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115章 陽間相遇第一位故人

第1115章 陽間相遇第一位故人

  楚風在擦虛汗,他發現險些泄露自己真正的身份。

  不久前,他曾覺得很“冤枉”,竟有人打著楚風的名號,表示對明湖仙窟事件負責,這讓他憤憤不已,說有人栽贓陷害他,向他身上潑臟水。

  還好,驢精四蹄著地,古塵海身在棺中,都沒有聯網,誤以為外界有人以姬大德的名義宣稱對此事件負責。

  楚風相當的心虛,一時激動,竟差點就泄露身份,好險,他暗自警醒,以后需要注意。

  “大德,你這么果斷的下黑手,掌握的火候不錯,頗有我大哥當年的幾分功力!”古塵海夸贊,別管是真心的還是假意的,都讓楚風很受用。

  驢精狐疑,在那里咕噥道:“怎么似曾相識,有點熟悉感,我印象中好像也有這么一個人。”它略帶迷茫之色。

  “接下來怎么辦?”古塵海問道。

  “修心,修身,陽間稱尊。”楚風一副得瑟的樣子。

  他現在有種喜悅與收獲感,明湖仙窟之行圓滿功成,擊殺太武一脈核心弟子,而自身更而是養出金身之體!

  現在還沒動用花粉呢,他就已經到了這個層次,最為關鍵的是,他才十歲,遙望未來,這將是恐怖的先天優勢。

  這一世,他在進化路上走的很快,銳意而激進!

  這是踏上最強之路的基本素養。

  想在究極道統與億載歲月的世家所壟斷的大環境下崛起,談何容易?唯有掙脫,超然而上!

  “金身了,我要考慮肉身成圣,用佛族的話說,那就是行走在人間的真佛陀!”

  楚風周身發光,金身堅固而強大,宛若不朽之軀,血氣激蕩間,他運轉呼吸法,越發顯得天縱超凡。

  天髓液將他送進金身領域,估摸著效果會開始銳減,他準備再次行動起來。

  ……

  明湖,來自暢銷報紙期刊與各個進化門派的人依舊在圍聚,都想探索到最新的消息,這次太武一脈很丟人,他們自然想探索究竟。

  敢挖太武祖墳?這種手筆過于驚人。

  太武送走他的師尊,此時心情很糟糕,這次居然有可能涉及到黎龘一脈,讓他的臉色陰沉起來。

  他在心底祈禱,師爺無恙,還活著,不然的話未來一旦陽間局勢惡化,他們這一脈沒有那種倚仗,何以立足?

  當日,太武出擊,直接闖到一個對頭的棲居地,殺到山門前,強勢而霸道的討要說法。

  因為,這一脈的小妖孽曾放話,對此次事件負責,盡管后來又死不要臉的將話收回去了,不再承認。

  但太武還是來了,他實在憋壞了,憤懣無比,既然一時間無法狩獵真兇,那就去找其他一些人的晦氣。

  “小王八羔子,我讓你胡說八道,我讓你將這種混賬事向自己身上攬,我打不死你!”

  毋庸懷疑,太武的對頭很果斷,又一次揍自己的后人,這種情況下他可不想同登門的太武斗起來。

  “老祖宗,我錯了,以后再也不敢胡亂負責了,太武他們家的祖墳、核心弟子都跟我無關,嗚嗚……”

  太武這叫一個氣,連著走訪兩個山門,不惜強勢出手,震碎對頭的道場的外圍區域,但是卻也沒占到便宜,尤其是聽到那小崽子的言語,挖祖墳等字眼太刺耳朵了。

  他暗氣暗生,想找人出口氣都不順暢,實在是可惡。

  最后,他一咬牙,發布懸賞,大體勾勒出一個少年的身體輪廓,高矮等跟通幽鏡映照出的相仿。

  可惜,沒有面孔,不見真容。

  太武豁出去了,即便是黎龘一脈又如何?反正雙方注定要對上,與其如此不如先找一找有價值的訊息。

  尤其是,他有些不太相信是黎龘回歸!

  一時間,陽間各地嘩然,許多人震驚。

  因為,按照太武發布的懸賞,給予的一些消息來看,他那一脈的核心弟子的死去,真的與一位少年有關!

  早先,人們都是猜測,各種推演而已,現在竟被證實?

  毫無疑問,太武是查到了什么,現在公開出來,希望外界的人能夠相助,進一步鎖定真兇。

  “什么人,居然可以強勢滅太武一脈的核心傳人,而且是主動跑他們的仙窟中去下死手,膽魄驚人。”

  “不用多想,肯定是無比恐怖的某一脈人馬,不然何以敢如此?”

  “最為關鍵的是,那個少年干凈利落的就滅了太武一脈的核心天才,估摸著在同輩中絕頂強大。”

  當天,楚風雖為出世,但是全天下都議論出手者的超凡,認為一個在同層次中無匹的絕頂少年高手出現。

  各地都在熱議,有這種手段少年應該不多!

  “既然真的涉及到一個少年,那么范圍一下子縮小很多,我覺得佛族、恒族、黎族的傳人,都有這種能力,但是他們有必要這樣下手嗎?”

  “該不會是藍凜吧?這是一個來頭神秘的少年,有強大的護道者,有無以倫比的天賦,據聞要在接觸花粉前,先一步肉身成圣!”

