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080章 楚財大氣粗

第1080章 楚財大氣粗

  第1080章楚財大氣粗

  他覺得脊椎骨微寒,心底深處騰起一股冷意,這一脈還真是恐怖,到現在傳承依舊未滅,而且竟是這般的可怕。

  太武這個在天尊中負有盛名的強大進化者居然是武瘋子的徒孫,屬于這一脈的分支!

  “武瘋子的關門小徒弟多半很厲害。”九幽祇開口,對武瘋子格外忌憚,尤其是在他看來,許多人尤喜歡最小的弟子,會盡傳各種殺手锏。

  跟他大哥曾經激戰八百回合而不死的史前進化者,如果還活著的話,他大哥不出,誰可制衡?

  “小子,想要摸武瘋子的根腳,這種花費可不少吧?”九幽祇問道,楚風需要到底答應給別人什么,才能這么快就得到回復。

  “嗯,沒事,我財大氣粗,這些都是小錢。”楚風居然這么“夸”自己,滿不在乎地揮了揮手,但沒有急著將賞金放進這個漂流瓶中。

  他問道:“誰知道這消息是否為真,萬一有人用假消息坑我的賞金怎么辦?”

  九幽祇道:“如果有異議,可請灰色交易區的生物介入,假一賠十,強制執行,不然的話就地格殺。”

  這里有相當嚴厲的鐵血規則,保證公平公正的權益,也防止一些居心叵測的進化者作亂,最主要的是灰色交易區背后的組織方強大有力。

  “嗯,那我再放一個漂流瓶,來確認一下。”楚風為了穩妥起見,又扔下去一個漂流瓶,但這次換了一個坐標方位。

  這次時間稍微久一些,隨后湖面發光,藍色圣霞綻放,漂流瓶去而復返,出現在湖邊,楚風一把撈起來。

  “消息大抵差不多,誰都無法確定武瘋子是否還活著,說自從漫長歲月前他攻進某一禁地、渾身是血的出來后便再也沒有出現,但他最少有三位弟子還健在陽間,一個比一個厲害,都得了他的最強傳承。”

  無論是楚風還是九幽祇都神色凝重,這個武瘋子敢只身殺進陽間某一禁地中,最后還得手全身而退,實在有些變態。

  九幽祇道:“也許重傷死了,禁地可不好惹啊,只能在特殊的時間段進去才能活命。像他這么強攻,只身猛殺入,那就有點離譜了。”

  楚風道:“我覺得,他雖然被稱作瘋子,但是并不傻,從他滅夢古道就能看出,這人其實可怕的邪乎,不可能自己去找死。我認為他不僅活著,還有可能在那禁地中達成了目的,從古到如今一直不出世,有可能在閉關練什么玄功天典呢。”

  九幽祇聞言,身體一震,道:“這還真有可能,該不會的確如此吧?”

  當初它大哥說過,武瘋子練的法門疑似葬天時代的秘典,所以才盯上他,找武瘋子暗中下黑手。

  結果,武瘋子被他大哥打的渾身是血,滿身是傷,可最后還是逃走。

  而傳聞,一些禁地跟葬天時代有關,與葬仙舊事也有交集,所以可能存在相應時期的特殊的天典等。

  九幽祇認為,依照武瘋子那種性格,如果在進化這條路上走到他自身的盡頭,沒有前路后,自然會尋覓天下,探訪傳說。

  “最終他多半會殺進相應的、在前人手札中提及過有特殊秘典的禁地中去。”

  然后,九幽祇便傷感了,若是他大哥還健在,哪里還用他藏身石棺中、舍生忘死地努力進化。

  他大哥若在世間,他混吃等死就是了,依舊會被各族的強者擁簇,整日皆可游歷所謂的兇險的名山大川間,逍遙自在一生。

  楚風道:“你看人家武瘋子,雖然自身消失了,但最起碼還教出來幾個可怕的弟子,連徒孫都是太武這種人,你大哥就沒有留下一些家底,沒有個衣缽傳人嗎?”

  從心里來說,他對那個史前時代的猛人還是很欽佩的,畢竟敢對武瘋子下黑手的人實在有些變態。

  尤其越是了解,越是覺得武瘋子可怖到極致,越是襯托出那位猛人的厲害,將武瘋子打的血里呼啦的逃走,也沒誰了。

  或許再也找不出這種人了。

  “我大哥自然留下一些家底,甚至有弟子在世,但是,我還真不敢去接收,怕引來殺身之禍,唉!”

