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102章 挖祖墳
  楚風昂著頭、背著手,道:“也罷,就讓才高八斗、學富五車、世間最強地質學家姬大德帶你踏破養尸地,帶你飛!”

  “德哥,請移法駕,鎮壓那邪祟九天陰尸!”古塵海也不怕肉麻,因為,還真想進入那片山川,取而代之。

  “還有比你更大的邪祟嗎?”楚風撇嘴。

  古塵海頓時干笑,言稱自己與眾不同。

  “放心,保證讓你吃到太武他老婆。”楚風大剌剌地說道。

  驢精在旁聽著,怎么感覺不是味兒,這么怪呢?

  古塵海也無言,明明是去吃服食大補物,可怎么聽著像是偷情?

  楚風看著石棺,道:“有什么不對?你不就是惦記太武他老婆嗎,走,幫你去挖墳!”

  古塵海:“#@¥!”

  ……

  幽山,地處青州西部區域,終年陰氣繚繞,不是什么善地,很少有人踏足。

  在這塊區域,地貌原始,老林子密集。

  并且有大片的史前戰場,在這種地方則寸草不生,黑霧翻騰,能夠清晰的聽到鬼哭神嚎的聲音。

  這是不滅的執念,在陰地中滋生,始終難滅。

  幽山,毗鄰大面積的古戰場,接引來海量的陰煞,澆灌所在的山嶺,使之常年都被大霧覆蓋。

  楚風來了,仔細觀看后,不禁瞳孔微縮,這片地勢比他想象的還陰寒幾分,果然是養尸的妙地。

  “這里原本就有一座沒落的陰府!”他得出這種結論。

  九幽祇就是來自陰府這種地方,那是出產各種陰煞、地祇、魔鬼的特殊地方,傳說通九幽,連地府,毗鄰輪回路。

  “咦,這地方果然有古怪,看著眼熟啊。”古塵海開口,雖然身在石棺中,但是卻仿佛不受影響,都能看到。

  陰府,一旦形成,那是很難消失的,那是尸山血海、無盡生靈堆積出來的。

  毫無疑問,這里臨著史前數片古戰場,這是導致形成陰府的原因所在。

  幽山,冷寂而陰森,不是很高大,但氣勢恢宏,非常的懾人,這是一片山嶺,有種讓人窒息感。

  它寸草不生,陰霧翻騰間,讓人呼吸困難,同時肌膚有些刺痛。

  “我想起來了,這是武瘋子當年廢掉的陰府!”古塵海倒吸冷氣。

  “嗯,陰府還能廢掉,還能磨滅?”楚風大吃一驚。

  古塵海道:“一般來說,不可做到。但是,武瘋子不是常人,除了我大哥,幾乎沒人能壓制,當初他不知道發什么瘋,在這里跟陰府死磕到底,最終血拼數十天,將這里給鏟平了!”

  楚風一陣出神,不管多么恨這一脈,但是卻也不得不承認,那個武瘋子實在太變態了。

  陰府是什么地方?一旦形成,便算是得到陽間大天地規則的認可,屬于大道庇護的一部分領域,很難毀掉。

  “我隱約間聽說,當初武瘋子想煉制一件至寶兵器,這座陰府下有一座特殊的礦,他想開掘出來,獲得粗胚材料。”

  楚風聞聽,還能說什么,有實力就是任性!

  他在這里轉悠了六七天,不斷的計算與推演,還不時去丈量地勢,在研究怎么突破進去。

  顯而易見,太武請高人在這里布置過,場域驚天,形成陰霧堪浩瀚的養尸地。

  “這老孫子,嘴上說一套,實際行動又一套,他見到陰靈就殺,影響到他的門下也是瘋狂屠殺,結果自己卻在這里養尸,妄想以陰家手段復活他妻子!”楚風冷笑。

  他對太武越發的反感,這個負有盛名的陽間天尊十分陰毒,想要布置成這樣一片地勢,必然要以無數生靈的鮮血祭祀,才能正式開啟。

  最頂級的養尸地不是那么容易布置成功的!

  這片地勢很難破,即便是以楚風目前的場域造詣,也眉頭深鎖,前后研究了半個月這才算是有些眉目。

  但是,如果這樣闖進去的話,估計依舊可能會充滿驚險,甚至是九死一生。

  “看來,太武請動的人不簡單!”楚風輕嘆。

  不過,他有殺手锏,那就是輪回土與石棺,藉這兩樣東西他連天下第一名山都進去了,這里也不成問題。

  “看來,我還得需要多潛心學習場域!”楚風希望有一天不依靠手中的瑰寶,而是憑自身的手段就能出入陽間各處的絕地。

  “驢子,你等在外面吧,這里對你來說可沒什么造化。”楚風想把驢精放走。

  “不,帶上它,沒聽說過黑驢蹄子辟邪嗎?”古塵海反對。

  驢精一聽,暴脾氣上來了,哐哐兩聲,直接給石棺來了兩蹄子,并且道:“兒啊兒啊,你就是邪祟,爺這蹄子踩上去了,你覺得咋樣?”

