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079章 洞悉
  驢精跑的特別歡實,搖頭擺尾,鬃毛飛舞,四蹄落地有力如雷霆,它氣勢如虹,向前狂飆而去,宛若要馬踏天下!

  許多進化者都在關注,有人冷笑,有人帶著矜持的微笑,也有人嘲諷之意不加掩飾,等著看笑話。

  然而,驢精繞了一大圈,又……跑回來了!

  “你倒是撞啊!?”那對風采出眾的少年男女臉上帶著冷意,嘴角噙著鄙夷的笑容。

  其他人也都在等著看笑話,等待它自殺式的愚蠢一撞。

  驢精羞赧,小聲提出要求,道:“能不能讓戰艦落地?”

  因為,它不會飛行,對懸在半空中的戰艦無可奈何。

  在邊荒時連半圣都飛不起來,而在吳州這種靈氣汩汩而涌的天精濃郁之地,法則壓制的更厲害。

  驢精在那里眼巴巴的望著,一副很認真的樣子。

  一群人都張了張嘴,確信它不是說笑。

  短暫寂靜,然后一群人哄笑。

  “哈哈……”

  人們覺得這頭驢子蠢的可愛,你連飛天的能力都沒有,也敢去撞宇宙戰艦,實在是不知死活。

  “嚴肅點,我在認真交涉呢!”驢精板著面孔,一本正經地喝道。

  那對氣質出眾、宛若從斑斕詩畫中走出的少年男女都被氣樂了。

  “呵呵,好,我就將它降落在地面,看你怎么撞壞它。”

  “估計有什么樣的主人就有什么樣的驢子。”那位少女帶著淡笑,言語帶刺,有些刻薄與過分。

  驢精一臉嚴肅之色,道:“姐姐,麻煩你讓開,我要開始了!”

  “你叫誰姐姐?”妙玉羞惱,她認為這頭驢子十分可恨,故意這么稱呼。

  果然,附近傳出一片輕笑聲。

  驢精用蹄子刨地,抖動鬢毛,相當的神駿,一副很嚴肅的樣子,它沒搭理女子,準備奔跑。

  這時,九幽祇將石棺拍的啪啪作響,在里面喊道:“嗨,嗨,嗨,經過我同意了嗎?”

  轟隆!

  這時,驢精拉著靈車已經奔跑起來,狂飆猛進,沖著戰船而去。

  “知道它是怎么死的嗎?”有人帶著淡笑,教育身邊的后輩,好整以暇,又道:“蠢死的。”

  這時,太武一脈的人都露出微笑,等待看笑話。

  至于那對少年男女則是不屑,甚是輕蔑,同時有些厭惡,那男子道:“真掃興,一會兒還要沖洗污血。”

  那女子妙玉更是看向楚風,道:“邊荒來的人與驢就這么的不珍惜生命嗎?”

  “嘿嘿……”太武一脈的人冷笑,尤其是狗娃心中對楚風有大恨,現在覺得很舒暢。

  “兄弟,你這樣有點……丟人啊。”人群中,小烏鴉也故作搖頭嘆氣狀,其實心中很高興,等著看樂子。

  “這是誰家娃啊,想上演一幕彗星撞擊名山大川的戲碼嗎,嘿嘿……”

  “亢龍后悔!”就在這時,驢精大吼起來,簡直是氣吞天地,由野蠻沖撞到生生止步,像是后悔了。

  “神龍擺尾!”它又咆哮道。

  它是停下來了,但是身后拉著的驢車宛若橫掃千軍,猶若神龍擺尾,向著那宇宙飛船抽去。

  “我去你大爺的!”這是九幽祇的惱怒聲音,因為,臟活累活都落在了它的身上,如同鐵锏般掃向戰艦。

  轟隆!