  “會不會是恒族的那個丫頭吧,才十二三歲,就已經秘密出道,被譽為該族十萬年來最強血脈。”

  人們議論紛紛,那些戰地記者、各大進化門派打探消息的人都從明湖退走了。

  臨離開前,太武曾破例放他們進地宮觀察過。

  明玉、卓虹等人的人形灰燼還在,引發轟動,出手者果然冷酷而干脆。

  當天,陽間最暢銷的幾大報刊,全都進行了報道,各種猜測與熱議都有。

  “所有人都說,不會是陽間名人,但是我們卻認為,出手的少年是陽間血統最強大的幾族子弟,這次只是為了歷練,牛刀小試,我們有理由懷疑他們的身份,目前共鎖定八個目標……”

  有些報紙真是什么都敢說,相當的有底氣,比如通古報刊,相當直接的列舉出八個少年,有男有女,這也是傳聞中陽間目前最強大的八個種子,在少年中,足以代表一些強族多少萬年來的最強音。

  天堂早報卻是另辟蹊徑,很大膽,考慮問題的角度十分特殊,進行了另類報道:“所有人的猜測都過于循規蹈矩,在我們看來很可笑,毫無新意,也沒有價值,現在,就讓我們來揭開真相吧,那個少年是楚風!”

  當楚風本人看到發行量驚人的天堂早報后,手指頭都一顫,這都能行,直接就鎖定了他?!

  “少年人中,誰與太武天尊有大仇,誰會撕破臉皮去挖他祖墳,誰又會冒天下之大不韙,去做這些事?楚風!他轉世了,來到陽間,算一算時間很恰好!”

  楚風心中微驚,這家報刊還真是敢想,雖然有故意標新立異的嫌疑,但是所說卻也不完全沒有道理。

  “你們都錯了,通過大數據來判斷,歷代以來,有一脈很成功很強大,最喜歡下這種黑手,尤其是這一脈還曾對太武一脈的祖師武瘋子下過黑手,這兩脈間可謂頗有淵源,我們認為,出手者有當年黎龘的風格。”

  這是黑血報紙上的訊息。

  不得不說,陽間這些報紙與平臺等都很敢想,為了博眼球,各種與眾不同的念頭都出來了,但有些還真的接近了事實真相,讓楚風直擦冷汗。

  不過,很快他就不再關注這些了,而是盯住驢精,被它所吸引。

  古塵海道:“這頭驢子怎么了?似乎有些魔怔,你看它眼睛發直,呆呆發愣,雙目渙散無光啊。”

  事實上,楚風也注意到了,驢精的話語有些古怪,有些讓他心頭微顫。

  “姬大德,你今天的風格……讓我覺得熟悉,總覺得像我一個故人,可是……我為何想不起來?”

  驢精在自語,邊說變嚷嚷著頭疼,它抬起一只驢蹄子,捂著太陽穴,道:“好疼,我總覺得腦子像是被一層紙糊住了,遮蓋住了,現在要捅破了。”

  “老古,它這是什么情況?”楚風心中嚴重懷疑,有了某種猜測。

  古塵海也一陣驚疑,仔細觀察,它咽了一口口水,道:“這……像是記起了前世,很罕見,我感覺,這是輪回途中出了意外的生物,原本應該帶著記憶降世!”

  而后,它興奮,道:“逮住了一個輪回者,價值太大了,說不定前世有天大的來頭,大德,趕緊制住它,一會兒我們嚴加拷問,說不定會有天大的收獲!”

  楚風心頭劇震,雙目盛烈,他有些激動,但卻克制了,道:“它只是一頭驢子,能有什么來頭,前世應該也是驢吧?”

  古塵海道:“胡說,一旦轉生,便很難控制自己投胎的種族,哪怕它前世是天仙子,來生也可能轉世為走獸與禽族等。”

  “轟!”

  就在這時,驢精頭顱發光,像是破開了什么迷障,整具軀體都劇震不已,它大叫道:“我想起來了,陰間,我這是……”

  然后,它低頭看著自身,難以接受,叫道:“我怎么成了這個樣子,這不是原本的我!”

  一剎那,楚風激動了,血液沸騰,他很想喊一句老驢,真的很像那位故人。

  但是,它為何說這具驢身不是原本的它,前世不是驢?

  古塵海突然大喝:“你這是破開了輪回迷障,趕緊說出自己是誰,講出心底的秘密,不然的話,有可能還會立刻遺忘,被打回原形,忘卻上一世!”

  它說的很鄭重,就是楚風都一驚。但是,他很快意識到,這老家伙故意如此,想詐出驢精心底的話。

  “我是誰?我不是現在這個樣子,在輪回終極地那里,秦珞音,青詩……”

  驢精這樣說道。

  一時間,楚風目瞪口呆,它是……秦珞音?他嚇得差點跳起來!

  古塵海更是先沉默,而后棺材劇烈跳動,接下來,他喘息急促,近乎大怒,道:“不可能,史前歲月,夢古道的天女,當初的第一美人青詩,怎么可能會投胎成這樣?!”

  青詩,就是古塵海念念不忘的夢古道天女,史前第一麗人,風姿絕世,老古在楚風面前不止一次念叨過。

  現在,古塵海被眼前的場面給震的驚怒交加,氣急敗壞。

  甚至是,它很想哭一場!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