  “愚蠢的驢子,你竟敢挑釁老夫!”古塵海大怒。

  楚風道:“行了,別吵了,都一起進去!”

  “啾啾啾,我不想進去!”驢精磨磨蹭蹭,真不愿進入這片陰氣森森的破地方。

  但是,這種事沒得商量,主要是楚風想了想,怕它自己在外面轉悠時落入太武一脈的手中,那還不什么都得暴露。

  最后在古塵海的教導下,驢精學會了妖族原本就應該會的變大變小的秘術。

  驢精與天金石棺都化成巴掌大,被楚風涂抹滿輪回土,給糊了個嚴嚴實實,楚風覺得還不夠保險,又果斷動用了石棺。

  反正輪回土天生克制九幽祇,全面糊滿石棺后,他就什么也感應不到了。

  至于驢子,楚風一巴掌拍暈,也省去了麻煩,將他們一起扔進石罐中。

  哧!

  最終,楚風利用場域、輪回土、石罐,進入幽山地下。

  楚風凜然,在穿行的過程中,若非手中有至寶石罐,還真容易出大問題,他所推演出來的安全路徑有隱患!

  還好,石棺承載無盡壓力也不會破滅,一路上有驚無險,深入到目的地!

  跟想象中的尸骸遍地、流血漂櫓的樣子完全不一樣,這幽山之下是一片宏大的地宮,宏偉而磅礴。

  沒有高低不平的地面,修整的很開闊,瓊樓玉宇,雕梁畫棟,比之地上的許多世家的棲居之地還要好。

  亭臺樓閣,石拱小橋,湖泊泉池,應有盡有。

  但是,所有的器物以及水澤都在散發陰氣,這是祭煉了無數陰靈所致,都是鮮血浸泡出來的東西!

  而湖泊等都由濃郁的陰煞化成的液體。

  這片地帶依舊有危險,堪稱兇地,需要謹慎面對。

  “太武這孫子,太狠辣了,一路上最起碼布置下了九重超級大型場域,防備天尊都夠了!”

  楚風長出一口氣,總算進來了,相對較為安全了。

  有這些場域在,簡直相當于一位天尊守墓!

  他將古塵海放出,幫他揭開一部分輪回土,又拍醒驢精,告訴它別亂喊亂叫。

  咕咚!

  古塵海在咽口水,附近的湖泊,亭臺樓閣間的小橋流水泉池等,都是陰煞所化,都是他的大補物。

  它美的冒泡,道:“真是好地方啊,日啖陰煞三萬斤,不辭長作墓中人。”

  然后,石棺跳動,沖著石拱小橋那里就沖了過去,準備痛飲。

  “小心點!”楚風警告他,不過看了看,那片地帶倒也沒有特殊場域,還算安全。

  咚!

  半截石棺落入橋下的陰氣驚人的煞水中,古塵海連呼痛快,這都是陰屬性的精粹,對它的確是大補物。

  然而,驚變發生!

  水中突然出現一只蒼白的手掌,一把抓住了石棺,使勁向下拉去!

  接著,啃食石棺的聲音出現,讓人感覺陣陣牙酸。

  太突兀了,一頭尸鬼的面孔浮現,雙目流血,身體被泡的腫脹,就這么抱住石棺,向水下拖,不斷撕咬。

  而另一邊,一頭渾身都是魚鱗的怪物浮現,長相猙獰,人族的面孔,臉色蒼白,七竅流血,他擁有魚的身體,也在啃咬石棺。

  “啊,我#¥%……”古塵海驚叫:“都特么的在神王境界!”

  后方,驢精很干脆,直接嚇暈過去。

  楚風也在第一時間躲進石罐中,這該死的地方,原以為踏過最危險的場域區就沒事了,沒有想到還有這種厲鬼。

  一時間,那片水澤中浪花翻騰,陰霧滔天。

  古塵海詛咒連連,嚎叫不止,過了很長時間才平靜下來。

  那石棺躍起,到了岸邊上,染滿血跡。

  “這見鬼的地方,我差點成為別人的點心!”古塵海憤懣。

  在它的身后那里,水中飄起四具可怕的尸體,都是厲鬼面孔,長相嚇人,身體有些部位被浸泡的白慘慘。

  “老古,真行啊,一個人干翻四個神王!”楚風贊嘆。

  古塵海道:“屁的神王,生前是那個層次的生物,死后能一樣嗎,就剩下本能了,不懂得施展各種殺手锏妙術。”

  “還真謙虛。”楚風笑道。

  然后,他一腳將不爭氣的驢精給踹醒了過來,道:“還指望你的黑驢蹄子辟邪呢,瞧你這點出息!”

