬧呢。

  中年女子看向楚風,目光湛湛,臉上帶著異色,有詢問之意,也帶著警告之色。

  楚風見狀,立馬拍胸脯,道:“購買孟婆湯,不算什么。史家真可憐,連母金都沒有,還比不上我這樣的散修呢,請叫我神豪,小爺財大氣粗。”

  “有種你去買,吹什么!”史煌忍不住了。

  那位神王也沉下臉,死死地盯著他,這少年真是不知死活,一而再地對史家無理,讓他們下不來臺,注定要殺無赦!

  楚風先是再次將史煌砸的頭破血流,腦袋昏沉,然后押著他,大模大樣走向那座石拱橋,準備買湯喝。

  他暗中問道:“老古,我想買碗湯喝,可是直接喝下去又怕出事,這老太婆賣的湯靠譜嗎?”

  古塵海道:“放心,絕對靠譜,湯汁純正,藥效醇厚,做這門生意的人信譽保證。”

  楚風聞聽,心中頓時有譜了。

  “大娘,來二兩母金的孟婆湯。”楚風開口。

  眾人聞言,都臉色詭異,這少年還真敢開口啊,張嘴就是二兩母金,要買兩碗孟婆湯?!

  “笑話,你有嗎?我就不信了,一個野修真能買兩碗稀世補藥!”有人冷笑。

  不僅是史家一脈,就是其他人也都覺得離譜,連他們都沒這么奢侈,拿不出母金來,一個少年怎能?

  “呵呵……”史家的神王冷笑。

  鵬皇、形似林諾依的少女、鐘秀、映謫仙等一群年輕人都很驚異,有些人已經走到近前,想要近距離觀察,這少年散修怎么善后?

  “說錯了,是來兩斤天金石的孟婆湯。”楚風遞過去兩小片天金石,這東西其實挺重,所以看起來體積不大。

  剛來這里是,他就問過了,一斤天金石可得一碗孟婆湯。

  仔細想來,老古那口棺材了不得,算是巨額財富,老古當初是典型的土豪。

  一群人吃驚,這小子真拿出來了天材地寶?!

  楚風笑瞇瞇,先扇了史煌一巴掌,這才開口道:“別的沒有,跟史家比起來,小爺就是財大氣粗。”

  他倒也不怕人惦記,反正今天在這里功德圓滿后就跑路,完全是一錘子買賣。

  這讓老古非常不爽,拿他的棺材板這么大方的揮霍,慨他人之慨,也忒無恥了。

  然后,老古眼巴巴地看著,忍著一口氣,畢竟楚風成功買了兩碗,而不是一碗,估摸著會給他一碗。

  可是,接下來他氣的差點跳腳!

  楚風自己留下一碗,另外一碗直接遞給那頭驢精。

  東北虎一直緘默,是楚風要求的,來到這里后,一個字也不吐,就跟在他身邊。

  “兄弟仗義!”

  現在,東北虎開心的不得了,終于忍不住說話,咧嘴直笑,露出一嘴白生生的牙齒。

  “小賊,你拿我的棺材板去買孟婆湯,到頭來我卻連一滴都沒喝到!”老古咬牙切齒,要暴動了。

  “你不是在棺材中嗎,行,我再幫你買一碗。”他暗中回應。

  接著,楚風再次買湯,道:“大娘,再來一斤天金石的孟婆湯。”

  一群人無語,眼睛發直。

  然后,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中,人們看到這個敗家子直接將一碗湯隨便倒出來了,澆灌他那……破板磚。

  “史家的人你們看什么看,咱別的沒有,就是財大氣粗,喝孟婆湯就是這個樣子,買兩碗,喝一碗,倒一碗!”楚風得瑟。

  史家這群人氣夠嗆,連他們現在都拿不出母金、天金石等天材,結果一個小散修卻如此高調,氣的他們沒脾氣。

  事實上,老古能服食,以天金石吸收汁液,沒有浪費藥性,畢竟平日間他都能血氣彌漫出來。

  “前輩,收欠條嗎?”楚風小聲問道,跟賣湯的老嫗商量。

  “鑒于你目前良好的記錄,可以考慮,但你自身得買到四碗以上。”

  “行,沒問題,再來一碗,這就夠了。”楚風說道。

  然后,楚風看向史家的神王,道:“打個欠條吧,你們家欠我六兩母金。”

  “你什么意思?!”史家的神王寒聲道。

  “我綁架你們家少主了,不給就剁死他!”楚風喊道。

  眾人都無語,繞了一大圈,叫陣了半天,終于又回歸搶劫這一碼事。

  “你這是勒索,挑釁,跟史家為敵!”神王森然道。

  “沒錯,你說對了。但有前提,是你們先招惹我的,還想殺我,這就是你們踢到鐵板后的代價!”楚風不想跟他廢話,下最后的通牒,不給就剁人。

  史家的神王大怒,史煌則是心中劇烈不安,他嚴重感覺到死亡的威脅,那少年不是說說而已,真要拿所謂的板磚翻天印拍死他!

  “行,我史家認了,但我只能給你寫五兩母金的欠條!”

  “成交,寫吧!”楚風痛快的答應,并道:“夠大氣吧,我都不給你討價還價。”

  “小孽畜!”史家的神王很想罵出這三個字,但最后忍住了,嘴唇哆嗦,臉色鐵青,極其難看。

  “大娘,這份欠條你們收吧?”楚風問道。

  “沒問題,史家還是很講信譽的,我們可以接受。”

  史家的神王心中惱怒,見鬼的講信譽,還不是你們的組織過于強大,不怕人反悔。

  站在石拱橋上的老嫗皺眉,道:“抱歉,我們總共積攢八碗孟婆湯,你已經買走一半,目前還剩下四碗,你所拿來的欠條余下一兩母金。”

  楚風聞言,問道:“還有其他東西嗎,我買上一些。”

  “這里有,除卻時光爐外,其他東西任你挑選一件。”不遠處,那個中年女子開口,難得的不再冷漠,臉上露出一縷笑意,他們最喜歡楚風這種購買者。

  楚風開心,道:“好啊,我正缺少一件從通天仙瀑中撈出的物件,這下可以湊齊了,將可以進入瀑布中閉關。”

  他已經聽老古講過,手持從通天瀑布中沖擊出的物件,在瀑布中閉關,將會事半功倍,有奇效。

  形似林諾依的少女、佛子、風凰仙子、鐘秀、映謫仙等人都相當的無言,這里發生的事有點離譜。

  這個少年有什么身份?來自哪里?許多人都想知道!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