  在刺目的光芒中,驢車解體了,露出主體,一口石棺,橫砸在飛船上,頓時火光滔天,將那里撞擊的稀巴爛。

  那對少年男女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們的宇宙戰艦被一輛驢車給撞翻了,四分五裂。

  一群人都目瞪口呆,原本都在找樂子,等著看笑話呢。

  結果的確看到了可笑的一幕,但是,卻顯得有些荒謬。

  這跟他們想象中的樂子不一樣,笑話的對象換人了。

  “兄弟啊,你年輕氣盛,但也不能這么蠢……”小烏鴉原本還在提前假惺惺地安慰姬缺德呢,其實想取笑,結果現在立刻閉嘴,因為發生的事太邪門,同他認為的那種可笑結局不一樣。

  “我去,出門踩了天狗族的大便,這種運道都能遇上,太可笑了,哈哈……”

  一些人怪叫。

  太武一脈原本笑容滿面的幾人都拉長了臉,再也沒有一絲笑容,看笑話都能看到大冷門,太讓人無言了。

  “嘿,那頭驢子你倒是些門道。”有人起哄,在那里夸贊驢精。

  驢精美滋滋,一改剛才的嚴肅,撒歡跑回來,沖著那一對少年男女道:“姐姐,哥哥,承讓啊!”

  這對少年男女那臉色可真是忽青忽白,羞惱而憤慨,想都不要想,今天這里的事肯定要在他們這種天潢貴胄的圈子中傳開,會成為笑話。

  太可恥了,兩人氣到不行,非常的羞憤。

  驢車撞擊宇宙戰艦,完勝,沒有比這更離譜與羞辱的事情了,他們氣的身體哆嗦,拂袖而去。

  “妙天,妙玉,不要走!”太武一脈的妖孽追了下去,攔住那兩人,一陣低語,狠狠地瞪了一眼楚風,然后帶著兩人向灰色交易區深處走去。

  楚風在后面喊道:“嗨,真不關我的事,是你們與這頭驢子間的恩怨,以后盡可以找它算賬去!”

  這有些不厚道,當然也算是現世報,楚風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將他們與驢子并列起來。

  同時,楚風招手,道:“小烏鴉,太武一脈的娃,你們別走啊,當初在邊荒龍窩尊我為大哥,今天遇上了怎么不過來見禮?”

  這是一劑猛料,外界可不知道這些事,當初太丟人,那些參與者不可能說出去。

  太武一脈的妖孽臉色鐵青,頭都沒回,帶著妙天與妙玉就此進入人群中,若非此地嚴禁生死搏殺,他們早就動手了。

  至于小烏鴉則扭頭就跑了,找他家長輩去了,覺得遇上姬大德實在是晦氣。

  “小友你這是什么車啊?”有些人湊了過來,觀看楚風在那里重新收拾自己的驢車。

  主體就剩下一具石棺,其余部分都散架了,楚風正在拆卸飛船,重組驢車,最后毫不客氣的將幾件能量武器安裝在嶄新的驢車上。

  “我這是寶驢靈車。”

  楚風隨口應付了一句,趕著驢車進入灰色交易區,別人的座駕都停在外面,是因為體積太龐大,他這輛驢車則沒這種問題。

  他看到了一些熟悉的身影,比如在來這里的路上曾經超過驢車并嘲笑過他的幾名麗人,他熱情的打招呼。

  “嗨,美女,搭車嗎?我帶你們去兜風!”

  屁大丁點的孩子,趕著慢吞吞的驢車,也好意思這么搭訕,讓一群青年都無語。

  “毛都沒張齊的小子,一邊涼快去!”

  “大叔,你這是嫉妒,要不我也帶你一程?讓你體會下靈車漂移的刺激。”

  “瑪德,誰家孩子,嘴巴這么欠,大人來了沒有?!”

  不過,沒有人動手,這地方治安太好了,必須都得遵守規矩,不能無故尋釁與廝殺,除非雙方都樂意。

  當然也有不信邪的,想在暗中稍微給楚風一些苦頭吃,接近靈車,然而才入三丈范圍內就驚悚尖叫,跳起來就逃。

  石棺發光,在吸收那人的絲絲縷縷的血精!

  事已如此,人們確信這是一個恐怖家族的傳人,不是很好惹。

  “幾位仙子,你們真不搭順風車?”楚風沒羞沒臊地再三邀請。

  那幾位姿容出眾的麗人或者瞪他,或者嬌笑,都對他擺手,沒人上車。

  “小小年紀就不學好,才多大啊,就這么好色,再過十年還了得!”