  “等級不夠,等我成為一代神驢,隨便一蹄子就能鎮壓這座大墓!”驢精這二貨在那里振振有詞。

  接下來的一路上,他們走走停停,但凡有水的地方都不敢下去了,里面皆有生物,而且生前都是神王!

  “太武這孫子真夠狠毒的,為了制造一些守墓獸,居然害死數十名神王,都是活祭的!”

  這片墓地很大,而且沿途楚風還要破解場域,因此花費了很長時間,足足七天七夜都在緩慢行進中。

  第八天,他們終于徹底走遍地宮,而且找到太武家的祖墳。

  太武家族的墳頭中規中矩,在一片開闊的宮闕間,楚風眼神冷冽,恨不得立刻都給鏟平。

  另一個方向,還有一座特殊的大墓,正是太武道侶的,而且所有的陰氣也都是凝聚向那里,黑霧遮蔽一切,太陰森恐怖了。

  “別真養成了一頭九天陰尸!”楚風止步,讓古塵海與驢精都小心。

  “讓我看看,嗯,還沒成事,不要緊,這九天陰尸根本就沒有復蘇呢!”古塵海很專業,對于自己這個領域的生物那可真是“門清”,了解的透徹。

  “你確信?”楚風表示懷疑。

  古塵海不滿,道:“術業有專攻,你是一名非常優秀的地質學家,但也請不要懷疑,我是一名才華出眾的古生物學家!”

  “屁,是古尸學家吧?”驢精揭短。

  “閉嘴,愚蠢的驢子!”古塵海斥責。

  太武道侶的這座大墓很特殊,在周圍共有四口血池,分立在四個方向,陰氣噴薄,血光涌動,滋養主墓。

  驢精只望了一眼,就一蹦老高,在那里尥蹶子,叫道:“老古,這池子有東西,趕緊下去戰斗!”

  楚風一看也是吃驚,若非他們身上都涂抹著輪回土,非被那股煞氣壓制的身體四分五裂不可,甚至是炸開。

  第一口池子中有一顆人頭,血淋淋,這……是一位天尊?!

  第二口池子中有半截鳥身,雖然半腐爛了,但依舊彰顯生前的強大,彌漫恐怖煞氣,這是一頭不死鳥。

  第三口與第四口池子中同樣又殘缺的遺骸,都很猙獰,不弱于天尊死后的煞氣,身體已經腐爛。

  “生前是天尊?!”楚風震撼,太武這么強大嗎?曾經殺死過四位天尊?!

  “這是史前戰場上的遺骸,居然被太武找到四具殘尸,用他們構建四口血池,跟附近的幾片古戰場相連,滋養大墓的主人!”

  古塵海果然不凡,提到跟尸體有關的事,他了解的很透徹,并作出相關推斷。

  “不錯,這四口池子的確連接著陰煞濃郁的地帶,應該就是古戰場!”楚風點頭。

  “這是無上造化地啊,我若是在這里養上個十年,再將這些天尊級殘尸給熔煉服食掉,我的實力注定會暴漲!”

  然后,它相當的堅決,表示不走了,要常留在這里。

  “德哥,你到時候一定要來這里接我啊,我要在這里坐關一段時間!你放心,我肯定會將太武他們家的祖墳挖個干凈,將他老婆的尸體也給折騰出來,盡管我不知道你為啥這么恨他,但是老夫愿意為你出氣!”

  楚風想了一下,道:“行!”

  然后,他看了一眼驢精,道:“你也在這里陪它吧!”

  驢精一聽,差點尿崩,嚇壞了,趕緊叫道:“大哥,主人,爸爸,求帶我走!”

  打死它也不想跟一群尸骸在一起,再說,它擔心古塵海公報私仇,將它給吃掉!

  “特么的,你喊我什么呢?”楚風踹它,這頭驢子太沒氣節了,毫無節操可言,貪生怕死的過分。

  “只要帶我走,你讓我叫你什么都行!”

  “滾,二貨!”楚風將它踢開。

  他的確要走了,將這里留給一頭九幽祇,估摸著,會將此地折騰的翻過個兒來。

  而他則要去對付太武一脈活著的人,去仙窟奪幾名核心傳人的造化!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