  他一陣悵然,搖了搖頭。

  顯然,這當中肯定有隱情有故事。

  有一點可以確定,哪怕他大哥死了,但曾經打下那么大的疆土,部眾肯定很強,追隨者眾多,不可能全部煙消云散。

  楚風道:“我再了解一下,關于太武,關于他師傅,以及他們這一脈的特殊法等。”

  知己知彼才能有針對性的對付。

  九幽祇狐疑,道:“等會兒,小子我必須得提醒你,在這里放漂流瓶,賞金昂貴的嚇死人,你承諾后若是拿不出來,自己會被封在瓶子中,被放逐在這里漂流萬古,你可要小心,別當兒戲!”

  他還真懷疑,楚風身上有那么多賞金嗎?在這片地方拿世俗中的財物支付根本沒用,都是用天材地寶來交易,而且是稀世品種。

  “放心,小爺我財大氣粗!”楚風擺了擺手,不以為意,又準備放一個漂流瓶,同時依舊沒有急著結賬。

  這一次,九幽祇動用特殊法門,赤霞點點,成功突破楚風的阻擋,窺視到他寫下的賞金是什么。

  天金石?

  它先是愕然,有些不解,沒發現這小王八羔子身上有這種稀珍天材啊?

  但是,幾乎是一剎那間,他又驀然醒悟,暴跳如雷,將棺材板撞的哐哐直響。

  “小賊,你作死嗎?盯上我的棺材本了?!”他怒不可遏,覺得這小王八蛋實在太可恨與混賬了。

  它的棺槨是天金石材質的,價值無量,如今被楚風用特殊的場域手段給掩蓋去本來面貌,看起來十分普通,但其實是瑰寶。

  九幽祇鼻子都快氣歪了,它之前數次提醒時,這小賊居然還在那里不要臉的自夸,說他財大氣粗,不在乎這點小錢。

  見鬼的財大氣粗,這是慨他人之慨!

  九幽祇氣的跳腳,棺材板都快壓不住它了。

  “老九別激動,我承諾給他們手指肚那么一點天金石,根本就不多。你看,這棺材上不是有魚鱗皮狀的綹子嗎,都快掉落了,我只是幫你清理要脫落下來的殘渣,絕對不動棺材的主體!”

  楚風拍著胸脯向它保證,說做人要講道德,有底線,君子愛財取之有道。

  “礤,你都盯上我的棺材板了,還跟我說有道德,有底線,你不虧心嗎,還能再不要臉點嗎?!”九幽祇急赤白臉,想跟他拼命。

  “老九你看,棺槨這塊裂片本來就要掉下來了。”楚風示意,他拿天血星空母金短劍在某一處敲打與劈砍,喀的一聲墜落下一小塊。

  “你大爺的,我跟你拼了!”

  “老九,即便是做厲鬼也要講道理啊,你看啊,這是你在天坑下的陰府中被什么生物抓壞的棺材板部位,不關我的事!”

  ……

  他們兩個在這里掐起來,險些墜入藍色大湖中,引人側目,最后執法者過來了,他們兩個才安靜下來,不再掐架。

  “小子,我跟你說,這事沒完,咱以后算賬。”九幽祇不服不忿。

  這時,第三個漂流瓶也有回復,給出的答案大同小異,楚風用母金短劍間將那滿身裂痕的小塊天金石剁成三段,分別放進瓶中,投入湖中。

  “老九,做人要大氣!”楚風拍了拍棺材板。

  “你給我去死,怎么不將你的天血星空母金劍當賞金發出去?!”

  “這東西沒裂痕,折不斷,無法分成三份!”楚風解釋,然后他滿臉微笑,道:“你看,做兄弟的多仗義,正準備幫你放一個漂流瓶,多為你著想呢。”

  楚風示意給它看,寫進去一段話,刻印進去部分精神烙印能量。

  “九幽祇怎么喂養,如何訓練它快速成長?”當讀到這里后,九幽祇滿腦門子黑線,道:“你真當養小貓養兇獸呢?你怎么不被天打雷劈!”

  楚風干笑,快速改寫,留言為:九幽祇怎樣才能迅速進化?

  九幽祇臉色稍霽,略微息怒,可是,當它看到最后的賞金時,腦子又充血了,瑪德,又是天金石!

  “老九,眼光要長遠,心胸要壯闊,財是什么東西?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留到死也沒用,不如花費出去,這才是享受啊。”

  九幽祇怒道:“誰告訴你死不帶走的?這石棺就是我上輩子死后帶走的!”

  楚風:“……”

  “大氣點,舊的不去新的不來,有朝一日我送你一具母金棺,保你萬世不朽!”

  楚風一邊說,一邊麻溜的為自己再次放了一個漂流瓶,在里面他鄭重留下疑問:最強進化路有多種,有什么特殊秘徑?

  同時,他也撈起一個看起來相當不起眼,但是似乎年代很久遠的漂流瓶,也想賺點賞金,反正回答不上來,大多還能直接扔回湖中去。

  “世間有沒有完全相同的兩個人?究竟是物種在輪回,還是整片天地在往復在投胎?!”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