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113章 楚風表示負責

第1113章 楚風表示負責

  這話怎么聽怎么別扭,古塵海氣的直拍棺材板,真想出去啊,去修理那小子!

  “老古,你急眼卻不說話,這么說你是默認了,真是一個有大氣魄的鬼,連太武的夫人你都敢勾搭!”

  果然,驢精嘴里是吐不出象牙的,在這里擠兌人。

  天金石棺中,古塵海淡定下來,不屑一顧,道:“平生不識古塵海,縱稱強者也枉然,你們都太庸俗!”

  “老古,你沒留下什么尾巴吧?”楚風問道。

  古塵海原本都不想理他了,但最后還是回答了。

  “放心,我是死過一次的人,如今還沒有徹底復活,不生不滅,原本就有些超脫于大天地外,再加上你離開前留下的輪回土都糊在棺上,不可能留下破綻!”

  ……

  幽山,驚天氣機爆發,天尊能量肆虐,結果引動了整片地域共振。

  尤其是,這片地帶有史前戰場,一時間,陰風怒號,鬼哭神泣,天空中下起瓢潑血雨,黃毛旋風轉個不聽,整片天地都失色了。

  當日,太武震怒!

  幽山被封鎖,外界沒有人知道這里發生什么。

  一天一夜后,太武趕回明湖仙窟,施展通天徹地的神通,不惜耗費心血推演,想要揪出到底是誰來此作案。

  顯然,他想查出手者,在祖墳那里他氣炸了肺,卻沒有絲毫線索,他又殺回來了。

  然而,整整一天,太武依舊沒有任何收獲,他差點將地宮翻過來,最后只找到一粒與眾不同的塵土。

  這也就是太武,可以發現這看起來非常普通的一粒塵,竟然覺得它有些異常!

  若是常人,怎么會注意?一粒塵太渺小,根本就可以忽略不計。

  而且,這粒塵平淡無奇,跟尋常的土質沒什么區別,可是,太武就是有一種直覺,總覺得它有些不同。

  這是楚風的疏忽,當時撒下太多的輪回土,成片的揚起,落在地上,哪怕他很細心,最后還是遺落一粒塵。

  不過,這也無大礙。

  太武研究很久,到頭來也沒有弄清楚這粒塵有何特殊之處,只是心中覺得有異。

  “你們給我守住這里,這件事我非要查個水落石出不可!”太武沉聲道。

  他實在動了真怒,核心弟子死掉也就算了,連祖墳都讓人給挖了,不可忍受,他心中有無邊的殺意,早已在沸騰!

  太武離開,要去請教他的師傅,順便卻借通幽鏡,想要看到過往發生的事!

  那可是他恩師的師傅——武瘋子,昔年賜下的天寶,號稱可堪破“過去事”。

  太武走了,誓要揪出黑手,不死不休,哪怕身為天尊,今天他也失去了高高在上的那種冷漠與沉靜。

  祖墳都被挖了,就是天尊也受不了!

  更何況,他的道侶墓地,他費盡心力所構筑的那座大墳,居然出現了一個……盜洞!

  他大爺的,居然跑這里來盜墓?這簡直是氣煞他也!

  明湖上,青翠竹舟、五色天船、七寶琉璃舶……擠滿這里。

  這座靈湖的上空也有不少神船懸浮,符文閃爍,流光溢彩。

  這一天也不知道來了多少進化者,有很多人都是從前方戰場順路過來的,皆為戰地記者,號稱中信息搜集者中的戰斗者。

  太武一脈出事了,怎能不引發震動?因為,這一脈太強勢了,太武的師傅不久前還露過面,出現在陰州。

  陰州曾發生大爆炸,陰氣滔天,出現一座天坑,疑似貫穿整片陽間,那里已經化作陽間的第二十一處禁地!

  據悉,有人看到太武的師尊白發如雪,容顏如玉,曾站在陰州外,表明自己不僅還活著,而且她還正當巔峰!

  這樣強橫的一脈都有人敢下黑手?

  所以,那些暢銷的報紙期刊背后的勢力等都派人來了,那些強大的進化家族也都有許多人來收集情報。

  “通古報社訊,最新消息,明湖仙窟淪為廢土,我等可清晰感應到此地的天地精粹潰散,山河精華全部流失!”

  這則消息一出,各地嘩然,來犯的敵人也太狠了,將一座仙窟生生給搞廢,這種地方可是比幾位核心弟子的價值還大啊。

  這等于在斷太武一脈的根基。

  “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我是戰地記者混鵬,我以鵬族身份發誓,所說都為真,我早已修成天眼,不久前曾在明湖外望穿一片混沌霧,看到太武天尊真身離去,其臉色竟然鐵青,手指頭都在發抖,他怒不可遏!”