  “一邊玩去,十年后再來找姐姐,現在對你沒興趣!”

  楚風被鄙夷,那些女子都很大膽,帶著調侃的笑容離開。

  灰色交易區內,哪怕是路邊攤上也有一些稀珍的器物,比如草席子上擺著一堆經書,都大有來頭。

  比如,一個老者身前的石桌上放著一排水晶瓶,當中皆有神靈的哭嚎聲。

  也有人在賣天馬,通體雪白,沒有一根雜毛,神駿猶若天龍,事實上它的背上已經長滿鱗片,頭上生出了一對很小的龍犄角。

  這讓楚風看的動心,還真想買下來,替換掉驢精,這才是上佳的坐騎,牽出去拉車絕對沒人會嘲笑。

  可是,看了一眼價格,他直接退縮了,要以某種聽都沒聽說過稀世藥草換之,哪里去找,他也沒時間。

  “少年,天下將大亂,所有男子都會上戰場,一匹好的戰馬就是一條命啊,你就不考慮一下?”

  賣馬的老者蠱惑,他覺得楚風身后的長輩應該有足夠的能力幫其購買天馬。

  “我覺得自己養的天驢也不錯!”楚風拒絕,拍了拍驢精的大長腿,頓時讓它感動的唏哩嘩啦。

  在路上,他聽到了人們的議論聲你,居然都在說陽間大戰要開始了,風起雍州,那位活了很久、曾統馭陽間二十分之一的古老存在復活,正在召集舊部,必將席卷天下。

  “唉,我準備去青州,投奔太武天尊那一脈,聽聞他的師傅與師伯等人還活著,實力駭人。”

  “我打算留在吳州,最近真是人心惶惶啊,陽間大戰居然又要開始了。”

  ……

  這種消息讓楚風訝異,他沒有停留,按照九幽祇的指點,徑自趕向灰色交易區的一片發光大湖。

  “這里實行等價交換,且可匿名保護自身,將你想要問的問題放進漂流瓶,扔進湖中。”

  九幽祇指點他怎么做。

  同時,他也告訴楚風,可以從湖中撈漂流瓶,若能解答,報酬可能會非常豐厚。

  湖泊很大,如同汪洋般,碧藍并綻放光芒。

  “誒,那邊的區域中有許多人,都在做什么?”楚風指向湖中的一座島嶼,那里正在準備某種儀式,有很多祭壇等。

  九幽祇告知,道:“哦,你說那個啊,升仙大會,正在緊鑼密鼓的準備中,深夜后我們可以觀看。”

  與此同時,遠處某一片區域,綠草如茵,瑤花湛湛,寶樹晶瑩,一群年輕的進化強者在聚首。

  這些人都有非常驚人的來頭,傳承可怕,有天尊師門、古皇道統等。

  小烏鴉、太武一脈的傳人等也在,屬于最為幼小的幾人,正在聆聽眾人談天論地,交流經文秘法等。

  “誒,我想起來了,邊荒那旮旯有個了不起的禍害也在,各位哥哥姐姐要不要邀請他過來?”小烏鴉笑嘻嘻地開口。

  此時,楚風已經將漂流瓶扔進藍色的大湖中,濺起成片的藍色霧靄與霞光,它一閃就消失了。

  同時,他自己也在撈漂流瓶,想看一看是否有能解答上來的問題。

  九幽祇提示,道:“別動那種瓶子,都是萬古前流傳下來的,你解答不了,千萬別惹上什么不可名狀的東西!”

  那漂流瓶樣式極其古老,像是個瓦罐,沒有一點光澤,反而吞噬周圍的光線。

  噗通!

  突然,楚風那消失在湖泊深處的漂流瓶瞬間就回來了,里面給出了部分答案。

  “武瘋子不知道是否還活著,但回應者猜測,他可能還在世間!此外,武瘋子的關門小徒弟是一位女子,不久前還曾在陰州出現過,她也是太武天尊的師傅!”

  楚風洞悉出這種秘聞后倒吸冷氣。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