  這位鵬族的記者很是激動,介紹情況。

  按照他的猜測,這里面有更驚人的事,不然的話,即便死了幾位核心弟子,縱然天髓盡失,也不至于讓天尊氣成這個樣子。

  天尊自有其氣度與沉穩心境,號稱天塌地陷臉色都不會變。

  隨后,各大報紙期刊出動金牌情報搜集者,派出王牌戰斗記者,進一步挖掘與爆料。

  有強大的神王來了,甚至有半步天尊因此而被驚動,取來“觀天境”,動用天視地聽術等,監測明湖仙窟,

  ……

  太武找到他師尊的坐關地,在一處山清水秀之地降落,來到一座古洞前。

  洞外,有天火芭蕉扇的母株生長,噴薄烈焰,彌漫混沌,有金烏長啼,負責鎮守洞府門戶。

  “師傅,我來借通幽境!”

  太武跪在洞府外,對那混沌霧靄深處的女子恭敬而尊崇的行禮,等她復蘇醒來。

  不久后,他聽到一聲悅耳動聽的輕嘆,道:“起來說話。”

  一時間,太武忍著滿腹的怒火,講述經過,并呈上一粒塵,請那位絕色白發女子觀看。

  她也看不透這是何種土質,甚是奇怪,她蹙眉,百思卻無果。

  須知,天下各種土質,她幾乎都有所了解,哪怕沒有得到過,不曾見到過,但也聽說過。

  就是培育天尊的天土、可養大能氣血的長生土,她都見到過。

  甚至是傳說中可培育出大宇級果實的——宇土,她雖未親眼目睹,但也聽到過關于它的描述。

  此外,幾種在史書中有記載,可培養不同類別無敵果實的怪土,她也有幸看到過只言片語的闡述。

  但是,都跟這粒塵不一樣,不是一個屬類。

  很久后,她想起一樁舊事,隱約間聽聞過,當年其師的大對頭曾在找一種土。

  “不會這么巧嗎,難道是這種土質?不然的話,其他的土都能對上號,我有所覺察才對。”連這位女性大能都在皺眉,驚疑不定。

  這讓太武吃驚,還有他師傅不知道的事?要知道,其師乃是武瘋子最寵愛的幼徒,盡得真傳。

  “師傅,你能推測出是什么人干的嗎?這風格太可恨,絕對涉及到極深境界的強人,不然何以能進地宮,可是他居然挖我祖墳,斬我后輩弟子,不顧身份與顏面,對我們這一脈下黑手,太可惡!”

  太武不服不忿,要請他師傅出關,帶上通幽鏡去查個徹底。

  “下黑手?!”白發晶瑩、容顏如女的女子頓時一驚,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道:“難道真是那一脈的人?!”

  這么多年來,身為武瘋子一脈,何懼天下人,不怕任何一脈,哪怕遇上幾個究極道統的大能,她也不害怕。

  可是,唯有一脈,讓她當初無比忌憚!

  當年,連她那霸道無比的師傅都曾被下黑手,對決八百招后,被打了個頭破血流,一路狂逃而去。

  “哪一脈?!”太武吃驚,連他師傅都在驚疑不定,都露出凝重之色,這件事似乎有些可怕。

  白發女子沒有回應,在細思,一粒塵很像是當年那個人尋找的土,而且這次的行事風格依舊是下黑手,和那一脈神似!

  這……怎能讓她不驚?

  明湖區域,各地記者挖掘,各種爆料都出來了,有人推演,說是明玉、卓虹等都是被同層次的進化妖孽擊殺的。

  有人開心,有人憤怒,有人拍手稱快,有人詛咒……

  同太武一脈有仇的散修以及一些非常強大的道統紛紛發表看法,尤其是在這種關頭,幾個小妖孽都開口了,很是有意思。

  他們先后表示,對此次事件表示負責。

  并且,在此過程中,竟然有署名楚風的人,很激昂的發表評論,稱對此次事件負全責。

  各地,人們目瞪口呆,驚起駭浪。

  當然,相關的幾位天尊,氣的胡子都差點抓斷,想踹死自家的小妖孽,添什么亂,找什么存在感,真想一個一個的捏死。

  “瑪德,小兔崽子,你看清大勢了嗎?即便是死對頭,這個時候也不能下場!”

  很慚愧,現實中有事加熬夜導致狀態不佳,更新少了,我會馬上調整好。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